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追寻先烈足迹】文物中的抗美援朝

环球网 2020-10-25 20:55:04
A+ A-

【环球网报道记者鲍宇雁实习记者孙璐璐】今天,10月25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日,70年斗转星移,此刻鸭绿江边,繁花似锦,绿草成茵。

彼时,时值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随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组建;10月7日,美方罔顾警告,悍然越过三八线,迅速向朝中边境推进,准备占领全朝鲜,危机关头,朝鲜党和政府请求中国出兵,援助朝鲜,10月19日,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战场。

70年前,我国百万优秀儿女,为保家卫国,浩浩汤汤,跨过鸭绿江,把无限的希望带给了处于水深火热的朝鲜人民,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两国安宁。他们有一个可爱的名字——中国人民志愿军。

此后经历五次大规模战役,至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签字仪式在开城板门店举行,抗美援朝战争至此结束。

这是一场发生在异域三千里河山的立国之战,无数满含着一腔热血的烈士埋骨他乡,197653名抗美援朝烈士,用生命写就了一部英雄史,支撑起了赢得大国尊严的长剑利鞘。

这一年,正逢2020,新千世纪的第一个庚子年。我们走进丹东市抗美援朝纪念馆,通过珍贵的文物,重拾七十年的回忆。

周巍峙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谱曲手稿

这首歌曲创作于1950年11月26日下午。当时,周巍峙到田汉住处听取“全国戏曲工作会议”筹备工作汇报。当他翻看当天的《人民日报》时,看到头版刊登一篇题为《记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几位战士的谈话》的文章,文章的开头引用了一首诗,周巍峙被诗的豪迈气概所感动,马上进行谱曲,仅半小时左右就将歌曲谱完。歌名选用了诗的最后一句,即“打败美帝野心狼”。1950年11月30日,《人民日报》发表了这首歌曲。

在此期间,有的刊物以《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战歌》为题,转发这首诗。周巍峙觉得很好,就将歌名定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1951年4月10日,《人民日报》再一次发表了这首歌曲。由于当时不知道这首诗的作者,发表时只署名周巍峙作曲。后来,经过部队多方查找,找到了诗的作者,他就是志愿军炮兵第1师26团5连指导员麻扶摇。

1950年10月,麻扶摇所在部队奉命第一批入朝。在入朝前夕的动员会上,麻扶摇被战士们高涨的战斗情绪所感染,写了一首出征诗。原诗是:“雄赳赳,气昂昂,横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中国的好儿女,齐心团结紧,抗美援朝鲜,打败美帝野心狼!”。此后,这首诗在志愿军部队迅速流传。

新华社记者陈伯坚在部队采访时听到了这首豪迈的出征诗,于是,在他写的战地通讯中,引用了这首诗,这就是周巍峙看到并谱曲的出征诗。

著名作家魏巍手稿《汉江南岸日日夜夜》

抗美援朝战争第四次战役中,中国人民志愿军第50、第38军在朝鲜人民军第1军团配合下,为保障中朝军队主力在东线横城地区实施战役反击,于1951年1月25日--2月16日,在汉江以南依托野战工事,对美军进行的带有坚守性质的防御作战。

此战,第50、第38军将美军第1、第9军牵制于西线,共毙伤俘敌2万余人,有力地保障了志愿军主力在东线的反击作战。

著名作家魏巍于1950年底奔赴朝鲜前线,和志愿军一起生活、战斗。1951年他在汉江南岸战地采访实施坚守防御的部队后,深受感动,挥笔写下了《汉江南岸的日日夜夜》。《汉江南岸的日日夜夜》是作家魏巍在朝鲜战场采写的著名的战地通讯,它记录了志愿军第50军、第38军在汉江南岸阻击作战的英雄事迹,歌颂了志愿军的英勇牺牲精神。在国内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手稿对于研究抗美援朝战争这段历史具有重要的价值,是本馆具有代表性的藏品。

1991年,魏巍将保存多年的手稿捐赠给抗美援朝纪念馆。

上甘岭粉末

这是白色花岗岩被炮弹炸成碎块和粉末,大的碎石块有1厘米左右,中型碎块有0.5厘米左右,大部分已成小米状粉末,内有5块炮弹残片。这是见证残酷战争的岩石粉沫与弹片,1958年,志愿军归国时将它带回捐赠给抗美援朝纪念馆。

1952年10月,“联合国军”在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发动的全线战术性反击作战打击下,在战场上已经丧失了主动权。为了摆脱战场上和谈判中的被动处境,美国摆出了强硬姿态在军事上加强了对志愿军防御阵地的进攻,于10月14日,以美第7师、南朝鲜第2师各一部共7个营的兵力,在300门火炮、30余辆坦克、40余架飞机的支持下,兵分6路,由正面及两翼,三面包围,向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两个阵地发起猛烈进攻。防守在两个高地的志愿军立即进行顽强还击,世界军事史上最为残酷的战役拉开了序幕。

上甘岭战役历时43天,从最初以连为单位的小的战斗,逐步升级,发展成大规模的战役。“联合国军”为了占领上甘岭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这两个目标,攻击一个山头阵地,一次就拥上来四、五个营的兵力,先后投入兵力6万余人,坦克170余辆,出动飞机3000余架次,动用105毫米以上口径火炮300余门,所倾泻的炮弹平均每天2.5万多发,投掷重磅炸弹500多枚。山上的石头被轰击成为一米多厚的粉末,兵力、火力的密集程度和战斗的激烈程度在世界战争史上是罕见的。然而中国人民志愿军在这样残酷的条件下,依托以坑道为骨干、同野战工事相结合的坚固阵地,运用灵活的战术,顽强抗击敌人营以上兵力的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650余次,进行数10次的反击。

志愿军英勇作战,使敌人不能前进一步,彻底粉碎了敌人的“金化攻势”,最终守住了阵地,取得了上甘岭战役的决定性胜利。

中国人民志愿军50军政治部、司令部赠给白云山团奖旗

1951年1月25日,抗美援朝战争第四次战役打响,第50军447团受命在白云山地区阻击美军,白云山位于朝鲜汉江南岸,左翼为光教山,右翼为帽落山,互为依托,可以控制从水原通往汉城的铁路以及两条公路,是兵家必争的军事要地,因此447团坚守的白云山阵地成为美军进攻的重点之一。

1月25日,美军第25师先头部队进占水原,随即与受命坚守白云山前沿阵地的志愿军第50军447团形成对峙。1月27日2时10分,第447团派遣突击队,夜袭水原,毙伤俘美军60余名,打乱了美军对白云山的进攻部署。28日拂晓,美军第25师1个营,在5辆坦克配合下,分3路向第447团防守的白云山前沿阵地兄弟峰发起进攻。志愿军第447团以3个连兵力,在兄弟峰下的杜陵等地进行伏击,毙伤其60多人,粉碎了美军的第一次进攻。

29日晨,30余架飞机、30余门炮掩护美军步兵,攻占了328高地和西峰。下午,第447团乘其立足未稳,予以反击,恢复阵地。30日至31日,美军向兄弟峰发动更加猛烈的攻击。第447团坚守阵地,昼夜激战,共击退美军多次冲锋,于31日夜主动撤离兄弟峰阵地。

2月1日拂晓,美军开始进攻光教山。防守此处的志愿军官兵激战终日,因力量悬殊,16时阵地被美军占领。随即,第447团组织反击,恢复阵地。此后,双方不断进行激烈的反复争夺战。战至5日晚,第447团完成阻击目的,奉命主动撤出白云山阵地。

70年来硝烟散,作家王树增在《朝鲜战争》中说:“不知道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那些流着鲜血倒在朝鲜土地上的年轻士兵的身影,是否会如斑斓的彩蝶,留在不再经历战争的人们的记忆里。”

2020年10月23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了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向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英雄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每思家国金汤固,便忆英雄铁甲寒。龙城飞将代代在,岂容胡马度阴山!70年后,祖国大地,山河皆安,仍记烈士功勋,光辉不灭,千古永垂!

(本文据抗美援朝纪念馆提供的文字材料整理编发))

责任编辑:李平书 CN080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