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妻夫木聪:拍《唐探3》意外“打卡”很多日本景点

新京报 2021-02-16 15:12:08
A+ A-

由陈思诚执导,王宝强、刘昊然领衔主演,妻夫木聪、托尼·贾、长泽雅美等人主演的电影《唐人街探案3》推迟一年后,于2021年大年初一全国上映。

影片讲述了继“曼谷夺金杀人案”“纽约五行连环杀人案”后,“唐人街神探组合”唐仁、秦风被野田昊请到东京,调查一桩离奇谋杀案的故事。妻夫木聪饰演的日本侦探野田昊,也成为开启“唐探3”故事的重要角色。

妻夫木聪:拍《唐探3》意外“打卡”很多日本景点

妻夫木聪。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郭延冰

1997年,17岁的妻夫木聪参加日本某选秀活动,从300万人里脱颖而出获得最高奖,走上演艺道路,事业稳扎稳打,拍摄了《五个扑水的少年》《恶人》《怒》等代表作品,还和侯孝贤导演合作了《刺客聂隐娘》。而《唐人街探案3》是他与导演陈思诚的第二次合作。

这次采访完成在2020年春节前,妻夫木聪为该片来中国宣传,与新京报记者聊了聊这部电影的拍摄经历,以及之前与侯孝贤导演的合作、中日酒文化。

生活里穿得太花哨,会感到害羞

妻夫木聪在电影《唐人街探案3》中饰演的侦探野田昊,多金、自恋,经常在网上发自拍,看上去可能不太讨人喜欢,但也是一个热情的人。片中,他的服装造型主要以红色或花色为主,亮眼、高调。

《唐人街探案3》拍摄期间,他在片中的造型曾被日本媒体拍到,并误以为这是妻夫木聪生活里的穿衣风格。“其实,他们不了解,那是在拍戏”。妻夫木聪说,因为要演出野田昊的自恋,所以会穿这类服装,可现实生活中自己绝不这么穿,会害羞。

妻夫木聪:拍《唐探3》意外“打卡”很多日本景点

妻夫木聪说,如果生活中要像电影里这样打扮得很花哨,他会觉得害羞。

拍摄《唐人街探案3》也让妻夫木聪有了很多难忘的经历,片中的多数取景地,作为日本人的妻夫木聪也是第一次去。例如位于东京的滨离宫庭院,他觉得特别漂亮,通过中国电影让他发现原来日本还有这样的好去处。

此外,有场几个主角操着不同国家语言吵架的戏,中文、日文、英文……让妻夫木聪觉得很有趣,也特别难,“大家都看着彼此的表情,猜着对方是不是说完了,所以表演的时候特别逗”。

《刺客聂隐娘》的一切源于他的笑

曾合作过电影《五个扑水的少年》(2001)的导演矢口史靖说过,如果让妻夫木聪演一个同时喜欢上两个女生的角色,观众觉得是可以被原谅的,但如果别人来演肯定会被骂成渣男。曾合作过电影《我们的家族》(2014)的演员池松壮亮评价妻夫木聪是个“超级温柔的人,会让身边的人感觉很幸福,甚至会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太邪恶了”。

特别是他的笑容很治愈。导演侯孝贤曾不止一次对编剧谢海盟说过,《刺客聂隐娘》的故事“就是在看到妻夫木聪的笑容后开始构思的”。聂隐娘的性格幽暗曲折,要何等的人物才能打开她封存起来的纯真一面?侯孝贤的答案是,找一个笑容灿如阳光,能让观者也想与之同笑的人。这个人,就是妻夫木聪。

“导演好像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说过,他应该直接和我说,我会更加高兴”,妻夫木聪开玩笑道。《刺客聂隐娘》中,在一派杀戮、悲凉、冰冷的人物面孔中,妻夫木聪饰演的磨镜少年是唯一一个如阳光般清新的角色,甚至聂隐娘在他面前都绽放了难得的笑容。

妻夫木聪:拍《唐探3》意外“打卡”很多日本景点

电影《刺客聂隐娘》剧照

不过,该片是在没有完整剧本的情况下拍摄的,妻夫木聪第一次体验这样的工作方式,很惊讶,每次都很紧张,“到了现场后,就给我一页中文剧本,说要背下来,那个时候我还没学会中文,就靠死记硬背,结果都被剪了。”

拍《恶人》入戏太深,两年没走出来

采访中,妻夫木聪至少提及了四次由他主演的电影《恶人》(2010)。

刚入这行时,妻夫木聪听别人说,演员要有个性,但因为性格温柔,他总是被别人说没个性。“其实没个性,也算是一种个性嘛”。不过,他还是会尽量去挑选一些有个性的角色。

《恶人》算是对他影响最大的一部作品。

妻夫木聪:拍《唐探3》意外“打卡”很多日本景点

为出演电影《恶人》,妻夫木聪特意染了黄头发。

从《恶人》开始,妻夫木聪改变了自己的表演方式,每接到一个角色,都会花很多时间去想这个角色生活在什么地方,然后到那个地方去体验生活。片中,他饰演一名建筑工人,就自己跑回老家打工,和工人们一起生活,还染了头发,尽量和角色做到接近。他也凭这个角色拿下了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男主角。

电影《怒》(2016)开机那天,一起合作的前辈渡边谦怕妻夫木聪入戏太深还告诫他:“不要把人生都押在电影上啊”。然而,在演完《恶人》后,妻夫木聪始终沉浸在角色里,“大概有两年时间没有走出来”,那段时间幸亏有家人及朋友在他身边。虽然后来也拍了其他电影,进入其他角色是没有问题的,但只要回到自己的生活中,还是在《恶人》那个角色里。

——中日酒文化——

“原来在中国,干杯就要一饮而尽”

妻夫木聪喜欢喝酒,休假的前一晚总会喝点儿酒,后来渐渐对下午起床这事儿有了罪恶感,便有所控制。在一次去伦敦拍广告的途中,他和小栗旬在飞机上,一杯接着一杯,有点儿把机舱当成了小酒馆,一直请空姐续杯,直到第四杯时,被空姐制止了。

他自认酒量还可以,但在中国人面前甘拜下风,“中国人的酒量都很厉害。”他记得第一次去韩国参加釜山国际电影节,和中日韩的电影人一起喝酒,“在日本,我们说干杯就是碰一下杯,然后喝一点点就可以了。那个时候韩国人和中国人都过来敬酒,干杯后我只喝了一点点,他们就说,干杯是要喝完的。结果那天我喝了五杯啤酒,后来就觉得真可怕”。

新京报:中国影迷给你起了个昵称叫“小七”,你知道吗?

妻夫木聪:我之前听说了,可能大家都觉得这样叫比较亲切,我也觉得挺好的。

新京报:你其实是一个比较高产的演员,喜欢这种拍戏节奏吗?

妻夫木聪:我每年大概拍三四部影片,当然其中包括一些不是主演的角色。其实我也不太适应长时间的休息,比如在拍侯孝贤导演的《刺客聂隐娘》时,因为各种各样的情况,中间休息了一个月,我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只能每天喝酒,就胖了很多。所以,我这个人不能休息,应该一直工作。

新京报:你前后参演了《刺客聂隐娘》《唐人街探案2》《唐人街探案3》三部中国电影,还有特别想合作的中国导演吗?

妻夫木聪:不久前看了毕赣导演的《地球最后的夜晚》,觉得非常好,所以希望有机会能和他合作。我也非常喜欢李安导演,当然也希望能够再次和侯孝贤导演合作。

新京报资深记者滕朝

人物摄影郭延冰

责任编辑:卢书敏 CN069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