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北京冰雪项目注册小运动员三年扩大百倍

新京报 2021-02-08 10:04:52
A+ A-

推动3亿人上冰上雪,是北京筹办冬奥会时大力发展群众体育的庄严宣示。近年来,冰雪运动、冰雪教育尤其在青少年群体中掀起浪潮。

北京市体育局青少年体育处处长苏峻介绍了一组数字——2017年体育局第一次组织青少年冰雪项目业余培训,报名的只有70多人。到2020年的夏天,北京全市注册在案的小运动员人数已经达到7565名,短短3年扩大100倍,区级运动队达到126支。我国筹办冬奥会的承诺正加速兑现。越来越多的青少年爱上滑冰、冰雪。群众体育的发展也正以意想不到的速度推升着我国冬奥项目竞技体育的质量。

在冬奥宣讲团成员里,有几位小朋友,他们酷爱冰雪运动。

北京冰雪项目注册小运动员三年扩大百倍

2019年11月28日,姚家营中心小学,冰雪运动进校园活动正在进行。资料图片/新京报记者郑新洽摄

讲述人1

延庆二小王凯文:

两岁开始滑雪,金牌和证书挂满两面墙

新京报:听说你8岁,已经滑雪6年了,那么小就滑雪吗?

王凯文:不知道大家看没看过电影《摔跤吧!爸爸》?我的故事和他很像,所以我宣讲的题目就叫《滑雪吧!爸爸》。

我从两岁开始滑雪,滑了6年了。爸爸就是我的滑雪教练,北京第一家滑雪场刚建好的时候,他就开始滑雪了。爸爸说,我第一次上板的时候,还没站稳,就刺溜儿一下滑了下去。简直就像一只小野马,一路冲到终点,他说好好培养,以后准能拿冠军。

新京报:那时爸爸一直带着你,教你滑雪,他都教了你哪些项目?

王凯文:一开始爸爸带着我滑单板,雪上平衡和技巧我很快就掌握了。3岁的时候,爸爸让我改成了双板自由式滑雪。这是一个超级好玩的运动,滑雪公园里面有很多道具,有楼梯杆、铁桶还有能让我飞起很高的大跳台!我练起来特别开心,爸爸跟我说:“练,就得系统地练。”我又开始练起了蹦床、室内滑雪机等。

新京报:你滑雪受伤过吗?害怕吗?

王凯文:没有,那是骗你们的。那时候,我道具技巧有点儿基础了,但是练习道具横呲,对重心、平衡的要求更高。爸爸说速度慢了跳不上去,速度够了跳上去只有两个结果,要不成功,要不就摔到铁杆上,一开始练的时候,我没少挨摔,最厉害那次,我的脸直接磕到了铁桶上,疼得我哇哇大哭。

爸爸揉着我的脸说:“咱以后再练吧,你现在还太小。”我不说话,拉着板子接着练习。在摔了好多次以后,我终于掌握了这个动作,因为爸爸跟我说过,铁桶铁杆这些道具就像一只大狼狗,你越怕它,它越咬你。你勇敢地驯服它,它就会成为让你快乐的大玩具,越是难完成的,就越要勇敢地去挑战。这样才像一个男子汉。

新京报:你后来还参加了许多助力冬奥会的活动,给我们介绍下?

王凯文:4岁的时候,延庆成为北京冬奥会三大赛区之一!我在雪圈也小有名气了,粉丝越来越多。大家叫我“世界最小的赞助滑手”,还被好多电视台请去做节目。我还和成龙一起录制过春晚呢。

5岁的一天,爸爸让我去参加了一个成人比赛。刚开始大家都觉得一个五岁的小孩儿,一定是来打酱油的吧。但是随着我一个空中360度转体,漂亮的上杆、下杆,大家都看呆了。最后我超过了80多个成人选手,得了第8名。在成为同龄自由式赛场无敌手后,我又参加了单板高山和双板高山比赛。几年来,在三个不同项目的全国和省市级比赛中,我获得了很多奖牌,金牌和证书挂满了我家里的两面墙!我还被评为中国十大双板大神和中国滑雪未来之星。

我和爸爸还成立了以我名字命名的凯文公益训练营,在去年参加的北京、河北、山西三地的比赛中,我带着小伙伴们几乎包揽了前六。

新京报:滑雪影响你的学习吗?你有什么梦想?

王凯文:除了文化课的学习,我还坚持学习英语、马术、电脑编程等。虽然现在每天时间都很紧张,但是我依然会挤出时间为了我的梦想坚持训练,我的梦想是成为地球上第一个取得单板、双板还有自由式三个项目的奥运冠军。

北京冰雪项目注册小运动员三年扩大百倍

王凯文。北京冬奥组委新闻宣传部供图

北京冰雪项目注册小运动员三年扩大百倍

黄诗瑞。北京冬奥组委新闻宣传部供图

讲述人2

北京市二十中学附属实验学校黄诗瑞:

冰球队主力前锋学习成绩全优

新京报:你冰球打得好,给我们讲讲是怎么学的?

黄诗瑞:我记得非常清楚,那是2015年4月份,我刚上一年级。那时,北京还在争取2022年冬奥会的举办权。有一天爸爸问我:“你们学校要成立冰球队,你想不想参加?”冰球,听起来很有趣的样子,于是就让爸爸给我报了名。

学冰球当然要先学滑冰,让我没想到的是滑冰就是一件特别好玩的事。开始练滑冰,我只是参加学校每周一次的大课。因为冰场时间紧张,学校每次都安排得很早,每个周末,我要6点起床赶去冰场。冬天的时候,天还没亮呢,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冰场更是黑漆漆的。但是我总会第一个到冰场,希望能多滑一会。后来学会了,就更愿意滑了,每次只要一有时间,我就缠着爸爸带我去冰场滑几圈,过过瘾。

新京报:后来参加了正式的训练,每周要训练几次?

黄诗瑞:我们训练挺辛苦的,每周得训练5-6次,基本都是放学后和周末。但是,我和我的队友一上冰场就特别兴奋,拿球、奔跑、射门一刻不停也不觉得累。后来,我们终于参加比赛了,你们知道吗?那种感觉太好了,就像经过训练的士兵终于可以上战场一样。

开始的时候,我们的比赛成绩并不理想,无论参加什么比赛,都只有挨打的份儿,每一次都只能被关在我们的老巢-蓝线里面,像个受气包。还记得我们受到的最大的一次打击,是参加第一届海淀区中小学冰球联赛时,我们学校作为这届联赛的举办方,居然得了最后一名。本来队员们一个个爱说爱笑,可那天比赛后都蔫儿了,大家都觉得太丢人了。不过,也正是这个结果反而激起了我们的斗志:怎样才能取胜?答案只有一个:找准目标!刻苦训练。

新京报:现在打得怎么样?

黄诗瑞:到目前为止,我练冰球已有四年,别看我瘦小,但身体特别健康,从未生过大病。而且因为打冰球,我还知道了什么叫团队、什么叫配合。更重要的是,冰球,让我明白:无论做什么事情,只要找准目标,坚持、努力就一定有回报。

现在,我已经是我们学校冰球队的主力前锋。去年,经过选拔,我成为了中国冰协青少年人才备选队员。还有一件事,我想告诉大家,打冰球也没有影响到我的学习,我是学校的中队长,每次期中、期末考试,我的成绩全是优。

我相信,只要勇于追求,每个人都能在自己选择的路上大放光彩。冰球就是我的选择,我会一直努力,让小冰球铸就我的大梦想。

新京报记者吴为

责任编辑:卢书敏 CN069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