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郑州金水区法院团购322套房:8年未交房 多人离职

澎湃新闻 2020-01-12 02:40:00
A+ A-

原标题:郑州金水区法院团购房烂尾8年,涉事地块被另一开发商拿下

郑州金水区法院团购322套房:8年未交房 多人离职

8年前,郑州市金水法院称,和开发商河南华之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之业公司”)谈了合作,以5500-5900的价钱团购住房,院里在职人员和退休人员均可享受此福利。

参加团购的,每个人在短期内凑够了30万“首付”,一共团购了322套。

不料后来发现这块地的使用性质并非住宅,团购了房子的人等着华之业改变土地用途,8年,他们等来的却是土地的所属人变更为河南常绿卓屹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绿公司”)。

1月8日,在接受潇湘晨报记者采访时,金水法院干警苏玉(化名)说,“我们执行局一个男同事,当时也是买了这个房子嘛,准备结婚了,结果现在等了8年,人家婚也没有结,房子也没有了。”

和没有拿到房子相比,更让她难过的是,“我有个同事开庭的时候他说了一份证据,当事人要求必须给他出收据,我同事说我出不了收据,可以给你盖一个章。然后那个人说,你们自己法官买房都被骗了,我不相信你们。就感觉自己这个职业荣誉感和社会公信力已经完全没有了。”

苏玉说:“我们同事很多现在都已经辞职了,已经没有以前那种意气风发为院里奉献那种,就这种情怀完全被磨灭了。”

潇湘晨报记者就团购房一事采访了金水法院,没有得到有效回应。

对话当事人

[1]孩子出生了还在租房

潇湘晨报:团购房是什么时候?

苏玉:2012年8月份。我们当时的院长组织的,他说是以组会的名义,但应该实际上是他牵头的。当时是先让中层传达给各个干警,说所有在职人员,包括退休干部都可以参加团购,团购的价格根据楼层是每平方米从5500元到5990元不等。然后首付款就是每个人交30万,按照不同的级别可以选不同的户型,像我们普通干警的话,就是90平左右的,像中层是120平左右。当时说的是2014年交房。

潇湘晨报:一共团购了多少套?

苏玉:总共是322套吧。外边据说还有通过其它关系参加团购的,放一块有将近380套吧。

潇湘晨报:团购当天情况如何?

苏玉:当时是按照交钱的顺序来决定选房的顺序,所以当时大家都是凑得很急。从发通知到交钱就几天时间。当时交钱是在我们院里,就是办公楼里边,那个开发商叫华之业公司,他们的人在那收的钱。

首付交了30万,当时也没有给我们签合同,就是出了一个收据,上面盖了一个华之业的章。

好像听说有个别人他们是一次性付清,付了60万。就是按照当时那个价格,可能我们买90平的话,不到60万,但是他们当时就有人交了60万的。

潇湘晨报:为什么没签合同?

苏玉:它当时没有给我们个人签,听说是给院里边已经签过大合同了,但是我们当时都没有见过,想着是院里组织的也不会有啥大问题。就这个问题爆发之后,我们后来就是有人找到了这个合同,我们才知道,上边签的协议就是内容写的很模糊,违约条款啥基本上就没有写,而且这个合同上边就没有落款日期。

潇湘晨报:你当时为什么参加这个团购?

苏玉:就觉得位置也不错,金水区本身就是一个繁华的老城区,那个房子位置也比较靠近东边,现在郑州的东边郑东新区房价一平方米都好几万,当时觉得离东区也比较近,升值空间也比较大。

潇湘晨报:就那时候而言,买到这个房子心里怎么想?

苏玉:那肯定很高兴,毕竟觉得比市场价还便宜的价格,而且位置啥的也都比较理想,户型也可以接受。

潇湘晨报:参加团购的大都是干警吗?

苏玉:干警占大多数吧。我那个时候刚进院,是个普通科员,打算结婚买婚房,我们当时看了一个当时郑州很高档的楼盘,精装修优惠完也就7200元,我们当时就已经打算买那个房子了,准备第二天交定金了,然后院里面通知团购,我们就没有买那边了,又买了院里边的房子。

首付都是从家里边亲戚朋友凑的,凑了三十万,借了好几个人,因为自己刚上班,工资也很低,那时候可能就两千多块钱吧,根本就攒不了钱。

很多年轻的同事,当时都是在外面租房住嘛,都想着到买房的时候了,院里边有组织了,大家也都买了,也都是买了准备结婚用的,现在很多人还在外边租房子。

我有一个同事就是已经在别的地方和开发商已经签过合同了,然后这边要买房他就没有签,他就在开发商那边付了违约金把钱取出来,又交了这边的钱,结果到现在,人家孩儿都出生了,还在外边租着房子住。

[2]许诺退45万又取消了

潇湘晨报:华之业收了钱之后开始建房子了吗?

苏玉:盖了有两三层吧,然后就停工了。那时候还不知道是土地性质的原因,当时也没有正面给大家说过为什么停工,只是小道消息传出来说可能是环保不达标,所以停工一段时间。

潇湘晨报:之后呢?

苏玉:中间有个别老干部,他们过来和院领导问过,然后不知道院领导是怎么给他们解释的。听说可能有部分人就是等的时间太长了,就去开发商那儿闹,当时华之业还能找到,后来有两个人好像退了那个首付30万。其他人说实话还是对院里面太信任了,觉得不会有啥问题。

潇湘晨报:退休的人来找,是你们在职的不方便去找吗?

苏玉:对,年轻的也是刚参加工作没几年,也不太敢去找领导当面问这个事儿。老干部就是年龄比较大了,孩子也是急着结婚住房了,就有时候会找院领导了解这个情况。

潇湘晨报:那些不是法院的人会来问吗?

苏玉:有问过,因为我也有同事把团购名额转出去了,他们来问也只能说在等手续啥的,很模糊地跟人家解释了一下情况。

可能是2015年的时候,院里面发过一个通知,说这个房子土地性质已经跑得差不多了,如果愿意继续买房的话,每个人再交10万块钱,如果你不想要这个房子了,可以选择退款,退款的话就是每个人本金加上利息退45万。

当时我个人来说,肯定是想退。院里边都传开了,华之业在金水法院有很多案件涉诉,已经被列到失信名单里边了。而且15年那会儿房价还没有现在这么高,就想退了这45万,再凑凑,还能在别的地方买一套。

当时很多人要求退房,然后可能院里边一看,要求退房的人太多了,就说这个方案暂时不考虑了,又搁置到那里了。

潇湘晨报:从2013年初到2019年,华之业有出来给你们解释过什么吗?

苏玉:我们有个别干警还去了它的办公地点,想着不好意思找领导,找开发商直接问问,后来去的时候就发现它已经搬了,人去楼空,公司已经不在那块儿了,后来就联系不上他们。

潇湘晨报:那联系不上他们,你们就等法院这边的回应吗?

苏玉:对,我们就一直在等,想着院里边肯定会想办法解决,中间换过一次领导,以前的院长调去别的单位了,现在的院长给大家承诺说这个团购房的问题他也知道,会积极给大家想办法协调解决,大家也都相信了,就一直等。

潇湘晨报:这期间你们有人跟华之业打过官司吗?

苏玉:没有,华之业他现在外面的诉讼太多了,他就是你即便起诉他也拿不到钱,只能拿到一纸判决书。

潇湘晨报:你们什么时候发现土地的使用性质有问题的?

苏玉:就是去年大概10月份,那个招拍挂出来以后,我们看到新闻说一个叫常绿的公司拍了这块地,然后大家都觉得很奇怪,经过了解才发现这个华之业当时给我们组织团购的时候,这块地的土地性质有问题。

[3]拍卖当天华之业没来

潇湘晨报:去年这块地进行了拍卖?

苏玉:当时这个房子拖着一直没有建成,可能院里面也觉得不能一直拖着不解决。院里边就找区里边,问能不能改变土地性质。区里边担心改变后华之业不一定能拍到。我们当时的党组就说,没问题,和华之业沟通过了,只要走招拍挂程序,肯定能拿到。因为是在市里边拍的,区里面还去和市里面说协商好了。结果没想到华之业没去竞拍,常绿以低价把这块地拍走了。

潇湘晨报:为什么只有常绿一个公司来了?

苏玉:华之业说有几家房地产开发公司也想参与竞拍,给他们劝退了。

潇湘晨报:华之业有解释自己为什么没有出现吗?

苏玉:它说之所以没有去拍,是因为这个土地流拍了以后,第二次招拍挂的时候,会降价,它想第二次招拍降价以后再拍。但实际上,肯定不可能,这种黄金地段的土地,就是金水区最后一块利于商业开发的土地,不可能没有人来拍。

潇湘晨报:你们知道常绿拍了这块地之后怎么做?

苏玉:刚开始的时候,干警就是去找院领导嘛,院领导就说正在协调,让大家不要情绪激动。后来想想这件事情太生气了,就去相关部门反映情况,回复说大家放心,在这个问题没有解决前,是绝对不会给常绿办任何手续的,包括土地使用证,还有后续的施工许可证、规划许可证。结果后来我们发现,同时,人家那边施工许可证、规划许可证都已经办下来了。

潇湘晨报:你们请了人轮流看守工地?

苏玉:对,刚开始的时候因为常绿已经把这个规划许可证拿到了,按道理他们可以进场施工了,当时我们就想着,即便你不承认你跟华之业的这个关系,但是华之业盖的这个三层建筑是拿我们的集资款来盖的,那就是属于我们的钱,我们不允许他们把地上的建筑物给清空。然后刚开始就是干警守在工地上,最多的时候有一两百人。后来大家都觉得这肯定是个持久战,就排班,今天排几个,明天排几个。但后来院里面要求所有干警在岗上班,现在院里考勤啥的都比较严,而且快到年底了,结案任务比较重,大家就想着每个人凑了五百块钱,然后从外面雇了一些保安人员现在守在工地上。

潇湘晨报:雇了多少人?

苏玉:雇了有五六个吧。

潇湘晨报:你们凑的是他们一个月的开支,那如果下个月还没解决的话,是打算凑这笔钱继续守着吗?

苏玉: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不了,大家也在群里讨论过,绝对不允许常绿进场施工的。但现在问题是,干警在守着的时候,常绿一直派人来看情况,中间跟干警也产生过小规模的肢体冲突,都没有闹大,因为当时干警的人数比较多。我们现在就担心如果说常绿的手续已经办完了,它如果强制进场施工的话,那干警肯定不愿意,担心在施工现场起冲突。

[4]被要求以市场价买房

潇湘晨报:有给出过解决方案吗?

苏玉:中间开发商提出过两次方案,其中一个说你要房子的话,按1万6一平买,退钱的话,退30万,利息等开发商把房子卖出去了再退。

潇湘晨报:你们同意了吗?

苏玉:当时大家都不同意,我们等了8年,按市场价买,中间错过这么多机会。

潇湘晨报:另一个方案是什么?

苏玉:新方案就是,你要买,重新和常绿签合同,价钱没说。退钱的话,先退30万,叫资金占用费,等常绿开盘3个月再退本金30万。

潇湘晨报:这个新方案你们能接受吗?

苏玉:我们肯定不接受,我们等了8年,不是为了市场价跟你买房的,然后,如果说拿钱的话,给我们60万,先不说这个钱多钱少,你都要分两次付清,第二次看着就没啥希望,万一盖完房子跑了,我们怎么办。而且即便是兑现了这60万,我们这八年的损失来说,也远远不够弥补。

潇湘晨报:你们签了吗?

苏玉:他这个方案出来之后院里就说党组必须签,中层也要签,现在大概有100户已经签了,他们签这个协议,就是我刚才说的内容,是单独一张纸,只给你看不让你拿走,也不给你签字。

昨天院领导挨个和干警谈话,要求必须签协议。

潇湘晨报:你希望怎样去解决?

苏玉:我们现在的诉求就是,大多数人当时都说是为了买房,不是用来集资的,你现在给我们利息,就好像我们当时把钱借给你用集资一样,我肯定不是用来集资的,我是用来买房的,现在我们还是坚持要房,但是考虑到现在房地产房价长得这么快,开发商拿地的成本肯定是必当时要高了,我们可以适当的在房价上加一些,不超过一万块大家可以接受。

潇湘晨报:你们有把自己的诉求跟法院提出来过吗?

苏玉:没有,因为大家都想着,如果我们现在松口我们愿意加钱,那开发商的心理预期可能会更高,我们现在跟开发商提出的是要按照之前的协议履行。

[5]作为执法者被人骗了

潇湘晨报:这件事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苏玉:大家都说把你的人生轨迹都改变了,如果说当时房子成功交房了,就不会有后边租房再借钱买房啥的。

我们执行局一个男同事,当时买了这个房子准备结婚,结果现在等了8年,人家婚也没有结,房子也没有了。

听说有些当时购房的老干部,去世了也没有等到这个房子,所以这些老干部的情绪都很激动,他们为法院奉献了整个青春,退休之后想着单位给自己谋了一个福利,没想到把自己这么多年攒的钱一下子都投进去了,房子也没有。

潇湘晨报:职业上有影响吗?

苏玉:我有个同事开庭的时候他说了一份证据,当事人要求必须给他出收据,我同事说我出不了收据,可以给你盖一个章。然后那个人说,你们自己法官买房都被骗了,我不相信你们。就感觉自己这个职业荣誉感和社会公信力已经完全没有了。大家现在就觉得不光是要这个房子的问题,自己尊严好像就没有了,所以就必须要维护自己的这种尊严。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干警都不愿意跟包括家人亲戚谈这个事,因为觉得有点丢人,你自己就是个执法者审判者你被别人骗了。

潇湘晨报:这件事给你的感触是?

苏玉:以前我们可能是个审判者的角度,有时候群众跟你反应维权的一些诉求,没有办法做到感同身受,因为你见得多了,就像医生见惯了生死可能没办法那种感同身受,但是有一天你站到受害者的角度,你再去维护自己的权益,受到阻碍的时候,你就更能体会到就是当事人过来维权的一种不容易,可能更会懂得换位思考。

潇湘晨报:于法院有什么影响吗?

苏玉:肯定会有,金水法院在郑州市整个基层院里边,流失人数是最大的。

责任编辑:李皓 CN00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