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女记者被家暴 中央政法委发声:法律是受害者靠山

北京晚报 2021-02-07 08:46:56
A+ A-

原标题:前女记者为爱远嫁却被家暴,中央政法委发声

一线城市的女记者金瑜嫁给青海蜂农,做助农电商,近期却撰文自述长期被暴打,带子出逃。

如何看待为爱远嫁藏区却遭家暴?安哥安姐有三句话要说:

①法律,永远是受害者的靠山。

婚恋自由,情如饮水冷暖自知,对个人选择,我们不应多加苛责。

但发生在家门里的违法行为,同样是违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已从2016年3月开始实施。

婚姻不是乌托邦,当遇到家暴,也要拥有止损的勇气和退出的自由。

女记者被家暴 中央政法委发声:法律是受害者靠山

女记者被家暴 中央政法委发声:法律是受害者靠山

②法治中国,一个也不能少。

家暴作为一种违法行为,在全世界范围内存在,需要社会各界共同谴责、抵制、发现、惩处、救助。

经济发展水平、乡风民俗也不是家暴的“挡箭牌”。

被声讨追责的是“家暴”,而不是哪一个地区、哪一个民族。

③错的永远是施暴者,不是受害者。

被家暴不敢说的原因很复杂,如何避免、走出家暴受害者在亲密关系之中的“习得性无助”,需要全社会的援手和共识。

我们的确不能盲目出发,但也不该由此否定一切“诗和远方”的美好愿望。

与其嘲笑,不如敏锐关注,不如热心帮助!

最后想对每一位勇敢生活的女性说,请不要放弃爱自己的权利,你值得一切美好!

女记者被家暴 中央政法委发声:法律是受害者靠山

女记者被家暴 中央政法委发声:法律是受害者靠山

事件回顾

2月6日,文章《另一个“拉姆”》刷屏,作者马金瑜的名字登上热搜。

她是一位曾在一线城市工作的媒体人,曾经自称为了爱情远嫁到青海贵德县,为蜂农丈夫扎西生儿育女,称丈夫的心“像山上的泉水一样”,他们养蜂养花、世外桃源般的生活,曾被传为美谈。

而在今天发布的文章中她控诉,现实是,她遭遇了丈夫长期的家暴和出轨,为了孩子她多次隐忍,从未报警。

如今,她已经逃离了危险地,并决心面对一切。

据封面新闻@封面西洋镜 2017年报道,马金瑜出生在新疆,大学毕业后在一线城市当了记者,为多家知名媒体写过深度报道,也获得过许多新闻大奖。

2012年,做了14年记者的她在一次采访中遇到了蜂农扎西,47天后,她嫁到了位于青海西南部的贵德县。

来到这里生活后,马金瑜和丈夫酿蜂蜜、收花椒、拉黄菇。

2015年,通过电商,她帮助偏远牧区的生态食材找到销路,名为“草原珍珠”的微店也被评为了“微店之星”。

当时,她接受过多家媒体采访,她“远嫁青海蜂农,从女记者到明星店主”的故事被传为佳话,称丈夫最吸引自己的特质是善良,“他的心里特别干净,像山上的泉水一样”。

2017年接受采访时,马金瑜曾甜蜜地回忆道,认识47天就闪婚,原因是扎西怕她跑了,称直到当时,他们的结婚证都还被扎西藏起来,说永远也不让她找到,“那边条件不好,很多姑娘嫁过来又跑了,这里的男人都怕了。”

女记者被家暴 中央政法委发声:法律是受害者靠山

女记者被家暴 中央政法委发声:法律是受害者靠山

但在那时的采访中,马金瑜已经透露出丈夫的“大男子主义”,称“在那边的文化下,男人大多都是大男子主义,从不听女人的意见”,她还举例称,内地的朋友过来看她,扎西会不高兴,“这些男的来干嘛?他们和你有什么关系?”

当时的她,已经为扎西生了三个孩子。

而在马金瑜今天发布的博文中,怀第三个孩子的时候,自己已经遭遇了严重的家暴。

2月6日14时40分,马金瑜通过@真实故事计划 发布了文章《另一个“拉姆”》,她用社会关注的拉姆事件开头,开始叙述自己遭受家暴却隐忍的经历。

马金瑜称,她经常被丈夫扇得鼻青脸肿,每次被打后,她都通知和自己一起工作的藏族女工:明天放假。

“休息几天,我又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通知她们来干活,我以为,也愿意相信,不会再有下一次,可是一次比一次更厉害。”

马金瑜回忆称,2015年,丈夫半夜酒醉之后,询问她是不是和他的藏族朋友(男子)有事,然后突然暴打她,“我的眼睛顿时模糊了,拳头不断砸在我的头上,头发被抓着,动不了,只听见孩子大哭着,孩子父亲喊着:‘你看着你的阿妈!’头被击打的瞬间,我的小便失禁了。”

马金瑜写道,这次暴打一直持续到早晨,她浑身是血,但没有报警,一次也没有报警,她自己去了位于西宁的青海人民医院,检查是眼球血肿,眉骨骨折,同时她发现自己怀上了第三个孩子。

被打后不到一个月,丈夫和一个藏族女工在一起被她撞见,她质问时又被一脚踹在肚子上,开始流血。

随后,她躲到身为祖传彝医的朋友家,尽管一直流血,她还是把孩子保住了。

期间她最担心的是大儿子,大儿子2011年2个月大时曾发生车祸,导致严重右脑错裂伤,此后智力发育迟缓。

马金瑜称,自己被家暴期间,县文联和县电视台的记者都知道,有县文联老师对她说,“你自己要争口气,不要倒下,不要认命。”

她还回忆称,自己微店做起来后,蜂场被当地人盯上,不给钱就要烧光他们家的蜜蜂,村里人还嘲讽她开网店不可能挣钱,“肯定挣的都是黑心钱”。

村里还有人到她丈夫那里拱火,称“你媳妇把钱管着,你算个啥男人?把一个女人家管不下?治不服?”

随后,丈夫会在醉酒后打她,还频繁要网店密码。

2017年春节,马金瑜称,其丈夫和一名藏族女大学生出轨,她要离婚但丈夫不肯。期间她还努力经营着微店,借钱进货,交房租,给工人发工资,交孩子学费。

“我始终没有能力带走孩子,孩子的父亲也多次威胁,在微信上写:‘让我们一起死吧。’‘把孩子全部吊死吧,让我们一起死在草原上吧!’”马金瑜回忆称。

2018年,她终于忍无可忍,带着三个孩子离开丈夫,走之前她写了一封长信,写丈夫怎么打她,和保姆一起怎么对待孩子,写她为什么带孩子们离开,“三个孩子的小腿,腰上,这时已经被醉酒的父亲用皮带和皮带扣抽烂了,紫色的淤青”,她把长信发给县文联和宣传部的老师,委托他们交给县妇联和公安局。

女记者被家暴 中央政法委发声:法律是受害者靠山

女记者被家暴 中央政法委发声:法律是受害者靠山

马金瑜称,自己很感谢帮助过她的同事和朋友们,她和孩子都会好好活着,自己已没有怨恨,但仍相信爱情。

文章发布后,引发网友热议,“金瑜”两字也登上热搜。

有部分网友哀其不争,认为受过教育的她不应该为了爱情为了孩子一味隐忍,明明可以更早脱离苦海。

但很多网友指出,家暴就是家暴,不要因为受害者的隐忍转移焦点,应该谴责的是施暴者。

持续性、经常性的家暴认定为虐待

2020年12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与民法典配套的第一批共7件新的司法解释发布会上,最高法相关负责人表示,民法典配套司法解释的修改制定中,要考虑促进婚姻家庭和谐稳定。

同时,还要注重引导树立良好的家教、家风,弘扬家庭美德,促进家庭文明建设。

比如在反家庭暴力法明确规定家庭暴力的基础上,将持续性、经常性的家庭暴力认定为虐待,体现了对家庭暴力坚决说“不”的鲜明价值导向。

责任编辑:周晶晶 CN03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