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母亲诉刘鑫案庭审纪实:4个焦点问题倍受关注

千龙网 2021-04-16 15:16:10
A+ A-

原标题:江歌母亲诉刘鑫案庭审纪实 大量案件细节曝光

4月15日9时,备受关注的江秋莲诉刘鑫(现名刘暖曦)生命权纠纷案在山东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城阳区人民法院在其官方微博公开对此案进行图文直播。

在法院公开的庭审现场,原告江秋莲与被告刘鑫代理律师就刘鑫是否构成民事侵权现场交锋。

原告江秋莲主张被告刘鑫构成民事侵权。

江歌母亲诉刘鑫案庭审纪实

江歌母亲诉刘鑫案庭审纪实

江秋莲认为被告刘鑫存在重大过错,是导致江歌落入险境造成遇害的前提与根本原因。

被告刘鑫的代理律师则认为,江歌的遇害是陈世峰的行为造成,被告依法不承担任何责任。

就被告刘鑫是否构成民事侵权一案双方答辩。

法庭上,江秋莲陈述三点原因。

其一,江秋莲认为被告刘鑫为了一己之私利阻止江歌报警,错失了警方提前对陈世峰采取强制措施并限制陈世峰作案的可能。

其二,被告刘鑫明知陈世峰要暴力报复其本人,并因此害怕回家,要求江歌深夜在地铁口接她一起回家,却不告知江歌所面对的真实危险,并意图将暴力伤害风险转嫁给江歌,被告刘鑫的主观过错是导致江歌陷入险境的基本前提。

其三,被告趁江歌不备迅速反锁房门致使江歌无法进入自己合法租住的房屋内,导致江歌唯一的逃生通道被阻断,是陈世峰能够杀害江歌的主要原因。

江歌母亲诉刘鑫案庭审纪实

江歌母亲诉刘鑫案庭审纪实

江秋莲认为,被告刘鑫对陈世峰具有暴力向的人格特质及具有伤害他人的危险性是明知的,此外,刘鑫谎称打工店的同事林某是她的新男友,这一行为激怒了陈世峰,并招致陈世峰不顾一切要报复被告;但被告刘鑫在明知陈世峰什么事都干得出的情况下,依然没有向江歌透露过任何相关信息。

综上,江秋莲认为,被告刘鑫的过错与江歌的死亡结果足以构成侵权法上的因果关系,如果被告不阻止江歌报警,江歌没有被刘鑫要求在地铁站接被告,江歌就不会遇害;江歌受害来源自于被告刘鑫;被告是江歌遇害案的唯一受益人与最大受益者;受害人江歌没有任何过错。

原告江秋莲方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时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法条,“我们认为被告刘鑫方应当承担全部侵权责任,请求人民法院判如所请”。

对于原告江秋莲的请求,被告刘鑫方代理人辩称,江歌的遇害是陈世峰的行为造成,被告依法不承担任何责任。

此外,凶杀案发生在日本,作为被告的代理人不能用“如果”“或者”这样猜测性语言去还原想象的事实。

江歌母亲诉刘鑫案庭审纪实

江歌母亲诉刘鑫案庭审纪实

对于原告江秋莲方代理律师称江歌遇害,被告是唯一的受益人,最大的受益者,被告刘鑫方代理律师辩称,“坚持要求调取双方的流水,最后确定我们被告作为受益者受益了多少”。

江歌母亲诉刘鑫案庭审现场画面曝光 4个焦点问题受关注

央视网消息:2016年,留学日本的江歌,在东京自己住所的门口被好友刘鑫的前男友陈世峰杀害,年仅24岁。

2019年10月,江歌的母亲江秋莲以生命权侵权为由对刘鑫提起诉讼,并索赔二百余万元。

刘鑫现已改名刘某曦。

案件在历经两次庭前会议后,2021年4月15日上午在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江歌母亲诉刘鑫案庭审纪实

江歌母亲诉刘鑫案庭审纪实

原告认为 被告虽未直接伤人但存重大过错

4月15日9时,案件正式开庭审理。

原告江秋莲及其诉讼代理人,以及被告的诉讼代理人参加庭审。

被告刘鑫并未出庭。庭审中,原告一方以生命权侵权为由,请求判令被告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等共计207万余元。

原告一方认为江歌遇害事件中,被告刘鑫虽不是直接伤害人,但存在重大过错,且其过错与江歌的死亡结果有直接因果关系。

而被告一方则认为,江歌遇害是由凶手陈世峰造成的,应该由他来承担侵权责任,而并非刘鑫。

庭审中,原告诉称被告刘鑫与原告唯一的女儿即受害人江歌系日本语言学校的同学与好友。

2016年9月2日,刘鑫不堪前男友陈世峰的骚扰向江歌求助,江歌同意其借住在自己租住的公寓内。

原告述称,江歌在意识到危险时要求报警,但被刘鑫以居住不合法为由阻止。

后陈世峰尾随刘鑫到其打工的拉面店,期间伴有胁迫、语言暴力等,双方再次激发矛盾。

2016年11月2日23时左右,刘鑫再次要求江歌等她一同回江歌公寓,2016年11月3日凌晨两人一同从地铁站回公寓,发现事先等待的陈世峰后,走在前面的刘鑫用钥匙打开门进入室内,紧随其后的江歌被刘鑫反锁在门外。

在无法接触到刘鑫后,陈世峰彻底失控,对江歌连捅11刀导致江歌死亡。

江歌母亲诉刘鑫案庭审纪实

江歌母亲诉刘鑫案庭审纪实

案件曾两次召开庭前会议 双方提交各自证据

在4月15日开庭前,这一起案件曾在2020年6月5日及2020年11月20日召开过两次庭前会议,原被告双方在庭前会议当中也已经向法院提交了各自的证据,进行了证据交换,并陈述了意见,此次庭审期间,审判员对证据进行了归纳和介绍。

审判员首先介绍原告方提交的证据材料。

审判员:中国驻日本使领馆公证认证书,包含公证书封面、宣誓书、刑事诉讼记录封面、刘鑫供述笔录、报警记录文字稿、刘鑫证人询问笔录、案件现场的状况、陈世峰供述笔录与翻译内容对应的日文证据部分,陈世峰的刑事判决书。

证明:

一,被告明知陈世峰具有人身伤害的危险性,未能善尽提醒义务,为了个人私利阻止江歌报警。

二,被告要求江歌深夜陪同回家,转嫁陈世峰暴力伤害的风险致江歌面临险境。

三,被告在发现险情时反锁公寓大门,完全剥夺了江歌的逃生机会。

四,被告明知陈世峰已经逃离现场却未能对遭遇伤害的江歌施以任何救助,被告的行为对江歌的死亡结果存在重大过错。

五,陈世峰的杀人动机是针对被告的。

原告方提交的证据还包括刘鑫与江歌手机聊天记录、原告方相关费用支出的发票等证据。

被告一方也向法院提交了刘鑫向江歌交纳房租的信息截屏等证据。

审判员:

一审结果通知,证明被告是江歌被害案的证人及被害人,日方对被告作证表示谢意并劝慰被告走出阴霾。

二事发后手机通讯记录,刘鑫被日本警方控制的时间是(2016年)11月3日至11月16日,11月17日,刘鑫住到学校公寓以后,每天日本警方会过去问刘鑫一些问题,证明是日方的电话。

在双方提交的证据材料中,有关日本的刑事诉讼材料,如果要到中国来进行诉讼,作为证据使用的话,首先要经过日本司法部门的同意,在日本当地进行公证,再由中国驻日本使领馆领事部门进行领事认证才可以使用。

刘鑫的行为是否构成对江歌的侵权?她又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呢?双方对此存在着很大的分歧。

而在江歌遇害前的十个小时里,刘鑫在几个关键节点的表现,也成为庭审中双方争议的焦点。

江歌母亲诉刘鑫案庭审纪实

江歌母亲诉刘鑫案庭审纪实

焦点一,事发前刘鑫是否阻止了江歌报警。

庭审中,原告诉讼代理人发表意见认为,被告刘鑫阻止江歌报警,错失了警方提前对陈世峰采取强制措施,并限制陈世峰作案的可能。此外,原告代理律师还表示,刘鑫曾有把风险转移给江歌的前兆。针对原告的意见,被告诉讼代理律师表示,江歌和刘鑫在案发前最终没有报警,是商议后的结果,并非刘鑫阻止江歌。

焦点二,刘鑫是否预知危险,却并未告知江歌呢?

庭审中,原告方发表意见认为,被告对陈世峰暴力伤害他人的危险性是明知的。此外,原告方认为,刘鑫对于事发前陈世峰想要暴力报复她是明知的。但是刘鑫没有提醒江歌注意安全,并且有意向江歌隐瞒来自陈世峰的暴力伤害风险,被告的主观过错是导致江歌陷入险情的基本前提。被告认为,原告主张被告刘鑫明知杀人凶手陈世峰有暴力倾向,但从日本庭审及本案所有提交的证据看,不能证明陈世峰在凶杀案发生前有杀人倾向。根据原告的证据,被告不构成侵权。

焦点三,刘鑫是否反锁房门,阻断了江歌的逃生出路?

庭审中原告一方诉称,2016年11月3日凌晨,江歌与刘鑫一同从地铁站返回公寓,发现事先等待的陈世峰后,走在前面的刘鑫用钥匙打开门进入室内,紧随其后的江歌则被刘鑫反锁在门外。被告一方在答辩时表示,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实事发时刘鑫反锁了房门。

焦点四,江歌受伤后,刘鑫是否积极施救?

庭审中原告方诉称,江歌倒地后刘鑫并未开门查看情况,也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拨打急救电话,导致江歌延误了最佳的抢救时机。对此,被告答辩时表示,刘鑫没有开门是报警时警方明确表示的。 

庭审中,被告一方还表示江歌是一个善解人意、体贴入微的人,但回归到这起案件中,还需要用事实和证据来进行评判。法庭辩论结束后,法庭就是否同意调解征询了双方的意见。

审判长 嵇焕飞:法庭辩论结束,根据法律规定,民事案件可以进行调解,现在征求一下双方当事人的意见,是否同意调解?

原告:不调解。

法庭表示将择日近行宣判。

【编后语】

生命权纠纷是侵权责任纠纷的一种,如果行为人有过错,且过错行为与损害结果有因果关系,则需承担侵权责任

责任编辑:周晶晶 CN03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