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专访|苏洁:霹雳舞国家队选队员,所有人一同起跑

新京报 2021-02-03 09:42:43
A+ A-

通过举办首届WDSF霹雳舞世锦赛,助力霹雳舞正式入奥后,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也开始牵头筹备组建国家队冲击巴黎奥运会,同时展开与高校共同建设霹雳舞学科研究,确立行业规范标准,举办多级别赛事,在全国范围内推广霹雳舞项目。近日,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秘书长苏洁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介绍了霹雳舞多措并举的开展情况。

国家霹雳舞队教练组或土洋结合

新京报:巴黎奥运周期已经开始,在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的牵头下,霹雳舞项目备战奥运会取得了哪些进展?

苏洁:去年11月底,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召集国内霹雳舞界办赛、教学方面的专家,还有大专院校的学者,召开奥运备战研讨会,探讨了目前的形势以及我们今后要走的路。去年年底开始着手与上海体育学院共建霹雳舞的专业机构,编写奥运备战实施计划,初稿已经形成,近期准备上报国家体育总局竞体司。

这里我需要重点强调,中国霹雳舞国家队与所有奥运项目的国家队一样,反兴奋剂工作是重中之重,接受反兴奋剂中心统一管理,将来国家队选手的饮食和用药,包括检测工作,都要严格按标准执行。

新京报:就国家队的组建和备战奥运,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目前有哪些计划?

苏洁:国家队的组建、选拔、备战是项系统工程。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要改变霹雳舞项目的大多数从业者目前散落在民间的现状,组建高水平、专业化团队,制定一系列标准,招募、培养专业的教练和裁判队伍,邀请国际国内专家参与其中。教练班子肯定会聘请国际高水平人员,可能最终是本土高手+洋帅的组合。

在人才选拔上,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从2019年开始举办中国街舞联赛,之后因为疫情改为线上赛,今年计划恢复赛事落地。目的很明确,就是为国家队选材“摸清家底,选好人才”。

新京报:商小宇这样年轻又经历过大赛考验的选手,是否会成为重点考察对象?

苏洁:虽然我们的选手有过参加青奥会、世锦赛这样高级别、全球性赛事的经历,但备战巴黎奥运会的国家队还要另起炉灶,所有人重回同一起跑线参与选拔,当然商小宇这样的优秀选手很有希望入围。

新京报:很多项目将明年杭州亚运会当作巴黎奥运会的“中考”,霹雳舞是否也有这样的目标?

苏洁:是这样。但亚运会距奥运会还有两年,国家队人才会有动态调整,因为一直会有新的选手成长起来。有一点很明确,自己家门口的比赛,中国霹雳舞一定会全力以赴争取好成绩。女子方面,我们与日韩基本在一个起跑线上;男子整体有一定差距,但选手个人可能只是伯仲之间,我们也在努力缩小差距,各国家、地区届时都是首次组队参赛,未知情况还很多,所以日韩的领先地位也不是绝对的。

新京报:对巴黎奥运会有怎样的展望?

苏洁:巴黎是我们的终极目标。第一步先是拿到参赛资格,实现这个目标之后再谈争取好成绩。

借体教融合推霹雳舞进校园

新京报:北京体育大学去年开设了全国首个霹雳舞实验班,今后是否还会有更多霹雳舞进校园的规划?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在其中发挥哪些作用?

苏洁:去年北京体育大学霹雳舞专业招生,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协助建立了招考专家库。我们正在筹备与上海体育学院共建霹雳舞学科研究机构。

另一方面,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借体教融合机遇,与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合作推进霹雳舞进校园。如搭建培训和比赛平台,与专业院校合作,为学校开展霹雳舞专业提供技术支持,也利用学校的科研优势促进我们的工作。

新京报:借入奥契机,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将开展哪些项目推广?

苏洁: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在2000年左右就开展了霹雳舞的推广,在旗下的全国性体育舞蹈比赛中专门设立霹雳舞项目。借助入奥这次契机,还计划举办一系列群众参与性强的赛事,筑起金字塔基。不仅是霹雳舞,而是为全国的各街舞舞种的爱好者提供平台。一方面是最大限度选拔人才,同时推广霹雳舞项目。

新京报: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今后是否会对民间赛事实行统一管理?

苏洁:国内目前有不少霹雳舞民间赛事已经办成了品牌,商业化程度也很高。在鼓励社会力量办赛的大环境下,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将为民间赛事提供支持,也会选择一些高水平的赛事进行合作,与社会力量共同推动霹雳舞包括整个街舞的普及。

新京报:除了赛事,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将为培训机构提供哪些支持?

苏洁:近几年霹雳舞和其他街舞在青少年群体中越来越受欢迎,培训机构数量也增长迅速,但教学质量参差不齐。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正在推进为考级设立技术标准、等级制度,培养考官队伍。这一过程还需要很长时间,但我们会当好培训机构的“裁判员”。

中国成功办赛“助攻”霹雳舞入奥

苏洁告诉新京报记者,霹雳舞加入奥运大家庭,成功的背后离不开中国的一份助力。

据苏洁介绍,国际奥委会从2016年就开始关注霹雳舞的发展。2018年,霹雳舞已经是布宜诺斯艾利斯青奥会的比赛项目,也是首次进入广义上的奥林匹克大家庭。法国代表着欧洲霹雳舞顶尖水平,巴黎奥组委于2019年2月向国际奥委会申请将霹雳舞作为新增项目。

2019年6月,世界体育舞蹈联合会(WDSF)在南京举办的首届霹雳舞世界锦标赛“助攻”霹雳舞入奥通过最重要的一关。“2019年世锦赛共有67个国家和地区的选手参赛,囊括了当今霹雳舞最顶尖的高手,当时国际奥委会专门派了观察员。办赛的规格、赛事组织最终受到国际奥委会和世界体育舞蹈联合会的高度认可,观察员反馈的信息是‘强烈支持’(霹雳舞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苏洁说。

世锦赛6月23日收官,与国际奥委会全会可谓无缝衔接。世界体育舞蹈联合会的华裔主席郑志华在接受采访时明确提到,世锦赛的成功举办,为霹雳舞成功入奥发挥了助推作用。通过这最重要的一关后,霹雳舞距离入奥只有一步之遥。

去年12月初,全世界的体育舞蹈人和街舞参与者、爱好者都如愿等到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时刻——霹雳舞入奥了。

新京报记者 刘晨 实习生 刘晨

责任编辑:李平书 CN080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