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自述被家暴前女记者债务处理声明:个人精神濒临崩溃

北京晚报 2021-02-08 11:06:36
A+ A-

原标题:自称遭家暴前女记者回应质疑,公布其债务处理情况

2月6日,前资深媒体人马金瑜通过名为《另一个“拉姆”》的自述信表示自己多次遭家暴,其经历引发外界关注。

其丈夫谢德成后来也接受采访,称没有家暴事实,随后网上也有网友开始质疑马金瑜的债务问题,而马金瑜一直未有回应。

直至今日下午5点50多,马金瑜才通过其相识的几位媒体圈内的朋友发布名为《关于马金瑜债务处理之声明》的回应。

自述被家暴前女记者债务处理声明

自述被家暴前女记者债务处理声明

在该声明中,其朋友表示,“现在马金瑜个人财力和精神都濒临崩溃”,为了处理其债务问题才发布该声明。

前女记者马某某曾为爱情远嫁西部。2月6日,她发文称长期受家暴凌虐后带孩子逃离。

晚间,马某某回复澎湃新闻称“今天电话好多,我晕晕乎乎的”。

青海省妇联称正在联系她。文章发布当日,@新京报我们视频 多次试图与马金瑜取得联系未得到回应。

记者从青海当地公安部门获悉,警方已介入展开全面调查。

同日,中央政法委评金瑜被家暴,称家暴不是“家务事”,全社会都应“零容忍”。

自述被家暴前女记者债务处理声明

自述被家暴前女记者债务处理声明

2月6日,文章《另一个“拉姆”》刷屏,作者马金瑜的名字登上热搜,她是一位曾在一线城市工作的媒体人,曾经自称为了爱情远嫁到青海贵德县,为蜂农丈夫扎西生儿育女,称丈夫的心“像山上的泉水一样”,他们养蜂养花、世外桃源般的生活,曾被传为美谈。

而在发布的文章中她控诉,现实是,她遭遇了丈夫长期的家暴和出轨,为了孩子她多次隐忍,从未报警。如今,她已经逃离了危险地,并决心面对一切。

据封面新闻@封面西洋镜 2017年报道,马金瑜出生在新疆,大学毕业后在一线城市当了记者,为多家知名媒体写过深度报道,也获得过许多新闻大奖。

2012年,做了14年记者的她在一次采访中遇到了蜂农扎西,47天后,她嫁到了位于青海西南部的贵德县。

来到这里生活后,马金瑜和丈夫酿蜂蜜、收花椒、拉黄菇。2015年,通过电商,她帮助偏远牧区的生态食材找到销路,名为“草原珍珠”的微店也被评为了“微店之星”。

当时,她接受过多家媒体采访,她“远嫁青海蜂农,从女记者到明星店主”的故事被传为佳话,称丈夫最吸引自己的特质是善良,“他的心里特别干净,像山上的泉水一样”。

自述被家暴前女记者债务处理声明

自述被家暴前女记者债务处理声明

2017年接受采访时,马金瑜曾甜蜜地回忆道,认识47天就闪婚,原因是扎西怕她跑了,称直到当时,他们的结婚证都还被扎西藏起来,说永远也不让她找到,“那边条件不好,很多姑娘嫁过来又跑了,这里的男人都怕了。”

该声明显示,马金瑜的几位朋友开始对马金瑜的个人债务进行登记和偿还,并且通过小范围的捐助、众筹、义卖等活动来筹集资金,以此制定清偿方案。

并且声明中还透露,不会再让马金瑜从商,而是专门从事写作和养育子女,并且马金瑜眼下的生活开支也由其几位朋友负担。

此前报道

6日,前女记者马金瑜发布署名文章,自述多次遭家暴的经历,引发外界关注。

7日,据新京报报道,青海当地警方已介入展开全面调查。

另外,青海省妇联回应表示高度关注,责成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德县妇联对相关事件进行调查。

6日,网传女记者马金瑜《另一个“拉姆”》自述文章中反映其遭受丈夫家暴等的相关情况。

文章称:金瑜是一位曾在一线城市工作的媒体人,为了爱情,她远嫁到西部一个闭塞地区,生儿育女。养蜂养花,世外桃源般的生活,曾在媒体行业内传为美谈。

现实是,她在这个过程中遭遇了长期的家暴凌虐。

自述被家暴前女记者债务处理声明

自述被家暴前女记者债务处理声明

马金瑜在自述文章称:2015年,一次酒醉之后,他(丈夫)半夜回来,开始找事,询问是不是和他的藏族朋友(男子)有事,暴打是突然开始的,我的眼睛登时模糊了,拳头不断砸在我的头上,头发被抓着,动不了,头被击打的瞬间,我的小便失禁了。

一直打到早晨,我不知道衣服上哪里来的那么多血,手机还能看清,我没有报警(也许这是最糊涂的,一次也没有报警),孩子还睡着,我叫来女工周毛,只电话说,我快被打死了……她带上丈夫一起来劝孩子父亲,我带着浑身的伤,晕晕乎乎地到了西宁,青海人民医院,检查是眼球血肿,眉骨骨折。也就是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有了老三。

马金瑜在文章中还记述:我们勉强熬着,我不知道前路在何方,每一次挨打受气,我出门后,女工都到黄河边去找我,这个县城离黄河很近,每年都有跳河寻短见的媳妇。

一直到为了安排女工的工作,家里只有我和孩子父亲两个人的时候,他说的意见,我说不行,不知道哪里来的怒火,他突然把我掐住脖子摁在床上,只在那几秒,他的眼睛红红地狠狠地直视着我,他动了杀机。

没有呼吸,我很快什么也看不见了,眼前是黑的,也许已经昏过去了。

等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他在床边坐着,我看不清表情,我闻到了臭味,我已经被掐得大小便失禁了。

自述被家暴前女记者债务处理声明

自述被家暴前女记者债务处理声明

马金瑜在自述文章中称,因为不堪家庭暴力,她决定带自己的三个孩子离开,文中称:我提前写了一封长信,写孩子父亲怎么打我,和保姆一起怎么对待孩子,写我为什么带孩子们离开,三个孩子的小腿,腰上,这时已经被醉酒的父亲用皮带和皮带扣抽烂了,紫色的淤青……

在路上,我把长信发给县文联和宣传部的老师,委托他们交给县妇联和公安局。

就马金瑜自述文章中所反映的情况,据青海省妇联称,经贵德县妇联、公安多部门联合调查,初步核实:马金瑜曾为新京报、南方人物周刊、南方都市报等新闻媒体记者,2012年与青海省贵德县新街乡鱼山村民谢德成(即文中所提扎西,汉族)结婚,2015年开通微店“草原珍珠”做电商,2018年与谢德成闹矛盾后携子谢某辉、谢某华、谢某林离开贵德返回原籍新疆石河子市,至今未与谢德成办理离婚手续。

马金瑜文中所提“把长信发给县文联和宣传部的老师,委托她们交给县妇联和公安局”之语,经核实,上述单位均表示从未收到过马金瑜相关申诉信件。

县妇联也从未接到马金瑜本人或信件来访。县公安局也未接到过马金瑜相关报警电话。

自述被家暴前女记者债务处理声明

自述被家暴前女记者债务处理声明

青海省妇联称:目前贵德县公安局正在给谢德成做笔录,但尚未联系到马金瑜本人,省、市、县妇联组织也正在进一步跟进事件进展。

记者试图和马金瑜本人取得联系,但已知的电话显示为空号。

7日,青海省妇联权益部发声称:青海省妇联高度关注马金瑜被家暴事件,家庭暴力是我国法律明令禁止的违法犯罪行为,我们反对一切形式的家庭暴力,反对任何针对妇女儿童权益的侵害行为,我们呼吁:全社会都要制止家庭暴力,妇女遭受家庭暴力时,不要害怕,要勇敢地拿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要求助,不要隐忍,可以拨打“110”报警或“12338”妇女维权热线寻求帮助,也可以就近向所在区县、乡镇(街道)、社区(村)妇联组织投诉、反映或者求助,有关部门会认真回应群众诉求表达,有效处置家庭暴力,保护受害妇女的合法权益。

自述被家暴前女记者债务处理声明

自述被家暴前女记者债务处理声明

青海省妇联权益部负责人表示:我们同时将对马金瑜自述原文中提到的天天遭受家暴的女工,包括和因家暴去黄河自杀的女性逐一进行排查,让真相水落石出。

责任编辑:周晶晶 CN03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