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陈毅怒斥林彪:我党只有11人干净?快亡党亡国了

2015-09-24 09:38:24   

摘自《红墙见证录:共和国风云人物留给后世的真相》,尹家民 著,当代中国出版社,2009.10

1966年10月1日,直立在天安门城楼检阅台正中的麦克风,向广场,向全城,向全国传出了林彪带着浓重鼻音的时而拖腔、时而短促的声音:“同志们--同学们--红卫兵小将们,你们好!我代表党中央,代表毛主席,向你们问好!……”

苍穹之间,立即口号震荡,欢声如雷。林彪狭长、苍白的面孔上,浮现出一种意味深长的笑容。这笑容,不是善良的人们一眼能看透的。他举起握在右手的语录本,在靠近胸口的部位,前后挥动了几下,又扶正手中的讲稿,继续念下去。

陈毅站在林彪右侧不算太远的地方,对他的一举一动看得十分清楚:他照例用大拇指和中指夹着红色的毛主席语录本,食指放在一页里--好像他刚刚看完一段,立刻又要翻阅似的。陈毅看过一个外国记者如此描写过林彪,不由得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在心里感叹这个外国记者眼睛的厉害。

但是,他这种轻松的心情转瞬即逝,耳旁林彪的讲话,使陈毅迅速回到复杂纷繁的现实之中。

林彪翻动手中的稿纸,扯足嗓子念道:“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同资产阶级反对革命路线的斗争还在继续……”

听到此,陈毅眉头一皱,脸色陡然变得冷峻起来。事情已经非常清楚地摆明了:两个月来,已经取代了中央书记处的“文革”小组,在政治局会议上肆意攻击刘少奇、邓小平同志,竭力要把工作组的“错误”升格,然后顺藤摸瓜,抓出所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炮制者,将其置于死地。

对于这种意见,政治局内部也是有争论的;故一直未通过。就在三天前,周恩来还根据中央的决定,召集了国务院各部、委、办党组成员会议,传达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意见:运动已经搞得差不多了,不能老搞下去,要转入抓生产。当时,许多位部长、副部长热泪满面,国务院小礼堂内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掌声。

可是今天,林彪再次宣称“斗争还在继续”,言下之意,“文革”运动不能结束,还要继续开展下去。

一种无可名状的痛楚涌上陈毅的心头。他感到了一种威胁,一种前所未有的威胁,正向那些正直的共产党人肩头压过来!

林彪讲完话,游行开始了。检阅台上的领导同志也可以走动了。而陈毅两手扶着栏杆,心里七上八下,他无法理清自己的思绪。

陈毅满腹心思渴望找人倾诉。他转身走进休息室,瞥见文化部副部长萧望东坐在桌边,就径直走过去,拍拍萧望东的肩头说:“来来来,我带你去看个东西。”

他二人一前一后,走到刚才陈毅站立的位置。陈毅双肘撑在城楼栏杆上,用头往下点了点,说:“你注意看,看玉带河里有什么?”

听陈毅的口吻,不像是开玩笑,萧望东靠前俯过身去。一阵秋风掠过,玉带河里波光粼粼,啥也没有。萧望东茫然地摇摇头:“陈总,没有什么嘛!”

“你仔细看么!”陈毅道,“看他们是干什么的?”

萧望东凝视水中,微风吹过,水平如镜,往水之深处瞅去,一排大字飘进眼帘:“打倒三反分子×××!”原来,这是一幅刷在天安门城墙上的大字标语的倒影。×××是一位不太出名的领导干部。

萧望东不解地看看陈毅:“哦,是一条标语呀!”话外之音显而易见:这种标语随处可见,何足为奇!

“你看看,这就是‘文化大革命'!”陈毅声音不高,却凝聚着满腔的愤慨,“你看见了吧,‘文化大革命',一言以蔽之,就是要打倒老干部!这不光不能告一段落,还必须继续开展下去!”

萧望东突然记起,两个月前,他曾就“文革”的目的请教过陈毅,陈毅的回答是:“我也不晓得。”今天,陈毅一语道破,显然是经过几个月的观察分析,最后才得出的结论!萧望东是陈老总的老部下,熟知陈毅洞察秋毫的战略眼光,此时感到格外震惊:难道运动10月份告一段落的计划又要告吹?难道……萧望东越想越担心,他想再问几句,抬头才发现,陈毅迈着沉重的步子,已经向西头走去。

陈毅在长期革命斗争实践中,同形形色色的敌人较量过。他有着高度的共产主义觉悟和敏锐的洞察力,善于在错综复杂的情况下,识别真假马列主义。当看到林彪一伙“语录不离手,万岁不离口”,唱高调、干坏事的时候,陈毅公开在群众大会上讲:“有的人口号喊得很响,拥护毛主席,实际上不按毛主席的思想办事,是真拥护毛主席,还是反对毛主席,我怀疑,我还要看。”

陈毅肚里憋不住话,“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陈毅就觉出林彪居心险恶地把矛头指向我们党的许多老干部的时候,他挺身而出,愤怒地指出:“几十年为党浴血奋斗的老帅、老将们,一个早晨就都成了‘大土匪'、‘大军阀',这样的造谣中伤,谁能相信!这不是给毛主席脸上抹黑吗?几十年来和党合作的老朋友,竟然成了‘牛鬼蛇神',谁不痛心!这样一个伟大的党,只有主席、林副主席、周总理、伯达、康生、江青是干净的,承蒙你们宽大,加上我们5位副总理。这样一个伟大的党就只有这11个人是干净的?!如果只有这11个是干净的,我陈毅不要这个干净!把我揪出去示众好了!一个共产党员,到了这个时候还不敢站出来讲话,一个铜板也不值!有人说我陈毅跳出来了,对,快要亡党亡国了,此时不跳,更待何时!”

陈毅说这话时自己激动得热血沸腾,听者也是热泪盈眶:此时此刻,谁敢如此坦荡?!

在天安门城楼观礼后不久,中央在北京召开工作会议。陈毅备了一桌酒菜,请华东几位第一书记吃饭。这些人基本上是被“打倒”的对象,他们在京西宾馆里开会,造反派就在围墙外面高喊“打倒”的口号,张贴大标语。接到陈毅的邀请,竟个个像过年一样高兴,他们的心情太压抑了。

陈毅拿起茅台酒瓶,给每一位伸过酒杯的老部下斟上一杯,最后把自己面前的小酒杯倒满,举起,向诸位说:

“今天我们喝茅台,都敞开酒量喝个痛快!能喝的开怀畅饮,不行的也品尝几口。我也不敬酒,剩下来的,请大师傅喝光。来,干!”

陈毅猛一仰脖,将一杯酒倒进肚里,把空杯子放在桌上,又说了一句:“我酒量有限,不再敬酒,你们能喝的尽量喝。我们这些人一同吃饭,这是最后一次了!”

上一页1/2下一页
使用头条App阅读体验更佳

热点新闻


分享到:
0 0

相关阅读

陈毅文革发言:高干有几人没反对过毛主席?

1967年陈毅怀仁堂放言:文革后遗症20年不治

陈毅得知"九一三"事件后曾用哪首诗评价林彪?

周恩来告诉陈毅林彪将接班 陈毅吃惊:应是你嘛

陈毅披露林彪罕见秘闻:他曾劝我也当逃兵

美图推荐

宋仲基宋慧乔:这就是嫁给爱情的样子
吴尊老婆首露面 厨艺惊艳声音甜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