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养母得知姚策去世昏倒,称未见到姚策最后一面

封面新闻 2021-03-24 20:40:15
A+ A-

原标题:封面深镜|姚策养母发声:我被剥夺了见孩子最后一面机会将继续寻找真相

“姚策走了。”熊磊说。

“姚策到哪里去了?”许敏一时没反应过来。

“姚策已经死了。”熊磊回答。

3月24日,许敏向记者转述了她接到姚策离世消息时的场景。2021年3月23日下午1点过,姚策养母许敏接到姚策妻子熊磊打来的电话时,完全没想到姚策去世得如此突然,她昏倒在沙发上,直到3月24日得知姚策被火化的消息,她才意识到,自己错过了见养育28年孩子最后一面的机会。

“虽然姚策把我拉黑了,但28年的母子情,我不相信孩子不见我最后一面。”许敏说。

对此,姚策生母杜新枝表示很惊讶:“许敏从来不给我打电话,大家都知道姚策去世了,郭威也赶来了。”

今年1月份,姚策病危吐血

今年1月份,姚策病危吐血

失联

许敏不愿接受姚策的去世,比姚策去世让她更难以接受的是,28年的养育之情,没能换来最后一刻的相见。

“我们从上周周六就开始给熊磊和姚策打电话,一连4天,但他们一直不接我们电话,这段时间没人和我们说姚策的情况。”许敏说。3月23日,许敏还买了九江到杭州的动车票,后来听说姚策已经不在杭州,打电话问杭州的医院,才得知姚策已经出院,就又办理了退票。“出院到哪里去了,根本找不到。”许敏说。

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许敏得知了姚策的离世,她在微信里写道:我朝天呐喊,是谁剥夺了一个母亲看孩子最后一眼,她为什么这样做。

对许敏而言,她把整个人生都付出给了姚策,可还是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他得肝癌的时候,我恨不把肝换给他一命救一命,我到处寻医问药,能找的专家都给他找到了是吧?”

“但凡能有一点消息,我也会去见孩子最后一面。”许敏介绍,今年过年以后,姚策和熊磊就一直处于失联状态,许敏从去采访的记者那得知,姚策的手机一直由熊磊保管,姚策各个社交媒体也有熊磊负责发布消息。“熊磊打电话来后,我们提出想见姚策最后一面,熊磊说北京这边他们会处理好,要见可以在景德镇见。”许敏说。

姚策和代理律师及杜新枝一家

姚策和代理律师及杜新枝一家

拉黑

“虽然姚策把我拉黑了,但我认为这就是孩子任性,做母亲的从来不会计较这些的。”许敏说。

许敏回忆,最后一次见姚策,还是今年1月份。1月10日凌晨,姚策病情恶化口吐鲜血,医院随后给姚策的妻子下达《病危通知书》。

“姚策在北海吐血的时候,我们坐飞机过去,开始医护人员说不让我们进,因为我们不是家属,然后我们就找了医院的办公室主任,医政科长、护理部主任跟他们说明情况。每次去的时候都要经过他们同意才能让我们进。其实我们有很多话想和姚策讲,想多陪他一下。”许敏说。

据了解,今年2月份,姚策的生母和养母曾公开闹翻。姚策养母许敏方代理律师李胜在直播中称,可以把“错换”叫“偷换”,并强调要查明真相,一字激起千层浪,事件引起网友猜测不断。

网友同时爆出,姚策被纳入水滴筹黑名单,当年接产护士郭希志和姚策生父郭希宽疑为兄妹关系。网友称此事件发生反转,而姚策的生母杜新枝和养母许敏对此也是各执一词。

“李胜律师就是想利用改字来炒作,李胜背后也肯定有人引导他这么干。”“他直播间里人都说是我偷的,那么多骂我的人,李胜也不制止和澄清。”姚策生母杜新枝说,“几次审判都调查得很清楚,他没依据凭什么改字?”

许敏则回应,自己遇到了“世界上最坏的人”,“我们只想要真相,也没说是谁‘偷换’,你跳出来干什么呢?反应那么激烈,网上骂我的人又是谁组织的呢?”

姚策和许敏

姚策和许敏

没说的话

“我总觉得姚策他真的想跟我说点什么,我也想和他说很多话,千言万语要说的话太多了,现在只能对着天说,对着地说,对着大海说了。”许敏说。

许敏强调,姚策虽然已经走了,但接下来她不会放弃对真相的追求,甚至更加坚定,“我不能让孩子不明不白的生,不明不白的死,我们为他做点什么,是不是?只有这样才能让姚策安息,他才知道是谁害了他,谁夺取了他年轻的生命,他为什么到世界上来这遭来受罪受苦”许敏说。

据了解,被查出患癌以来,姚策都是在住院治疗和居家调养中渡过。在2020年末的采访中,姚策对两位母亲的付出十分感动。“不管是我的生父母也好,养父母也好,都是基于对我的爱,尤其是我江西的妈妈这里28年始终如一日对我的关心和关怀,还有照顾,这个是毋庸置疑的,特别让我感动。跟我的河南的妈妈接触以来,她也是真心真意的为我付出。”姚策说。

春节时,姚策还期望着完成很多愿望,比如想带着两边父母出去旅游,他想带他们去像九华山,五台山这样风景秀美,然后又可以得到一些体验的地方去。最近期的一个目标,姚策希望今年过年,一大家人能够好好坐在一起,吃个团年饭,共同的期盼着来年能够越来越好。

今年2月26日,姚策最后一条朋友圈写道:我们一家的感情从未改变,28年的情感也不会因为网络舆论冲击而烟消云散。只是目前家人确实受到网络舆论影响非常严重,我希望通过法律能找寻真相,让每个人都意识到,真正重要的是家庭,尽快开庭,尽快结束,然后断网,关起门过好自己的小日子,这才是最后完美的结局。

封面新闻记者陈彦霏

责任编辑:路子康 CN078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