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姚策生父发声:让他安安静静地走吧 没想到会这么快

新京报 2021-03-24 10:03:04
A+ A-

原标题:“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去世,生父:去世前一口也吃不下

23日,“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在北京去世。新京报记者从姚策家属处获悉,姚策遗体已拉往殡仪馆,将于明日(24日)上午进行火化。

23日下午,姚策家属告诉新京报记者,姚策上周从杭州树兰医院来到北京,进行安宁疗护。“他到京后,基本不能说话。从过去每顿饭吃一两口,到一口也吃不下去,完全靠输液维持。”

姚策生父发声:让他安安静静地走吧

姚策生父发声:让他安安静静地走吧

对于姚策去世前的情况,其生父郭希宽表示,姚策离世前,其妻子、儿子、生父、生母以及岳父母都在身边陪着。“真的很突然,没想到会这么快。但他走的时候很安详,不痛苦。”

目前,姚策的遗体已被拉往殡仪馆。郭希宽说,“现在还在等火化,之后是回河南还是江西,我们还在商量。”

新京报此前报道,2020年2月17日,姚策突感身体不适,到医院被查出肝癌。

在做全面检查期间,血型检测单显示,姚策是AB型血,而其母亲和父亲的血型都是A型。

根据鉴定,姚策并非当时的父母所生。

1992年,河南驻马店的杜新枝、江西九江的许敏同在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生产。

因医院疏忽,双方产后出院时抱错了孩子。

2021年2月,开封市中院对“错换人生28年”案做出判决,驳回姚策及其亲生父母提出的提高精神损害赔偿请求,支持姚策提出的由涉事医院承担自己此前全部治疗费用的请求。

3月16日,新京报记者与姚策在杭州见面,姚策身体消瘦,面部青筋外露,声音非常微弱。

23日,新京报记者从姚策妻子熊磊处获悉,今日上午,姚策因肝癌晚期救治无效在北京某医院去世。

原标题:“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今日去世

3月23日,记者从错换人生28年当事人姚策妻子熊磊处获悉,患癌青年姚策于当天上午,因肝癌晚期救治无效在北京某医院去世。
2020年2月17日,28岁的江西九江青年姚策被查出患有肝癌,其养母许女士欲割肝救子,却发现与儿子并没有血缘关系。
后来得知,因为1992年在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生产时,相关人员工作失误造成许女士和杜新枝抱错了孩子。

错换人生当事人姚策去世

错换人生当事人姚策去世

28年后,两个家庭的命运因姚策生病缠绕在一起。

此后,双方当事人走上法律诉讼道路。

2020年4月底,“错换人生28年”的两个家庭跨省认亲
2021年2月8日下午,“错换人生28年”案二审在河南省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宣判,法院判决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共赔偿100余万元,其中赔偿患癌当事人姚策及其亲生父母精神损害赔偿40万元,赔偿姚策治疗费等60余万元。

28年前上天和两个家庭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1992年6月16日上午9点20分,许女士在河南开封医专第二附属医院(现为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产下一名7斤重的男婴。

几乎同一时间,同病房的孕妇也生了一个男孩。

随后,孩子被抱进婴儿室。

3天后,许女士出院,护士将男婴姚策送到她的手上。
姚策2岁多时,在上幼儿园前的体检中查出乙肝。

错换人生当事人姚策去世

错换人生当事人姚策去世

“我的父母都没有类似的病,我和爱人的身体也很好,觉得很奇怪。” 为了给姚策治病,20多年来,许女士夫妇带着孩子四处奔波。
因为从小体质弱,姚策报考了医学专业,毕业后进入医疗单位工作,并结婚生子。
今年2月17日,姚策正在景德镇的岳父家过年,身体出现不适,到医院一查:肝癌。

医生说,姚策随时会有危险,若不治疗,生命维持时间不会太久。

许女士和丈夫丢下工作,陪着姚策到处求医。

此前,姚策接受了三个疗程的治疗,花了30余万元。

为了筹集医疗费用,许女士把车卖了,并将唯一的住房挂到了网上。

3月下旬,一家人来到上海复旦大学中山医院,许女士告诉医生,她愿意把自己的肝脏捐给姚策。

体检结果出来后,一个晴天霹雳:姚策血型为AB型,可许女士和丈夫是A型。

“医生问我和爱人有没有乙肝,我们说从来没有过,当时医生脸色都变了,说那怎么回事呢。”

在家人的提醒下,许女士赶紧去找当年姚策的出生证明。
“这时候就开始怀疑医院了。”

许女士瞒着姚策,在江西神州司法鉴定中心做了亲子鉴定。
鉴定报告显示,许女士和丈夫姚先生不是姚策生物学上的父母。

今年4月初,姚先生去了当年的医院,找到妻子的生产材料。
出生报告上写着,助产士名叫耿艳玲,他又找与妻子同病房的产妇信息。 在公安部门的帮助下,许女士夫妇最终在河南驻马店见到了亲生儿子郭明。

错换人生当事人姚策去世

错换人生当事人姚策去世

“28年啊,人生弥补不了的28年…”
据江西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亲子鉴定报告,许女士夫妇是郭明的亲生父母,姚策则是郭书兵夫妇的亲生儿子。

两个年轻人的人生,就这样被错换,可老天的玩笑不止于此。

姚策的亲生母亲杜女士,也患上了癌症。

4月23日下午,郭书兵正在郑州一家医院,陪着接受化疗的妻子。
“她肝脏不是很好,上个月拍CT发现有异常,后来确诊是肝癌。”
妻子患癌、亲生儿子患癌,还有个女儿精神有问题,养了28年的孩子并非亲生……
郭书兵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现实。

郭书兵说,他特别想去看看姚策,但妻子现在离不开人。

他也担心两人见面后,姚策难以接受,进而病情恶化。

错换人生当事人姚策去世

错换人生当事人姚策去世

“但砸锅卖铁也得救孩子。我的身体还可以,看我的肝能不能做移植。”

姚策的亲生母亲杜女士说,被动地得知这一切后,感觉像做梦一样。
“最想做的是先给儿子拿出一部分钱,现在手头没有钱,那边的父母也是倾其所有,正在卖房。”
谈到丈夫想捐肝救子一事,杜女士无奈地表示:
“他曾经这样想过,估计年龄不允许,再加上我身体不好需要照顾,女儿也有病,他要是捐献的话,家里没有一个好的,生不如死,谁知道老天爷安排这个时候让我们相认。”

考虑到姚策的病情,许女士一直瞒着他,最后姚策的妻子说出了真相。

“第一感觉是不可思议,没想到这种事会发生在我身上。”
姚策说,当他得知在河南还有一组家庭时,首先想到了责任,后续治疗会权衡考虑。
“第一,我不能这么自私,父母养了我这么长时间,我不能把他们的底子掏空;第二,我的孩子那么小,我不想他一出生就在一个负债的家庭中长大。”

河南大学淮河医院院长张祎捷表示,得知此事后,医院成立了调查小组。

“养了28年才知道不是亲生的,我知道后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如果是医院的错,绝不护短。”

目前,开封市卫健委和开封警方已介入调查。

两次上诉,终得结果

不久后,两个家庭决定起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

错换人生当事人姚策去世

错换人生当事人姚策去世

2020年12月7日,河南省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对“错换人生28年”案,一审公开宣判。

法院判决淮河医院承担60%的责任,同时需向姚策生父母郭希宽、杜新枝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赔偿姚策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

另判决淮河医院,赔偿姚策及家人各项费用共计361312.94元。

一审宣判后不久,姚策便前往北海治疗。

彼时的姚策,因此前募捐遭受了诸多网络暴力。

已经疲于应对网络上的流言蜚语。

再三思索后,姚策决定来到北海市,在这个气候宜人的海边城市继续自己的治疗。

2021年1月10日,姚策突然病情恶化,北海市人民医院向熊磊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2021年1月12日,记者在北海见到熊磊时,熊磊表示,家属对于一审中淮河医院应承担60%的责任的判决并不认同。

“我们认为判决金额较低,正在进行上诉流程。”熊磊说,但姚策的情况不乐观,希望他可以亲眼见到自己完全胜诉的那一天。

错换人生当事人姚策去世

错换人生当事人姚策去世

1月26日9时,“错换人生28年”案在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二审开庭。

由于身体原因,姚策未能前来开发参加二审宣判,宣判由姚策的姨妈和姨夫出席。

杜新枝告诉记者,自己与姚策妻子熊磊本打算来开封,但由于姚策2月7日肝腹水疼痛再次严重急需抽液,处于死亡边缘,随时有生命危险,最终一家人只能临时取消参加二审宣判行程。

记者从判决书了解到,本次判决,法院对于姚策及父母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上诉不予支持。

维持了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一审原判,赔偿郭希宽、杜新枝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赔偿姚策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

对于姚策关于医疗赔偿金的上诉请求法院则予以支持,判决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赔偿姚策医疗费、营养费、误工费、交通费等各项费用共计602188.23万元。

同时,法院驳回姚策的其他上诉请求。

姚策姨妈表示,家人接受本次判决医疗费用的提高,并不准备再次提起上诉。

姚策的代理律师周兆成表示,本次二审改判,对于姚策来说是一针强心剂,未来淮河医院需要百分之百赔偿后续治疗费用。

二审宣判后,姚策公开表示,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真的有太多的不舍和无奈,也有太多的辛酸与痛苦。他非常感谢一审、二审法院让自己感受到法律的正义。

姚策说,不管二审是什么结果他都能够坦然接受。“这次二审,我真的不在乎宣判结果,也不在乎赔偿多少,因为无论赔偿多少与我即将逝去的生命来说都已毫无意义。”

错换人生当事人姚策去世

错换人生当事人姚策去世

姚策表示,自己短暂人生像坐过山车一样。这一年来也得到很多陌生网友的关爱,他希望在生命的最后时光,用自己的经历和案例,促进我国立法提高精神损害赔偿金额。

弥留之际,逃离网络

二审宣判前,姚策因消化道出血,不能吃饭喝水,每天只能靠打营养液维持生命。

“专门治疗癌症需要靶向治疗,可能会大出血。无法止血的话,风险很大。”杜新枝说,直到宣判后,家属们还没有选择好后续治疗方案。

但在二审宣判后,姚策再次因多次发起过筹款引发网友质疑。

2021年2月25日,水滴筹及轻松筹官网显示,姚策已被两家平台列入失信黑名单。

曾有媒体就姚策被列入黑名单一事联系了上述两家平台,工作人员回应称,由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办公室牵头,各家平台和公益组织调查核实后,共同将姚策纳入了失信筹款人。

工作人员坦言,姚策被纳入筹款黑名单主要是由于过度筹款,资产公示也与实际情况不一致。

针对筹款质疑,姚策几天后在社交媒体上回应称,“平台方面的我无法一一核实,但存在问题的,我会退还平台,由平台进行核实。这个大家都放心,跑不掉的。”

但网友还是认为姚策多轮募捐,借机敛财。还有网友称姚策随意挥霍善款,购买奢侈包、手机,为姚策冠上了“骗捐”的名头。

2021年3月17日,姚策在抖音更改了自己的简介,自称由于病情发展进入安宁疗护阶段,将不再更新各平台内容。

此后,姚策便停止了短视频平台及微博的更新,逃离网络舆论。同时,姚策也从杭州树兰医院转到了北京治疗。

生父郭希宽说,姚策到北京后,基本不能说话,生命完全靠输液维持。

错换人生当事人姚策去世

错换人生当事人姚策去世

3月23日,姚策妻子熊磊向媒体表示,23日上午姚策因器官衰竭、癌细胞转移等原因抢救无效死亡,姚策曾表示希望安安静静地走,火化后由家人带回江西。

其余家属向媒体表示,目前家属正在北京八宝山为姚策处理后事。至于姚策是回到河南还是江西,目前还未有定夺。

截至新闻发稿时,姚策及妻子熊磊的抖音账号里的视频已全部被删除。

别了姚策,愿来生无病痛。

责任编辑:周晶晶 CN03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