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小伙被拐24年找到亲生父母:称幼时被养父卖了,嫌疑人曾被抓但未批捕

红星新闻 2020-07-07 09:42:59
A+ A-

原标题:卖子疑云:小伙被拐24年找到亲生父母,称幼时被养父卖了警方曾抓获嫌疑人

“我爸经常打我和我妈,后来他说一个叔叔接我去玩,结果把我给卖了……”2020年7月3日,在福建福州工作的刘兰华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对27年前“养父把自己卖给人贩子”的经历依然记忆犹新。

刘兰华,现年32岁,原本是四川泸州古蔺县石鹅乡黄英村二队(现黄华镇大坝村八组)人。当年,他刚出生40天,亲生父母吴世禄、李天容将他送给石鹅街村居民陈某章(常用名陈某强)、李某芳夫妻抚养,取名陈玉龙。

1993年3月25日,陈玉龙在石鹅街村失踪。后来,当时4岁多的陈玉龙据称被辗转带到福建省龙岩市连城县曲溪乡一个山村刘姓农家,取名为刘兰华。

2017年9月30日,福建泉州警方通过公安部失踪儿童DNA系统比对,吴世禄、李天容血样与刘兰华确认有亲缘关系,后双方认亲成功,确定刘兰华就是当年失踪的陈玉龙。直到这时,刘兰华才见到自己的亲生父母。

而被刘兰华指认贩卖自己的养父陈某章,于2018年10月30日被警方抓获,但他没有被批准逮捕——2018年12月3日,古蔺县公安局提请古蔺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嫌疑人陈某章,检察院认为该案已过追诉时效且犯罪证据不足,遂作出不予批准逮捕决定。同年12月10日,古蔺县公安局将嫌疑人陈某章强制措施变更为取保候审。

2019年12月10日,古蔺县公安局解除陈某章取保候审的强制措施。目前,陈某章去向不明……

↑吴世禄家对面就是贵州的大山 罗敏摄

①收养

无力抚养父母将出生40天的幺儿送人

7月2日,泸州古蔺县城某小区,78岁的吴世禄和妻子李天容向红星新闻记者详细讲述了当年将幺儿(即刘兰华)送养他人的苦衷与经过。

吴世禄没什么文化,十多岁就进入古蔺石屏硫磺厂当工人,成了居民户口,后因工厂倒闭回家务农。妻子李天容则一直在家务农带孩子。

1988年,幺儿出生。吴世禄夫妇一共生育了3男6女,除一个女儿送给妻弟抚养,尚有8个孩子在身边。吴世禄面临巨大的经济压力,夫妻遂商量将幺儿送养给别人。

经一位朋友牵线,吴世禄决定把幺儿送给在卫生院工作的李某芳。李某芳与丈夫陈某章先后生育了两个女儿,其中大女儿夭折,他们希望能养个儿子。

“考虑到他们一个是医院职工,一个是居民户口,条件比农村好,牵线的又是好朋友,所以决定送他们。”吴世禄回忆,在幺儿出生第40天晚上,他走了两个半小时的山路,将儿子背到陈某章家门口。

 ↑吴世禄从这里送走小儿子罗敏摄

“我们事先约定,孩子送到后,直接放在陈家窗外,我拍三下窗户,他们开门把孩子抱进屋。”吴世禄说,他到达陈家已是深夜11点多。敲窗三下后,房中灯亮,他快速离开躲到一旁,看到陈某章夫妻开门抱走幺儿,才含泪回家。

因为从一出生就准备送人,所以吴世禄在幺儿出生40天后仍没给他取名。陈某章、李某芳收养这个孩子后,为其取名为陈玉龙。石鹅街村的邻居们,也都知道陈某章夫妻“捡”了个儿子。

②失踪

4岁时不见了养母日记称他被人贩拐走

虽然自家距石鹅街村约七公里,但吴世禄夫妇每逢赶集都会转到陈家门口,远远地看看幺儿。

“玉龙的爷爷对他特别爱,简直就当成了亲孙子。听说陈家夫妇对玉龙也很好,我们挺放心的。”75岁的李天容回忆,那时三四岁的陈玉龙经常在门口耍,长得胖胖的,像他爹(吴世禄)。

如今,陈玉龙已改名刘兰华,但他仍记得幼时在陈家自己有个姐姐,有个弟弟(1990年其养母李某芳又生下一个儿子,取名陈某龙)。吴世禄夫妇原以为,幺儿会在养父母家正常地长大成人,等他大了说不定还会回来认亲。

但没想到,陈玉龙4岁多时,突然在陈家失踪了。

陈玉龙养母李某芳的日记显示:1993年3月25日(农历三月初三),陈玉龙出街玩耍时,被人贩子拐走,时年四岁有余。走时能记得养父母及一家大小的名字,记得自己是石鹅的人。内穿红黑色圆领童衫,外套绿毛线袄,下穿旧兰(蓝)灯芯绒裤子,足穿小黄胶鞋。

↑陈玉龙失踪后,养母李某芳的记录 受访者供图

吴世禄回忆,陈玉龙失踪后,李某芳托人带了一张便条给他,告知此事。“我们赶忙跑到石鹅与李某芳汇合,四处寻找。”吴世禄说,在周边乡镇寻找一天无果,两人返回石鹅街村。

↑刘兰华曾经生活过的石鹅场 罗敏摄

“当时走到陈家门口,天已经黑了,门虚掩着。借助灯光,我看到陈某章正和几个男子一起喝酒。”吴世禄说,当时自己心里咯噔一下,“在座的几个人中,好几个我都认识,他们都是当地人盛传的‘人贩子’。”他又说,“我当时就有不祥之感,是不是陈某章把儿子卖了?”  

③寻人

生父徒步两个月寻找姐姐找了他24年

陈玉龙失踪后,他的亲生父亲吴世禄和养母李某芳都曾多方寻找过他。

据李某芳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忆,当年自己生了儿子陈某龙后,陈某章受外界影响,有点嫌弃陈玉龙。有次李某芳给陈玉龙穿的好衣服,给亲生儿女穿的旧衣服,引起了陈某章不满。双方打斗,闹到了要离婚的地步,但陈某章在她面前没有经常打骂陈玉龙。

陈玉龙失踪后,李某芳承受不住打击,毅然与陈某章离婚,亲生女儿随母。

据介绍,她把女儿安顿在大姐家,曾孤身前往广东寻找陈玉龙。无功而返后,李某芳带女儿前往山西继续寻找陈玉龙,后在山西安家。在寻找陈玉龙的过程中,李某芳女儿丢失,至今没有下落。

↑陈玉龙(左一)和陈家姐姐(目前失踪) 受访者供图

儿子失踪,吴世禄报了警。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时派出所给了他一张“路条”,大意是说吴世禄出门寻找孩子,希望各地警方提供方便。

后来,吴世禄放下农活,开始长达两个多月的徒步寻子。“那时没钱,卖了几百斤米做盘缠,也没公交车,只能走路寻找。”吴世禄回忆,两个多月里他走遍了石鹅、金星、观文等周边乡镇,还找到贵州仁怀市、毕节金沙县等地,但都一无所获。

001.jpg

↑陈玉龙失踪后,当地派出所开的证明(路条) 受访者供图

多方寻子无果,吴世禄无奈回家。夫妻俩无计可施,抱头痛哭。1993年8月,陈玉龙失踪近五个月后,吴家第五个孩子、年仅16岁的女儿吴丽平发誓一定要找到弟弟。

从此,吴丽平一边打工,一边寻找弟弟。只要攒下路费,她就踏上寻找弟弟的旅程。吴丽平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寻找弟弟的24年里,她几乎跑遍了全国,已不记得行程有多少公里。

在这个过程中,吴丽平还成为了“宝贝回家”的志愿者。在寻找弟弟和帮助其他被拐孩子家庭时,她多次遭遇盗窃、抢劫,好在每次都化险为夷。直到今天,吴丽平仍在为其他被拐孩子及其家庭奔走,尚未成家。

④认亲

姐姐微博举报推动警方立案血样比对找到弟弟

多年的不懈寻找,吴丽平的努力和付出没有白费。她不但帮助了很多被拐儿童家庭,收集了200多个被拐儿童家庭信息,并推动了公安机关对弟弟陈玉龙被拐卖立案调查。

吴世禄自称,儿子失踪后,他多次找陈某章了解线索,对方都躲避不见。在寻亲途中,吴丽平也称,她查到陈某章的兄弟陈某甲(已故)曾有拐卖妇女儿童的劣迹。同时她称,自己掌握的线索显示陈家邻居陈某乙等人参与拐卖陈玉龙,她称“陈某乙曾把街坊魏某3岁的儿子偷到家里藏匿好几天,准备运往汕头卖掉。后经过派出所介入才放人;陈某章的干儿子王某刚有前科……”

吴丽平说,摸清所有线索后,她于2011年回到古蔺县公安局重新报案,警方抽取了吴世禄夫妻血样,但当时并未立案。“民警说人家都把你弟弟卖了,你报案就不要用陈玉龙这个名字,改为吴玉龙吧。”

2012年年初,吴丽平通过微博向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举报,公安部于2012年1月31日督办,当日下发《全国打击拐卖儿童、妇女犯罪专项行动督查线索通知书》,要求四川警方做好核查工作。

十天后,古蔺县公安局决定对吴玉龙(即陈玉龙)被拐卖案立案侦查。

↑公安部督查线索通知 受访者供图

2017年9月,福建泉州警方找到在福州工作的龙岩男子刘兰华,指其疑为被拐贩卖至福建人员。泉州市丰泽区公安分局黄警官告诉记者,在工作中发现被拐儿童刘兰华曾在泉州停留过,于是泉州警方主动与刘兰华取得联系,他同意采集血样入库比对。

很快,泉州丰泽警方发现刘兰华正是四川古蔺被拐卖儿童吴玉龙(即陈玉龙)。

接到古蔺警方电话通知后,吴丽平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立即赶往福建。后来,刘兰华与姐姐吴丽平、父亲吴世禄相认。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陈玉龙被现在的福建养父母改名为刘兰华。而吴家人现在都叫他吴玉龙。

2018年元旦,刘兰华回到阔别25年的家乡泸州古蔺省亲,并通过姐姐吴丽平牵线,联系上已与陈某章离婚、远嫁山西的养母李某芳。

⑤当事人讲述

“养父将我交给‘叔叔’背走

曾被带到小院看到很多同龄小孩

今年32岁的刘兰华,大学毕业后在福州工作,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儿子刚刚一岁。

日前,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刘兰华,他对于自己被拐卖的部分细节至今仍印象深刻,并回忆了幼年被拐的遭遇。直到和吴世禄夫妇认亲之前,刘兰华一直以为陈某章和李某芳是自己的亲生父母。

“我是被拐卖的,而且是我爸亲手把我交给人贩子的,所以我从来就没有主动想要找回原生家庭的愿望。”刘兰华回忆,印象中爸爸(即养父陈某章)脾气不好,动不动就打骂他和妈妈。

002.jpg

↑李某芳(中)、陈某章和三个孩子 受访者供图

“在从家里被带走前几天,我爸说有个叔叔很喜欢我,会给我买吃的、玩的,要接我去玩几天。”刘兰华回忆,没几天,那个叔叔来了,背着他离开家。刘兰华说,因为那个叔叔此前来过家里多次,很熟悉,所以自己当时并没有哭闹。

“等我醒来,发现那个人背着我走在田坎上。他家是木头房子,他把我关进一间小屋子,连吃饭都是送进来。”刘兰华说,过了几天,那人说要送他回家,又把他背出门。

刘兰华记得,在半路上,又来了两个男人接力背着他走。也不知过了多久,把他背进了一个木头房子的四合院。“里面有好多个跟我差不多的孩子,看到有小朋友了,我还挺高兴。”

刘兰华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再后来他被带到过好几个家庭,最终才落户福建龙岩连城曲溪乡的养父母家庭。

“养父母当时才20多岁,对我很好。他们从来没说过我的身世,我其实知道我的身世,只是我也没说。”

“直到找到姐姐和亲生父母,我才知道我记忆中的爸爸妈妈,并不是我的亲生父母。”刘兰华说,“当泉州警方第一次让我抽血,说我父母在找我时,我觉得不可能:他把我都卖了,怎么可能又找了我20几年?”

与亲生父母相认后,刘兰华回到老家石鹅时,拒绝前往陈家看望养父陈某章。

↑刘兰华曾经生活过的石鹅场 罗敏摄

2020年7月3日,红星新闻记者前往古蔺石鹅采访,试图寻找陈某章了解情况。但陈某章并不在当地,据称已外出打工。记者根据陈家房檐“加强超市”的电话号码打过去,接电话的女子称记者“打错了”,随即挂断电话。

■警方回应:

曾成立专案组先后赴广东福建等地调查

当初刘兰华到底怎么“失踪”的,其养父有没有涉嫌拐卖他?近日,经泸州古蔺宣传部门协调,红星新闻记者获得了古蔺县公安局关于吴玉龙被拐卖一案的书面回应。

古蔺县公安局称,2012年1月30日,该局接公安部关于吴玉龙被拐卖的线索核查通知,综合报案人吴丽平陈述,成立专案组先后赴广东、福建、山西、北京等地开展调查。

经查,1988年11月,古蔺县皇华镇大坝村(原石鹅乡黄英村)吴世禄、李天容夫妇生育一子,由于子女较多无力抚养,遂将孩子抱养给皇华镇石鹅村(原石鹅乡石鹅街)的陈某章、李某芳夫妇抚养,取名为陈玉龙。

↑古蔺县公安局立案决定书 受访者供图

警方称,1990年,陈某章夫妇生育陈某龙后,将抱养的陈玉龙归还给吴世禄夫妇未果。1993年农历三月初三,陈玉龙(后报案时登记为吴玉龙)在石鹅乡街上玩耍时失踪。

警方表示,因案发时间久远,当事人和证人的记忆较模糊,未能清晰还原吴玉龙失踪时的相关情况。为了能及时找到失踪人员吴玉龙,办案民警将吴玉龙亲生父母吴世禄、李天容夫妇血样采集入库,希望通过全国失踪人员DNA比对系统找到吴玉龙。

之后在长达数年侦办过程中,专案组先后奔赴山西找到吴玉龙的养母李某芳调查取证,前往北京、广东等地寻找证人核实情况,对当年可能知悉吴玉龙失踪的相关人员逐一访问调查,并在古蔺当地开展走访。

此后警方又多次找到吴玉龙生父吴世禄了解情况,赴广东潮阳等地寻找吴玉龙,仍未获取相关信息。

2017年9月30日,通过公安部失踪儿童DNA系统比对,吴世禄、李天容血样与福建省连城县一名叫刘兰华的男子确认有亲缘关系,后吴世禄与刘兰华在中央电视台“宝贝回家”(应为“等着我”)栏目认亲成功,确定刘兰华就是当年失踪的吴玉龙。

专案组迅速与吴玉龙取得联系,以求通过吴玉龙获取案件的相关情况。根据吴玉龙回忆,他在四五岁时被其养父陈某章交给两名男子带到福建。

↑吴世禄展示儿子幸福的三口之家 罗敏摄

2018年曾抓获养父,提请检察院批捕

专案组民警继续开展调查取证,2018年10月29日将陈某章列为嫌疑人上网追逃。10月30日,嫌疑人陈某章被浙江省公安机关抓获。11月3日,民警将陈某章押解回古蔺羁押审讯,陈某章称吴玉龙为自己走失,否认曾将吴玉龙卖给他人。专案组继续开展犯罪证据搜集。

  • 2018年12月3日,古蔺县公安局提请古蔺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嫌疑人陈某章,检察院认为该案已过追诉时效,且犯罪证据不足,作出不予批准逮捕的决定。

  • 2018年12月10日,古蔺县公安局依法将嫌疑人陈某章强制措施变更为取保候审。在取保候审期间,专案组又奔赴山西、北京、福建等地开展调查,均未获取到有价值的线索。

  • 2019年12月10日,因取保候审期限届满,古蔺县公安局依法解除陈某章取保候审的强制措施。

警方表示,在该案中,根据当事人和证人陈述,王某刚(又名王某江)、陈某敏等人可能为当年带走吴玉龙的人。经调查,现有证据不能证明王某刚、陈某敏等人有拐卖的犯罪行为。吴玉龙陈述他曾被带到一个四合院,院内有许多小孩,因吴玉龙不能记起具体地点、四合院基本特征等其他有价值线索,公安机关无法对该情况进行核查。

■古蔺检方:

该案已过追诉时效、证据不足作出不批捕决定

据古蔺警方回应,当年曾提请古蔺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嫌疑人陈某章,检察院认为该案已过追诉时效,且犯罪证据不足,遂作出不予批准逮捕的决定。

↑刘兰华的出生地罗敏摄

对此,古蔺县人民检察院提供的关于陈某章涉嫌拐卖儿童案的办理情况称:2018年12月3日古蔺县公安局提请审查逮捕陈某章涉嫌拐卖儿童罪一案,本院(古蔺县人民检察院)受理该案后,承办人认真审阅了案卷材料,讯问了犯罪嫌疑人,听取了被害人刘兰华的意见,于同年12月9日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

检察院不予批准逮捕的理由如下:一、该案已过追诉时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法时间效力规定若干问题的解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的规定,陈某章涉嫌拐卖儿童的行为,应适用行为时法律即1979年《刑法》。……1979年《刑法》第76条规定,犯罪经过下列期限不再追诉,其中第三项规定,法定最高刑为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经过十五年不再追诉。第77条规定,在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以后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根据上述相关规定,该案案发于1993年4月2日,2017年查找到被害人刘兰华时,根据其陈述及相关证据,陈某章涉嫌拐卖一名儿童,其法定最高刑为十年有期徒刑,追诉时效应为十五年,即从1993年4月2日起至2008年4月1日止。同时,该案没有证据证明陈某章在追诉期限以内又犯罪,有引起诉讼时效中断的情形和其他不受追诉期限限制的情形;其次,陈某章系在案发二十五年之后的2018年10月30日才被采取刑事拘留的强制措施,不具有1979年《刑法》“采取强制措施以后逃避侦查不受追诉期限限制”的情形。

二、该案证据不足。经审查,陈某章涉嫌拐卖儿童案除被害人陈述外没有其他证据予以印证,不能形成证据锁链,在案证据材料不足以证明陈某章构成拐卖儿童罪。

综上,该案已过法定追诉时效、在案证据不足,因此依法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

红星新闻首席记者罗敏

责任编辑:路子康 CN078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