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李泽锋:没想到许幻山会被骂得这么严重

澎湃新闻 2020-08-06 14:22:18
A+ A-

原标题:专访|李泽锋:没想到许幻山会被骂得这么严重

澎湃新闻记者杨偲婷

“当时我在横店拍戏,我和张晓波导演约在上海见了一面,聊了一会儿后,他就毅然决然地把这个角色交给我了。”李泽锋得到“许幻山”这个角色的过程很顺利。

《三十而已》之前,李泽锋在《鬓边不是海棠红》里饰演的杜洛城,在《那年花开月正圆》里饰演的王世均,在《亲爱的,热爱的》里饰演的王浩,身上都有种执着赤诚之感。某种程度上,这是李泽锋身上自带的气质,因此,他很适合对于烟花设计事业执拗得像个孩童般的许幻山。

《三十而已》截图

《三十而已》截图

虽然“许幻山”最近和《三十而已》里的出轨剧情一起,被高频次骂上热搜,但李泽锋从演员的角度来讲,他是喜欢这个人物的。他认为许幻山有他独特的魅力:“他的魅力来源于他的职业,他是一个烟花设计师,在我心里他就像艺术家一样,他浪漫,对艺术有追求,想创作出不一样的烟花,这是我觉得我欣赏的特质。这算是我们的共同点,我们都算是搞艺术的,作为文艺工作者来说,我们应该把作品放在第一位,因为只有作品是本质,你本质提高了,其他东西才能随之而来。”

李泽锋还表示,这个角色吸引他,也是因为许幻山是一个问题和特点都很多的人,“他有需要在员工面前表现出成熟稳重的老板的一面,在顾佳面前他有幼稚的大男孩一面,很多事情要听老婆出主意,在许子言面前有父亲的一面。”李泽锋认为这个角色“很立体很丰满,很接地气很现实”。“所以以至于到今天,很多人去骂他也好,指责他也好,我觉得对我一个表演者来说是很开心的一件事情,因为这个角色让观众们觉得是真实的了。”

对于许幻山和顾佳之间的婚姻问题,李泽锋笑称自己也看得生气:“怎么这么讨厌这个人?”甚至在现场都摔了无数次剧本,“我觉得这事儿太生气了。”但在李泽锋创作的时候,他必须站在“许幻山”这个人物的角度,去做分析。

《三十而已》剧照

《三十而已》剧照

他认为:许幻山和顾佳之间,其实是夫妻双方都出现了问题。“之前我在分析他的人物小传时,我发现他的父母在澳洲,他其实应该算是一个挺优越自由的家庭环境里长大的,所以他对于物质方面的需求,也没有想那么多。2008年,他一见钟情爱上了顾佳,顾佳也觉得许幻山这个职业很浪漫。但因为两个人身份的转变,由男女朋友变成了夫妻,那么很多事情就发生了转变。在这样的身份转变中,如果一个人还没有变,还在执念于他的领域中,而不是替对方着想的话,你就是会退步,而顾佳一直在进步,所以他们就出现了分歧。我觉得许幻山没有看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然而顾佳可能太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许幻山和顾佳在结了婚之后,面对生活两个人都有了新的想法,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是缺乏交流的,许幻山所有的心思在他那些作品上,他在生活上没有那么高期待,而顾佳就希望家庭生活的方方面面越来越好,所以就会有一些矛盾,以至于他们俩在剧里有了教育问题的分歧,有了太太圈的故事,有了开茶厂(的矛盾),夫妻之间的裂痕渐渐扩大。”

李泽锋形容,婚姻是找一个命运合伙人,两个人手拉着手一起向前走。但在许幻山和顾佳的婚姻当中,后期变成了一个人“拉扯”着另一个人向前走,那两个人就很费劲了。“如果夫妻之间本身没有这种裂缝,大家相辅相成,互相依靠,而不是谁拽着谁提高,谁在原地打转不走,那样的话,我相信不会有任何第三方能介入得成。所以这个也是我个人觉得,就比较像当下现实中婚姻的某种状态吧。”李泽锋说。

《三十而已》剧照

《三十而已》剧照

【对话】

澎湃新闻:这个问题来自一位观众,他想问,假设许幻山、顾佳、林有有都是单身的话,你觉得许幻山他会如何去做选择?

李泽锋:我觉得许幻山还是会选择顾佳的,顾佳不论在家庭还是职场上,都同样很优秀。林有有对许幻山的感情,是一个小女孩对于一个30+的、有才华的、有一定经济基础的,有社会地位的男性的一种崇拜吧,再加上许幻山的职业特殊,让她浪漫化了,我并不觉得许幻山会真的爱上这样子的女孩,如果他真的爱上这样的女孩,我觉得他以后也会很后悔,然后想回到家庭。而且在我自己看来,30+的小姐姐散发着她们独有的魅力,我觉得年龄不是问题,不管30岁、40岁,还是50岁、60岁的女性,都有她们身上独特的美。

澎湃新闻:作为男性有没有观察到一些30岁上下女性,她们在生活工作中一些焦虑主要的来源?

李泽锋:无论女性还是男性,在30岁上下都会遇见焦虑,只不过是不同的焦虑,比如女性的生育焦虑吧,生不生都会有焦虑。怀胎十月时要付出更多,有的女性还要应对产后抑郁这些东西。男人在别的领域也会遇见很多困惑和焦虑,但我觉得不管是怎样的焦虑,我们都该回归自己内心的本真,就是你要用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它。如果选择逃避,我觉得不是一个良性发展,还是应该以积极的态度去面对。无论怎么样,人这一辈子都会遇见各种各样的焦虑和压力,不过是一关一关得过罢了。以坦然心态去面对,能相对的顺利一些,消极面对的话,一定是越来越难。

澎湃新闻:在这个剧里面,我们会明显感觉到,当男性对女性的期待,和女性对于自我的期待发生冲突的时候,对于家庭或者两性关系来说,其实是件比较棘手的事情。想听你聊一聊,当这种矛盾发生的时候,你觉得应该怎么去处理?

李泽锋:我觉得首先是夫妻两个人要多沟通,因为没有什么比夫妻更了解彼此的,应该多做沟通,因为每个人都有期待,其实顾佳的期待也好,许幻山的期待也好,都没有错,只是两个人缺少好好地沟通,而不是只探讨结果。

《三十而已》剧照

《三十而已》剧照

澎湃新闻:也想听你聊聊跟童瑶的合作,二位的对手戏在一些微妙的细节处理上,是非常细腻的。

李泽锋:我跟童瑶是大学同学,我们毕业都14年了。我们比陌生的、还没合作过的演员之间,可能更熟悉彼此,以至于我们在每一场戏的设计和每一场戏的探讨当中,我们无形当中多了些默契,这是我们的一个优势。然后因为了解彼此,在探讨上也比较顺畅。

我们有商量设计一些比较不一样的东西进来。比如说欺骗,从两个人一开始在一起,到最后走到离婚,许幻山和顾佳在相处细节上会不会有什么变化?一开始两个人总是四目相对,但越往后你越不能掩饰眼睛里的东西去看着对方说谎,因为互相太了解了。所以我们就设计一些,比如大家刷着牙或者睡觉的时候,在不看对方的时候对话。也有很多观众发现这一点设计了,我觉得还挺开心的。

澎湃新闻:林有有这个角色,可以说是该剧讨论度最高的角色之一。很多观众就边看边着急,觉得这女孩套路千重,为什么许幻山看不出来?对于这两个角色的感情发展,你是怎么理解的?

李泽锋:我个人觉得,很多事都是当事者迷旁观者清,很多事情没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肯定观众对于这个东西是看得很清楚的。许幻山在他当时那个阶段,他其实一开始没有意识到林有有的意思,后来慢慢一点一点靠近,到了这女孩跟他表白,他才确定这女孩是喜欢他的。我是觉得这些事情从个人角度来讲,遇见的时候,可能都会有一些迷茫。那一旦发生这种情况,你要及时说清楚,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如果你是已婚,就一定要及时打住,绝对不能让这个事情再进一步。许幻山这方面就做得非常差。这种“大猪蹄子”,说明他意志力薄弱,所以才会犯这样的错误。

《三十而已》剧照

《三十而已》剧照

澎湃新闻:当时在演这个角色的时候,有没有担心过自己被“网暴”之类的?

李泽锋:其实我在演的时候也想到了应该会被骂。我自己也都很纠结,怎么这么讨厌这个人,甚至我在现场都摔了无数次剧本,我觉得这事儿太生气了。

但是确实没想到,会被骂得这么严重,但我觉得观众现在也比较理性,他们更多在骂这个角色,大家还是觉得演得很好,再加上我之前的那些角色,大家也都有深入人心的,就会觉得这又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李泽锋,我还觉得挺开心的。

澎湃新闻:《三十而已》这个故事,它讲的是女性的成长,同时我们可能也会去看到许幻山,他也有他的成长。对于成长的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成长对你来说是什么?

李泽锋:对我来说,成长就是一种心态。我在20岁的时候,可能还有很多的畅想,很多的愿望,大概到了30岁的时候,我的心态比20岁的时候更加坦然了,然后目标和愿望都没有变,也一直在朝这个方向去努力,也看到了自己努力收获到的成绩。所以我觉得对我来讲成长就是心态的变化,我相信40岁、50岁我也依然一样会遇见各式各样的困难和问题,但那个时候的我会更加坦然去面对。

《鬓边不是海棠红》截图

《鬓边不是海棠红》截图

澎湃新闻:入行这么多年,你觉得表演这件事情,比起在刚入行的时候,对你吸引力发生变化了吗?

李泽锋:刚开始想学表演的时候,我觉得那么多演员明星都是中央戏剧学院的,我就想来这个学校,以后当明星多好,走到哪里都有人拍照啥的。但当我进入大学,我才发现表演是多么有魅力的一件事情,作为一名演员,这个职业是多么的有魅力。你能体会到不同行业、生活、境遇、状态的人的人生状态,所以学表演之后,你会发现原来这才是演员真正的魅力,而不是那些光环。那么对于我来说,表演对我的吸引力就发生了改变,我觉得我的目标是像李雪健老师那样,成为一人千面的好演员,这就是对一个演员最大的褒奖。我把它制定成我的目标,而不再是像小时候那样追着明星的光环,这就是我的变化。

《那年花开月正圆》截图

《那年花开月正圆》截图

责任编辑:李平书 CN080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