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美国防长访问日印韩,在为中美高层战略对话攒什么筹码|京酿馆

新京报 2021-03-15 15:16:42
A+ A-

美国防长访问日印韩,在为中美高层战略对话攒什么筹码|京酿馆

▲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资料图,图/新京报网。

当地时间3月13日,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表示,他将前往亚洲以加强与美国盟友的军事合作,并加强对中国的“可靠威慑”。

奥斯汀将从美国印度-太平洋司令部所在地夏威夷起程,这是他担任国防部长以来的首次外事访问。

被拜登“遗忘”的国防部长

“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非裔国防部长”,是劳埃德·奥斯汀身上最鲜明的标签。但他身上的故事还有很多。

一周之前的国际劳动妇女节,拜登在白宫举行活动,宣布提名两名女性将领,让她们管理美军两个最重要的战斗指挥部。这样的活动,不仅应景,也是民主党在性别问题上一贯示人的形象。

结果,如此喜庆的场面,上演了尴尬景象——拜登愣是在感谢国防部长时,忘记了劳埃德·奥斯汀的名字,“我一直叫他将军,他是我的……我的……”拜登最终还是没有想起,只好称其为“那个管理这个机构的家伙”。

实际上,拜登在八年副总统期间,跟奥斯汀相当熟悉,两人合作密切。

奥斯汀自西点军校毕业后的41年军旅生涯中,屡次打破美军的种族“天花板”:美军历史上首位指挥整个陆军师的非裔将军,首位指挥整个战区的非裔将军,美国陆军首位非裔副参谋长、美军中央司令部首位非裔司令。

在拜登的努力下,退役不满7年的奥斯汀,被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投票豁免,符合联邦法律之后,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非裔防长。

从公开发表的言辞中能够看出,这位被拜登虽然“遗忘”却深受信任的国防部长,与拜登对中国的态度一脉相承,是位不折不扣的执行者。

被重新重视的美国盟友体系

二战以来,“盟友体系”是美国统领全球的重要依赖机制。美国在全世界各个地区都有盟友,不仅体现在政治和经济层面,更体现在军事层面:遍布全世界的美军基地,很多都是在盟友的领土上。

奥斯汀表示此行将包括在东京、新德里和首尔与重要盟友的会晤,“这次都是关于联盟和伙伴关系。”“我们的目标是确保我们有能力、有作战计划……以对中国或任何试图与美国较量的国家构成可靠的威摄。”

相对于特朗普政府时期与盟友之间的经济利益吵架,以及特朗普要求盟友分担更多安全经费,拜登政府正在重新重视与盟友之间的关系,致力于将此体系打造成能够“威慑或遏制或抗衡中国”的重要力量。

实际上,对盟友体系的重视,甚至体现在了美国在印太的非正式盟友体系中。3月12日,拜登与日本首相菅义伟、印度总理莫迪、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召开举行在线会议。

这是美日印澳“四方对话”机制(Quad)成立十年来的首次举行最高领导人会谈,它本来是个为抗衡中国的非正式联盟。

按照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的说法是,这场“四方机制”的国家领导人会晤体现了拜登对印太地区盟友和伙伴们的重视。

按照拜登新发的推文来说,“自从我入住白宫以来,在向世界传递一个简单的信息:美国回来了。我们正在我们的国际联盟体系来应对共同的挑战。”

只不过,在美国跟盟友关系存在很多不确定性,经济利益与地缘格局也会成为“盟友”无法回避的考量因素的背景下,美国政府下的这盘棋能否完全奏效,恐怕也无定数。

为中美高层战略对话积攒筹码

在奥斯汀亚洲之行结束后,中美两国将举行高层战略对话,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与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都参加。

从美国近段时间的外交落子,可以非常明显地看出,奥斯汀的亚洲之行在为会晤积攒筹码,想通过奥斯汀在印度、日本和韩国的访问成果,在战略上和心理上对中国施压。

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日趋明朗,他将中国定位于美国全球竞争者,意味着他不会在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的基础上有大转向。换言之,战略目标未变,战术目标可能会有调整,比如适当时机在有关议题上与中国进行合作。

国务卿布林肯在外交政策演讲中,将中国称作“美国21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考验”,可以看作就是拜登政府的对华战略。特朗普政府的激烈对华政策及其国际退群,让美国损失了全球性制度软权力,拜登政府在重新入群中试图恢复美国的软权力,但没有将大幅度改善对华关系作为选项。

前脚开“四方会议”,后脚派出中东色彩浓厚的劳埃德·奥斯汀将首访置于亚洲,说服盟友们支持美国的对华战略,然后再与中国对话,施加压力。这番算盘打完之后的结果恐怕很难如美国之意。

而且,特朗普政府时期的仓促对华政策,拜登政府如果全盘接受,对整个世界而言,都不是好选择。

正如中国外交部方面在谈及中美高层战略对话时说的,中美双方应该准确把握彼此政策意图,增进相互了解,管控分歧问题,推动中美关系重回正轨。一味抱着震慑或遏制思维,非但难以得逞,还会不断自耗。

□任孟山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