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湖南新晃埋尸案嫌犯杜少平:带马仔暴力逼债泼硫酸

澎湃新闻网 2019-12-18 16:06:26
A+ A-

埋尸案嫌犯杜少平

2018年4月同学聚会上埋尸案嫌犯杜少平表演“反串时装秀”

原标题:“操场埋尸案”嫌犯杜少平的双面人生

12月17日9时,备受关注的湖南新晃“操场埋尸案”在湖南怀化鹤城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据怀化中院此前公告,怀化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指控被告人杜少平犯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聚众斗殴罪、强迫交易罪。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此前从“操场埋尸案”受害人家属及其代理律师处获悉,该已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怀化市人民检察院向受害人家属出具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告知书”显示,该院“已收到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移送审查起诉的杜少平、姚才林涉嫌故意杀人罪一案的案件材料。”

“操场埋尸”案今年6月被披露后引发关注,该案嫌疑人杜少平被指涉嫌杀害新晃一中职工邓世平,将其尸体埋于该校操场下16年 。

新晃警方7月2日在微信公众号转发了怀化市公安局关于检举揭发杜少平涉恶犯罪团伙的通告——该团伙涉嫌非法拘禁、故意伤害、聚众斗殴等违法犯罪。从警方公布的信息来看,绰号“少爷”的杜少平是这个涉恶犯罪团伙的核心人物。

今年57岁的杜少平,读过高中、中专,曾是新晃县“有干部身份”的企业职工,下岗后当上歌厅老板。一些自称受其迫害的当地人反映,杜少平多年来带着一帮“马仔”,通过放高利贷、暴力逼债等方式牟利。

“团伙成员”姚才林在取保候审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用“心狠手辣”来评价他曾经跟随的老大,“杜少平为了利益,他会不择手段地去做。”

受害者讲述杜少平的劣迹称:KTV的服务员因为跳槽,脸部被泼硫酸;借杜少平高利贷的人被丢到河里泡冷水,又拉到杜少平面前下跪;向杜少平催讨贷款的银行职员则突然遭到几名年轻人殴打……

生活中的杜少平,却是一副和善、斯文的面孔:有人认为他待人客气、斯文;原单位的领导评价他工作表现不错;同学称他为人好、讲感情;邻居称他孝顺父母、疼爱孩子。

他个人情感经历也比较复杂,邻居、老同事、“马仔”都证实:“他娶过四个老婆”。

“这些年他怎么能把自己藏得这么深?”杜少平的一位前同事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说出了这样的疑问。

  隐藏16年的杀人埋尸嫌犯

2019年6月,新晃县一中职工邓世平的尸骸从学校操场挖出。杜少平被警方确定为犯罪嫌疑人。

2019年6月18日,4辆挖机陆续开进了新晃一中的操场。

埋尸案嫌犯杜少平

埋尸案嫌犯杜少平

新晃一中创建于1939年,是新晃县唯一的公办普通高中。学校后山的操场是露天的,中间是一块足球场,周边环绕着400米的标准跑道。

6月19日傍晚,一具人体遗骸从操场的跑道下方被挖了出来。“挖机刨开几块七八百斤的石头,就挖到我父亲的头骨。我不敢看了。”当时在挖掘现场的邓玲(化名)告诉澎湃新闻。

四天后,DNA鉴定结果出来,警方确认挖出的尸骸为邓玲的父亲——已经失踪16年的邓世平。

邓世平出事前是新晃一中总务处的职工,负责学校建设工程的质量监管。2001年左右,新晃一中计划建设包括400米跑道的操场。这个工程项目的实际承包者,就是杜少平。

那时的杜少平下岗不久,并没什么工程建设经验。据新晃一中多名退休教师证实,当年学校的跑道工程并未对外公开招标,没有建筑工程资质的杜少平,以某建筑公司的名义承包工程。彼时,新晃一中的校长,是杜少平的舅舅黄炳松。

邓世平当年的同事介绍,在建设操场跑道的过程中,负责工程质量监督的邓世平曾指责施工方“偷工减料”,因此与杜少平产生矛盾。

2003年1月22日,邓世平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家。第二天其妻子到学校寻人,同事们才发现邓世平不见了。

“当年没有发现邓世平的下落,也没有发现他遇害的证据。”2019年6月接受央视采访时,新晃县公安局副局长姚沅富介绍,当年警方认为最后与邓世平接触的应该是杜少平,曾将他列为重点怀疑对象,但没有发现相关证据。

邓世平失踪16年后,2019年4月,新晃警方在扫黑除恶工作中抓获杜少平、姚才林等9名犯罪嫌疑人。根据多名嫌疑人的供述,警方对邓世平一案正式展开调查。

邓世平遗骸被挖出并经过鉴定后,杜少平被警方认定为杀人嫌犯。据警方通报,杜少平及其团伙成员罗某某、高某某供认其杀害邓世平及埋尸的犯罪事实。

与杜少平一起被抓的团伙成员姚才林,在取保候审期间曾接受媒体采访。据其透露,邓世平是他的小学美术老师。有一年,他曾半开玩笑地“诈”杜少平。“我说,很多人都讲邓老师是你搞死的,他说那怎么可能。”

姚才林记得,杜少平后来接着说,即使邓世平是埋在操场下面,公安也不可能查出来,“他讲,退一万步说,要翻这个操场的话,起码要好多钱啊。”

案件的实质性突破,果然是在“翻操场”之后。埋藏了16年的命案真相,终于浮出水面。

  下岗转型,当上KTV老板

澎湃新闻今年6月底在现场看到,夜郎谷KTV位于县城商业区的解放路。从路边进入一个院子,再沿一侧阶梯走上去,就到了KTV门口。楼道墙壁上仍贴着性感女郎的海报,但大门上锁并贴了封条。玻璃门上贴有一张催款通知——今年4月22日,新晃县工业品贸易中心向杜少平催讨2019年度的房租。

夜郎谷KTV的场地,十多年前是新晃县工业品贸易中心的五交化仓库,后来这栋两层楼房的一楼成了印刷厂,二楼租给杜少平经营KTV。

“他家人后来过来交清了今年的房租。”6月24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新晃县工业品贸易中心经理彭艺娟介绍,杜少平是该单位的下岗职工,“不过他的档案不在我们这里,他是中专毕业的,有干部身份,档案在县里组织人事部门。”

杜少平曾在新晃一中读了三年书,1978年高中毕业,那年是恢复高考的第二年。“他在班上的成绩算是中上。”杜少平当年的同学吴斌(化名)记得,在“过独木桥”式的高考中,杜少平没有考上大学,去读了中专。中专毕业后,杜少平分配到新晃县的企业工作,曾在县五金配件厂上班,后来调到县工业品贸易中心。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新晃县工业品贸易中心是当地一家挺吃香的企业,由县百货公司、副食品公司、五交化公司和纺织品公司组成,归县商业局管,职工约三百人。

杜少平的前同事武海(化名)记得,杜少平曾在工业品贸易中心下属纺织品公司的内衣厂做过厂长,后来调到五交化门市部,“他还是有一定能力的,经济头脑比较敏感。”

彭世娟介绍,杜少平当年在五交化门市部是负责人之一,“工作表现都蛮好”。

大概2000年左右,杜少平在企业改制大潮中成为了下岗队伍的一员。不过机会很快来了——新晃一中要建操场跑道。被同事称赞“有经济头脑”的杜少平,顺利揽下了工程。

后来有举报材料称,新晃一中400米跑道工程的承包价为90万元左右,可工程还没完工,校方就付给杜少平140多万元。退休教师张明(化名)透露,当年监管工程的邓世平说,工程质量太差,他不会签字。而工程快竣工时,邓世平意外失踪了。

“不管怎么样,他(杜少平)应该是通过学校这个工程,获得了第一桶金。”邓世平的女儿邓玲说。

埋尸案嫌犯杜少平

埋尸案嫌犯杜少平在新晃县城经营的夜郎谷KTV

工商注册信息显示,新晃一中跑道工程竣工两年后的2005年,杜少平开始经营“夜郎谷”歌厅。这家歌厅起初注册的名字是“夜郎谷休闲广场”,后来更名为“夜郎谷休闲中心”,经营范围主要是歌舞娱乐服务。

夜郎谷KTV挂在路边的一幅宣传广告显示,该歌厅有小包、中包、豪包等五种包厢,价格最便宜的68元,最贵的388元(不含酒水类消费)。

“歌厅的生意还可以。”夜郎谷KTV附近一家商店的店员刘丽(化名)说,她一直对杜少平印象不错,“瘦瘦高高的,说话斯文,也不摆老板的架子,有时还主动跟我们打招呼。”

邻居称其有孝心,婚姻多变

刘丽记得,前些年,杜少平的父母常来夜郎谷KTV,帮儿子看看店。

杜少平的父亲目前年逾八旬,退休前在当地的印刷厂做过厂领导;杜少平的母亲七十多岁,是新晃县工业品贸易中心的退休职工——曾与儿子做过同事。

夜郎谷KTV斜对面是新晃商业步行街。多年前,杜少平在步行街一侧的住宅区四楼买了一套房子,与父母一起居住。后来他在另一小区买了新房,便与妻子、子女搬出去居住。

“他这个人还是有孝心,常常过来看老人。”楼下居民李阿姨告诉澎湃新闻。

2017年,杜少平在步行街开了一家粉馆,邻居称,粉馆主要由其妻子打理。据邻居介绍,杜少平让他父母在家里别煮饭,每天都到粉馆里来吃。杜少平的KTV就在斜对面,他没有应酬的话,也来粉馆和父母妻子一起吃饭。

杜少平被抓后,他的父母不像以前那样出来散步、和邻居聊家常,而是关着门深居简出,外人敲门也不应。近日,杜少平所开“粉馆”的女老板对记者称,她不认识杜少平,几个月前才接手店子。

多名熟识杜少平的人称,杜先后“娶过四个老婆”。身材高大的杜少平,中年后体型保持不错,看起来仍有些挺拔俊朗。

“他有过几个老婆,但这是他的私生活。”杜少平原来单位的经理彭艺娟说。杜少平曾经的“马仔”姚才林接受采访时分析称,杜少平多变的婚姻除了情感、个性等因素,可能还与转移财产有关。

  带一帮马仔的“少爷”

杜少平的绰号叫“少爷”。他似乎喜欢这个称谓,把这两个字设置为自己的微信名。

在一些与杜少平交往较深或有利益冲突的人的眼里,杜少平展现出另一面。

曾在夜郎谷KTV上班的服务员曹娟(化名)称,她一辈子不会忘记杜少平的“狠”。2006年,她从夜郎谷KTV跳槽到另一家歌厅上班。由于曹娟人长得漂亮,歌也唱得好,因此带走了夜郎谷KTV的一些客源。那年的一天夜里,曹娟下班后刚走出歌厅几百米远,一名男子蹿出来,朝她脸部泼硫酸。

此事得到曹娟所在歌厅老板吴雷(化名)的证实。吴雷回忆,当时他闻讯赶到现场,发现泼硫酸的男子宋某在现场遗落一部手机,经查实该手机系杜少平所有。不过杜少平接受调查时称,手机是他借给宋某的。后来宋某被判刑,杜少平安然无恙。曹娟的左脸做完植皮手术后,依然留有疤痕。

曾在新晃县一家银行工作的徐富江,也称自己曾遭杜少平“暗算”。据其称,2002年他在银行的风险资产部上班,曾多次向当时经营五金店的杜少平催讨贷款。有一天傍晚,他突然被3个年轻人殴打。后来有好心人提醒他,他被殴打系杜少平指使手下“小弟”干的。

2019年4月,徐富江从警方通报的犯罪嫌疑人照片中,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杜少平犯罪团伙中的一人,正是当年殴打他的三名年轻人之一。徐富江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当年自己被打的幕后指使者是杜少平。

“他手下的确有一帮马仔。”这些年与杜少平“经常见面”的武海告诉澎湃新闻,杜少平手下的马仔,早些年主要帮他在歌厅看场子,这些年为他放高利贷、暴力逼债。

新晃夜郎汽车客运有限公司曾经的股东李坤(化名),2013年通过朋友向杜少平借过8万元。据其回忆,借钱的第二个月,杜少平手下的马仔就向他讨要8000元(月息10%)的利息,“我这才知道自己借的是‘利滚利’的高利贷。”李坤说,后来利息不断翻倍,他则遭遇暴力逼债:一帮人将他丢到河里泡冷水,又拉到杜少平面前下跪。他被逼无奈,将公司的股份转给杜少平抵债。

工商资料显示,新晃夜郎汽车客运有限公司在2014年4月有一次股权变更:原股东李坤退出,新增股东杜少平——占股12.25%。

“我不想让他(杜少平)参与公司的管理。”新晃夜郎汽车客运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接受澎湃新闻电话采访时称,杜少平“入股”公司后不久,股东们对他有所忌惮,就用公司的出租车辆将杜少平的股份变现抵消了。

经常承包工程的吴涛(化名)也吃过杜少平的苦头。他向媒体透露,2013年他曾向杜少平借过7万元高利贷,“欠的钱越滚越多,每个月只要我没按时还钱,杜少平就派小弟上门换借条。”吴涛说,有一次,杜少平和手下马仔把他带到河边,逼他脱光衣服在冰冷的河水里泡了半个小时;还有一次,杜少平从车上抽出一把长约30厘米的刀,往他的腿上刺了两刀。他当时不敢报警,自己去医院包扎了伤口。

吴涛的朋友杨传定,2014年曾从杜少平手上承包过施工工程。“我发现他喜欢在工程中偷工减料。”杨传定说,杜少平至今仍拖欠其工程款,两人当年曾因工程款的事发生争吵。

“当时杜少平吓我,说用不了50万就把我的人头买掉。”杨传定告诉澎湃新闻,那时他也听说了新晃一中邓世平的事,就“恶狠狠”地回应了杜少平一句:“我说,我可不会像一中老师那样被你埋掉,你搞死我,我家几百人来找你算账。”

杨传定记得,他当时回应了“老师被埋”的那句话后,杜少平便没再吭声了,“我感觉他脸都红了。”

除了恐吓,除了带着手下马仔暴力讨债,杜少平偶尔也会用法律手段“维权”。

2016年6月,杜少平向新晃县法院起诉一位1993年出生的女孩,催讨欠款及利息。法院判决女孩支付本金及6%利息,未支持杜少平的高额利息要求。

判决书显示,那位姓轩的女孩2015年1月22日向杜少平借款6000元,出具的借条却是:“今借到杜少平一万元整,2015年1月25日还清”。也就是说,按照杜少平的“算法”,该女孩借款6000元,仅四天的利息就达到4000元。

深挖“关系网”和“保护伞”

杜少平被警方带走后,他的朋友圈、人际关系网,开始引发人们关注。

“他和我们这些下岗的同事,基本上没什么联系,就是见面打个招呼。”杜少平的前同事武海说,杜少平跟以前的企业同事,交往并不多。

王宏(化名)与杜少平曾经是内衣厂的同事。十多年前,杜少平下岗后开了歌厅,王宏夫妇在歌厅下面的路边摆摊卖酸萝卜。王宏说,大概是四年前的一天,杜少平可能觉得酸萝卜摊位影响歌厅周边形象,就砸了他的摊子。“后来派出所出面调解,他才赔了。”王宏说,“不涉及利益,他还是挺好的人,涉及利益的话,他就不讲情理。”

埋尸案嫌犯杜少平

埋尸案嫌犯杜少平在同学聚会上为女同学打伞

杜少平在许多同学眼里的形象并不差。他在新晃一中读过三年高中,同一届有三个班。在2018年4月的同学聚会上,杜少平表现活跃。女同学在草坪讲演时,他憨笑着上去打伞遮太阳;同学们对歌时,他有节奏地挥着手势,边唱边指挥。

“他在同学中一直是个活跃分子,跟同学的关系不错。”杜少平的同学吴斌说,当年的高中同学大部分在新晃生活、工作。

2018年4月,在新晃一中1978届学生毕业40周年的聚会上,杜少平表演“反串时装秀”引得全场轰动。现场站起来用手机拍照的,有一位戴着墨镜的老者——新晃一中原校长、杜少平的舅舅黄炳松。

当年杜少平承包新晃一中跑道工程时,黄炳松正担任校长。“你做这个工程肯定会有闲话,对你和你舅舅的影响都不好。”黄炳松的弟弟黄剑(化名)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当年曾劝说杜少平,但他仍执意要承包学校工程,“我哥哥当时也就只能给他做了”。

2019年6月24日,已退休10年的黄炳松被新晃县纪委监委采取留置措施,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怀化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黄炳松目前否认对杜少平杀害邓世平一事知情,但承认在操场建设招投标不规范、预算超标的问题上负有责任。

6月21日,新华社刊发文章称,怀化市、新晃县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纪检监察机关将对杜少平背后的“关系网”和“保护伞”进行深挖,“已有初步进展”。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湖南省政协副主席、怀化市委书记彭国甫表示,对邓世平一案要深挖彻查,“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

责任编辑:周晶晶 CN03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