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京华物语㊺丨绍兴会馆:《狂人日记》的诞生地

新京报 2021-03-15 15:17:39
A+ A-

1912年5月5日晚上7时左右,鲁迅安全抵京,5月6日上午移入绍兴县馆(今绍兴会馆)。初进绍兴县馆时,鲁迅居住在藤花馆西房。半年后,鲁迅“移入院中南向小舍”。然而,院中邻居经常半夜喧哗,吵得人不能安眠,于是1916年5月6日,鲁迅“以避喧移入补树书屋住”。

京华物语㊺丨绍兴会馆:《狂人日记》的诞生地

绍兴县馆是鲁迅自从离开绍兴老家到逝世为止,居住时间最长的一处地方,而《狂人日记》这一著名作品,正完成于他居住于绍兴县馆之时。鲁迅在这里居住了7年半的时间,一直到1919年11月21日,才与周作人一家一同迁入八道湾新居。以下内容节选自《老北京述闻京城会馆》。

京华物语㊺丨绍兴会馆:《狂人日记》的诞生地

《老北京述闻京城会馆》,黎晓宏主编,宗朋、刘墨非编著,北京出版社2021年1月版。

原文作者丨刘丽华郑智

山会邑馆即绍兴县馆的原称。原先,浙江绍兴建制为府,辖有山阴、会稽两县。清道光年间以章学诚为首的两县在京官员,为方便同乡进京应试或官员到京候补,出资建起这座会馆。清末,山阴、会稽合并为绍兴县,这座会馆也就随之改称为绍兴县馆了。

绍兴县馆位于宣武门外南半截胡同路西。大门上方悬挂着一块魏龙常题写的木匾,上书“绍兴会馆”四字。绍兴县馆虽门面不大,但其中规模不小,大小房屋有84间。会馆前厅称仰蕺堂,供奉着绍兴人引以为自豪的先贤牌位;后厅称晞贤阁,供奉着文昌魁星。另外,馆内还有嘉荫堂、修禊堂、藤花馆、补树书屋等厅轩。这些名称大都与绍兴掌故或院中景色有关。

京华物语㊺丨绍兴会馆:《狂人日记》的诞生地

绍兴县馆(绍兴会馆)大门旧影。

鲁迅初进绍兴县馆时居住在藤花馆西房。藤花馆是因院内有座藤萝架而得名。半年后鲁迅“移入院中南向小舍”。后来因院中邻居经常半夜喧哗,吵得人不能安眠,遂于1916年5月6日“以避喧移入补树书屋住”。

这补树书屋在会馆南边的两个院子的里进。一进大门的过厅,右手的门里就是第一进的一个大院子,北京房屋在城外的与城内构造大不相同,城里都是“四合房”,城外却是南方式的,一个院子普通只是上下两排,“从南边过道进去,是为第二进的院子”。补树书屋便是在这二进院的西头。

补树书屋的房子是旧式的,窗户上下都是花格糊纸,没有玻璃。4间西房中,靠南边一间是鲁迅的卧室。1917年周作人到京工作后,鲁迅将卧室让给周作人住,自己住进靠北的一间光线很差的房间。

鲁迅自1912年5月6日住进绍兴县馆,一直居住到1919年11月21日与周作人一家一同迁入八道湾新居,在这里居住了7年半的时间。这是鲁迅自从离开绍兴老家到逝世为止,居住时间最长的一处地方。

鲁迅在绍兴县馆的生活十分俭朴。会馆中不供应伙食,先生白天到教育部上班,中午就在教育部附近的饭铺吃包饭,晚饭有时托会馆长班的儿子代办,有时就与几个朋友到北半截胡同的广和居去吃。先生经常穿一身蓝布或灰布的长衫,冬天罩一件黑褂。房屋中没有什么摆设,只是桌上、书架上堆放着书籍、拓片和画册。

京华物语㊺丨绍兴会馆:《狂人日记》的诞生地

绍兴县馆(绍兴会馆)大门匾额。

鲁迅先后参与领导了京师图书馆等建设

1912年8月,鲁迅被任命为教育部社会教育司第一科科长(原任第二科科长),并荐任佥事,负责领导博物馆、图书馆、美术馆、文学、音乐、戏剧以及调查和收集古文物等项工作。这些工作在当时都属于开创性的事业,任务十分繁重。但是,袁世凯当政的北洋军阀政府根本无心干什么文化事业,他们挖空心思镇压革命,复辟帝制。

鲁迅在十分艰苦的条件下惨淡经营,为我国现代社会文化艺术事业打下了一个初步的基础。他先后参与领导了京师图书馆、京师图书馆分馆及通俗图书馆的建设,还参与领导了历史博物馆的创建;先后担任过通俗教育研究会小说股主任和审核干事。因此,鲁迅是我国现代社会文化艺术事业的奠基人。

1915年至1916年冬春季,袁世凯加紧帝制复辟,并派兵镇压各地的反袁斗争。但历史的潮流不可逆转,只当了83天“洪宪”皇帝的袁世凯,就在人民的反抗怒潮中忧惧而死。接踵而来的是1917年7月的张勋复辟。鲁迅激愤至极,于张勋复辟的第三天,冒雨到教育部辞职以示抗议。鲁迅深感黑暗中国封建势力的根深蒂固,新兴资产阶级的软弱,辛亥革命的不彻底,于是陷入了苦闷和寂寞之中。鲁迅的痛苦是时代的苦痛,民族的哀伤。

后来,先生便在会馆潜心辑校古籍,把原先对辛亥革命的热情转移到学术研究中去。整理古籍是一件浩繁细致的工作。先生严谨、认真,对照各种版本,不厌其烦,拂粗取菁,去伪存真。对谢承《后汉书》就用了11种古籍类书校勘,先后抄写四次不同辑本。他的挚友许寿裳回忆说:“自民二以后,我常常见鲁迅伏案校书,单是一部《嵇康集》不知道校过多少遍,参照诸本,不厌精详,所以成为校勘最善之书。”

在抄校、辑录古籍的同时,先生对佛学也进行了深入的钻研。1915年以后,鲁迅又开始潜心金石学的研究。为了搜集各种拓片,先生不遗余力,频繁地出入琉璃厂与小市,购进大量的碑帖拓片和古代器物。鲁迅一生收集的6000种拓片,大部分是在这个时期购进的。

拓片搜集到手,鲁迅便在会馆默默地抄录、校勘石碑,整理和编制金石目录。这是一项极为细致、费时费力的工作。这一时期《鲁迅日记》中经常出现“录碑”“夜校碑”的记载。先生是寂寞的,可一旦沉入浩瀚的中国文化长河中,便感到有大量优秀的传统文化精华需要发掘和整理,有许多迫切的工作等待他去做。

这一时期鲁迅先生亲手抄录的各朝代古碑约有1721页,保存至今的《金石萃编校文》中共校碑90余种,每种均有鲁迅的校文或按语。他校出并补正了《金石萃编》的200多处缺漏和错误。鲁迅一生校勘辑录古籍35种,在绍兴县馆时期即有19种。

辑录校勘古籍、抄写考证古碑、研究佛经和石刻画像的生活寄托了鲁迅失望苦闷的精神世界,又为他以后的文学战斗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为整理祖国文化遗产做出了重要贡献。1920年以后,先生在北大以及其他几所大学教授中国小说史的课程,并写出了《中国小说史略》《汉文学史纲要》等重要学术著作,正是先生在会馆中潜心整理、研究古籍的成果。

关于毁坏“铁屋子”的谈话,使鲁迅终于走出“沉默”

1917年4月,经鲁迅向蔡元培推荐,周作人从绍兴来到北京大学教书。周作人的到来,使鲁迅十分高兴,从此兄弟二人不仅生活上能互相照料,而且可以携手共同进行学术研究了。

那时,周作人在北大讲授欧洲文学史,因为没有现成的教材,需要自己编写讲义。周作人又是初到大学讲课,比较吃力,总是周作人写好讲稿,由鲁迅修改定稿后再去讲授。周作人日后的成就,与鲁迅多年的帮助、提携是分不开的。

《狂人日记》是中国新文学的第一块奠基石,是对封建社会充满正气的战斗的宣言书。这以后,鲁迅一发不可收,继续创作了著名小说《孔乙己》《药》《明天》,杂文《我之节烈观》《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以及多篇随感录,还有白话诗等。鲁迅成为新文化运动的先驱和闯将。

京华物语㊺丨绍兴会馆:《狂人日记》的诞生地

绍兴县馆(绍兴会馆)大门,任万霞/摄。

在补树书屋的斗室中,周作人也写下了许多著名的理论文章和作品,其中《人的文学》《思想革命》两篇文章在当时产生了很大影响。

由于清代和民国初年,绍兴地区文风极盛,因此,在绍兴县馆建馆的一百多年间,曾有许多文化名人在此居住。其中包括金石篆刻家赵之谦,《越缦堂日记》的作者李慈铭,也包括鲁迅的祖父周福清。还有许多文化名人在这里留下了足迹。我国著名教育家蔡元培先生也曾到此看望过周氏兄弟。

经历了一百多年的风风雨雨,昔日漂亮的绍兴县馆已面目全非。藤花馆的房屋已全部改建,补树书屋前那株“高不可攀”的槐树,在1949年因遭雷击,也已不复存在了。书屋中鲁迅与周作人居住过的房间虽也曾改建,但大体位置和模样与原来区别不太大。现在会馆已是个居民大杂院,门牌为7号。

作者丨刘丽华郑智

摘编丨安也

导语部分校对丨危卓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