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禄口机场失守:保洁是外包 国际国内航班混合运营

北青网 2021-07-28 10:54:01
A+ A-

南京禄口机场“失守”:保洁外包,管理不规范,航班混合运营

自7月20日南京禄口机场检出9例阳性病例以来,截至7月26日24时,已有5省9地出现相关病例,其中南京112例感染者。无论是南京本土新增病例,还是外溢出去的感染病例,几乎都与此次疫情的中心——南京禄口机场高度相关。

据悉,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是国家主要干线机场,根据国家民航局发布的《2020年民航机场生产统计公报》,2020年南京禄口机场旅客吞吐量位居全国第12位。机场旅客吞吐量大,流动性大,加速了疫情的外溢。

健康时报记者从多渠道获悉,此次南京禄口机场出现的保洁人员系外包公司的工作人员。机场作为境外防控的第一道防线,人流物流高度集中,风险较高的场所。在全国疫情防控的大趋势下,为何在对保洁人员的防疫管理上“失守”?

南京禄口机场失守:保洁是外包 国际国内航班混合运营

疫情发生后,南京禄口机场严格查验从南京机场出港旅客的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图据南京禄口机场微信

南京禄口机场保洁存在外包

当前,南京市的本土感染者主要是南京禄口机场保洁、客舱保洁人员、地勤人员等工作人员及关联病例。

此次南京禄口机场保洁公司系项目外包。据中国比地招标网显示,在2019年12月13日发布的《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客舱保洁服务管理项目结果公示》中提到,中标候选人分别为:上海至诚环境服务有限公司、深圳市城铁物业服务股份有限公司和广州奥德航空服务有限公司。但在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官网上,健康时报记者并未查询到关于机场和客舱保洁方面的相关招标信息。

此次被感染的保洁人员系哪家外包公司的人员呢?7月26日,健康时报记者多次致电南京禄口国际机场负责招标事务的人员,均未接通。随后,记者又分别致电了上海至诚环境服务有限公司、深圳市城铁物业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两家外包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公司与南京禄口机场确实存在外包合作关系,但被感染的保洁人员并非本公司的员工;广州奥德航空服务有限公司则拒绝回答相关问题。

“这件事情在当地,尤其是从事机场外包行业的人都很关注。”与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宾馆有外包合作关系的南京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陈某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南京禄口机场的航站楼和飞机机舱的保洁工作应当是由多家不同的外包公司承包的,一家企业很可能是吃不下如此大的工程量的,像承包机场项目属于人人皆可求的‘好事’,最终会下派到多家外包公司完成。”陈某称。

陈某介绍,机场保洁相较于其他场所的保洁工作有很大的不同,在消毒方面也需要走很多程序,机场在出入工作地专门有一个类似于“消毒池”的东西,保洁人员需要在这里进行消毒。

境外和境内航班保洁人员不分是个低级错误

陈某表示,机场的外包业务作为一项特殊且较为复杂的业务,承包方应该在很多方面做到位的。在具体执行与机场相关的外包业务过程中,甲方会给外包公司分配任务,并且要求严格。

“这次之所以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原因在于机场在日常监管中没有做到位,而外包公司为了节省开支,怎么省钱,怎么做,没有把境外和境内的保洁员进行严格的人员分开。”陈某认为,对于在境外疫情形势依旧不容乐观的情况下,南京禄口机场没有将负责境外和境内的保洁人员区分开真的是个很低级的错误。“无论是机场还是外包公司,都逃脱不了责任。”

“现在路口机场的保洁人员都被集中隔离,做核酸检测。”陈某称,这些机场保洁员的工作大约是5000~6000元不等,为了省钱,外包公司会让原本两个人的活由一个人来完成。保洁人员住在南京禄口机场附近的街道。

“保洁人员感染到了家人,就是因为回家住。但按照常理,应该统一住宿,高风险人群优先接种新冠疫苗,经常性地做核酸检测。最初发现的病例就是因为发热,做核酸排查出来的,检测出来后才开始进行机场范围的普检。”

在管理上,机场方不能一包了之

关于机场外包保洁人员的管理问题,陈某告诉记者,应该是由机场和外包公司一起管理的。“我们公司做机场、办公楼和酒店的保洁工作,通常来讲,保洁人员是甲方和外包方双方一起管理的。”

北京鑫诺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展曙光律师告诉健康时报记者,作为项目外包,从法律层面上讲,论人事和财务,保洁人员归外包保洁公司负责,禄口机场给外包公司钱,外包公司再给保洁人员发。但从工作程序、流程上看,机场和外包公司对保洁人员应该共同管理的。机场方不能一包了之,应负起相应的监管责任。

“从行业角度看,机场方和外包方都应当被追责。但此次事件中,最根本的责任主体应该是机场方,而外包保洁公司则应分担一部分的相应责任。”展曙光律师表示,从追责层面看,应当先追究机场的责任,之后再进行内部追责,机场可追究涉事外包公司的责任。外包公司是机场招标选择的,出现问题,机场是要负管理不力、监管不力的责任。

国际航班与国内航班混合运营

据央视新闻消息,7月23日,江苏省委决定暂停东部机场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冯军的职务,由钱凯法代理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

7月21日,江苏省委召开会议中提到,冯军在东部机场集团运营中管理不专业,其将国际航班与国内航班由原来的分开运营变为统一混合运营,造成境外疫情流入,引发新冠疫情传播。此外,在发现阳性样本之后,禄口机场对相关人员的防控管理也不到位,造成疫情蔓延。

东部机场集团提出坚决把疫情防控各项措施落细落实。一是认真落实疫情防控中对员工管理的各项最新要求,堵塞防控漏洞;二是加密对关键岗位员工核酸检测频次,从每周一检改为三天一检;三是对保洁、货运保障人员,实行国际国内有效分开、专班管理;四是加大消杀力度,提高重要区域消杀频次;五是加强对外包单位的管理,确保监管到位;六是严格规范做好废弃物处置,不留死角、不留隐患。

编辑/王朝

责任编辑:孙启浩 CN037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