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刘威:生活中我也是一个比较操心的父亲

新京报 2021-03-05 15:46:56
A+ A-

日前,《生活万岁》主演刘威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在刘威看来,老曾集齐了中国式父亲的特点:要强要面子,默默操心,霸道独断,奉献牺牲,说话直白傲娇,“本来父爱就是没有那么细腻、外显的一份感情,这个角色还要把父爱均分给每一个孩子,挺有挑战性的。”

刘威:生活中我也是一个比较操心的父亲

刘威饰演曾家老爸。

《生活万岁》讲述刘威饰演的老曾在一场社区篮球赛中突然晕倒,让一个看似和谐的五口之家,矛盾集中爆发。老曾的四个孩子中两个都不是亲生的,亲生的两个还是同父异母。家庭过去几十年的积怨逐一被揭开,四个子女矛盾不断,正当这场“战役”进行到最不可开交之时,病床上的老曾醒了,他要让孩子们解开心结、成为真正的家人,在老曾护航曾家的行动中,也上演了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

首播剧情中,老曾一边住院,一边与女儿智斗、和病友偷喝酒、逃跑回家、给儿子张罗婚事。而特有的中国式父爱的表达方式,也让观众对这“四个娃的爹”产生了不少喜爱和好奇。在刘威看来,《生活万岁》这个故事“很落地”,剧中包含着大家在生活里多多少少都会遇见的问题:比如老三喜欢上了一个岁数比较大的姐姐,因为年龄不太合适而遭到家人的百般阻挠;老大工作婚姻都是最好的,结果她偷偷离了婚;老四年轻有活力,想创业,但是中间遇见了骗子、创业失败;老二因为原生家庭的问题对婚姻产生恐惧。让刘威感到欣慰的是,这一家子一起去解决这些问题的态度和过程,“这种有家人当后盾,相互关照、相互扶持的感觉,很温馨很暖。”

刘威:生活中我也是一个比较操心的父亲

刘威饰演四个娃的爹。

剧中的老曾为子女操碎了心,对待老大老三,因为他俩不是亲生的,有一种“被托付”的责任感在,以让他们的感情生活幸福、有人可以相互扶持为首要目标;老四是家里的老幺,和哥哥姐姐们多少在观念上不太一样,更新潮一点,老曾就是想让她工作稳定、经济独立,有自力更生的能力;老二是“嫡长子”,“杀鸡儆猴”的这个“鸡”一般都是老二。在全剧最后,剧里的所有人,包括孩子们的、老曾自己的问题都得到了解决,老曾张罗了一桌家宴,十几口子人在这个老宅的一张大长桌子上吃饭,很热闹。这场大结局的戏份也让刘威自己很感动,“老曾还当着众人的面,对孩子们、朋友们说出了他的真心话。老曾这么要面子的一个人,不端着不揣着,和小辈袒露心声,对我而言印象很深。”

——对话——

新京报:各种影视作品中的父亲形象非常多,你认为老曾的特殊之处在哪里?

刘威:特殊之处就是他所建立的这个家庭,虽然四个孩子不都是亲生的,但是要一视同仁的对待每个孩子,这其中也包括严格的要求,把他们顺利的抚养成人,让他们的身体和心理都尽可能健康,还有很好的生活和工作,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端水”。在这个剧里,我去了老二的单位,也还得去老三的车厂转转;解决了老大的婚姻问题,还得催着老三早点谈个女朋友;支持了老四的拼搏精神,还得肯定其他几个孩子的工作态度。感觉老曾就是个4卡4待24小时不关机的手机,还得随时给卡上充钱,是真挺难挺累的。现在二胎家庭父母可能会更多的面对这个问题,但肯定还是要比老曾轻松一点点。所以老曾和我之前演过的“父亲”角色相比,他的各方面情况都是最复杂的。

新京报:老曾是一个操心的父亲,你在生活中和老曾是一种类型的父亲吗?

刘威:我生活中也是一个比较操心的父亲,对于一个父亲而言,对孩子的操心,是不自觉的。生活中的我在“父亲”这个角色上,确实有很多和老曾一样的地方。当然也有不同,我可能和孩子的交流一直都更透明,是朋友式的。我觉得所谓的父爱,尤其是典型的中国式父爱,其实就是别别扭扭的。天天让你独立坚强,实则偷偷关心你是不是吃饱穿暖,就好比老曾在剧里,嘴上嚷嚷让老四找个稳定工作,最后还是号召全家入股,投资创业;前脚和老三吵架,把老三气跑了,后脚曲线救国让其他孩子去联系他,劝他慢点开车,早点回家。

新京报:剧中几个子女感觉都各有各的烦心事,生活中,你会怎么帮孩子处理他们的烦恼?

刘威:谁的问题,谁来解决,作为父母我觉得引导、沟通、给出更多的解决角度最重要,因为阅历多嘛。首先是需要能发现这个孩子是不是遇到问题了,要跟孩子多聊天,让他信任你,愿意主动把自己的烦恼和不开心都说出来,敢于和家长沟通,也敢于坦白和说出真实的状况,然后再用我们自己的生活经验,在符合孩子个性的情况下进行引导,解决他的烦恼。像剧里,一开始老曾做的就不太好,比较独断,几个孩子遇到的问题,没有一个愿意告诉老曾的,不敢告诉他,这就产生了很多家庭内部的问题。其实亲子关系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双向的沟通问题,沟通也是需要技巧的,要平等、尊重、信任,沟通到位了,生活也万岁了。

新京报:目前你还有没有很想尝试,但是一直没有演过的人物类型?

刘威:想尝试的角色当然有很多了,不论是悲剧、喜剧、正剧,甚至话剧,各种不同类型都有,因为作为一个演员,有机会的情况下,不管是在荧屏还是舞台,只要能够塑造不同的角色,就是最大的幸福。现在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身体好一些、精力足一些,去拍观众更喜欢的戏、感兴趣的人物,同时能够把人物处理得让大家接受、满意、喜欢,更好一点就是给观众一些启发、启示,这就是我想更多的去塑造不同角色的原因。

新京报记者刘玮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