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为一车西瓜,我在老挝边境排了8天队

界面新闻 2020-04-04 00:03:00
A+ A-

原标题:[口述]为一车西瓜,我在老挝边境排了8天队

老挝口岸外排队的车辆,受访者供图

老挝口岸外排队的车辆,受访者供图

记者|唐俊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中国的防疫重点开始转向境外输入,进出境日益艰难。但在云南边境线上,一群货车司机为了生计,仍在日复一日地奔波。

货车司机孟飞长期在云南跑活,经常往返老挝运货。3月20日,老挝疫情防控升级,暂停发放落地签和旅游签证、娱乐场所暂停营业、全国范围内停课,国际口岸的防控力度也加大了。老挝通往中国的关口前排起长队,孟飞等了整整8天才回到中国。目前他仍在云南一家酒店隔离,等待14天隔离期满重新上路。

以下为孟飞口述,由界面新闻记者整理

我是去年开始跑老挝的。最近几年,很多中国开发商到老挝建厂,像是炼油厂、造纸厂,建筑材料基本都是从中国运输过去的,国内往老挝的货运订单越来越多。运一车建筑材料到老挝,回来的时候再拉上一车当地产的农副产品,一来一回能挣不少钱。

老挝的路况非常不好,晴天尘土飞扬,下雨泥泞不堪,跑一趟很辛苦。疫情爆发以后,往返老挝变得更加困难。现在从老挝回国要在酒店隔离14天,这半个月内不但不能跑活,吃住还要自己掏钱,很多司机都不愿意去。再加上许多车卡在口岸,可用车辆很少。

因为车少,运费也涨了。一辆核载25吨、长13米的半挂车,从老挝到云南磨憨口岸600公里的路程,现在大约要4.5万元运费,而春节那会儿跑这么一段路只要1.3万,足足翻了三四倍,所以还是有人愿意去。

我最近一次去老挝,是给一个建筑工地运一车地板砖。这种活儿现在不好找,因为运费太贵,拉过去不划算,很多工地都停工了。

我3月20日到达老挝,正赶上老挝宣布疫情防控升级,但当地人似乎没什么防护意识,生活状态跟之前差不多,也不戴口罩。我一个朋友在老挝首都万象拉货,他告诉我,连万象也很少有人戴口罩,反而是我们这些中国司机一路上都戴着口罩。

在老挝卸下板砖以后,我又拉了一车西瓜回中国。由于货运受阻,老挝大量水果滞销。像香蕉和西瓜这种水果,拉不出来就烂了,所以售价非常便宜。以前一辆车装2600件香蕉,进价大约20万人民币,现在只要几万元。

我开车到西瓜田装西瓜的时候,货主告诉我,他买下这100亩地里所有的西瓜只花了6万元,算下来才1毛多一斤。因为西瓜成熟后10天内就会开始腐坏,农户不得不低价贱卖。

一般来说,100亩地的西瓜可以装满七八辆33吨载重的货车,但货主只装了四车,再装运费成本就太高了。

孟飞装货的西瓜地,受访者供图

孟飞装货的西瓜地,受访者供图

我从老挝出发的地方距离边境口岸只有300公里,平时算上报关也只要两三天,但这次我足足花了10天才回到国内。因为老挝口岸那边等待回国的货车太多了,排队有十几公里长,入境中国时还要给司机测体温,过关速度也比平时慢得多。

我排了整整8天的队,每天就睡在车上。因为听说旁边车里有人发烧,我白天基本没下过车,晚上才下车方便一下。

老挝口岸外排队的车辆,受访者供图

老挝口岸外排队的车辆,受访者供图

3月30日下午,我总算在云南磨憨口岸入境回国,一入境马上被专车拉去隔离。因为磨憨是国家级一类陆路口岸,进出境人员多,当地符合要求的酒店已经住满了,现在新入境的人只能转移到其他地方隔离,我被安排在170公里外的景洪市。货车也不能开了,只能叫朋友来开走,如果实在没有人来接,口岸会安排代驾服务。

这趟跑下来,累还是其次,我最闹心的是因为路上花了太长时间,交货时车上有些西瓜已经烂掉了,货主要扣运费。好说歹说,扣了2000元,最后到手28000元,算是这一整个月的收入。等隔离结束,我不打算再跑老挝了。

责任编辑:李皓 CN00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