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阳光之下》犯罪团伙人物设定参考“湄公河惨案”

新京报 2021-01-19 13:15:14
A+ A-

由闫宇彤执导,裴文、鲜橙联合编剧的悬疑涉案剧《阳光之下》里,外卖小哥小武阴差阳错打入犯罪集团,成为警方的“内线”。

他和被黑恶势力胁迫的大学老师柯滢联手,找到关键证据证明商业精英封潇声就是整形后的犯罪分子申世杰,从而协助警方摧毁了封氏犯罪集团。

剧中,彭冠英一人分饰的申世杰、封潇声两角,是推动剧情发展的关键人物。

小武(刘凯饰)与他之间的“兄弟情”,背后是正邪双方的斗智斗勇,柯滢(蔡文静饰)和他之间则是受害者对施暴者的另类反抗。

《阳光之下》犯罪团伙人物设定参考“湄公河惨案”

《阳光之下》海报

闫宇彤导演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透露,选彭冠英演封潇声/申世杰是因为他不仅想演,还有创作热情。

第一次见面,彭冠英就演示了他所理解的申世杰阴鸷的眼神,让导演和制片人唐海岩当即认定就是他了。

对于要演一个外形穷凶极恶的申世杰,彭冠英没有丝毫顾及自己的形象,甚至还跟导演共同商量,给申世杰装了一颗特效假牙,制造出一个隐蔽而又有标志性的小动作。

《阳光之下》犯罪团伙人物设定参考“湄公河惨案”

舌头舔牙齿这个小动作是彭冠英跟导演一起商量出来的。

一、选角

《阳光之下》没有一位是所谓的“当红流量演员”。

从播出效果来看,不论阴沉狠辣的封潇声,还是善良机灵的小武、坚韧冷静的柯滢,甚至看上去有点正邪莫辨的刑警队长肖同斌,演员跟角色的贴合度都很高,不少角色都被赞“神选角”。

制片人唐海岩说,出品人于冬从未要求剧组找流量演员。

1、凭眼神选定了彭冠英

闫宇彤透露,封潇声/申世杰的选角,在彭冠英之前,《阳光之下》剧组找过不少演员。有的演员有偶像包袱,一看剧本就不想接这么坏的角色。彭冠英不仅想演,还有很高的创作热情。“当时我和制片人跟他聊了不到一个小时,后来复盘时发现,他对这个角色做了很多功课,他的很多话都说到了点子上。我们剧本创作阶段关于封潇声这个人物的设定和讨论,很多都跟他嘴里说出来的是一致的。”

在彭冠英看来,封潇声就像申世杰的一个碉堡和外壳。申世杰如同被困的野兽一样,从碉堡里偷偷往外看。“那么他的眼神应该是什么样的?彭冠英当时就模拟演示了一下,真的让人害怕。一看那个眼神,我心里边就觉得,差不多就是他了。”谈及彭冠英的身高问题,闫宇彤与制片人唐海岩认为彭冠英的身高能够给搭戏的演员产生强烈视觉和心理上的压迫感,这恰恰是他出演这个角色的独特优势。

剧中,申世杰变成封氏集团董事长封潇声之后,有一场跟旧时兄弟“刀尖”玩牌的戏,他的一个舌头舔牙齿的习惯小动作引起了对方的猜疑。这个小动作是彭冠英跟导演一起商量出来的。一开始设计的是摸耳朵,后来觉得摸耳朵有点刻意,索性安排申世杰以前有颗牙不舒服,他会经常舔一舔。“整形变成封潇声的时候,这颗牙拔掉了,但他还是保留了舔牙的习惯。我们索性让特效化妆师做了颗假牙,给申世杰装上。”于是,彭冠英演申世杰的时候戴着道具假牙,演封潇声的时候不戴,只是会做习惯性舔假牙的动作。

《阳光之下》犯罪团伙人物设定参考“湄公河惨案”

《阳光之下》犯罪团伙人物设定参考“湄公河惨案”

彭冠英饰演的申世杰。

虽然都是彭冠英出演,但相较于帅气的商业精英封潇声,背负了多条人命的申世杰的形象显得穷凶极恶,二者差距较大。闫宇彤表示,这主要是出于剧情逻辑的考虑。如果两人长得差不多,那申世杰就不用怎么大整形,而警察肯定会直接怀疑上他了。“长得帅的演员通常会顾及到自己的形象,但彭冠英很支持我们对申世杰外形的设计。”

2、警察的选角打破观众固有印象

剧中,负责和小武联络的警察先后有两位——陈瑾岩警官(王劲松饰)遇害后,刑警队长肖同斌(岳旸饰)接手了他的工作。岳旸此前常演反派,他塑造的肖同斌也不是一脸正气的警察,他经常眯缝着眼看人,也与犯罪集团的某些成员有“来往”,一度让人感到正邪莫辨。闫宇彤告诉新京报记者,岳旸曾经给副导演打电话:“你们确定让我演个好人?确定让我演个刑警队长?”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当即表示:“那我把档期可留出来了啊!”

《阳光之下》犯罪团伙人物设定参考“湄公河惨案”

刑警队长肖同斌(左,岳旸饰)和陈瑾岩警官(右,王劲松饰)。

闫宇彤找岳旸演肖同斌,首先因为他是位好演员;其次作为导演,他喜欢把演员与观众的固有印象反着用,这样会有新鲜感;此外,闫宇彤一直执导涉案题材影视剧,和真正的警察打过太多交道,他了解真实的刑警队长是什么样的——一定不能是浓眉大眼的帅哥,而是放到人堆里也没有辨识度的那种。“刑警队长也是从侦查员升上去的。执行任务时被人看一眼就记住,那就失败了。还有他们老跟犯罪分子打交道,确实会‘挂相’,就是看上去有种‘坏劲儿’,能震慑那帮人。”

剧中另一个警察陈瑾岩的扮演者王劲松,曾经出演过不少反派形象。2008年他跟闫宇彤合作了电视剧《现场铁证》,出演男一号刑警队长陈元,那也是王劲松第一次演警察。演员谭凯曾跟王劲松开玩笑,调侃他一辈子都别想演刑警队长,结果两个月后他就接演了《现场铁证》。“那时候我选王劲松,阻力在于他的形象与传统意义上的刑警队长还是存在不小的差异。但我觉得他的整体素质好,完全能把这个角色演出彩儿。”

陈瑾岩在《阳光之下》里的分量相当重。角色只活了四集,但他的人格魅力和感染力要一直延续到剧终。对小武而言,陈瑾岩是他的导师和恩人,把他拉出黑暗走上正道。同时,陈瑾岩也是柯滢非常信任的警察。“这个人物,一定得是名老戏骨,才能演出角色深刻的人物魅力。我当时觉得当仁不让得是王劲松。”闫宇彤认识王劲松多年,深知他不仅演技好,人品更好。“他不抽烟不喝酒,在剧组闲下来就是喝茶读书,到哪儿都与人为善。他是个很有内在力量的人,无论正派反派,他都能赋予人物很大的能量。”

《阳光之下》犯罪团伙人物设定参考“湄公河惨案”

陈瑾岩和小武。

二、人物

传统涉案剧男主角通常是正义凛然的警察,《阳光之下》的男一号小武却是个外卖小哥,身上有着底层小人物的善良、胆怯和狡黠。而正是这种不够理想主义的性格,反而使得小武生动可信、具有烟火气。小武之外,“老油枪”团伙成员也颇为生动且具喜感,让人印象深刻。闫宇彤透露,对犯罪集团的人物设定,参考了湄公河惨案的“糯康集团”。

1、“外卖小哥”让叙事视野更广阔

《阳光之下》在剧本创作阶段,大家曾考虑过把小武写成一个卧底的警察。但当时网上很火的一个视频给了闫宇彤启发——女车主着急下车接电话没关车门,外卖小哥骑车路过,顺手就帮她关了,非常帅气。于是他与制片人唐海岩决定把小武身份设定为一个普通的平民、走街串巷的外卖小哥。“封潇声和柯滢的戏主要发生在公司、会所、咖啡厅这些地方,是相对高端的场景。加入外卖小哥这条线,叙事的视野就更广阔了,反映社会的维度更多元了。”

不仅如此,从角色功能来看,封潇声是加害者,柯滢是勇于反抗的受害者,而小武的背后是警方,代表的是正义。“当正义的代表不是一个高大上的人物,那正义的价值观就更容易被普通观众接受。因为他抛出的问题,也是普通观众关心的问题。比如他会跟肖同斌发火,说明明知道犯罪集团干了那么多坏事,还要有多少人被害警察才肯抓人?肖同斌向他,同时也向观众解释,为什么警方办案要讲求证据。”

《阳光之下》犯罪团伙人物设定参考“湄公河惨案”

小武和肖同斌。

在闫宇彤看来,小武外卖小哥的身份,不仅保证了人物的生动性,还预留了成长的空间。“普通的草根小人物,他没有多么高尚的理想和大的格局,但他可以一步一步成长,通过成长引发观众的共鸣。”剧中,小武几乎每四五集就要口头上撂一次挑子。“我不干了”这句话他经常挂在嘴边,对警察说过、对“老油枪”、封潇声都说过。但每次“我不干了”之后,他最终还是克服自己想要放弃的想法,继续干下去。

另一方面,小武是个被拐卖的儿童,长大后一直在寻找父母。这样的身世,成为他跟申世杰之间可以共鸣的一个点。申世杰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整形成封潇声并不能从内心抹去他的这段过往。他把小武拉在身边,除了看中他人比较机灵,也有一点个人的小心思在里面。他对小武的身世能感同身受,也能在小武混江湖的世界里找回申世杰的感觉。闫宇彤说:“申世杰也需要自由的空间,让他能从封潇声的壳子里透一口气。所以他放着保姆做的一大桌菜不想吃,自己煮泡面,也喜欢跟小武去找‘老油枪’他们喝酒撸串。”

2、犯罪团伙构成参考了“湄公河惨案”

小武打入犯罪集团的过程中,跟过三个老大:“老油枪”、“刀尖”和封潇声。其中,“老油枪”最有人情味,他手下的人也都很有生活气息,经常聚在一起吃喝玩乐,是全剧的喜感气氛制造者。闫宇彤表示,能赋予犯罪分子比较真实生活化的一面,是因为他接触得多。他以前做过几档法制栏目,后来一直跟公安部金盾影视中心的金牌制片人郭现春合作,参与了诸多涉案影视剧的创作,到派出所、监狱等地采访过不少大案要案的当事人。

采访过程中,闫宇彤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不管多大的犯罪集团,它整个的人员构成跟普通的犯罪团伙差不多。《阳光之下》构建封潇声为首的犯罪集团结构的时候,他参考了曾经去采访过的湄公河惨案的特大武装犯罪团伙“糯康集团”的组织结构。“糯康就相当于封潇声;依莱在犯罪集团是老大哥型的,相当于‘老油枪’;桑康行动比较凶猛,有点像‘刀尖儿’;然后底下的扎西卡、扎波、扎拖波,对应的就是剧中‘愣头’、‘皮裤’这些小喽啰。”

《阳光之下》犯罪团伙人物设定参考“湄公河惨案”

“老油枪”和手下。

依莱被抓的契机,是因为当时泰国天气变冷,他去清迈给上大学的女儿送被子。“一个大毒枭,和一个给女儿送被子的父亲,这样的反差就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塑造‘老油枪’这个角色的时候,我就想起依莱这个人。”闫宇彤还提到,扎波受讯时被问到当天是怎样加入犯罪行动的。他通过翻译回答,当时正“拿着气枪打小鸟儿”,扎拖波跑来喊“老大叫你,有事儿”,他没问什么事就跟去了。“愣头、皮裤在剧中喜欢卖弄个舞姿,塑造他们的时候我总会想起扎波说他拿枪打小鸟儿的状态,这个人物立刻就鲜活了起来。”

新京报记者杨莲洁

责任编辑:周晶晶 CN03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