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不落下每一名坐末班车的“夜归人”

新京报 2021-02-12 13:20:45
A+ A-

昨天是大年三十儿,在这座城市里,有人阖家团圆,吃一顿期盼已久的团圆饭;有人异地过年,有三五好友欢聚在一起,过一次不一样的春节。而在万家灯火背后,还有一群人坚守在工作岗位上,保障城市的正常运转。

昨日,记者探访多位一线工作者。他们有人连续几年没能在家吃上年夜饭,有人忙过了除夕夜,后面还要继续加班加点。虽不能陪伴在家人身边,但他们表示,这样的春节更有意义。

不落下每一名坐末班车的“夜归人”

昨日,地铁司机王赵然在焦化厂地铁站完成交接,驾驶列车朝花庄站驶去。新京报记者王贵彬摄

地铁司机王赵然

保障列车安全到站让乘客踏实过年

刷员工卡“打卡”签到、酒精检测、量体温、整理制服,完成这一系列操作后,北京地铁7号线的司机王赵然才能在值班表上登记确认。昨上午10点,他在焦化厂地铁站与上一班的司机完成交接后,驾驶着地铁列车朝花庄站方向驶去。这个除夕他又将在驾驶室内度过。

2013年,王赵然加入北京地铁,经过长期的训练,1993年出生的他已经成长为一名成熟的地铁司机。

王赵然所负责运营的北京地铁7号线是一条横穿北京的骨干线路,西边是北京西站,菜市口站可以换乘4号线抵达北京南站,还有不少乘客会在磁器口站换乘地铁到北京站。一到过年前,这条线路就会变得更加忙碌,到处都能看到拎着行李箱和大包小包的乘客。有时候,车厢内还有乘坐轮椅的行动不便人士以及携带婴儿车的乘客,王赵然的工作更需要格外细致。

“列车启动、加速、刹车都要更加柔和,避免发生轮椅、婴儿车滚动的危险。”王赵然说,虽然地铁司机很少会直接面对乘客进行服务,但必须要心里装着乘客,仅仅把车准时准点开到站是远远不够的。

“新年好,赶明儿上我家吃饺子。”在地铁7号线焦化厂轮乘站的司机值班室内,张贴了不少新春的福字和牛年的剪纸,司机间互相拜着年。这个除夕,王赵然又轮到了当班,由于地铁行业的特殊性,每名驾驶员在除夕或者大年初一基本上都会轮班。谈及家人,王赵然说得最多的就是感谢,“特别感谢家里人理解我的工作,我们值乘时是不能使用手机的,他们也从不会在我上班的时间联系我,甚至家里人身体不舒服也都会瞒着我,直到下班到家以后才知道家人生病住院了。”

王赵然说,虽然节日期间需要在岗位上值守,不能陪伴家人,但能通过自己的努力保障列车安全、准点到站,让更多的乘客能过一个踏实的团圆年,这样的春节,他觉得更有意义。

不落下每一名坐末班车的“夜归人”

昨晚10时,北京西站,公交车司机于文驾驶特19路公交车准点发车。新京报记者王贵彬摄

公交司机于文

连开4年除夕夜末班车不落下每一名“夜归人”

“司机师傅,过年好”,昨晚9点50分,在北京西站的公交场站内,特19路司机于文打开车门,提前坐在驾驶室内等候乘客。这已经是他连续第四年值守除夕夜的“末班车”了。

今年51岁的于文开了19年的公交车,近几年,随着车队年轻人的涌入和老师傅们的退休,他成为了仅有的几名50岁以上的司机。由于夜间行车的经验更丰富,于文经常被安排驾驶特19路每天晚上的末班车,肩上的担子也更重了。

特19路是双层公交车,从北京西站出发后,穿过长安街,沿着中关村东路向北行驶,最终抵达西苑站。于文说,这条线路的末班车客流比较固定,以北京西站抵京的乘客、老年人还有通勤族为主。“疫情以前,基本上每趟车都会坐满,上下层坐满了人。”

晚上10点,于文驾驶着特19路公交车准点从北京西站发车。由于疫情的原因,今年春节不少人选择留京过年,返京的人员也减少了很多。“很多人说我们公交人辛苦,其实我觉得现在各行各业都是在为战胜疫情做着自己的贡献。”

开末班车时间久了,于文甚至能准确记清楚哪几站会有几名“熟客”上车,三里河东路南口站有几名长安商场下班的售货员,会在东升园站和白塔庵南站(原青云路站)下车,月坛南街北站也有几名经常坐末班车的“夜归人”。

有时候,坐末班车的乘客睡过了站,于文通过后视镜发现后,也要吆喝几声,提醒乘客下车。“还有的乘客习惯掐着点来坐车,到站以后我从后视镜看见乘客一溜小跑地赶过来,便会跟车上其他乘客说,这是末班车,咱们稍微多等一会儿后面的乘客。”于文说,车上的乘客都很理解,大家也都有了默契,其实最多也就是等十几秒、二十秒钟乘客就准能上车,尽量在保证准点的情况下,不落下一名坐末班车的“夜归人”。

不落下每一名坐末班车的“夜归人”

昨晚9时30分,北京南站附近,王建生行驶在路上。新京报记者王贵彬摄

的哥王建生

参与“保点运营”21年没吃过像样的年夜饭

“大家伙儿辛苦了,快来趁热吃饺子。”昨晚9点半,在北京南站的出租车等候区内,北方出租车公司党员车队队长王建生正在给参与“保点运营”的出租司机们送饺子。

从开出租第一年算起,21年间,王建生从没在家吃过一顿像样的年夜饭。

今年春节,不少人选择“留京过年”,各大火车站也没有了往日的那种人潮涌动,集中排队进出站的情况,尽管乘客出租车用车需求下降,但运力还是要保证,特别是23点过后,公交、地铁等交通工具停运,出租车就成了乘客的主要交通选择。

王建生说,今年北方出租车公司党员车队从除夕下午开始就分别在北京西站、北京南站、北京站开展“保点运营”任务。“我们的任务是接续保障运营,连续不断提供服务,晚上的时候,我们所有队员集中在夜间用车需求量更大的北京南站,一直到晚上11点半最后一辆列车到达,把最后一名客人送走,才算完成今年除夕夜的‘保点运营’。”

王建生表示,今年春运,由于疫情,大家出行减少了,但他们运营服务标准在不断提升。每天开始运营前都要对车辆进行彻底消毒,运营中也要实行“一客一消毒”,绝大多数出租车司机都完成了新冠疫苗注射,身体不符合接种疫苗条件的司机也都要定期核酸检测。“可以说咱北京的出租司机都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给乘客一个更安全的出行环境。”

不仅这个除夕夜在路面上度过,接下来的几天,王建生也很难闲下来。虽然火车站的客流量会比以往有所下降,但乘客依然还是有出行的需求。根据运营安排,初五、初六、初七、初八王建生和同事们都要在北京南站继续“保点运营”,特别是保障23点以后到站的旅客能平安地到家。

王建生觉得,每一个出租司机在参与运营保障的过程中都离不开家人的支持,否则不可能安安心心地服务。“特别感谢我们出租司机的家人,是你们的理解,才换来客人对我们的认可。”

新京报记者裴剑飞摄影记者王贵彬

责任编辑:周晶晶 CN03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