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白棉花为何上了“黑名单”?记者前往新疆进行调查

央视 2021-03-27 21:22:38
A+ A-

原标题:独家调查丨白棉花为何上了“黑名单”?

近期,H&M、耐克等一些国外品牌公司声称新疆存在“强迫劳动”问题,拒绝使用新疆棉花产品的声明引起了全球舆论关注。而前段时间,记者也接到一些新疆棉企负责人的反映,说去年以来,已经签好的棉产品出口订单突然间全部被取消,企业经营出现了一定问题。除了工人们担心自己会失去工作,就连棉农也开始担心,自己种植的棉花会不会受到影响。那么,好好运营的企业为什么会突然面临如此的困境?总台央视记者前往新疆进行了调查。

今年55岁的艾尔肯·艾则孜是新疆尉犁县的一名棉农,依靠家里的150多亩棉田,现在每年的纯收入就有10万元左右。

尉犁县棉花种植户艾尔肯·艾则孜:现在一亩地(产量)400公斤到450公斤,多劳动多挣钱就是,现在(养了)七八十个羊,二十个牛,现在羊圈里面,生活好得很现在。

白棉花为何上了“黑名单”?记者前往新疆进行调查

种棉、养牛、放羊,艾尔肯一家的生活越来越富裕。除了棉田附近的这套平房,2018年,艾尔肯又在尉犁县城里买了一套将近100平方的房子。然而今后,艾尔肯一家的幸福生活,很有可能因为附近工厂不再收购他的棉花而发生变化。

白棉花为何上了“黑名单”?记者前往新疆进行调查

听说今年棉花卖不出去,老板要是亏的话,我们怎么办?老板要好得很,我们也好干,老板有钱赚,我们也有钱赚。如果棉花老板卖不出去,我们咋办老百姓?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记者来到了尉犁县众望工贸有限公司了解情况,负责人张彪介绍,他已经连续两年从艾尔肯的棉田收购棉花,这些棉花在张彪的工厂加工后销往国内外。2020年,张彪却失去了出口的机会,品牌商不再从张彪的工厂购买棉产品。

白棉花为何上了“黑名单”?记者前往新疆进行调查

尉犁县众望工贸有限公司负责人张彪:很多(品牌)就是终止了新疆方面的原料的供应,包括供应商的选择上,有的是放弃了新疆的,有的甚至放弃了中国的供应商。

白棉花为何上了“黑名单”?记者前往新疆进行调查

已经签好的订单为何会突然取消?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起因都是2020年8月,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宣布对所有新疆棉企无限期取消担保认证。许多新疆的棉企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新疆国欣种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卢春建: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也不明白他们有什么目的。

白棉花为何上了“黑名单”?记者前往新疆进行调查

总台央视记者王莉:看到这大家不禁要问,这个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组织?为什么得到这个协会的担保认证会如此重要?甚至直接影响着新疆棉企生产的棉制品是否能够进入国际市场?而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又为何会突然取消了对新疆棉企的担保认证呢?

白棉花为何上了“黑名单”?记者前往新疆进行调查

记者了解到,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是一家总部位于瑞士日内瓦的国际性棉花供应链标准审核机构,为棉花生产加工企业提供“良好棉花”担保认证。只有经过协会认证的棉花和棉织品,在全球供应链市场才具有竞争力。如果得不到认证,相当于新疆棉产品进入了国际贸易的“黑名单”。

张彪说,因为他的企业处于产业链上游,所以预期损失不算太大,但一些主要依靠出口的棉企,销售渠道已经被彻底切断,有的企业损失达到几个亿。

白棉花为何上了“黑名单”?记者前往新疆进行调查

按照“良好棉花”项目的认证标准,要同时符合植物保护、体面劳动、农场系统化管理、水资源管理、棉花纤维品质、生物多样性和土壤健康这7项标准,才能拿到“良好棉花”的认证。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取消认证的说辞,就是“体面劳动”出了问题,也就是协会认为,新疆棉企存在“强迫劳动”的问题。

新疆国欣种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卢春建:纯属都胡说八道,有强迫劳动吗?民族同志在我们这干得非常好,一个月有五千块钱的工资,而且我们这提供食宿,提供吃住,每天工作八个小时。我不知道他说这个话的目的是看到了还是听到了,还是胡言乱语,说这个话是不是有什么目的。今年招聘的时候,本来应该是八十多个人,来了将近一百六七十个人。我们要是强迫劳动,会来这么多人吗,会这么积极吗?

白棉花为何上了“黑名单”?记者前往新疆进行调查

新疆国欣种业有限公司员工穆太力普:我们平时上八个小时班,休息十六个小时,中间有两个小时午休时间,我们夫妻俩一个月的工资是九千元左右,我们的公司没有所谓的“强迫劳动”,我来公司后也没听过没见过这样的事。

白棉花为何上了“黑名单”?记者前往新疆进行调查

新疆阿克苏金田农场有限责任公司员工买买提依明·阿巴斯:为了改善我们的生活,我们自愿来这里工作,没人强迫我们到这里来。我的家人都知道我来这里工作,因为这里收入稳定待遇好。我们每个月领三千五到四千的工资,家里缺什么就会买什么,家里生活条件也很好。

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为什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还要从近几年一些西方媒体炮制的谎言说起。

2019年以来,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英国广播公司、《华尔街日报》等一些西方媒体和非政府组织,持续指责新疆存在“强迫劳动”问题。在连篇累牍的报道中,他们把新疆棉纺织行业定义为“强迫劳动的重灾区”,甚至聘用当地少数民族工人这些正常的生产经营行为,都成了他们眼中的“罪状”。而这些充斥着谎言和偏见的指责,已经被中国政府多次澄清,大批研究机构和专家学者也予以了驳斥。

白棉花为何上了“黑名单”?记者前往新疆进行调查

但是,在西方强大的舆论攻势下,耐克、CK、汤米、Gap等品牌商纷纷停用新疆棉织品。而作为关键角色的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也采取了行动,启动新疆“强迫劳动”调查。那调查又是如何进行的呢?记者找到了在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上海代表处供职的吴艳。

白棉花为何上了“黑名单”?记者前往新疆进行调查

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吴艳:瑞士良好棉花上海代表处在2012年正式设立,我担任首席代表8年多的时间内,其实一直都是带领团队兢兢业业严格地来执行“良好棉花”标准。

吴艳说,对于新疆棉花是否符合“良好棉花”的生产标准,上海代表处在审核过程中一直遵循的是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的“三重认证机制”。

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吴艳:首先是生产者单位进行一个自我评估,然后由我们上海的团队,他们进行第二方的可信度审核。那么最后是由第三方的审核机构出具一个单独的验证报告。为了回应境外有关“强迫劳动”的舆论,我们上海代表处对新疆的项目进行了严格的复查。

位于库尔勒市的新疆泰昌实业有限责任公司是一家经营棉花种植与加工的企业,从2012年起,每年都会通过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的评估并得到“良好棉花”认证。2020年5月,是协会来企业进行现场评审的日子。

白棉花为何上了“黑名单”?记者前往新疆进行调查

新疆泰昌实业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杨珑佩:重点是在土地里面看了一下我们种植的情况,另外跟我们农场的员工进行了沟通,了解了一下他们吃饭住宿的情况,劳动时间的情况。因为现在我们农场已经全部采取了百分之百的机采棉模式,(员工)每天(工作)8个小时,很多时候是干不到那么长时间的。

白棉花为何上了“黑名单”?记者前往新疆进行调查

新疆巴州泰昌农场员工塔依尔·艾合买提:平时我们住在厂里,我们统一宿舍住宿,环境也挺好的。逢年过节、节假日,就是按国家劳动法的规定走。年底棉花收拾完,我们就回来,在家里休息休息,工资待遇还是一样的。

白棉花为何上了“黑名单”?记者前往新疆进行调查

新疆巴州泰昌农场负责人李成俊:我们是各民族平等的,在用工薪酬上,是按劳动市场用人双向选择、多劳多得的原则。不管任何民族的,如果他有能力,那我们就给他合适的岗位。

经过严格复查,吴艳的团队证实新疆并没有所谓“强迫劳动”问题。

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吴艳:向总部提交了两份我们的调查报告,另外我们还汇总了由瑞士通标公司等第三方检测机构历年以来的检测报告上交到总部。同时我们还跟国际的非政府组织和其他相关利益方一再重申,在中国地区我们没有发现过任何一例有关“强迫劳动”的案例。

白棉花为何上了“黑名单”?记者前往新疆进行调查

吴艳提到的通标标准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是国际公认的检验、认证机构,对新疆棉纺织行业生产经营情况十分了解。但是,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总部却无视其上海代表处和通标公司提交的评估报告,声称新疆棉企存在所谓“强迫劳动”,并且没有任何理由的无限期取消新疆棉企“良好棉花”认证。

白棉花为何上了“黑名单”?记者前往新疆进行调查

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吴艳:那么我们总部作出暂停认证这样的一个决定,实际上会导致近50万吨的新疆棉花无法进入国际棉纺织生产供应链。

白棉花为何上了“黑名单”?记者前往新疆进行调查

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为何会执意地不顾事实?这个“强迫劳动”结论又是如何出笼的呢?记者了解到,参加良好棉花调查工作组的一些所谓的“人权组织”,在调查工作中向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总部频频施压,他们也是所谓新疆“强迫劳动”问题的始作俑者。

“维吾尔人权项目”是一家总部设在美国的非政府组织,长期接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资助,开展涉及新疆的负面宣传活动,发布了大量与新疆人权保障和经济社会发展实际不符的报告,甚至积极鼓吹极端和分裂思想。该组织负责人路易莎·格雷乌,曾经担任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副总裁。

白棉花为何上了“黑名单”?记者前往新疆进行调查

“人权观察”号称全世界最大的人权非政府组织。英国《泰晤士报》曾批评该组织只关心美国认定的敌对国家,选择性的报道这些国家所谓迫害人权的案例,奉行双重标准。在涉及中国的人权问题上,该组织罔顾事实、极力抹黑。值得注意的是,“人权观察”和资助“维吾尔人权项目”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因在香港“修例风波”中表现恶劣,被我国宣布制裁。

“公平劳工协会”“国际劳工权利论坛”针对中国等一些发展中国家开展劳工项目,他们发布的报告,也常常对这些国家的人权保障攻击抹黑。其中,“公平劳工协会”在涉疆问题上表现十分活跃,曾于2020年3月发布“关于中国采购和强迫劳动风险的声明”,施压各国企业放弃采购新疆出产的原材料。

白棉花为何上了“黑名单”?记者前往新疆进行调查

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上海代表处项目经理刘皓然:人权组织要求良好棉花协会暂停在新疆地区的良好棉花认证,还要求良好棉花协会作出的任何决定,对外都要宣称与人权组织无关。

记者了解到,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总部会作出这种毫无道理的决定,除了人权组织从中干涉外,也与良好棉花理事会的影响有很大关系。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的决策机构是良好棉花理事会,其主要收入来源是理事会成员中的玛莎百货、李维斯、苏皮马等品牌商代表,这些品牌商代表大部分来自欧美国家。另外,美国国际开发署是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的重要赞助方,这家美国政府机构,左右良好棉花理事会的内部决策,不断授意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总部对新疆棉企采取不正当行动。

白棉花为何上了“黑名单”?记者前往新疆进行调查

整个2020年,美国政府对新疆棉产业也是频频出手打压。从美国财政部要求美国公司完成与新疆52家棉企的清算撤资,到国土安全部海关与边境保护局针对新疆棉企发布进口禁令,几项措施几乎封堵了新疆棉产品的出口渠道。

尉犁县众望工贸有限公司负责人张彪:如果说长期的对于新疆棉的禁令也好,或者是停止采购新疆棉来讲,那可能对于新疆棉花的中间加工企业来讲会有比较大的风险,工人的就业机会,农户的种植可能都会受到影响,他们的收入也会降低。

白棉花为何上了“黑名单”?记者前往新疆进行调查

新疆巴州泰昌农场员工塔依尔·艾合买提:劳动是为我们自己好的,根本就不存在“强迫劳动”的事情,我愿意劳动,劳动对我来说是很光荣的事。

白棉花为何上了“黑名单”?记者前往新疆进行调查

中国社科院中国边疆研究所研究员许建英:美西方打着人权的幌子,炮制所谓的新疆“强制劳动”问题,不顾事实真相,制造各种谎言,恶意炒作,其根本目的是想破坏新疆的棉产业基础,破坏中国的棉纺产业链,破坏新疆就业和社会稳定,破坏新疆的民族关系。美国所谓的要保护新疆的人权完全是一派谎言,根本目的实际是破坏新疆各族人民的生存权和发展权,这也是对新疆各族人民的人权的最大的破坏。

国际零售品牌在中国地区采购的“良好棉花”,占全球采购量的百分之三十三。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总部作出的无理决定,实际是美国政府涉疆制裁的延伸,导致了供应链脱钩的恶果。瑞士良好棉花发展协会和一些非政府组织、零售品牌商的所做所为,让白棉花上了“黑名单”。因为霸凌思维的驱使、政治因素的存在,还有许多本应正常交易流通的商品,不能进入到供应链;还有许多互利共赢的经贸、科技、人文合作,不能顺利开展。

白棉花为何上了“黑名单”?记者前往新疆进行调查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西方一些反华势力拿新疆(涉疆)问题来炒作,企图制裁我们新疆相关的企业,相关的产业,但是他们采取的这种措施是达不到他们所希望的效果的。这些海外的品牌希望他们能够认清,中国是最可靠的全球生产中心,是正在迅速增长的可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了。海外的品牌商希望他们能够平心静气地冷静、理智地思考一下,怎样做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编后

事实证明,所谓新疆“强迫劳动”的说法是彻头彻尾的世纪谎言,是美西方个别政客、非政府组织、媒体沆瀣一气炮制的丑恶闹剧。他们表面上关心的是人权问题,实际却是打着人权的幌子反人权,企图剥夺新疆棉农和最普通劳动者的利益。他们以“强迫劳动”为由限制新疆产品出口,打压中国企业、破坏新疆稳定、抹黑中国治疆政策,甚至对中国内政粗暴干涉。中方对此坚决反对,也将继续采取一切必要举措,维护中国企业和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责任编辑:李平书 CN080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