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同性恋女友入职遭同事性侵 女子:我愿意站出来

澎湃新闻 2020-06-20 00:08:00
A+ A-

原标题:对话女友入职遭同事性侵举报者:我不想把嘴巴闭上

“我不想闭嘴。”

女朋友刚入职一个星期,就在聚会后被同事性侵。强晓(化名)怒而发了微博。

她们是同性恋人。

最初,她有些担心。“同性恋人被强奸”会不会把舆论带歪?

但她已经顾忌不了那么多了。如果非要以这种身份站出来,“我愿意。”

随后,她接到了很多被性侵者的求助。

强晓说,事发已经一个多月了,女朋友对这件事仍然有耻感,基本上不出门,自责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她打算带女朋友去看心理医生。

迫使涉事公司公开认错、道歉,迫使他们承诺建立预防性骚扰机制……

“我希望这件事情能够推动一点是一点,我害怕我放过哪个环节,接下来就有可能会有人模仿。”强晓说。

6月19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深圳市公安局获悉,深圳警方此前已把案件移交至检察机关。6月2日,检察机关对邹某跃依法批准逮捕。

6月17日晚,强晓接受了澎湃新闻的专访。她说,自己之所以发声,是希望有类似遭遇的女性能够勇敢地举证和保护自己。

受害人的代理律师、广东华商律师律师事务所钟夏露告诉澎湃新闻,性侵案件的女性受害者普遍有两个特征:一是受害女性有被社会教导出来的羞耻心;二是受害者的举证意识不够强。很多女性受害者受侵害后第一时间会选择回家洗澡,扔掉所有东西。但是,办案部门如检察院、公安机关都要以证据为依据。因此,案发后,当事人要尽可能地保存证据,比如内裤;同时,要在24小时内做身体检查。最后,受害人在与施害者的沟通过程中,要尽可能地录音、录视频。

以下是对话全文

谈微博举报:“我选择站出来发声”

澎湃新闻:为什么选择在微博上公开性取向发声?

强晓:

第一条微博是5月16号我从派出所出来发的,当时发的微博状态特别乱,后来我删除,重新编辑在5月17号重新发了一条。第一条微博的内容是关于第一次报警,向警方咨询立案了没,当时警方给我的回复都是帮联系民警。

我当时没有办法了,想着发一条微博试一下,之后舆论爆发了。我其实最开始真的不想因为我的身份是同性恋而备受关注,这只是简单的性侵,而最后舆论的方向却朝着“同性恋人被强奸”发展,这个时候我已经顾及不了我是谁,如果非要(以这种身份)站在面前,那我愿意。

爆发后,5月18日,深圳警方立案。这段时间我收到了很多微博网友的私信,跟我讲述他们在职场上或其他地方,作为性侵受害者的经历。

澎湃新闻:这些私信你的网友分享的经历,你观察他们都有哪些特征?

强晓:

他们的经历中一般都是受害者一个人自己去报警,做不到证据意识,基本上是没有在事发当晚或当天去报警,而是第二天早上或者事发后才想起来去报警。还有各方面证据没有保存好去报警,因为证据不足可能会导致立案不成功。

澎湃新闻:你们向警方提交了哪些证据?

强晓:

一方面是物证,还有监控录像和录音。从酒店开始到警察来,这个过程我都有录像。我很庆幸当晚我就找到了女友,而且我们是有三四个人一起找到了她。如果真的是一个人早上起来再去自证清白,说自己被强奸是有相当大难度的。

到现在,警察手里有一条内裤,当时我觉得可能要留下来,所以没有洗。

谈事发现场:“他意识不到自己的行为是强奸”

澎湃新闻:5月15日事发后到报警,你们经历了什么?

强晓:

5月15号上午我帮我女朋友做早餐,我女朋友说晚上公司有同事聚餐,公司要求必须参加,我当时和邻居在一起,觉得强行参加聚会很烦,刚入职才一个星期,已经是第二次聚会了。因为我不太喜欢参加集体聚会,我觉得个人业务能力跟参加聚会之间没有必然联系。

女友出发前,我提醒她,出门之前穿长裤短袖,这是我下意识的提醒。因为我觉得集体参加聚会,我能想象到女友穿短裙那种男性凝视的目光,我会觉得很不舒服。

15号晚上11点左右一直到12点40几分,中间我一直持续打电话给我女朋友,但没有人接听,当时我就意识很可能出了事。后来电话大概在16日0点56分接通,是一个男性的声音,他先是在电话里道歉,然后说他喝多了,我们两个睡了,明天把我女朋友送过来。

后来我才知道,接电话是我女朋友同组的同事邹某,两人在一个项目群,刚认识一个星期。

澎湃新闻:你和女友之间的关系,他知道吗?

强晓:

他不知道,我和我女朋友在工作场合中面对同事,都声称和姐姐住在一起,或者说是合租的室友。本身我们可能不太愿意面向大众出柜,公开说自己的性取向。

其实我不是一个深柜(未公开自己的性取向),我的女朋友之前也一直都是和女生恋爱,我的属性很明显,短发,身边关系比较好的人都非常理解我,但当时这个男的说出来之后,我整个人立马炸了。

我当时在电话里告诉他把定位发过来,随后我和邻居一起出发去到酒店。

澎湃新闻:你几点到达事发现场?当时是怎样的场景?

强晓:

16日凌晨1点20分左右,我和邻居到了酒店,我一进去第一眼就看见我的女友瘫在一边,我和邻居质问邹某一堆问题,比如你知道强奸是什么意思?

他说我是在她没有清醒的情况下,我对她进行性侵那算强奸吗?这个过程,我都有让邻居录像。后来我们选择报警。

澎湃新闻:有没有第一时间报警?当时在电话中怎么跟警方报警的?

强晓:

16日凌晨1点多我第一时间报了警,我有电话通话截图。在电话中,我以我女友朋友的身份报警,说我妹妹被公司刚认识的同事性侵了。当时没有直接说恋人,但后来我们面对警方质询时,公开了同性伴侣的身份。

澎湃新闻:有去医院做相关检测吗?

强晓:

从警局录完口供出来后,那个男的说他没有戴(安全)套,让我们自己去买避孕药。

我们当时在警局有提出立马去医院做检测,也向警方提出要求换一位女警官跟我们对接。当天我们去医院打了解酒的针,都是最基础的检查,因为没有警察的陪同医院是不给做的。警方立案后,我们去医院做了全身的检查,看阴道有没有撕裂。

谈事发后:“(我)不想把嘴巴闭上”

澎湃新闻:为什么会想到让公司建立反性骚扰制度?

强晓:

是在一位朋友弦子的启发后,我们主动向女友公司提出来的。自从我在微博公开维权后,很多女性会给我分享他们在参加员工聚会时遇到或多或少性骚扰的经历,这种情绪感染到我。

正好这段时间,民法典也提出完善防性骚扰有关规定,我就想跟公司沟通,我们也不求你们公司受到多大处罚,只要给我们正式道歉,然后有预防性骚扰这样的意识就好。

澎湃新闻:你希望公司内部预防性骚扰的机制是怎样的呢?

强晓:

目前只是有初步的设想,最简单的比如说像这种聚会能否第一先忠诚员工个人意志,自由选择参加或不参加。此外能否参加了,能够负责员工的生命安全?

澎湃新闻:事发到现在已经一个月的时间了,这件事对你们有哪些影响?

强晓:

我们现在基本上不出门,近期打算带我女朋友看看心理医生,去介入一下心理治疗。从事发到现在我们都有点撑不住了。现在一天24个小时,我们只能睡着2到3个小时,完全崩溃的边缘。

我的女友现在不让我离开她的视线,我出客厅两三分钟都会问我去哪里了。

澎湃新闻:女友现在的状态怎样?

强晓:

有耻感。会去自责自己为什么要喝那么多的酒?但这其实不怪她,我女友不是一个很能喝酒的人。经历过这件事之后,我真的不知道我的安全意识和我女朋友的联系频率要密切到什么程度才能避免这种伤害。

事发前,我们几乎每天都会半个小时联系一次。她什么时候去吃饭,什么时候结束我都有问。我做到了这种程度,别人还去用该不该喝酒这种受害者有罪论攻击,我真的会觉得女性处于一种处处都充满了危险的境地。

澎湃新闻:这件事之后,如果一个女孩子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你有哪些建议给大家?

强晓:

一定要有证据意识,很多微博私信我的网友,给我讲述的经历中是缺乏证据意识的,一定要想方设法去要证据。

澎湃新闻:下一步有什么计划?

强晓:

公司发表声明愿意承认错误,并且答应我们提出建立预防性骚扰的机制,愿意去建立对女性比较友好的职场环境,已经做得可以了。我也不想追究那么多,接下来我想针对酒店提出一些意见,我希望相关的监管部门能够管一管酒店的登记入住制度,不能出现在没带身份证的情况下可以办理入住。

澎湃新闻:为什么想要做这些?

强晓:

我希望这件事情能够推动一点是一点,我害怕我放过哪个环节,接下来就有可能会有人模仿去做这件事情。

事发后,我的女友作为一名受害者,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责怪自己,比如“当初为什么要喝那么多的酒”、“女生为什么要喝酒呢?”这种被动不友好的处境让她状态非常糟糕,但其实我想说的是,选择权在我手里,我想要坚定一点,我不想让我自己把嘴巴闭上。

责任编辑:李皓 CN00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