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国家游泳中心“水冰转换”造就绿色节能冰壶场馆

新京报 2021-03-15 11:17:12
A+ A-

新京报讯2022年,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将进行北京冬奥会冰壶项目的比赛。为了落实“绿色办奥”的筹办理念,冰立方在“水冰转换”中造就了“绿色节能”的冰壶场馆。

“水冰转换”是在保有“水立方”水上功能的基础上新增冰上功能。转换过程大致分为5道工序,即放空池水、搭设钢架和支撑结构、铺保温层和防水层、安装可拆装制冰系统,以及制作冰面。完成转换的比赛大厅将成为具有4条标准赛道的冰壶场地。

国家游泳中心“水冰转换”造就绿色节能冰壶场馆

2020年12月21日,“冰立方”冰壶场地面向公众开放试运营。冬奥会赛后,该馆将在游泳季和冰上季之间不断切换。资料图片/新京报记者王嘉宁摄

“临时冰面”改写冬奥冰壶项目建筑史

在冬奥会的百年历史上,冰壶项目从来没有在临时的冰面上进行过比赛。最开始的方案是在游泳池内搭设钢架,形成新的支撑体系,再通过浇铸混凝土加制冷管道,形成“永久”的冰面系统。但显然,这样做是非常糟糕的,这种永久冰面只是一次性的,用完后就要砸掉,成为建筑垃圾。

北京冬奥组委会同业主和国际壶联交流,尝试改变冬奥会这项运动的建筑历史,采用可转化的钢架支撑系统来进行临时冰面的建设,在水池里建设非常密集的钢架。在钢架上铺设预置的混凝土板,用的时候摆上来,不用的时候撤走。在混凝土板上铺设临时冰面的相关材料,包括保温层、隔湿层,还有临时制冰的管道。

“水冰转换”成功进行钢架冰面铺设

2019年6月,在“水立方”,一场“奇异”的“水冰转换”正在进行。冰壶场地改造工程总面积约5万平方米,冰壶比赛对冰面平整度要求非常高,这对工程的架体结构精度、施工作业细致度都是考验。同时,冰壶项目是所有场馆中对外环境要求最高的。场馆里有3种不同温度——观众席在16℃以上,冰面达到零下8℃,冰面上一米的位置不能让运动员太冷还要达到零上几摄氏度。

如今,世界最大的奥运游泳馆——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已经成功进行了多次钢架冰面的铺设,数据采集得到的结论显示,临时冰面毫不逊色于永久冰面能带给比赛的条件。整个大厅的温湿环境、声音环境、灯光环境都可以与往届冬奥会冰壶项目场馆媲美,甚至可以超越它们。而这一切凝结着两届北京“奥运人”的心血。

国家游泳中心“水冰转换”造就绿色节能冰壶场馆

北京冬奥会宣讲团成员罗璇。北京冬奥组委新闻宣传部供图

国家游泳中心场馆运行团队场馆通信中心经理罗璇:

冰壶场地2600根钢架一毫米一毫米微调

北京冬奥会宣讲团成员罗璇是国家游泳中心场馆运行团队场馆通信中心经理,她亲历了水立方的华丽变身,并为我们讲述了“水冰转换”的神奇故事。

新京报:你目前在北京冬奥组委工作,2008年的时候,你也参加过北京奥运会的工作?

罗璇:是的,十二年前,我还在大学的时候有幸成为北京2008年夏奥会颁奖礼仪志愿者。那个夏天,我身穿温润典雅的颁奖礼服“玉脂白”,在鸟巢场地中一次次圆满地完成颁奖任务,微笑的表情、步幅的大小、入场的路线,直到现在我都熟稔于心。

在鸟巢颁奖训练场上,我的脚上磨出血泡、浑身被汗水湿透。这段经历成为了我最珍贵的一段青春记忆,也是我“奥运情结”的缘起。毕业后我毫不犹豫就选择了投入水立方的大家庭,在这里,我见证了水立方变身冰立方的传奇,更领略了这蓝色水晶宫所体现出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新京报:为什么我们选择“在泳池上方制作冰壶场地、实现水冰转换”这个思路?

罗璇:北京冬奥会的理念提倡绿色办奥,非常注重可持续发展,所以大量场馆都沿用2008年奥运会遗产。我们首次提出“在泳池上方制作冰壶场地、实现水冰转换”这个史无前例的想法时,世界冰壶联合会表示,这在国际上从来没有过,根本不可能实现。所以他们更倾向用混凝土把泳池填平再制作冰面。可如果用混凝土填平,那泳池就不能再用了。

说实话,我们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这个曾经被世界媒体称为水魔方的快速泳池,它承载着一种记忆,写满了2008年奥运会的无与伦比,难道就用水泥把它封存永远成为历史了吗?为了水立方的可持续发展,我们必须选择可转换的方案。

新京报:这个方案难度在哪儿?

罗璇:首先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要保证钢架结构和支撑结构的稳定性。

经过试验,我们最终在5个方案中选定了H型钢架加混凝土板的方案,在安装2600根高3米、长2米的钢架结构时,为了保证精确性,工人师傅们用卡尺每天一毫米一毫米地微调,一寸寸量下来后手都僵硬了。他们量的不仅仅是技术数据,更是想把最完美的冰壶赛道呈现在运动员面前。

冰壶比赛,要求冰面每平米在承受150公斤重量的情况下,冰面变形不能超过1毫米。为解决这一问题,我们在赛道基层共设置24个监测点,实时监测采集数据。我们的监测设备就像医院里的心电监护仪,当它产生波动曲线的时候,病人、医生、家属是高兴的,而对于冰场来说,这个波动却是我们所担心的,我们要努力将所有的波动减到最小。试验数据表明这个方案完全能满足国际最高级别冰壶赛事场地要求。

新京报:水立方的钢架结构和支撑结构搭设好后,制冰有哪些程序?

罗璇:制冰工作更为复杂,需要专业制冰师经过70多道工艺,每次间隔4个小时,一毫米一毫米的,经过14天才能浇筑出厚5厘米、4个篮球场大、厚度均匀的冰层。

那些日子里,我一有时间就会去施工现场,仔细观察那冰面的细微变化,记录下整个变冰的过程。看着制冰管上的冰晶慢慢生长,最终变成洁白无瑕的冰面,现在我的手机里还保存着那些原始照片,如果说开始是出于好奇,可现在当我再翻开照片,我觉得记录的不仅是冰面的变化,更是所有科研人员辛勤付出的点点滴滴。

新京报:这一方案的成功实现,也赢得了外国专家的肯定?

罗璇:是的。验收现场专家们拿着各种仪器反复测试,甚至还趴在冰面上细细观察,还提出了许多问题。最后他们竖起大拇指说“中国人太棒了!”

现在从游泳池转换到冰壶场地,再从冰壶场地转回游泳池只需要30天时间,可是这30天凝聚了所有科研人员和施工人员付出的努力和心血,这30天实现了世界第一个冰上和水上项目可以同时运行的双奥场馆,这30天更凝结了我们中华民族敢于攀登、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的胆魄与智慧。

新京报记者吴为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