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在动物园里“顺手牵羊”奇葩游客,是天真还是愚蠢?

澎湃新闻 2020-08-12 06:38:23
A+ A-

原标题:在动物园里“顺手牵羊”奇葩游客,是天真还是愚蠢?

近日,一则“北京野生动物园有游客偷拿天鹅蛋”的消息引发网友热议,一位目击者在微博发帖,在他坚持下,偷拿天鹅蛋的游客最终把蛋放回窝里。北京动物园回应此事,表示“深深的遗憾”。

游客们奇葩的偷盗行为也总让人匪夷所思。他们缘何下“黑手”?又接受了什么样的惩罚?

奇葩游客的“偷偷摸摸”

2018年,美国加州发生了一起备受瞩目的动物园盗窃案。19岁男孩阿奎纳斯·卡斯巴尔(Aquinas Kasbar)闯入加利福利亚圣安娜动物园,用断线钳在狐猴和卷尾猴的围栏中切开一个洞,偷走了一只濒危动物狐猴艾萨克(Isaac)。

 濒危动物环尾狐猴

濒危动物环尾狐猴

离开动物园后,卡斯巴尔把艾萨克放在没有通风的塑料抽屉里,第二天,他将它抛弃在纽波特海滩(Newport Beach)酒店前,还放上两张便签,写有“狐猴(带有追踪器)”和“这属于圣安娜动物园,它是昨晚被带走的,请把它交给警察”。

艾萨克是马达加斯加的环尾狐猴,该物种是世界上25个最濒危的灵长类动物之一。艾萨克还是北美圈养的最年长的狐猴(被盗走时它已经32岁,而环尾狐猴通常只活到20-25岁)。它最后被送回动物园,没有受伤,其他几只从围栏逃脱的动物也都被找到。

 阿奎纳斯·卡斯巴尔

阿奎纳斯·卡斯巴尔

卡斯巴尔被捕后,交代自己的动机是想将这种动物当作宠物饲养,并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2019年7月8日,卡斯巴尔因非法获取濒危物种而被判有罪,入狱90天,同时向动物园赔偿8486美元。

卡斯巴尔充满了悔意,也得到了人们微薄的同情,毕竟那张“请把它交给警察”还尚存一丝责任感,但不是每个犯错的人都知道“回头是岸”。

2019年3月5日,一位Uber司机从休斯顿动物园接了一个行色匆匆的客人,名叫贾登·安德尔(Jaden Andel)。他上车后就开始吹嘘,表达自己“解放”了一只海龟的激动之情。他把藏在手提包里的乌龟的举起来,向司机炫耀。乘车过程中,安德尔还打电话给室友,并告诉他自己如何从动物园的展览中拿走乌龟的过程,还说他要把公寓浴缸装满水,把乌龟放在里面。

东亚长颈乌龟

东亚长颈乌龟

听闻这一切的司机感到十分震惊,于是向休斯顿动物园报告了盗窃案。3天后,园方正式宣布一只罕见的东南亚长颈龟Squishy失踪。园方安保经理和调查人员发现乌龟是从水族馆里“自然相遇”展览上带走的,那里没有监控摄像头。调查文件中说,安德尔的室友告诉公寓管理方,乌龟已经被放置到安全的地方,但从未透露具体下落。

安德尔被指控有从老人或非营利性组织中盗窃的罪行。动物园表示,Squishy已有16岁,价值超过2500美元,它身上还贴有RFID芯片。他们决心在法律允许的最大程度对安德尔进行指控,并尽全力找回Squishy。

安德尔偷乌龟有点不知所谓,大概是虚荣心作祟,但前些年在英国发生的一起乌龟失窃事件就有些令人乍舌。

2013年,喝醉酒的18岁少年亚当·斯蒂夫(Adam Steff)在南英格兰的沃本野生动物园(Woburn Safari Park)偷走了一只4.5磅的幼小亚达伯拉象龟,然后以30英镑的价格卖给了朋友艾登·麦金斯特(Aiden Mckinstery)。紧接着,这位19岁的买家在脸书上张贴“宠物买家秀”,还在网络为乌龟征名。一位沃本野生动物园工作人员恰巧上网看到图片,并认出了它就是动物园里的亚达伯拉象龟Flo。警方随即介入调查,斯蒂夫被逮捕。

 亚达伯拉象龟(左)亚当·斯蒂夫(右)daily mail 图

亚达伯拉象龟(左)亚当·斯蒂夫(右)daily mail 图

媒体报道说,Flo是靠吃薯片度过了那几天苦难日子。重新回到动物园时,它身体已经从原本的米色变成了褐色。工作人员说,如果不是及时救治它会死。这对动物园来说是种毁灭性打击,因为它是园中五只亚达伯拉象龟中唯一的雌性,肩负繁育后代重任。由于栖息地丧失,沃本野生动物园要通过育种计划保护该物种的未来。

后来,检察官勒令斯塔夫支付60英镑的罚款,同时进行两个月的宵禁和80个小时的无薪劳动。

五年前,英国萨福克公报报道了一个10岁男孩从一家法国动物园偷走了一只企鹅,他用毛巾包住它,放进背包,拉上拉链,然后跟着父母坐船回到英国。深夜,父母惊恐地发现有只企鹅在浴室里欢快地“洗澡”。儿子当场承认了盗窃,他们致电英国皇家防止虐待动物协会(RSPCA,Royal Society for Prevention of Cruelty to Animals),然后家附近的科尔切斯特动物园派专人照顾被害者——一只雌性企鹅。

 可爱的企鹅

可爱的企鹅

家人交待,他们在法国度假,最后一天到访了加莱地区的一个动物园。萨福克警方与加莱警方取得联系。根据警方说法,他们没有对男孩采取强制措施。孩子为自己的行为道歉,他也无意造成伤害或制造恐慌,他只是希望给企鹅“一个新的家”才这么做。

兽医检查了企鹅,还起了个昵称叫Pingu,发现在这场意外中它安然无恙。

 科尔切斯特动物园的企鹅

科尔切斯特动物园的企鹅

整场意外还有些戏剧化。警方调查中发现由于企鹅在加莱刚被喂食过,所以它有些犯困,在跨国行的路上,企鹅在书包里睡着了。孩子的父母一开始很生气,后来觉得这事有些哭笑不得。科尔切斯特动物园工作人员说Pingu与她的新企鹅朋友相处得很好,它可能会留在英国。男孩则告诉父母,他长大后想当一名动物管理员,还想制定一些动物政策,以免自己做过的坏事再次发生。

动物园工作人员说:“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故事,虽然这很有趣,但我们还是敦促人们不要进入动物园的围墙,当然也不要偷走任何动物。”

勿以恶小而为之

 黑颈天鹅和它的孩子们

黑颈天鹅和它的孩子们

2005年,新华网报道了西安动物园发生的珍贵鸟蛋被盗事件。动物园附近的村民闯入天鹅湖湖心岛,盗走了包括二级保护动物黑颈天鹅蛋在内的115枚鸟蛋。西安野生动物保护管理站站长吴晓平向大众科普了国家林业局、公安部联合颁发的《关于森林和陆生野生动物刑事案件管辖及立案标准》,“凡盗窃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一只、二级保护动物两只,或盗窃其产品价值300元以上即可立案;凡盗窃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两只、二级保护动物三只,或盗窃其产品价值2000元以上的为重大案件;凡盗窃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三只、二级保护动物四只,或盗窃其产品价值2万元以上的为特别重大案件。”

对于不符合立案标准的“小偷小摸”行为,除了诉诸法律和规范惩戒,心理学和教育学的分析或许也能打开更广视野,来看待“偷盗”这件事。孩子可能会因为多种因素而连续偷窃。比如因为受到同伴压力,想表示出自己很酷,从而被同龄人接受。在这种情况下,偷东西并逃走的快感要比被盗物品的价值更重要。还有没有得到父母关注、或弥补情感空缺去偷盗,进而从中获得自豪。还有的孩子自尊心可能很低,没有任何朋友,可能试图以盗窃的形式来“购买”他们的朋友。

责任编辑:路子康 CN078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