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价昂贵的驼奶粉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 宣称能“抗癌”

新京报 2021-03-15 13:24:02
A+ A-

驼奶粉掺假调查:含量可定制、宣称能“抗癌”

被称作“奶中黄金”的骆驼奶正成为消费新宠。然而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市场上不少标价昂贵的品牌驼奶,也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

3·15前夕,新京报记者选取了9罐品牌驼奶并送到专业机构检测,结果显示:有3款纯驼奶检出牛或羊DNA。

这意味着,“纯驼奶”掺假奶。问题奶粉中,有知名影星赵雅芝代言的那拉丝醇全脂驼乳粉和国家一级演员高明代言的王牌驼纯骆驼乳粉。比掺假更严重的是,有2款驼乳粉完全测不出骆驼DNA,不含驼奶成分。

这些被检出问题的驼奶,售价都在400元左右每罐,月销过万件。为了吸引消费者,还有厂家把产品宣传为“能治病”的“神奶”。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新京报记者,眼下国内驼奶资源少、售价高,部分生产企业以次充好抢占市场。而这背后,也暴露了驼奶行业缺失行业标准的处境。“地方标准约束力不强,急需制定更高层面的行业标准,加强管理净化市场。”

价昂贵的驼奶粉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 宣称能“抗癌”

新京报调查组从网络平台上购买的驼乳粉。

掺假的驼奶:

明星代言的品牌纯驼奶检出牛、羊乳成分

近几年,骆驼奶正成为消费新宠,在超市和电商平台都能见到它的身影。火爆的市场下,产品质量也令人担忧。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国内驼奶工业化还不完善,资源稀缺、市场混乱,消费者买到的驼奶很有可能是“高价买来的假货”。

3·15前夕,新京报记者分别从电商平台购买了11罐品牌驼奶粉,其中不乏明星代言的“那拉”、“王牌驼”等知名品牌。

这些驼奶分为两类,一种是配料仅有生驼乳的纯驼乳粉,另一类是配方驼乳粉。3月初,新京报记者选取其中9罐产品委托检测机构进行质量检测。

检测结果显示:6款纯驼乳粉中,有3款检测出除骆驼外的动物DNA。另有2款驼乳粉未测出骆驼DNA,意味着不含驼奶成分。

价昂贵的驼奶粉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 宣称能“抗癌”

检测结果显示:9款驼奶产品中2款不含驼奶成分。那拉丝醇全脂驼乳粉和王牌驼纯骆驼乳粉均检测出掺有牛乳成分。

其中,那拉丝醇全脂驼乳粉检测出含有牛的DNA,据老爸评测食品研发工程师葫芦(化名)介绍,这说明这款产品掺了牛乳。而在产品配料表中,这款驼奶只含生驼乳,属于纯驼奶,明显与标准不符。

这款由知名影星赵雅芝代言、标价超过500元的驼奶产品,产自伊犁那拉乳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那拉集团),在某电商平台销量过万。

同样被检测出掺假问题的还有“王牌驼”纯骆驼乳粉。配料表中仅有生驼乳,但检测出了牛DNA。这款产品由国家一级演员高明代言,在记者购买的电商平台中,单件商品销量“10万+”,入选了“平台驼奶粉畅销榜”。

一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那拉丝醇和王牌驼是驼奶行业的畅销品牌,“特别是那拉集团旗下的产品,微商、电商卖得很多,甚至能占据一半的市场全脂驼乳粉份额。”

除了掺假问题,令人意外的是,一款由演员朱时茂代言的克糖驼王全脂纯驼奶粉未检测出骆驼DNA,反而检测出羊DNA。这款产品在某电商平台上销量10万+,评论900多条。

老爸评测食品研发工程师称,这意味着,“这款标注为纯奶的驼奶,实际上可能是罐羊奶。”

不含驼奶的配方奶:

含量可定制,“反正喝不出来”

为何标注为纯驼乳粉的大牌产品出现掺假情况,甚至没有驼奶成分呢?

乳业资深人士宋亮告诉新京报记者,2016年至2018年间,驼奶市场尤为火爆,但驼奶生产和进入市场的准入门槛并不高,因此市面上驼奶的品牌比较杂,质量自然也参差不齐。

从事驼奶行业多年的经销商李天(化名)告诉记者,驼奶本身成本价高,卖纯奶利润低,“卖得最好的就是配方(调制)驼乳粉,便宜、利润大。2019年火爆的时候,经常卖断货,双十一一天能挣几十万元。”

李天口中的“爆款”是王牌驼纯骆驼乳粉,新京报记者曾对这款产品进行检测,发现该产品中“不含驼奶”。“后来王牌驼质量下降,甚至出现了掺假的情况,退货率也高了起来后,就没再卖了。”

王牌驼在官网介绍中称,该公司是中国配方驼奶粉开创者,2019年在新疆乌尔禾首家创立现代化骆驼养殖基地,为全国驼奶产业标准化发展起到了“样板式”作用。

李天给记者推荐了一款名为驼奶奇迹益生菌配方驼乳粉的产品,供货价45元一罐,宣称驼奶含量70%以上。

当记者对驼奶含量表示质疑时,李天改口称,70%是对外宣传的数据,“肯定也掺点别的奶,但喝不出来的,口感不错。”

李天提供给记者的一份成品出厂检测报告显示:驼奶奇迹产地新疆伊犁,生产厂家为新疆巴里坤金驴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检验结论称:本品按DBS 65/014-标准进行检验,所检项目合格准允出厂销售。

这个标准是新疆地方标准,其中规定,配方驼乳粉需至少达到含量70%。但新京报记者通过检测发现,这款宣称含量70%的驼奶,未检出骆驼DNA,只有牛DNA,也就是说,这是罐牛奶。

老爸评测检测员葫芦告诉新京报记者,在实际产品检验中,很难测出调制驼乳粉的骆驼乳固体含量。“但产品配料表中生驼乳排在第一位,说明使用最多的原料是生驼乳,未检出骆驼DNA就与标签不符了。”

随后,新京报记者联系了上述产品的生产厂家新疆巴里坤金驴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一名生产负责人坦言,公司以前生产驴奶,看到驼奶效益好,就做起了驼奶。

该负责人说,驼奶奇迹配方驼乳粉生产时,会根据价格不同定制驼奶含量。“供货价55元的,驼奶含量只有40%,如果做成符合标准的70%含量,需要130元左右。外包装都一样,也看不出来。”

疯狂的市场:

一罐利润超5倍,有厂家宣称“可抑制肿瘤”

中国产业信息网发布的《2020年中国骆驼奶产业现状分析》报告中指出,驼奶开始逐渐被我国居民重视,其需求也呈现持续增长态势,2019年增长至1.66万吨,未来市场可能会形成供不应求的局面。

事实上,新京报记者统计发现,目前国内市场上的驼奶产品,价格普遍高于300元一罐,有明星代言的品牌产品标价大多在500元以上。一名业内人士透露,眼下的驼奶市场普遍“价格虚高”,背后利润空间巨大。

在那拉集团官网展示中,与驼奶相关的产品就有14种。一名销售告诉记者,他们公司骆驼奶源多,给很多企业代工过。新京报记者从那拉集团销售人员和驼奶经销商处获取的两份报价单显示:那拉品牌300g一罐的驼乳粉,供货价230元,建议零售价格998元。以此推算,一罐驼奶经销商的毛利润高达768元。而益生菌配方的驼乳粉,供货价88元,建议零售价598元,经销商的毛利润超过500%。

价昂贵的驼奶粉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 宣称能“抗癌”

一名驼奶经销商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报价单截图。

除了“虚高”的价格,一些驼奶厂商还会打出“治病”的宣传口号吸引消费者。

新京报记者浏览电商平台发现,部分驼奶产品介绍称,驼奶中含有很多有益人体健康的元素,比如硒、叶酸、胰岛素等。一些商家还特意把“糖尿病三高放心喝”的字样印在图册中,并在产品标注上写着:驼奶有预防冠心病、高血压、糖尿病等多种功效。

这种宣传也吸引了不少回头客,一名网购顾客评价道:“天然降血糖、调理胃肠道,希望能喝出好身体。”

除了线上宣传,还有品牌商将驼奶的“神奇功效”印成宣传册,和产品一起寄给消费者。

3月中旬,新京报记者花费1066元,在一家电商平台的“原始黄金官方旗舰店”购买了两罐全脂骆驼乳粉。这款产品在该店铺中十分畅销,平台显示月销“1万+”。

几天后,一本名为《长寿之道,一杯驼奶》的宣传册随驼奶一起寄到记者手中。

这本介绍驼奶的手册有107页,把驼奶形容为“一种近乎神奇的奶,远离多种慢性疾病”。手册中提到的疾病多达14种,从“呵护男人前列腺”到“缓解心衰”,甚至还能“帮助乙肝转阴”。更夸张的是,文中宣称驼奶“对肿瘤的抑制率最高可达40.98%”。

价昂贵的驼奶粉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 宣称能“抗癌”

新京报记者在原始黄金官方旗舰店买来全脂骆驼乳粉后,随物赠送了一本名为《长寿之道,一杯驼奶》的书。这本书长达107页,把驼奶形容为一种近乎神奇的食品,几乎能“包治百病”。新京报调查组摄

对此,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教授、中国畜产品加工研究会乳品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罗永康表示质疑,“驼奶和其他的奶粉一样都属于食品,不可能有治病的功效,必然是虚假宣传。”

朱丹蓬分析称,驼奶在功效上和羊奶相似,都具有过敏性低、蛋白高的特点。但是物以稀为贵,很多驼奶商家吹捧营销,把驼奶当作新型保健品去宣传,误使大家认为驼奶具有食疗功效,甚至包治百病。

对此,泉州市食品行业协会法律服务中心执行主任、律师郑秋云表示,很多不规范的驼奶企业都在打一些食疗功效宣传,甚至针对儿童、老人宣传不同治疗功效,这已经违法了《广告法》的相关规定。

专家称驼奶行业急需“国标”

在这些乱象背后,也暴露出缺乏行业标准的窘境。朱丹蓬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驼奶行业没有国家标准,地方性标准的约束力也十分有限。若要规范驼奶市场,急需相关部门制定更高层面的行业标准。

记者检索发现,2017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布了《食品安全地方标准生驼乳》等10项食品安全地方标准。其中对调制驼乳粉规定为:“以生驼乳或其加工制品为原料,添加其他原料,添加或不添加食品添加剂和营养强化剂,经加工制成的乳固体含量不低于70%的粉状产品。”

然而,在地方标准实施后,新疆的驼奶行业乱象却并未消除。2019年有报道称,针对驼奶掺杂使假、品质良莠不齐等问题,新疆奶业协会和内地多家特色乳企业曾联合发出倡议,要求进一步规范新疆特色乳业市场。

除此之外,上述标准起草单位之一,新疆骆甘霖生物有限公司因其公司一款中老年驼乳粉违法添加“生物素”(仅能用于儿童用乳粉)而受到2次行政处罚,并被消费者诉十倍赔偿。

以实际检测情况看来,如今的新疆本地驼奶企业,也难以守住质量底线。新京报记者送检过程中,检测出的不合格产品,全部出自新疆驼奶厂家。

针对地方标准约束力不够的问题,郑秋云律师表示,按照国家规定,没有地方标准的企业,需要自己建立企业标准,严于地标、行标、国标,“但在没有国标的情况下,很多企业都难以把控和规范生产。”

她建议,政府部门应当出台相应的政策,发布驼奶业的国家强制性食品安全标准,让执法有法可依。地方监管部门也应该积极重视驼奶行业,为受骗的消费者打开维权通道。

新京报调查组

校对贾宁

责任编辑:卢书敏 CN069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