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湖北作家方方“武汉日记”打动人心:创伤只有经历过才能体会

东方网·纵相新闻 2020-02-25 22:41:31
A+ A-

原标题:专访方方:创伤只有经历过才能体会,武汉人永远都会那么直率爽朗

东方网·纵相新闻 记者 管竞 陈浩洲 马旭

新冠病毒肆虐,全国人民齐心抗疫。疫情重灾区湖北牵动人心;湖北作家方方和她的“武汉日记”打动人心。

•《收获》程永新给我信息,说不妨写写“封城记”。闻此始觉,如果我的微博还能继续发出文字的话,我还应该继续下去。也好让大家知道武汉真实的近况。

•想想武汉有这样的我们,什么样的坎过不去呢?

•我非常想提醒一下我的湖北同行,以后你们多半会被要求写颂文颂诗,但请你们在下笔时,思考几秒,你们要歌颂的对象应该是谁。如要谄媚,也请守个度。我虽然人老了,但我批评的气力从来不老。

•以前我曾经说,时代中的一粒灰,落在个人那里,可能就是一座山。而我们偏偏处在一个尘土飞扬的时代之中。说这话时,体会还不深。这一次,才真正让我铭心刻骨。

•长年的优汰劣胜,导致优秀的媒体人大量流失。矮子中间拔长子,把媒体当官场用来混位置的人应该更多吧?

•检验一个国家的文明尺度,从来不是看你楼有多高、车有多快……检验你的只有一条:就是你对弱势人群的态度。

——摘自方方《武汉日记》

有人说,阅读、分享方方的“武汉日记”已是宅在家中最大的奢侈;有人说,方方是武汉“封城”后向外扔石头传讯的“信使”,有人说......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方方自己怎么说。

东方网·纵相新闻:武汉封城已一个多月了,您现在每天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方方:很简单。就是做饭、吃饭、写作外加上喂狗。连卫生都是隔几天才做。 

湖北作家方方“武汉日记”打动人心:创伤只有经历过才能体会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东方网·纵相新闻:1月28日,您接受中新社采访时提到,“从心理上来说,武汉人最紧张最慌乱最恐惧的日子,已经过去了。这个时间点就是大年初一。”如今又过去了30天,您认为武汉现在处在一个什么阶段?

方方:恐慌期之后,武汉人经历了一个最痛苦的时期。那就是在方舱医院建成之前,病人们无处求医,医院一床难求,那种全家感染导致数人死亡的情况太惨烈了。

这也是我人生中最痛苦、最无助的时期。现在细想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而比较起当时的病人们,我们已经都不知道幸运多少倍了。

到了现在,床位多了,援助也多了,呈现出来的是日常生活。很难说这是一个什么时期。武汉已经封城了一个月,春节期间的储存基本上消耗完了,吃喝是人们很大的问题。而且心理问题也会越来越突出。

东方网·纵相新闻:人力物力方面,全国的医务人员支援武汉、各地的物资也正纷纷涌向武汉,您认为武汉现在最缺的是什么? 

方方:时至今日,武汉人已经开始缺乏耐心了。这是很正常的事。毕竟大家关在家里这么久了,而且很多慢性病人也急待治疗。这样关闭,不是办法。现在就是看有没有办法,让人们正常生活,而同时又能控制疫情。

东方网·纵相新闻:现在回想一下,您是什么时候觉得不对劲?当您听到官方发布的“可防可控”的消息时,您有所怀疑吗?

方方:我是12月31日知道此事,当时家里人都相当重视,相互都嘱咐大家出门戴口罩,不要去医院,远离人群。毕竟我们都是经历过SARS的人。但是我们也的确相信了官方所说“人不传人,可防可控”的话。

不会想到官方竟然连这么大的事都敢隐瞒或是敢拖延时间,这是要掉人头的。可惜,他们居然真敢。

直到1月17号左右,民间议论已经很多了,我从18号开始戴口罩。而官方到21号居然还举办大型演出,他们真是太无知了。

东方网·纵相新闻:在疫情全面爆发前,这个春节您是如何计划的? 

方方:我除了大年初二准备去我舅公家吃一次饭,也没有其他计划。我一般过年都是呆在家里。但今天是准备把手上的小说完成的。现在也没办法写完了。

湖北作家方方“武汉日记”打动人心:创伤只有经历过才能体会

东方网·纵相新闻:李文亮是一个绕不开的人,有的人说他是英雄,有的人说他只是个普通人,在您个人眼中,您怎么评价李文亮?

方方:他当然是一个普通人,但他是一个有情有义的普通人。正因为他做的事,是人之常情,是我们大家都可能做的事,所以他被训诫,以及他的感染,直到他的去世,才会伤到每个人的心。因为他就是我们自己。

东方网·纵相新闻:无论是您自己的文字中还是网络上流传的一些内容都表示,您最近遭受到很多造谣、甚至人身攻击,拿一些无中生有的事来误导网民,您的微博帐号也曾一度被封,对您造成了一些不良影响。对此,您之后会采取一些措施吗? 

方方:新浪封我微博时,可能是他们架不住有人恶意投诉我。我四处投诉和沟通,我面对的,都是像机器一样的人,很累。当然,现在已经恢复了。其他触犯法律的,我希望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但即使你打赢一场官司,这些流氓会老实吗?不会的。何况,现在我们连门都不能出,请律师连授权书都寄不了。所有的事情都做不成。这件事,等疫情之后,我再考虑。

东方网·纵相新闻:您在疫情期间写的日记,影响力越来越大,是否有人通过各种渠道叫您停笔或是施加压力?

方方:影响力越来越大,倒是让我很意外。这是我初写时,完全没有料到的。当然,也没有任何人让我停笔,也没有人对我施加压力。因为他们不需要这样做,只需封你就可以了。 

只是现在网络发达,一篇小文章,基本上是封不住的。更何况,我又没什么反政府的言论。疫情当前,我一直是非常配合政府所有的要求的。

东方网·纵相新闻:您在日记中多次提到全体武汉人在此次疫情中的集体心理创伤,并建议心理专业人士对每个武汉人都进行一对一的开导,在您的体验中,这种集体心理创伤,具体指什么?

方方:这种创伤难道还不厉害?大家经过了这么多恐慌、痛苦、无助,看到那么凄惨无比的事,心里会没有创伤?

不谈病人,在寒冷的冬天四处求医无果的创伤,就是健康人在家里关闭一个多月,也同样是会有创伤的。比方说,以后我们出门,要不要戴口罩?大家敢不敢靠近说话?等等。

这种创伤,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无法体会的。还有,一家三代,住在两间小屋里,不准出门,一住一个多月,你觉得他们没有压抑郁闷以及烦躁?更不要说医院的医生护士们,他们可能创伤更深。

东方网·纵相新闻:您在日记中呼吁在抗疫中,请多些人道主义精神并加强下一代相关教育。您觉得当前有什么措施可以有效改善救治中人道主义精神的缺失问题?以及如何加强下一代对此的相关教育呢?

方方:这个问题其实问得不好,你问错了人。我呼吁,但并不是呼吁的人就能拿得出办法。至少,我们可以从小教育起,从官方率先做起,以人为本。重视每一个生命,无论是高官或富商,还是普通百姓。

湖北作家方方“武汉日记”打动人心:创伤只有经历过才能体会

东方网·纵相新闻:“封城”的这些天里,您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或者几个琐碎的片段是什么,方便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方方:真的就是劳动人民的从容。我在年三十的前一天开车出门。买狗粮呀买口罩呀什么的。走过几条街,到处空空荡荡,只有那种小超市开着门,街就只有清洁工在打扫卫生。

这完全不是虚构。那天还下着小雨,而其实那正是整个武汉百姓相当慌张的日子,因为钟南山说了人传人后,政府几乎没有声音了。

老百姓有一种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慌乱。我自己也略有一点紧张,因为1月22号晚上我要去机场接我女儿。但是在下午,看到这些还在忙碌生活的人之后,我心里松弛了许多。

东方网·纵相新闻:您觉得这次疫情给我们最大的教训是什么?

方方:对于政府,得把民生放在首要位置,要民生至上。

东方网·纵相新闻:疫情一定会过去,您觉得等春天花开那一天到来后,武汉这座城里的人们还能和过去一样吗?

方方:当然会不一样。但如果没有疫情,每一年跟新来的一年也会不一样。武汉的口号是什么?“每天都不一样”。一个很傻的口号。但武汉这座城市永远都在,永远都这么大,武汉人永远都会是那么直率爽朗。

变的总是在变,不变的永远都不会变。

在全国人民的努力下,新冠疫情防控形势逐渐好转。

方方也在最新一篇日记中写道:控制疫情,不让其蔓延,是眼前的最大事,也是眼前的最难事。武汉最恐惧、最悲惨、也是最痛苦的日子,已然远去。现在的疫情,尽管缓慢,尽管难熬,但总还是在向好转。

她说:许多患者经过治疗已经出院,他们脸上都露着笑容,发自内心的笑容,有了这样的开始,后面满街的笑容不也会很快到来吗?

湖北作家方方“武汉日记”打动人心:创伤只有经历过才能体会

责任编辑:李平书 CN080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