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谢宇律师:正请求其母亲家属谅解 对方未明确表态

上海热线 2021-10-15 13:31:18
A+ A-

原标题:申请精神病鉴定!吴谢宇律师:正请求其母亲家属谅解

 8月26日,备受关注的“吴谢宇弑母案”在福州中院宣判,吴谢宇一审被判处死刑。

宣判后,吴谢宇不服判决并提起上诉。

日前,该案新增一名辩护人,律师徐昕已接受吴谢宇的委托介入二审辩护。

10月14日,从徐昕和吴谢宇的法律援助律师冯敏处了解到,一方面,吴谢宇此前未做精神鉴定,将在二审时申请对吴谢宇进行司法精神病鉴定,并面向海内外寻求知名精神病鉴定专家的帮助;另一方面,吴谢宇母亲的家属在一审时并未就是否谅解吴谢宇表态,律师正积极联系吴谢宇母亲家属,希望获取家属能谅解。

徐昕律师接受采访时表示,吴谢宇在一审宣判后不久,就写信请求徐昕为其辩护。

吴谢宇在看守所被羁押期间,同一监室的柯惠明系徐昕团队辩护的另一起案件的当事人。

吴谢宇律师:正请求其母亲家属谅解

吴谢宇看到柯惠明家属邮寄的徐昕的书籍《无罪辩护》《诗性正义》后,给徐昕写信希望徐昕为他辩护,还结合自己的案件谈了一些体会,并表示他希望能活着,余生将忏悔。

“我真的好想活下去,用我的实际行动去忏悔、去认错、去改过、去赎罪、去说对不起……”吴谢宇在信中写道。

徐昕告诉记者,在收到信件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在犹豫是否接此案件。

徐昕曾与法学教授罗翔讨论是否接此案,罗翔建议他不接,担心他被骂。

徐昕认为,吴谢宇弑母案是一起惨绝人寰的悲剧,为此他犹豫了很长一段时间,其中一个顾虑就是担心为“坏人”辩护不被理解。

此外,吴谢宇案的辩护难度也很大,他认为二审维持一审判决的概率较大,不过仍有较小的一点辩护空间。

经过一番思考,他还是决定为吴谢宇辩护。

“吴谢宇案不仅涉及生死、精神病司法鉴定等问题,也有助于思考人性,反思教育和社会问题,以减少近亲相杀悲剧的发生。”徐昕说。

他还表示,现代法治以人权保障为首要目标,律师不区分“好人”、“坏人”依法辩护,被告人诉讼权益才能得以保障。

10月8日,徐昕已向福建中院邮寄辩护手续,现已接到法院可以阅卷的通知。

徐昕指出,一审宣判前,一审辩护律师征求吴谢宇的意见,吴谢宇本人不同意申请司法精神病鉴定。

“但这恰恰是一种反常,因为包括吴谢宇在内的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吴谢宇保命的可能性、甚至可以说唯一可能性是被鉴定为精神病,但吴谢宇本人却不愿意申请鉴定。”

徐昕将在二审时申请对吴谢宇进行司法精神病鉴定,并面向海内外寻求知名精神病鉴定专家的帮助。

10月14日,吴谢宇的法律援助律师冯敏称,她近期一直希望与吴谢宇母亲的家属取得联系,曾给吴谢宇的舅舅发短信,还托人联系吴谢宇的舅舅,但均未获得回复。

一审审理期间,部分与吴谢宇父亲熟识的被诈骗借款的人谅解吴谢宇,对他不予追究;但吴谢宇母亲的家属均未明确表态,二审期间获取吴谢宇母亲家属谅解也是他的辩护人为其辩护的一个方向。

记者致电吴谢宇舅舅,但电话无人接听。

案件回顾:

据福州中院官方消息,2021年8月26日,吴谢宇因犯故意杀人罪、诈骗罪、买卖身份证件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三千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吴谢宇悲观厌世,曾产生自杀之念,其父病故后,认为母亲谢天琴生活已失去意义,于2015年上半年产生杀害谢天琴的念头,并网购作案工具。

2015年7月10日17时许,吴谢宇趁谢天琴回家换鞋之际,持哑铃杠连续猛击谢天琴头面部,致谢天琴死亡,并在尸体上放置床单、塑料膜等75层覆盖物及活性炭包、冰箱除味剂。

后吴谢宇向亲友隐瞒谢天琴已被其杀害的真相,虚构谢天琴陪同其出国交流学习,以需要生活费、学费、财力证明等理由骗取亲友144万元予以挥霍。

为逃避侦查,吴谢宇购买了10余张身份证件, 用于隐匿身份。

法院认为,被告人吴谢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隐瞒真相,虚构事实,骗取他人钱款,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为逃避刑事处罚,购买身份证件,其行为已构成买卖身份证件罪,应依法予以并罚。

吴谢宇为实施故意杀人犯罪,经过长时间预谋、策划,主观恶性极深,犯罪手段残忍。吴谢宇杀害母亲的行为严重违背家庭人伦,践踏人类社会的正常情感,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罪行极其严重。

到案后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但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遂作出上述判决。

责任编辑:周晶晶 CN03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