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苏伊士运河搁浅货船救援或需几周 能源贸易受冲击

新华社 2021-03-26 08:33:07
A+ A-

原标题:苏伊士运河暂停航行 搁浅货船救援或需几周

新华社开罗3月25日电(记者吴丹妮 闫婧)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乌萨马·拉比耶25日发表声明说,对在苏伊士运河中搁浅货船的救援仍在继续,运河暂停航行。

有救援公司人士表示,不排除救援可能需要花几周时间。

拉比耶在声明中说,24日有13艘货船经埃及塞得港驶入苏伊士运河,以期在搁浅货船起浮后继续前行。

苏伊士运河搁浅货船救援或需几周

苏伊士运河搁浅货船救援或需几周

另有数十艘载有重要货物的货轮滞留在运河两端。目前,已有9艘拖船、两条挖泥船参与到救援中。

拉比耶25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旦救援成功,苏伊士运河将全天候通行,以弥补滞留货船的等待时间。

目前搁浅货船获救的具体时间尚不能确定。

埃及海事专家萨利赫·赫加齐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能成功清除搁浅货船附近的泥沙,货船有望在两天内起浮。

埃及金字塔在线网站援引荷兰一救援公司负责人的话报道说,搁浅货船吨位较大,不排除救援可能需要花几周时间。

23日,一艘悬挂巴拿马国旗的重型货船在苏伊士运河新航道搁浅,造成航道拥堵。

苏伊士运河位于欧、亚、非三洲交接地带的要冲,连接红海和地中海。

该运河收入是埃及国家财政收入和外汇储备的主要来源之一。

这艘在巴拿马注册的大型货柜轮Ever Given号从中国深圳经台北驶向荷兰鹿特丹,原定3月31日抵达目的地。23日凌晨,该船准备依序通过苏伊士运河穿越地中海航程中,在狭窄航道上转弯时搁浅,运河管理当局随即派出多艘拖船紧急救援,并出动挖土机试图清除淤泥,希望能移动这艘宽达60米的货轮。

该突发事件是由紧跟在Ever Given号货柜轮之后的货轮Maersk Denver号船员拍下之后,上传到社交媒体平台,希望提醒准备通过运河的船只注意。

苏伊士运河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水路之一,建造于1869年连接地中海与红海以及通往亚洲的航运通道。全长190公里、深24米、宽205米。是从欧洲到亚洲最短的海上路线,只要11至16个小时就可以通过。

苏伊士运河每天可以处理数十艘大型货柜轮,每年约有25000艘船只通过,占世界海运贸易14%,也是埃及重要的外汇收入来源。

依据规定船只通过运河必须缴交通行费,在长荣货轮搁浅后,该船不仅恐面临罚款,也对全球物流造成影响。尤其是当前海运正面临缺货柜、缺航班的状况下,对全球物流影响巨大。

这艘名为“长赐”号的货轮由台湾长荣海运公司经营,2018年下水。货轮达22万吨,船体长400米,宽59米,可运载2万个集装箱。

“这是有史以来在苏伊士运河搁浅的最大船只。”美国海洋历史学家萨尔·默科利亚诺(Sal Mercogliano)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说。

“长赐”号到底有多大?有媒体形容,船身长度相当于四个足球场之合,货轮“直立”起来几乎和帝国大厦一样高。

由于巨轮几乎横亘于运河中,挡住了其他船只的去路,影响双向航行,引发运河严重堵塞。

路透社援引当地消息人士的话称,目前至少有30艘船只被困在“长赐”号北侧,3艘船只被困在南侧。

据美联社报道,运河服务提供商莱斯机构(Leth Agencies)表示,目前至少有150艘船只正在等待通关,包括地中海塞得港附近的船只,红海苏伊士港附近的船只,以及那些已经被困在运河大苦湖航道中的船只。

苏伊士运河搁浅货船救援或需几周

苏伊士运河搁浅货船救援或需几周

“我们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情况。”金融数据公司路孚特(Refinitiv)分析师兰吉特·拉贾(Ranjith Raja)说,拥堵可能需要几天到几周时间才能消除。

营救进行时,但困难重重

网友:心疼旁边的小挖掘机

周三,多艘拖船、挖泥船试图“解救”这艘巨轮。

据美联社报道,挖泥船一直在努力清理货轮周围的淤泥,至少8艘拖船试图拖动船体,使其重获动力。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发布的现场图片还显示,“长赐”号的球鼻艏已经触岸,埋入沙堆里。

什么时候能脱身?

据英国《卫报》报道,总部位于迪拜的海事服务公司GAC援引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消息称,截至当地时间周三下午,该船已部分重新浮上水面,并沿运河岸线移动。但是,贝恩哈德舒尔特船舶管理公司否认了有关该船已经部分重新浮起的报道。

埃及方面定于周四继续展开“营救”工作。

分析人士称,由于搁浅货船尺寸巨大,救援工作可能需要时间。

英国船舶经纪公司百力马(Braemar)告诉法新社,如果拖船无法移动货轮,可能得用起重机驳船将船上的部分集装箱移走,以减轻船的重量,“这可能需要几天,甚至几周时间”。

彭博社援引一名船只救援专家的话称,让这艘船脱浅的最佳机会可能要等到3月28日或29日,届时潮水将达到顶峰。

目前,埃及已重新开放运河的旧航道,以分流一些交通,直到这艘巨轮恢复航行。

日经新闻网称,如果运河迟迟难以疏通,船只只有两种选择:一种在运河入口处“坐等”;另一种再航行数千公里从南非好望角绕行。第二种选项将使船只抵达时间延迟大约一周。

但是《纽约时报》称,被困船只在狭窄的运河中很难“掉头”改走其他路线。

《华尔街日报》报道,船只搁浅事件并非没有先例,但是如此巨型货轮搁浅却不多见。

2004年,一艘利比里亚籍10万吨油轮搁浅导致苏伊士运河堵塞3天。

2017年,一艘日本集装箱船在出现机械问题后搁浅,导致运河堵塞。不过险情在数小时内排除,该船重新浮起。

2016年,全球最大集装箱船之一的“中海印度洋”号(CSCL Indian Ocean)在德国汉堡港口附近搁浅。这艘货轮与“长赐”号大小相当,最后出动12艘拖船、花了5天时间才使其脱浅。

这艘巨型货轮怎么会被“卡”在运河中?

初步看来,这个“锅”主要得由狂风和沙尘暴来背。

长荣海运公司说,货轮在周二上午进入至关重要的东西贸易航线时,“疑似被一阵突如其来的狂风袭击,导致船体偏离”,以致搁浅。所幸没有船员受伤,也没有集装箱掉落。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也给出类似说法,由于船在大风和沙尘暴中失去航行能力,最后在运河南端附近搁浅。

埃及气象预报称,由于受到大风和沙尘暴袭击,周二风力很强,风速高达每小时50公里。

拥有运河航行经验的前船长、海事法律专家贾米尔·萨伊格(Jamil Sayegh)解释说,强风把甲板上的集装箱变成巨帆,导致船被吹离航线,可能是事故原因之一。

但是据萨伊格说,运河管理部门和货轮船员并未打算推迟航行。

萨伊格说,如果留在苏伊士运河锚地推迟出航,意味着船东每天损失6万美元,或者说每小时损失3000至4000美元。

英国《卫报》引述分析人士的评论称,随着准时化(just-in-time)供应链的兴起,航行“赶时间”的动机变得日益强烈。“尽管托运人有时仍会抱怨晚点,但几十年来,航运如同海上无形的传送带,尽可能使类似汽车这样的大型制造业产品做到准时交货。” 波罗的海国际航运公会(BIMCO)首席航运分析师彼得·桑德(Peter Sand)说。

此外,人为因素或许也不应排除。航运新闻网站gCaptain.com的创始人约翰·康拉德(John Konrad)说,随着集装箱船的“身量”不断扩大,船员人数却没有相应增加,领航员在狭窄航道上的领航技术也未得到提升。尽管运河部分区域已被拓宽,但这不足以消除领航员的紧张情绪。

苏伊士运河搁浅货船救援或需几周

苏伊士运河搁浅货船救援或需几周

还有一份初步报告说,这艘船在事故发生前曾断电。但管理这艘集装箱船的贝恩哈德舒尔特船舶管理公司(Bernhard Schulte Shipmanagement, BSM)周四否认了这一说法。该公司表示:“初步调查排除了任何由机械故障或引擎故障导致搁浅的可能性。”

也有分析指出,集装箱货轮的尺寸越来越大,但是苏伊士运河的航道却仍未达到足够的宽度。

2015年,埃及政府对运河进行大规模扩建,加深了主航道,并为船只提供了一条与之平行的35公里的航道,使往来船只能够双向航行。

英国媒体称,这起事件表明,当新一代超大型船只必须通过运河相对狭窄的航道时可能会出现什么问题。

潜在影响有多大?

敏感的市场已无法淡定

苏伊士运河,这条长193公里、宽205米,蜿蜒于红海与地中海之间的水道,位于欧、亚、非三洲交界处,扼守出入要隘,一直以来具有重要的战略和经济价值。

1956年,为争夺苏伊士运河控制权,英法以三国不惜向埃及发动战争。

如今,这条运河承载着全球约12%的海运贸易,日均通航50艘货轮。作为国际贸易的重要航道,全球只有巴拿马运河才能与之比肩。

过去约十年间,苏伊士运河上每年通航的船只辆都在1.7万以上,2019年是一个小高峰,达到了18880艘,这些船只一般以油轮和散装货船为主。2020年2月,这两类船只分别占到总数的27.41%和27.21%。

借由苏伊士运河运出的货物量逐年增加,2019年突破了10亿吨,其中有超2亿吨的货物被运输到了南亚及东南亚。

然而,当这个海上“咽喉”被一艘巨轮“卡”住后,“潜在的风险和影响都是巨大的”,《纽约时报》如此评论。

敏感的市场已经无法淡定。

由于担心供应趋紧,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周三一度跳升近3%,达到每桶63美元左右。在纽约,5月份交割的原油期货价格也一度上涨5%。

周三,全球航运巨头丹麦马士基集团股价较周一收盘价下跌逾9%。该公司有7艘集装箱船受到堵塞影响,其中有4艘被困在运河中,其余则等待进入航道。

不过,周三当天,油价上涨后又回落。分析人士称,近期油价主要还是受新冠疫情影响。由于欧美多国疫情反弹,经济复苏势头不如预期,全球原油需求依然疲软。

市场研究公司阿格斯媒体(Argus Media)首席经济学家大卫·法伊夫(David Fyfe)说,由于石油需求在疫情期间仍相对疲软,运河短期“停航”不太可能对市场产生持久影响。

这当然是最好的结果。《纽约时报》称,如果埃及能在两到三天内将“长赐”号移到运河一侧,这起事件将“有惊无险”,可能给航运业略微带来不便。因为船运公司通常会在船期中预留额外天数来处理延误。

但是,如果无法在两三天内解决问题,甚至拖延很长时间,风险就会显著增加。

首先,全球能源、货物贸易恐将受到冲击。

据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数据,过去约10年间,苏伊士运河上每年通航的船只辆都在1.7万以上,2019年是一个小高峰,达到18880艘。这些船只一般以油轮和散装货船为主,2020年2月,这两类船只分别占到总数的27.41%和27.21%。

数据还显示,全球12%的海上贸易都要通过苏伊士运河,其中包括大量原油和天然气。有的船只从波斯湾地区经过运河向欧洲和北美输送石油,有的是将俄罗斯油气向南运往亚洲。

法伊夫说,在疫情暴发前,全球约有5%的原油和10%的成品油通过这条运河进行交易。

据路透社报道,石油分析公司Vortexa表示,此次堵塞可能会影响10艘油轮,总计载有1300万桶原油。

另据市场研究公司Kpler的数据,被困于运河的船只或者预计在未来几天抵达的船只中包含一些油轮,这些油轮所载石油约占全球每天石油消耗总量的十分之一。

货物运输及支付也将被延迟。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数据显示,借由苏伊士运河运出的货物量逐年增加,2019年突破10亿吨,其中有超2亿吨的货物被运输往南亚及东南亚。

据美联社报道,目前至少有150艘船只正在等待通关。

这些船只装载着石油、汽车零部件和消费品等货物。

萨尔·默科利亚诺认为,航道堵塞对世界贸易,甚至疫苗的供应都将造成“灾难性”影响。

其次,在疫情中已经不堪重负的航运或将加重承压,航运价格将上涨。

日经新闻网报道,自今年年初以来,全球航运量已出现反弹。

再加上美国西海岸集装箱短缺,以及需要长时间等待卸货,近几个月航运价格飙升。

苏伊士运河搁浅货船救援或需几周

苏伊士运河搁浅货船救援或需几周

截至周一,海运价格的关键指标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altic Exchange Dry Index)自2月底以来上涨38%,至2319点,为2019年9月以来最高水平。

航运公司尚未考虑到苏伊士运河阻塞对其运价可能造成的影响。但这起事件可能会让物流供应商的压力更大,并破坏航运市场的稳定。

克拉克森-柏拉图证券公司(Clarksons Platou Securities)称,疫情“封锁”措施导致电商业务激增,集装箱船舶行业的运力已经非常吃紧,全球各地港口都出现严重拥堵。苏伊士运河“堵船”事故可能会进一步推高集装箱货轮的租金和运费。

数据显示,每天通过苏伊士运河的集装箱货轮约占全球集装箱船舶运输量的近三分之一。

第三,在困境中挣扎的全球供应链也将“雪上加霜”。

从疫情下的大“封锁”,到美国得克萨斯州冬季风暴的大停电,再到持续蔓延的“芯片荒”,全球供应链已经遭受各种“摧残”。日经新闻网称,一旦苏伊士运河再长时间“停摆”,恐将进一步阻碍全球经济从疫情大流行的影响中复苏。

第四,随着航运受影响,或将出现商品短缺、物价上涨。

比如,美国消费者从亚洲订购了大量工厂产品,但苏伊士运河的堵塞将影响中国工厂生产的健身自行车和打印机运往美国。与此同时,美国农场种植的大豆将被运往东南亚的食品加工企业,也将被延误。

此外,《卫报》引述分析人士的预测,即使这艘巨轮很快“脱身”,交通运输也会中断。桑德说,航道疏通后,船只会争先恐后“赶路”,把损失的时间补回来,这对到达港口来说可能又会造成拥堵。

物流巨头速客(SEKO Logistics)香港总部负责全球承运管理的副总裁阿希尔·奈尔(Akhil Nair)表示,如果造成连锁式延误,那么未来抵达欧洲的船舶也会堆积如山。

“苏伊士运河是咽喉,全球90%的货物都是用轮船运输,这种事发生在最糟糕的地方,而且时机也很糟糕”,康拉德如此抱怨。

抱怨归抱怨,一时半会似乎还看不到巨轮脱浅的希望。

责任编辑:周晶晶 CN03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