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小伙卖掉自己肾后悔 报警后10人器官买卖团伙落网

潇湘晨报 2020-06-26 00:09:00
A+ A-

原标题:小伙为5.5万卖掉自己的肾后悔了,报警后10人器官买卖团伙落网,背后黑色交易吓人

记者|周凌如实习生程艺梅

小伙卖掉自己肾后悔 报警后10人器官买卖团伙落网

对生活失去信心的小丁,被5.5万元打动了,作出了一个让他后悔一生的决定——卖一个肾。手术在一个小区民房的简易手术室里完成了,捂着右腹隐隐作痛的伤口,看着包内堆放着的现金,小丁后悔了,于是报警。

小丁的报警牵出一个10余人参与、通过QQ群寻找肾源联系器官供体、分工明确的犯罪团伙。

记者发现,该团伙曾两次组织出售人体器官。小丁的手术成功了,但另一次一次手术没成功,供体从昆明辗转长沙最后准备到陕西一家医院做手术,最终因为没有麻醉师,手术没能做成。

近日,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了该案。

01

供体戴着眼罩进入简易病房摘肾

自从2014年在医院检查出肾功能不全后,李某一直到处求医问诊。2018年6月,李某的病情加重,又被检查出患有尿毒症、肾衰竭。

李某在云南博亚医院进行血液透析治疗时,一个名叫张怀周的男子给他带来了希望,张怀周答应帮李某安排一场肾移植手术,地点选在安徽省六安市,双方商定手术费用为55万元。2018年12月底,李某前往昆明博亚医院进行术前康复等待手术,并支付张怀周定金10万元。

在李某等待手术时,张怀周开始联系人为这场手术做准备,第一步是找到肾源,小丁成了他们的目标。

“QQ群内一个叫火柴的网友加我为好友,联系我卖肾说卖一个肾脏能挣5.5万元。我当时正好处于迷迷糊糊阶段,觉得活着没意思,同意卖就卖一个吧。”小丁被带到医院做了检查后,于2019年1月20日下午抵达了安徽。

同一天,李某也带着老婆和弟弟来到了安徽。

肾源的问题解决好了,张怀周又联系了史某(刑拘在逃)的手术团队,拟摘除小丁的肾脏移植给李某。手术室选定在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青松村的一间民房里,张怀周安排王善勇、赵家家二人进行装修进行装修,改造成了简易的手术室,购买或租用各种药品和器材后,联系了某医院医师身份的姜海涛、吴险丽二人协助进行手术,许诺给予报酬。

为了保证李某的术后顺利恢复,张怀周还安排人前往合肥市静安中西医结合医院办理李某非法肾脏移植后的相关住院手续,租用了一辆江淮商务车作为李某术后转院使用。

一切准备就绪,手术就在这个简易的房间里开始了。小丁回忆起当时的经过,他戴着不透光的黑色眼罩,进入到一个毛坯房间里。他很害怕想离开,但是对方一直盯着他。

小丁经历了灌肠后,躺在手术台上打点滴,之后迷迷糊糊睡过去两次。“醒来以后我感觉肚子右边很疼,才知道我的肾脏在这里被摘除了。”

之后,小丁继续待在手术地点进行康复,期间由吴险丽进行照顾。2019年1月26日,小丁初步恢复可以下床后,张怀周给了小丁55800元现金,将小丁蒙眼后送至合肥市蜀山区一路边放下。

“车子开了一个小时左右,王善勇牵着我把我领到一个巷子,随后就离开了,并安顿我别回头看。“小丁打开包看到里面放着现金,手机被关机了。他打开手机要报警,想了想决定先回仙居再报警。2019年1月27日,小丁回到仙居后去城关派出所报了警。

与小丁不一样,手术完的李某被送往合肥市静安中西医结合医院。李某术后正常,他的家属将剩余费用支付给了张怀周。

对于此事,当时安徽省静安中西医结合医院副院长,同时兼任泌尿外科主任的林某印象深刻。“2018年11月的一天,有一个年轻男子来到我的办公室,说他的家属是安徽本地人,在外地进行肾脏手术,术后想回我们医院住院做康复。我告诉他病人至少做完手术半个月才能来我们医院,且要提供三甲医院出具的手术记录和出院小结。“林某记得,此后该男子曾多次来他的办公室询问。2019年1月22日上午9时许,林某发现走廊里有一名病人躺在推车上,身上还插着引流管和尿管,根据经验林某断定这肯定不是术后半个月以上的病人。“我问病人家属什么时候手术的,家属说刚刚手术完几个钟头。办公室人员说病人办完住院手续后,之前那名男子就将病历拿走了。”

“我很生气,但当时病人已经到我们医院了,病人没有小便,身体情况也不太好,本着救人的第一的原则,我安排医生和护士对病人进了特护。”林某看到的这个病人正是李某。他记得,李某住院一周时,他的家属说要回云南老家的医院治疗,要给李某办出院手续。“当时李某身体条件不允许,但家属一再坚持,最后我们让家属写了自行出院,后果自负的保证后,给李某办理了出院手续。”

02

第一次手术因没有麻醉师没做成

这不是张怀周团伙第一次组织出卖人体器官。

2018年10月,被告人王亚文的表姐许某患急性尿毒症需要做肾脏移植手术,在表姐住院时,他认识了张怀周,他联系张怀周给许某换肾,约定事成之后给张怀周55万元报酬。

张怀周答应后通过一个“肾病移植群”的QQ群联系上一个陈姓男子。“2012年我辍学到处打工,但打工经历不顺利,产生悲观厌世想法。2018年8月,我想出卖自己的肾,给母亲留下一笔钱。”陈某做了配型体检,配型成功。

之后,张怀周又通过QQ群找到了周国盛,让周国盛帮忙联系手术团队和地点。张怀周于2018年12月10日从昆明来到太原。次日,张怀周让陈某从长沙来到太原,又让受体许某以及王亚文等随行人员于同年12月14日也来到太原市。

手术准备阶段,张怀周从王亚文处拿到8000元现金后转交给周国盛去购买一支排异针。周国盛联系了陕西神木县百姓医院,同张怀周、王亚文一同前往,手术地点定在了神木县百姓医院。回到太原后,周国盛和张怀周、王亚文商谈,并从王亚文那里预支了5万元。其中周国盛拿了4万元用于办理许某的术后转院手续,张怀周拿了1万元。

张怀周还安排了护士吴险丽等人于2018年12月23日从昆明赶到陕西神木县。

许某儿子记得,当初王亚文称联系好了太原的三甲医院,做手术一共需要70-80万。当他们赶到太原后,却发现王亚文不靠谱,根本不是三甲医院。“他总说等明天,我们在太原待了两周也没有眉目,就回北京了。”

手术为什么最终没有顺利进行?因为周国盛和张怀周没有联系到麻醉师,在神木县没能做成手术。

而且手术开始前,医院方也反悔了。陕西省神木市百姓医院法定代表人王某称,朋友介绍人来和他谈合作,称租用医院的手术室进行整形、割包皮、割痔疮一类的外科手术。王某口头答应,如果挣了钱,一台手术给他500元,没挣钱也让对方白用一次也可以。“随后该男子给我列了一个清单,让我准备一些东西。之后他又让我给他联系麻醉师,我找人要到了两个麻醉师电话转发给了他,让他自己联系。”王某没想到,一个星期后男子又找到他,他这才知道对方不是做微整形,而是要做肾脏移植手术,并许诺做成一台手术给他5-10万元。“我说这是犯罪行为,我这个二级医院不具备做这种手术的条件。让他赶紧离开。他让我再考虑一下,我回答说不需要考虑,我这辈子都不会碰那个。”

此次手术未能做成,之后周国盛和张怀周退还了部分费用。

依照刑法及相关法律规定,太原市小店区人民法院一审对被告人张怀周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十万元;对被告人周国盛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八万元;其余8名被告人分别被处有期徒刑一年半至二年半不等刑期,并处相应罚金。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维持了一审判决。

责任编辑:李皓 CN00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