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马金瑜好友发声:愿意作证 家暴认证最大难点是取证

陕西法制网 2021-02-08 09:31:02
A+ A-

原标题:马金瑜好友发声:愿意作证反家暴人士认为事实核查最大难点是取证

极目新闻2月7日讯(记者刘琴 曾凌轲)前女记者马金瑜自述远嫁青海多次遭遇家暴后,引发全国网友关注。

此前,马金瑜丈夫谢德成公开否认家暴和出轨指控。

今日下午,马金瑜好友告诉极目新闻记者,自己愿意作证。

马金瑜好友发声:愿意作证

马金瑜好友发声:愿意作证

多年好友表示愿意作证

7日下午,极目新闻记者联系到与马金瑜认识多年的好友张晨(化名)。

她称,几年前的一个秋天,她接到马金瑜的求助电话,当时正是下午,她在山上采摘苹果。

接到求助电话后,张晨给马金瑜买了一张机票。“当时她说自己身上只有一张身份证,没有钱,也取不到钱。”张晨回忆,“等见到她已经是半夜了,她看起来非常疲惫,身上还有血。”

看见眼前的马金瑜,张晨很是心疼。

但对于此次电话求助的原因和在青海的遭遇,马金瑜却不愿多说。“我已经记不清她在我这儿呆了几天,当时她确实处于一种很无助的状态。”张晨说。

在张晨的印象中,马金瑜是一个有文化内涵的女性。

不过,马金瑜也是一个感性的人,在与朋友在讨论类似“人类的疾苦”话题时,会因此伤心落泪。

理性的张晨一直无法理解,也无法融入他们的话题。

因此,马金瑜想说什么,她便倾听什么。

才看到马金瑜发布的文章,张晨表示很惊讶:“我不知道她经历了这么多,那一次停留也很短暂。”张晨说,今天自己也曾尝试联系马金瑜,但一直没联系上。

“她现在带着三个孩子,我只想知道她现在是不是好好的。”张晨说,虽相识多年,但她也不知道马金瑜现在要做什么。

她还表示,对马金瑜遭遇家暴一事,若有公安、法院等司法机关需要找她核实,她愿意为马金瑜作证。

“只要她需要,我会义无反顾地帮她,当时马金瑜来我家时的情形,也不仅只有我一个人看到。”张晨说。

“外界应给予马金瑜更多宽容”

万家无暴公益项目创始人万飞专门从事反家暴工作6年时间。

他曾是一名民警,从警30余年期间接触了大量家暴警情。

万飞告诉极目新闻记者,现在马金瑜和谢德成夫妇各执一词。

从法律层面来看,是否构成家暴仍有待相关部门调查取证。

如果马金瑜所言属实,仅尿失禁一项即可能构成轻伤。

如经鉴定机构认定轻伤,谢德成的行为可构成故意伤害罪或者虐待罪,最严重可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万飞表示,首先,从马金瑜的自述来看,在过去多年的婚姻生活中虽然遭遇多次家暴,但她从未及时报警。

这也就意味着,马金瑜没有及时固定家暴证据,现在无法举证她身体受伤与家暴之间的联系。

另外,当地女工也不一定愿意为她作证,谢德成本身也不承认家暴,这都为法律判决形成障碍。

万飞告诉极目新闻记者,马金瑜的遭遇反映出家暴事件中两个普遍的特点:一是多数受害者不求助公共权力部门;二是遭受家暴多年未能及时离开。

万飞称,从他多年处理家暴案件的经验来看。

女性在遭遇家暴后第一反应通常是向自己的朋友、家人或者是社区、居委会求助。

但这些个人或者单位只能疏导情绪或者调解矛盾,并不能制止家暴再次发生。

“我们一直强调家暴及时报警。因为警方会及时问询做笔录。短时间内,施暴方也较容易承认施暴事实。此时,警方再向施暴人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或《家庭暴力告诫书》,可以对施暴者形成震慑。如果以后对簿公堂,这也可以直接作为施暴证据。”万飞说。

对于网络上的批评和质疑之声,万飞认为,外界应当给予马金瑜更多宽容。

万飞表示,家暴到处都有,跟民族、地区无关。

虽然马金瑜已经离开丈夫几年时间,仍能感受到她情绪上遭受的折磨。

遭遇家暴的一方通常很难立即离开,是因为家庭关系并不是非黑即白。

有时候受伤害的一方还会选择相信施暴方的承诺和道歉,直到一次次的失望。

“就像拔牙,只有在疼到不行的时候才去拔。马金瑜目前仍承受着很大的精神压力,大家对她应该宽容一点。家暴对精神的伤害是持续的,没有专业服务的话,靠自己走出来是很难的。”万飞说。

另据报道:

  马金瑜朋友:见她时鼻青脸肿,其夫曾在电话中不停地道歉

前媒体人马金瑜自述被丈夫家暴一事持续发酵,当地警方、妇联等介入调查。

马金瑜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她鼓起勇气曝光此事,是为了重新爬起来。

其丈夫谢德成(扎西)则称,他并未家暴和出轨,马金瑜带着三个孩子离家三年,一直没有音讯,直到有人给他转发了马金瑜的自述文章。“当时我懵了。”

马金瑜好友发声:愿意作证

马金瑜好友发声:愿意作证

2月7日,马金瑜在自述文章中提到的朋友——作家洪峰告诉澎湃新闻,大概在2015年,马金瑜曾来过他家中,当时脸上带伤并称是被丈夫打的。在与洪峰的妻子薛燕通话时,谢德成曾就打马金瑜一事道歉。

同日,青海省妇联权益部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他们高度重视该事件,目前谢德成已在接受当地警方问话调查,但相关部门仍未联系到马金瑜本人。

前记者称丈夫家暴出轨,丈夫否认

2月6日,微信公众号“真实故事计划”发布了文章《另一个“拉姆”》,该文作者马金瑜在文中自述多次被丈夫家暴。该文开篇介绍,马金瑜为曾为媒体人,为了爱情远嫁到西部地区,遭遇长期家暴后逃离。

马金瑜在自述中称,2015年,谢德成在一次酒醉之后,“暴打突然开始,我的眼睛登时模糊了,拳头不断砸在我的头……头被击打的瞬间,我的小便失禁了。”文中写道,当时的殴打“一直打到早晨,我没有报警(也许这是最糊涂的,一次也没有报警)”。

2月7日,谢德成告诉澎湃新闻,文章中所写的“多次被砸头,打到什么大小便失禁”情况不属实。双方之间虽然有矛盾,但没有打架。他们一起生活了七八年,有三个孩子。关于出轨问题,谢德成否认称,只是和一个女工一起喝酒。

谢德成称,文章中描述的马金瑜被打到眉骨骨折,是在带孩子去西宁检查孩子身体,回来路上发生了事故,马金瑜、他自己和孩子都有受伤。在接受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采访时,谢德成表示,确实有打过马金瑜一巴掌,是因为他父亲喝酒,马金瑜一直骂他爸爸。

马金瑜为何出走?谢德成称,他并不明白原因。他认为,马金瑜突然发出这样一个稿件,搞的这么轰动,“是想火一把还是怎么的?”

谢德成称,2017年,马金瑜回新疆探望生病的家人。“后来她家人因病去世,我想过去探望被拒绝。”他称,马金瑜告诉他不要过来。

“她去新疆时,我们还计划在贵德开一个民宿,我带着工人刷墙,在院子里种菜。她来了个电话就说不一起过了。”谢德成称,此后马金瑜又于春节、六一儿童节回来过几次,直到2018年彻底出走。

他回忆,马金瑜最后离开那天,他在张罗着发店铺的货物。他回到家后,保姆说,“你老婆来了,带孩子出去买玩具了。”他称,直到晚上八九点,马金瑜也没回来,也不接电话。“她带着孩子走的时候,已经把我微信拉黑了,后来是朋友截图了她的朋友圈,我才知道她带着三个孩子离开了青海。”

  朋友发声:曾见她脸上带伤

在自述文章中,马金瑜数次提及“曾经的好朋友”作家洪峰及妻子蒋燕。马金瑜在文章中称,2015年,丈夫醉酒后将怀有身孕的她打伤。不到一个月,她在质问丈夫为何和女工在一起时被丈夫踹肚子流血,蒋燕为她买了机票并带她到家中休养。

洪峰曾在微博上写道,“她是被她丈夫打的。真往死里打。然后她逃出来了”,该微博亦提及,“她不是愚昧的人,名牌大学毕业,就职过中国最有思想的媒体,还是主力记者……她对人性有超出一般人的认知水准,但她依旧忍受着三番五次的家暴”。该微博未提及马金瑜的名字。

澎湃新闻注意到,前述文段出自洪峰个人微博2020年10月1日发表的文章《拉姆之死以外……》。洪峰亦向澎湃新闻证实,“拉姆事件”发生后,他联想到马金瑜的遭遇写了该文章。当时考虑到个人隐私的问题,他隐去马金瑜的姓名,以不具名的方式写下自己的感慨。

洪峰向澎湃新闻回忆,2006年,马金瑜为他做过专访,他因此和马金瑜相识。

印象中,马金瑜是一个“非常有思想的姑娘”。

洪峰称,大约在2015年,马金瑜从西北地区坐飞机到他们居住的珞妮山庄。当时马金瑜脸上的伤痕非常明显,鼻青脸肿。在聊天时马金瑜透露称,家里出事,自己被丈夫打伤。

洪峰介绍,据妻子薛燕转述,她曾就马金瑜被打一事与马金瑜的丈夫谢德成通话。在电话里,谢德成不停地道歉、保证。

在珞妮山庄住了几天后,马金瑜便离开,说要回家。这次见面过了几年后,洪峰和马金瑜在云南见过一面,此后鲜少联系。

马金瑜好友发声:愿意作证

马金瑜好友发声:愿意作证

曾有媒体对马金瑜和谢德成的爱情故事进行报道。澎湃新闻注意到,2016年12月23日,青海日报曾刊发一篇题为《马金瑜:把心嫁给青海》的文章,文中介绍,马金瑜曾在南方报业担任记者十余年,获过亚洲新闻奖等媒体类大奖;她还曾在国外通讯社工作多年,精通外语。

该文称,扎西,汉族人,名字是谢德成,从13岁就开始跟着老父亲在青海高原上养殖蜜蜂。两人相识起源于2010年4月玉树地震时期,马金瑜去曲麻莱县采访,“马金瑜接到任务采访蜂农。一段传奇爱情就因为这次采访而拉开了序幕”,“相识47天后,马金瑜和扎西决定结婚”。此后,马金瑜远嫁青海,做电商,在网上卖起了蜂蜜。

马金瑜自述文章中提到,她在离开前,曾把长信发给县文联和宣传部的老师;当地很多妇女遭受家暴,甚至自杀。

据《中国妇女报》2月7日报道,马金瑜文中所提“把长信发给县文联和宣传部的老师,委托她们交给县妇联和公安局”之语,经核实,上述单位均表示从未收到过马金瑜相关申诉信件。县妇联也从未接到马金瑜本人或信件来访。县公安局也未接到过马金瑜相关报警电话。

前述报道中,青海省妇联权益部负责人表示:他们同时将对马金瑜自述原文中提到的天天遭受家暴的女工,包括和因家暴去黄河自杀的女性逐一进行排查,让真相水落石出。

此前报道:

前女记者自述多次遭家暴 丈夫:她也家暴我,三次走红都是因为我

2月6日,前媒体人马金瑜在名为《另一个“拉姆”》的自述信中表示自己多次遭家暴,其经历引发外界关注。

7日,其丈夫谢德成告诉九派新闻,他只打过马金瑜一次,马金瑜也打过他,他认为马金瑜此举是想炒作,而且妻子“三次走红”都和自己有关。

青海省妇联向九派新闻表示,从信访渠道里未查到有马金瑜举报信,如果遭受家庭暴力,希望一定要用法律的手段保护自己。

  妻子:丈夫家暴出轨

马金瑜曾担任记者十余年,获过亚洲出版业协会新闻奖等媒体类大奖,后为爱情,嫁给在青藏高原上养殖蜜蜂的谢德成。

2月6日,前记者马金瑜的一封自述信引发关注并迅速上了热搜。

在这封名为《另一个“拉姆”》的自述信里,马金瑜称在与丈夫生活的过程中,曾多次遭遇家暴,还发现丈夫有出轨行为。在没法保护自己和孩子的情况下,她选择带着三个孩子逃离。

马金瑜在文章中称,2015年,一次酒醉之后,孩子的父亲半夜回来,开始找事,询问是不是和他的朋友(男子)有事,突然开始暴打她,她的眼睛顿时模糊了,拳头不断砸在她头上,头发被抓着动不了,只听见孩子大哭着,孩子父亲喊着,头被击打的瞬间,“小便失禁”。

不到一个月后,丈夫和一个女工在一起被她撞见,她抓着丈夫的衣服问为什么,丈夫一脚踹到她肚子上。

在这些事情之后,马金瑜始终没有报警。

“几乎每个月,这种家暴都会卷土重来,有时是因为酒,有时是因为男性,比如内地媒体同事自驾来青海,路过家里来看看我。我总是愿意相信,相信一切会结束,相信人会改变,相信前面的路。”

此前接受央视采访时,马金瑜曾表示自己不会离开青藏草原,青藏高原上保留着上千年来的美好传统,“母羊病了会给母羊念经,母羊去世了会给母羊祈祷,老阿妈流着眼泪,那是人类最基本的情感。”

截至发稿,记者未获马金瑜的回应。

  丈夫:她是借我炒作

2月7日,九派新闻联系到马金瑜的丈夫。他介绍自己名叫谢德成,父亲是汉族人,母亲是藏族人。

谢表示,前几日他摔倒后一根肋骨戳进肺里,如今正在医院住院。他于昨晚看到朋友给他转来的文章,看了之后“心里面特别苦”。

谢表示他没有家暴,没有用皮鞭抽打孩子,也没有出轨。

在他的讲述里,唯一算得上“家暴”的是在2011年端午节,马金瑜与其父亲发生争执,

“我确实在2011年端午时伸手打过她一巴掌,因为那天我父亲喝了酒,她一直喳喳哇哇骂我爸爸,我夹在中间很为难。”谢德成说,伸手打人的事情发生在2011年端午节,那时他们还未遭遇车祸。但是马金瑜被打得鼻青脸肿,是没有发生过的事。

“要说家暴的话,她也家暴过我。”谢表示,他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口子是马金瑜家暴后留下的,鼻子也曾被马金瑜打歪过。

谢德成说,马金瑜的眼伤并非被他打伤,而是在2012年的一场车祸中受伤的,他本人也因那场车祸伤了眼睛。

至于出轨,谢表示,当时他和女工在喝酒,马金瑜也与他们一块儿喝酒,“我们在一起的,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说。”

谢表示,马金瑜带着孩子离开已快三年,他没有马金瑜的微信号和手机号,联系不上她。“我到现在不明白我错在哪了,我不知道为啥她要走掉。”他称自己与马金瑜从未有过矛盾,唯一一个迹象是马金瑜母亲去世后的第二天,她说,“我们两个人不过了”,谢德成以为她是开玩笑的。

“我爸爸给我说过这样的话,他说孩子你没有文化,她(马金瑜)是从大城市里面来的,而且也担任过记者,她有文化,你这辈子做她的老公你必须要听她的话。从那以后我一直就她的话,她说东我不说西。”

“没有我她就火不了吗?”谢认为马金瑜此举是借他炒作,他称马金瑜的三次走红均是与他有关,一次是嫁给他,一次是接受央视采访,这是第三次,“她走的棋相当高啊。”

  妇联:从信访渠道未查到举报信

青海市妇联一工作人员于2月7日向九派新闻表示,妇联已于2月6号晚间获悉此事,目前正高度关注及时跟进,暂时没有联系到马金瑜。

妇联方面表示,下一步也想把妇联组织的关怀送到她的身边,在她的离婚诉讼或者是他的一些包括财产权益和孩子抚养权益上,提供更多帮助。

对于马金瑜文章中提到将自己经历写信通过宣传部和文联的老师转交给县妇联一事,青海省妇联权益部部长表示,贵德县妇联并没有收到马金瑜的信件。“我们也想通过媒体来呼吁,如果遭受家庭暴力,一定要用法律的手段保护自己,包括拨打110,还有我们全省的12338妇女维权热线,这个都可以给提供帮助的。”

贵德县宣传部工作人员称,并没有收到马金瑜委托转交的信件,目前正在和多部门联合调查此事。

针对此事,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官方微博6日晚发文称:发生在家门里的违法行为,同样是违法。

家暴在全世界范围内存在,需要社会各界共同谴责、抵制、发现、惩处、救助。

经济发展水平、乡风民俗也不是家暴的“挡箭牌”。

被声讨追责的是“家暴”,而不是哪一个地区、哪一个民族。

责任编辑:周晶晶 CN03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