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首尔东部看守所为何成“新冠培养皿”?韩媒分析

环球网 2021-01-06 00:14:00
A+ A-

原标题:首尔东部看守所为何成“新冠培养皿”?韩媒分析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韩国《中央日报》4日报道,首尔东部看守所新冠确诊病例的总人数已经超过1000人,连日来不断更新韩国单一设施内集体感染人数的纪录。专家们称,导致这场灾祸的原因主要有:看守所的三密结构(密接、密集、密闭)、出现确诊病例初期未能及时将确诊人员和密接者分开隔离以及对防疫毫无意义的整栋楼房集体隔离。分析认为,这一集体感染事件与2020年2月停靠在日本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邮轮发生的集体感染事件非常类似。

首尔东部看守所为何成“新冠培养皿”?韩媒分析

报道称,据韩国法务部1月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月4日8时,东部看守所累计确诊人数达1062人。前一天面向1122名在押人员进行的第五次全体检测结果显示,看守所新增121例确诊患者,另有7人尚在等待检测结果。如果算上未被纳入法务部统计的21例确诊人员家属和亲友感染病例,与东部拘留所有关的确诊患者总数已达1083例。

首尔东部看守所为何成“新冠培养皿”?韩媒分析

封闭空间内的“三密”结构导致病毒扩散

据报道,专家们称,典型的三密结构(密接、密集、密闭)是导致如此大规模集体感染的直接原因。截至近日,东部看守所的在押人员一直在没有佩戴口罩的情况下被关押在没有隔断的多人牢房中集体食宿。不同于其他带有运动场可以进行室外活动的看守所,此处在押人员的所有活动均在室内进行,而且实际的在押人数超过2400人,远高于2000人的额定收容人数。

报道介绍称,此前3711名乘客中出现712名确诊患者的日本邮轮也是典型的“三密结构”。游客在旅行期间始终在封闭的空间中住宿,在自助式餐厅就餐,共同使用公共澡堂、桑拿、游泳池、KTV、剧院等生活娱乐设施,频繁进行密切接触。翰林大学圣心医院呼吸内科教授郑锜硕(前疾病管理本部长)称,“这两起集体感染事件都发生在多人在密闭空间内24小时一起生活接触的情况下,相当于一个盖着盖子培养病毒的培养皿”。

首尔东部看守所为何成“新冠培养皿”?韩媒分析

初期应对不力,整栋集体隔离暴露问题

据分析,出现首例确诊病例后,防疫部门在区分确诊和接触人群的工作过程中存在问题,这也是导致集体感染事件爆发的一大原因。11月27日出现首个确诊病例后,法务部直到三周后的12月18日才对全体在押人员进行病毒检测。翰林大学医学院预防医学系教授金东贤表示,“出现确诊病例后,将确诊人员转移到其他地方,并对密接者进行隔离,这是最基本的防疫原则。但相关部门没有及时对他们进行区分隔离,使所有在押人员继续生活在同一空间,导致出现了连环传染”。

报道提到,有人称,从羁押看守所的空间特殊性出发制定的整栋楼的隔离方针也是一大问题。被隔离关押在东部看守所的345名确诊人员直到12月28日才被移送关押到青松监狱。而且,东部看守所直到12月23日才将170多名在押人员移送关押到首尔南部监狱、京畿骊州监狱和江原北部监狱,以降低看守所的人员密集度。由于东部看守所的集体感染很大程度上来自“无症状感染者”的无声传播,将整栋楼房集体隔离,反而扩大了传播风险。

报道介绍称,这些问题2020年年初日本爆发邮轮集体感染事件时已经存在。在当时这起事件中,2020年2月3日邮轮广播就通报了第一个确诊病例,但邮轮并未及时采取防疫措施,直到2020年2月5日上午邮轮的桑拿和餐厅仍然正常开放,并且没有对全体乘客进行病毒检测,也没有及时将确诊人员和密接者分开隔离,只一味阻止乘客下船,最终酿成大祸,而这种集体隔离的方式也备受诟病。

对于首尔东部看守所暴发疫情,翰林大学医学院预防医学系教授金东贤表示,“日本邮轮集体感染事件发生在人们对新冠病毒尚不了解的疫情爆发初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获得谅解。但现在我们已经拥有足够的防疫经验,看守所的相关措施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翰林大学圣心医院呼吸内科教授郑锜硕则提到,想要解决这一问题,“首先需要不同政府部门加强合作”,他认为“负责管理看守所的法务部应该与防疫部门保持密切沟通,按照原则对确诊人员进行单独羁押,对密接者进行分开隔离”。

责任编辑:苖玉轩 CN07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