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左小青:温柔知性的外表下,拥有着坚韧的个性

新京报 2021-02-19 15:54:12
A+ A-

左小青:内心住着一个孩子气的少女

她是热播剧《上阳赋》中与章子怡反目成仇的太子妃谢宛如;她是《正青春》中,看似温润如水,实则雷厉风行的方静;她是演员左小青,温柔知性的外表下,拥有着坚韧的个性。

左小青:温柔知性的外表下,拥有着坚韧的个性

少年时期参加体操队的经历让左小青不善表达自己面对的艰辛,但如今40+的她却不惧年龄,走出舒适圈,选择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2》,连她妈妈都惊呼,“你唱跳都不行,还敢去参加?”

但左小青却觉得,这不才是挑战吗?虽然最终被淘汰,但她没留任何遗憾。

参加“姐姐2”是心想事成

几个月前,左小青还只是《乘风破浪的姐姐》的忠实观众,几个月后她就已经站在了同一个舞台上。

“第一季播出时,我也和大家一样,就想看姐姐们怎么搞事情,看进去后觉得太励志了,‘姐姐们’都很不容易,我当时就很想参加。”想着想着,节目组的邀约就找来了,对左小青而言,是“心想事成”。

左小青:温柔知性的外表下,拥有着坚韧的个性

左小青如愿参加了《乘风破浪的姐姐2》。

决定参加后,左小青开始准备节目,唱歌她一向不太擅长,跳舞也不太会,只会艺术体操,还是童子功,“我妈就说:你真的好勇敢呀。”左小青借妈妈的口调侃说,“我妈最了解我了,她就说:你唱跳都不行,还敢去参加‘姐姐’?这是绝对的亲妈。”

对左小青而言,她只是希望通过参加“姐姐”,展现自己不为人知的一面,“不管好坏,肯定有人喜欢,也有人不喜欢。”这也是她一贯坚持的——不怕难,别想太多,努力就好。她说,这和自己从小学体操有很大关系。“我很小就离开爸妈,在体操队长大,过着集体生活,那个时候我们每天就是八个字:刻苦训练、为国争光。”

左小青:温柔知性的外表下,拥有着坚韧的个性

左小青:温柔知性的外表下,拥有着坚韧的个性

从小学体操,对左小青最大的影响就是不怕吃苦。

不过,左小青也承认自己有“缺点”,人太多的时候,有点儿社交恐惧症,“尤其是介于熟与不熟之间,不知道该聊些什么。”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2》第一期录制时,虽然也有李菲儿、李慧珍等相熟的朋友,但大部分“姐姐”不是不认识就是活动上的点头之交,左小青极为忐忑。后来熟了,她发现其实“姐姐们”都挺害怕这种尴尬的。

止步二公有不甘却没有遗憾

录制前,节目组曾问过左小青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她说:希望能和那英同台唱一首歌。如今来看,这个愿望已经超额实现了,“我也算是追星成功了。”

她说,姐姐们首次见面时,她进去第一句话就是跟那英说的,第一次分组,也是在她的主动要求下,和那英成了队友,“我们组还有王鸥,正好是30+、40+、50+,用老师的话说,我们这组最有女子组合的团队精神。”

三个人刚开始在一起练舞时,有次那英悄悄和左小青说,自己刚在厕所哭了一鼻子,因为控制不住自己,太想回家,不想跳了。“她有大姐大的一面,也经常会有这种小女生的一面,特别可爱。”而左小青的问题则是唱歌有时找不到调,“我不识谱,只能纯靠记忆力,但有时候会记岔。”那英就一直陪着她练习。

对于第一次公演,左小青对自己的表演很满意,“我平时训练特别用功,王鸥都说:天呀,你一个巨蟹座怎么那么较劲儿。”她就觉得,这套动作不是特别难,还是希望能做到最好。一公结束后,左小青被分到了“破浪组”,“当时我就想着二公肯定要被淘汰了。”所以她一直在给自己做思想工作,甚至在二公时选了一首对自己来说很难的快歌,“就想着拼了吧,不管结果怎么样,反正努力了。”

左小青:温柔知性的外表下,拥有着坚韧的个性

左小青在“姐姐2”的二公中被淘汰。

面对节目组的两次采访,左小青都哭了,但最后当她打开淘汰牌时,是笑着离开的,“他们问我有什么遗憾,其实我没什么可遗憾的,因为我努力了。”左小青的腰和膝盖都不太好,训练期间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但这个舞台就是很奇怪,不管你付出多少辛苦,都想继续留在上面,我很想留下,但现实就是很残酷。”

只要自己足够强大,年龄不是束缚

2021年2月1日,左小青在社交平台发文透露自己目前是单身,“始于爱情,终于友情,女儿快乐成长是最大的愿望。结婚、离婚或者不婚都是选择题,自己选择自己想要的快乐人生就好啦。别脑补,没瓜,不撕。”

事实上,左小青几年前就已离婚,没有刻意公布一是想保护女儿的成长环境,另一方面也觉得是私事没必要浪费公共资源。此时选择公开说明也并非刻意,而是在《乘风破浪的姐姐2》录制时,顺其自然地说到了这个话题,节目中陈梓童和江映蓉聊起了她们都是单亲家庭里长大的孩子,左小青就联想到了自己的女儿,“我也会担心,就问她们单亲家庭会不会给孩子心理造成不好的影响,她们说并没有,妈妈给了足够的爱,她们内心也都非常健康。”

左小青:温柔知性的外表下,拥有着坚韧的个性

作为公众人物,左小青明白自己的私生活肯定会受到大家的关注,她不想隐瞒,“我觉得选择公开更好也更自由,既然在节目中提到了这件事,我想最好还是正式说明一下,总比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好。”

左小青说,自己做事情属于果断型,不太会想后果。恢复单身后,她要面对工作,还要独自抚养孩子,赡养父母,担子不轻,难免也会焦虑,“但怎么办呢?还是要面对生活,自己变强大。”好在,左小青在女儿8个月大时就选择回归工作,单身后的生活也并没有让她措手不及。

今年,左小青刚好44岁,但面对这个对女性略有敏感的话题,她却并不太在意,“可能我内心一直住着一个孩子气的少女吧。”相比年龄,她觉得反而是34岁成为母亲后,心态和意识上的改变更加明显,“当妈妈后,变得更有责任心、更有爱心和主见。而且这种变化也不是一蹴而就的,随着女儿慢慢长大,我也跟着她一起成长。”

左小青:温柔知性的外表下,拥有着坚韧的个性

左小青和女儿。

不过,年龄带来的危机感,左小青也不是完全没有,但是很短暂。“差不多2018年左右,找来的戏慢慢从女一都变成了女二、女三。”但她很快调整好心态,团队工作人员也总劝她说,女二可能更出彩。“突然就觉得我们这个年龄段已经翻篇了,但这也没办法就得面对。”虽然陆续有戏播出,但似乎总给人一种左小青淡出的错觉,“会有一点儿着急,或者应该说是疑惑吧,但也会觉得是时间没到,只要付出一定是会有回报的,慢慢来吧。”

关于“姐姐”

新京报:“姐姐2”的初舞台上,你表演了一首《心恋》,不过却被网友戏称为“老年文艺汇演”,看到这些评论后什么感想?

左小青:初舞台是我最紧张的时候。其实上台前,还挺有自信的,结果要表演了却紧张到嗓子发干,想喝水又怕上厕所,整个气提在嗓子眼,根本唱不出来。全程硬着头皮在那儿唱,当时就希望这一分钟赶紧过去。

后来那个舞蹈加上体操棒,一套动作下来其实也挺难的,练了很久。当天那个场地我也不熟,而且不让彩排,上去之后四周全是黑的,我觉得是站不稳的,那种感觉就像在太空里,完全是凭借肌肉记忆跳完了那支舞。而且我的耳返也出问题了,声音特别小。

左小青:温柔知性的外表下,拥有着坚韧的个性

心态超级好的左小青,还在社交媒体上发了“老年文艺汇演”的表情包。

播出时回看,我那天妆浓到爆,头发也特别老气,确实挺像老年文艺汇演的。不过,我心态还是挺好的,好的地方我承认,不好的地方我也要承认呀。

新京报:参加“姐姐2”,有比较难忘的经历吗?

左小青:让我印象比较深的,就是很多年没有过集体生活了,有一点儿不习惯,比如几个人共用一个洗手间。其实现在回想起来还挺有意思的,在“破浪组”时五个人一间房,大家都是一个人洗澡、一个人洗漱、一个人上厕所,我就有点儿不好意思,第一天,等大家都弄完我才去洗的,第二天收工实在太晚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就觉得这些姐姐们都太可爱了,别看在台上都特别酷,其实生活里都挺接地气的。

“姐姐”之外——

《上阳赋》中演少女确实有压力

在《乘风破浪的姐姐2》开播前,由左小青参演的另一部作品《上阳赋》正在热播。此前,左小青并不认识主演章子怡,但她曾与《上阳赋》的导演侯咏合作过。合作过的导演,加上期待合作的演员,成了左小青接下该剧的最大动力,“当时还没看到剧本,我就说肯定要去。”

“子怡是一个非常敬业、专业的演员,她能走到今天肯定是有原因的。”说到章子怡,左小青言语中透着欣赏。剧中,左小青戏份不是很多,但是几场重头戏的对手演员都是章子怡。每次,两人都会提前对很多遍,来回打磨彼此的台词,“她对剧本要求非常高,很严谨,包括对整体的灯光、美术造型都会有一些自己的想法,总体就是一个很有能量的女演员。”不过,通过这次合作,左小青对章子怡也有了新的认识,“我觉得大家之前把她神话了,其实她就是一个挺接地气的邻家女孩。休息的时候会和大家聊天、开玩笑,吃饭的时候也会给大家分享自家的美食。”

左小青:温柔知性的外表下,拥有着坚韧的个性

在电视剧《上阳赋》中,左小青饰演太子妃谢婉如。

出演《上阳赋》对左小青最大的挑战就是剧中角色的年龄跨度,拍这部戏时左小青41岁,但她要从十几岁的少女时期演到后期生儿育女。“如果是十几年前,我肯定有信心。但现在这个年纪,演技再好眼神里的东西也是出不来的。”

左小青觉得作为演员想要塑造好角色,还是要忘掉自己。虽然演不出少女的眼神,也知道自己的年纪和角色的年龄相差比较多,但也不能“刻意”或者“搂着”去演。而面对网友的评价“强努的少女”“阿姨级的少女”,左小青觉得也很正常,“我和子怡都是当妈妈的人了,这个年龄还要去演少女,演得像也不对了。只能是努力去寻找那种感觉,让神态尽量回归到少女状态,还好只有几集。”

新京报资深记者张坤玉

责任编辑:卢书敏 CN069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