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新增2例本土确诊与旅游有关! 专家详解与张家界疫情区别

北京日报 2021-10-21 08:06:42
A+ A-

原标题:湖北+2、湖南+1,与旅游有关!疫情来势汹汹?专家分析——

自10月16日闫某夫妇确诊后至今,由“旅行团”形成的传播链条仍继续向外扩散。根据宁夏官方通报,10月18日7人全部被通报确诊的当天,宁夏银川就出现了1例确诊病例,而该病例就曾与上述7人一同出游。

短短5天时间,由“旅行团”引发的疫情传染链已波及全国10余个城市,造成30余人感染。截至10月21日,陕西西安、宁夏银川、宁夏吴忠市、内蒙古额济纳旗、甘肃兰州、甘肃张掖、湖南长沙、贵州遵义、北京丰台区、河北邢台,湖北天门市等,均出现相关确诊病例。

湖北天门新增2例本土确诊病例 曾在内蒙古、甘肃旅游

10月20日,湖北天门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告,天门市新增2例外省输入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两人行动轨迹相同),病例分型分别为轻型和普通型。2人为广东省广州市人,9月25日从广州出发,自驾(粤A8Q7Q7)前往内蒙古、甘肃旅游,途经湖北、陕西等省,10月9日-10月14日有在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甘肃酒泉等地旅居史。

2人在湖北省活动轨迹如下:10月19日13:00左右,在襄阳市襄北服务区西区吃午餐;17:30左右,在天门市下高速,后入住天门市卓越酒店;20:00,在酒店一楼餐厅就餐;20:40左右,回房休息,未再外出。

10月20日11:00,自驾前往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做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立即转至定点医院隔离治疗。

目前,已经采取密接追踪、封闭管控等疫情防控措施,相关流行病学调查、实验室检测等工作正有序展开。初步判断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57人,已全部进行集中隔离,相关地区正逐级采取封控管控等措施。

湖南新增1例外省旅游返长沙阳性人员 曾与确诊病例同航班

10月20日,湖南长沙市雨花区新增报告1例外省旅游返长新冠病毒核酸阳性检测者,系集中隔离管理人员中发现。疫情发生后,雨花区立即启动应急处置预案,开展疫情处置工作。

经初步核查,彭某某,女,58岁,10月10日-17日曾在宁夏银川、内蒙古额济纳旗、甘肃张掖等多地旅游。17日15时40分自兰州乘坐EU2446航班于17时45分抵长,与10月18日长沙县报告确诊病例蒋某某同航班(非同排及前后三排)。目前,彭某某已闭环转送至长沙市公共卫生救治中心隔离救治。

雨花区已于第一时间启动流调溯源、追踪排查管控、社区核酸检测工作,并对彭某某居住及其他所涉及的活动场所开展环境采样检测和消杀。下一步,雨花区将根据流调情况继续做好重点人员和区域管控,动态发布疫情调查及处置情况。

为做好雨花区疫情防控工作,维护正常社会秩序和经济社会发展,雨花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指挥部呼吁广大市民,对10月17日到18日期间与彭某某有过接触或活动轨迹有交集的人员,以及10月6日(含)以来有内蒙古阿拉善盟及锡林郭勒盟、宁夏银川市及吴忠市、甘肃兰州市、陕西西安市等旅居史的入湘人员,请在做好个人防护的情况下,立即向社区(村)或疾控机构报告,按要求配合做好相关疫情管控措施。

甘肃此前1例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 本轮累计9例

10月20日晚,甘肃省卫健委在其官网通报了10月19日23时至10月20日20时当地新冠肺炎疫情信息。

自2020年1月23日以来,甘肃省累计发现本土确诊病例101例、无症状感染者11例。现有本土确诊病例9例(1例为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无症状感染者1例。病例101,祝某,女,70岁,现住兰州市城关区雁北路天庆丽舍小区,为病例93的密切接触者,二人系母子关系。10月19日核酸检测阳性,无不适症状,被诊断为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在省级定点医院住院隔离观察。10月20日出现咳嗽、咳痰、咽痒等症状,复查胸部CT显示双肺渗出影,经省级专家组会诊后修正为新型冠状肺炎确诊病例,普通型。

“7人旅行团”疫情源头在哪儿?

本轮疫情发生至今,仍有诸多待解之谜。首例被发现的闫某夫妇,究竟在哪一环节被感染?他们是否为“0号病人”?旅途过程中完成多次检测,又为何没能及时阻断疫情的传播?

带着种种问问题,红星新闻对话了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薛迪、香港大学病毒学专家金冬雁。

专家:都没有事实依据,具体在哪个环节感染,还需进一步流调分析。

眼下,进一步的溯源结果并未公布。有声音认为,闫某夫妇是在结束内蒙古额济纳旗旅行后核酸检测才出异常的,因此额济纳旗也可能是本轮疫情的关键。

对此,薛迪告诉红星新闻,尽管最早发现的病例来自上海,但并不能因此就判定疫情来源于上海。到目前为止,上海并没有出现本土病例,加之7位游客在上海出行前的核酸检测为阴性,所以在他看来,更大可能是旅行团成员在旅行过程当中被感染。

那么,额济纳旗又是否更可能成为疫情关键发生地呢?公开资料显示,内蒙古额济纳旗属阿拉善盟,北靠蒙古国,南靠甘肃省,边境线长达507公里。部分声音猜测,旅行团或许就是在这里被感染的。

位于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达来呼布路的桐楠阁餐厅,先后关联了19名阳性病例。这里是否可能成为疫情的起始地呢?

对此,金冬雁指出:“类似的猜测并没有事实依据。”他解释称,虽然病例确诊前,在额济纳旗检测异常但并未确诊,但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很多,一方面可能限于当地的医疗条件、检测条件,所以检测结果或许并不准确;另一方面,病毒繁殖到一定程度才能被检测出,所以也可能当时已被感染,但没有办法检测出来。

金冬雁指出,具体在哪个环节感染,传染源到底是哪儿,还需要进一步的流调分析,当下不应根据不全面的信息做判断引起恐慌。

本轮疫情与张家界疫情是否类似?

专家:不一样,此次疫情不能很快锁定感染源头,在防止疫情外溢上阻力更大些。

本轮疫情的一大显著特点,即通过跨省长途旅行,带来了国内多地小规模的传播。这让不少人联想起此前7月发生的南京、张家界的疫情。

那么,本轮疫情和张家界疫情是否有类似的特征?对此,金冬雁认为,两者并没有太多相似之处。他分析指出,张家界的疫情暴发,源于确诊病例参加了当地的大型聚会,人员集中且空间密集,所以传播更快,能很快找到当地疫情源头,进而阻断疫情在各地的持续传播。

本次疫情的不同点在于,并不能很快锁定感染出现的具体场所,也就无法迅速精准排查密切接触人群,因此在防止疫情外溢上存在阻力。

但从相似点来看,金冬雁认为,两次疫情其实并不能称之为严重,因为国内目前已有规模人群接种了新冠疫苗,所以两次疫情的传播不会太强,出现超级传播的可能性也不太大。同时,薛迪也指出,从两次跨省传播现象来看,背后主要暴露出了国内防御管控系统可能仍存有漏洞。她表示,游客经过了诸多地方,完成多次核酸检测,都没有被发现已感染病毒,这说明核酸检测的准确性还有待提高。

那么,本轮疫情的传播规模是否会超过此前的张家界疫情?两名专家均认为,目前尚不能看出来是否会超过,也难以判断本轮疫情接下来的演变情况。薛迪也同时指出,现阶段民众防控意识提升,疫苗接种规模逐步扩大,都将有益于抵御疫情的暴发。“无论是张家界疫情,还是这次疫情,其实国内发生大规模不可控疫情的概率已经很低很低。”

责任编辑:梁云娇 CN079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