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河北31岁男子酒后就医之死:遭遇致命医托?

红星新闻 2019-08-27 00:12:06
A+ A-
  • 河北邯郸31岁的青年徐某因酒后不适去医院就医,其母亲在排队交费时,一陌生女子推荐徐某去附近另一家医院就诊。徐某被送到女子推荐医院几分钟,突然倒地,120赶来时已经没了呼吸。

  • 短短2个多小时,徐某先后辗转被送往了3家医院,猝然离世。家属认为,徐某之死系因第一家医院医生冒名顶替、医院在病人病重时未开通绿色通道;第二家医院雇佣医托、诱骗患者,导致徐某耽误最佳治疗时间而死亡。

近日,红星新闻在邯郸实地走访了涉事医院及当地卫计局,试图还原事实经过。

河北31岁男子酒后就医之死:遭遇致命医托?

家属讲述

“酒后不适先遇冒名顶替行医

又遇医托耽误病情”

徐某家住邯郸市丛台区今南吕固乡,年31岁,有两个年幼的女儿,有时会和朋友喝点酒。8月5日上午9点多,他因前一晚和几个朋友喝了酒身体不舒服,让村医帮他看一下。开始输液没多久,他的嘴唇开始发白,喘不过气来,他就说:“赶紧帮我拔了吧,我们去医院。”

徐某的母亲申某叫上邻居开车,把徐某送到了附近的邯郸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医院。挂了急诊,徐某向接诊医生说了基本情况,当时主要症状是胸闷,喘不上来气。

河北31岁男子酒后就医之死:遭遇致命医托?

徐某生前照片受访者供图

“冒名顶替的接诊外科医生李红宪看到徐某脸色黑紫、嘴唇发白,并未对徐进行必要的救护措施。只是开具了X射线检查申请单(内容为:咳嗽吐痰气急除外心脏病,医生签名为:李雪光),在明知患者符合急诊绿色通道的情况下不予采取任何救护措施,让母亲先去交费再治疗。”徐某的哥哥徐松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在徐某家属提供的一则视频中,李雪光看着手中的单子,承认单子上的名字是自己,但不是自己签的。

徐松还称:“母亲申某拿着接诊医生开的单子去交费,排队约10几分钟后,被强生肛肠医院所雇佣的一潘姓女子拽住。潘某称,这个病不要在这个医院治疗,这老是出事。像徐某这一类的病应该去邯郸强生肛肠医院治疗,一治就好。到医院找郭医生就说是她介绍的,还可以优惠。潘某还主动联系了郭某,并将徐盼盼的病情告知。然后告诉申某,郭某现在就在医院,已安排好。”

徐某家属在潘某手机上拍摄了郭某的联系方式和强生肛肠医院地址,急忙赶到该医院。他们通过前台护士联系到郭某,郭某又联系了一名医生。然而该医生在问诊时,徐某突然栽倒在地上。

  • 强生肛肠医院在抢救记录写道:患者突然意识丧失,四肢抽搐,皮肤紫绀,口吐白沫,查看瞳孔散大,对光反射消失,呼吸无,听诊无心音。立即给予心脏按压,开放气道,人工通气给氧,同时拨打120呼叫急救车。

  • 11点06分,120急救车到达邯郸强生肛肠医院。11点20分转到中国人民解放军二八五医院,医院在诊断证明书上写道:因意识丧失呼救,见到患者时呼吸心跳停止,边抢救边接回医院继续救护,始终无心肺复苏迹象;考虑心源性猝死,确切原因需要由法医做出鉴定。

河北31岁男子酒后就医之死:遭遇致命医托?

诊断证明书受访者供图

家属认为,徐某正值壮年,却因为邯郸市经济开发区医院冒名顶替的医生不按规定行医、邯郸强生肛肠医院雇佣医托欺骗患者,导致徐某心脏病错过最佳抢救时间而去世。因家属希望徐某入土为安,在未做尸检的情况下现已对徐某下葬。

调查一

邯郸市经济开发区医院

“医院系统升级造成

签名医生与出诊医生不一致”

近日,红星新闻记者实地走访了邯郸市经济开发区医院。医院墙上贴有医生简介,显示李红宪是外科副主任医师,擅长甲状腺瘤、胆囊炎、外科骨折及肛肠疾病等疾病的诊断治疗。李雪光则为急症科副主任、主治医师,能熟练掌握各种急危重症的抢救和治疗。

记者从邯郸市经济开发区医院和邯郸经济开发区卫计局处获悉——

  • 2019年8月5日10点10分,徐某因咳嗽、吐痰来该医院就诊,能自主行走,门诊医生根据患者情况开具了血常规检查单和胸片检查单,让患者去做检查。

  • 患者家属在10点14分达到收费窗口旁边,还没有缴费就与另外一名正在排队交费的蓝衣女子交谈。

  • 10点29分患者自行乘坐一辆汽车离开医院,在医院停留时间为19分钟。

据徐某家属提供的一张手机短信照片显示,拍摄时间为10点27分,短信内容为10点22分收到郭某的回信:邯郸强生肛肠医院的地址和郭某本人电话。

河北31岁男子酒后就医之死:遭遇致命医托?

徐某家属从潘某手机上拍下照片受访者供图

红星新闻在邯郸经开区医院缴费处观察,排队缴费人数一般几人到十几人不等,缴费办理时间平均一分钟以内可为一人办理。

  • 是否符合急诊绿色通道规定?

关于徐某家属认为当时病情紧急,符合医院急诊绿色通道规定的意见。邯郸经开区医院医务科的任主任称,根据监控显示,当时徐某能自行行走,身体状况并没有急、危、重表现,医院不能“过度医疗”。

  • 是否存在冒名顶替、非法行医?

关于接诊医生签名并非本人是否存在冒名顶替、非法行医一事,医院和邯郸经济开发区卫计局的工作人员的解释为,由于当时医院的急救站刚成立一两周,需要人员较多,医院从多个科室调取有资质的大夫到急救科。由于医院系统正在升级,其它科室调来的人员工号还没有录入急诊科科室,为了不耽误救治,被调人员用了已在系统内的同事工号。

“李红宪职称级别还比李雪光高一级,当时他已经被调到急症科,但是系统没有录入他的名字。医院疏于管理,他的确是签了李雪光的名字,我们局里肯定将会对这件事进行处罚。”邯郸经开区卫计局副局长王占岭告诉红星新闻,因该事件涉及市内多个区多所医院,具体情况已上报邯郸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具体处理结果暂未公布。

调查二

邯郸强生肛肠医院

“医生正常问诊时患者倒地

院方从未雇佣医托”

邯郸强生肛肠医院一名薛姓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8月5日上午10点48分,患者徐某准备进入门诊就诊,医生正在正常问诊才3分钟,还没有做任何检查和治疗,徐某叙述自己症状时,在10点53分突然倒地。

医院医护人员迅速抢救并拨打120急救电话,11点08分徐某被120接走。

经医院调查,患者徐某是在另一家医院就医时,经一名女士介绍而来。该女士丈夫及儿子等4名家属之前在医院就医并治好出院(医院有病历可查),对医院十分信任,又听患者说酒后胃难受,出于好心介绍到医院,并非患者家属所谓的是邯郸强生肛肠医院医托。

邯郸强生肛肠医院的薛姓工作人员还称,医院从未雇佣医托,郭某是医院后勤工作人员,工作内容是采购或开车等,每月拿的工资是固定工资,介绍患者到医院治疗医院并不会给予经济上的好处。

调查三

潘女士是否为医托

声称推荐只因好心

自己家属也在该院治疗

被家属所指为医托的潘某也称自己并非医托。她告诉红星新闻,因为去年儿子在邯郸强生肛肠医院住院时,郭某帮过她的忙,觉得郭某热心,就留了对方号码。在事发前,她的老公、婆婆生病都到这家医院看过病。

郭某也称,他因潘某儿子住院帮助过潘某,两人互留了联系方式。

潘某称她平时工作很忙,家中并不缺钱花,她向徐某母亲介绍邯郸强生肛肠医院,只是因为热心,并未收取任何好处费。

潘某向红星新闻记者展示多张邯郸经开区医院的诊断证明、住院收费票据、医学影像照片,并称因她丈夫脚拇指受伤,在该医院住院治疗。8月5日她为老公排队缴费时碰到了准备为儿子缴费的申某。

邯郸经开区卫计局一名工作人员也称,经核实,潘某的丈夫当时的确是邯郸经开区医院的患者。

据潘某称,经询问得知徐某酒后胃不舒服,并不清楚对方有无心脏病,就向申某推荐邯郸强生肛肠医院。“我当时也不记得医院地址,就打电话让郭某把地址通过短信发过来。因为害怕一些医院很黑,我是好心,还给出事那孩子妈妈说你找到我朋友就说你是我家亲戚,让他照顾一下。没想到后来人就没了。”

红星新闻联系邯郸市卫生健康委员会询问此事处理的具体情况,未得到答复。

责任编辑:王波 CN08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