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郭敬明新电影《晴雅集》正式停映,已经安排影院退票

北晚新视觉 2021-01-05 10:40:28
A+ A-

网传郭敬明新电影《晴雅集》停映一事已被证实。

郭敬明新电影《晴雅集》正式停映,已经安排影院退票

1月4日晚23点40分,峨眉院线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刚刚正式接到上级通知,郭敬明新电影《晴雅集》1月5日起不再排映,已经安排影院退票。记者立即向多家影院求证,均称收到了相关通知,从1月5日起,院线不得再排映《晴雅集》。记者随即向郭敬明方求证,但没有得到回复。

对此次《晴雅集》下架,网友们的看法也并不相同,有的人认为这部电影还挺好看的。

郭敬明新电影《晴雅集》正式停映,已经安排影院退票

也有人认为剧组工作人员“无辜”

郭敬明新电影《晴雅集》正式停映,已经安排影院退票

当然,也有人觉得这是之前抄袭事件的后果

郭敬明新电影《晴雅集》正式停映,已经安排影院退票

延伸阅读

2020年12月31日零时,郭敬明就当年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庄羽的作品《圈里圈外》一事在微博上道歉,并表示将把《梦里花落知多少》的版权收入全部赔偿给庄羽。

郭敬明微博全文如下↓

郭敬明新电影《晴雅集》正式停映,已经安排影院退票

郭敬明微博截图

事件回顾

2004年底,由北京市一中院对郭敬明与庄羽著作权纠纷案作出了一审判决,判令郭敬明、春风文艺出版社立即停止《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书的出版发行,共同赔偿原告庄羽经济损失20万元,在报纸上公开向原告庄羽赔礼道歉,被告北京图书大厦有限责任公司停止销售《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书。

随后,两方均对一审判决不满意,提出上诉。

2006年5月,北京市高院终审判决认定,郭敬明的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剽窃作家庄羽作品《圈里圈外》,郭敬明和春风文艺出版社共同赔偿庄羽经济损失20万元,追赔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停止销售《梦里花落知多少》、公开道歉等,限期15日执行。

庄羽于2006年6月16日向北京一中院递交了强制执行申请书,要求法院对郭敬明“拒不道歉”一事采取强制执行措施。一中院决定依据生效判决在中国青年报上刊登公告,公告费14000元由郭敬明支付。

事件回顾:郭敬明到底做了什么?

2001年,18岁的郭敬明获得第三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的好成绩,以此开始他商业生涯的起点。一炮而红后,郭敬明陆续出版了《左手倒影,右手年华》《梦里花落知多少》等作品。

2003年,“中国版权第一大案”——庄羽告郭敬明抄袭案轰动一时。庄羽称《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书剽窃了其《圈里圈外》。

2004年底,由北京市一中院对郭敬明与庄羽著作权纠纷案作出了一审判决,判令郭敬明、春风文艺出版社立即停止《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书的出版发行,共同赔偿原告庄羽经济损失20万元,在报纸上公开向原告庄羽赔礼道歉,被告北京图书大厦有限责任公司停止销售《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书。

随后,两方均对一审判决不满意,提出上诉。

2006年5月,北京市高院终审判决认定,郭敬明的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剽窃作家庄羽作品《圈里圈外》,郭敬明和春风文艺出版社共同赔偿庄羽经济损失20万元,追赔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停止销售《梦里花落知多少》、公开道歉等,限期15日执行。

但郭敬明拒不道歉。后来,法院不得不实施强制执行。

(原标题:晴雅集被下线)

相关新闻:马上评|郭敬明于正究竟在向什么道歉

澎湃特约评论员 韩浩月

媒体评论:郭敬明于正究竟在向什么道歉

郭敬明、于正道歉了。在12月31日,这个2020年的最后一天,他们先后在微博发布了道歉信息,为多年前抄袭庄羽、琼瑶的事情郑重道歉。

这是被法院判决之后,郭敬明、于正首次以个人身份在公众平台,向被抄袭者、行业、公众以及受损的原创环境,进行公开道歉。

郭敬明、于正的道歉动机,引来一些猜测,有网友认为,他们是在“向人民币道歉”——在新作公映或即将播出的当口,以及舆论压力合围的压力下,不道歉很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更大损失。

但不排除有一种可能,道歉是出于个人的自觉,就像郭敬明所说的那样,抄袭行为“它像一个无法愈合的伤口,我不敢撕开,更不敢面对”。也像于正说的那样,自己的所作所为,不仅伤害了琼瑶,“也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团乱。”

被动地“向人民币道歉”,还是为了获得自己内心安宁、重新开始而自觉道歉。人们希望是后者。因为,只有真诚的、自觉的道歉,才是对当事人与公众的最好交代。出于利益目的的道歉,显然没法令人接受。

郭敬明、于正道歉之后,公众或者说至少部分公众,可能会给他们一个新的机会。但对于乱象丛生的原创环境来说,仅仅有抄袭者自觉的道歉是远远不够的。为抄袭行为道歉,是一个底线,底线必须要遵守,但在底线之上,如何保护原创者的权利,如何净化行业环境,捍卫行业规则,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编剧余飞曾经是抄袭鉴定的专家团队成员,但在进行文本比对拿出专业意见上交法院后,他承受了来自粉丝群体的巨大施压,后来不得不退出抄袭鉴定这一专家行列队伍。

在对抄袭的防范方面,目前还没有足够扎实的措施,比如在对抄袭结果的认定上,还存在着缺乏专业团队,没有统一标准的问题。

虽然有论文大数据比对这一形式,可以通过机器比对,测算出大概的抄袭比例。然而这一做法,并不能完美复制到知识产权保护的更多领域,尤其是对于影视作品、网络文学而言,低级的抄袭一目了然,但像洗稿、融梗等手段更“高级”一些的抄袭,还需要一套比较明晰的标准来进行衡量与判断。这是机器没法实现的事情,要通过法院、法律工作者、知识产权保护专业人士、原创作者代表等,一起来制定一个可供参考的标准。

在对抄袭的惩罚方面,也要强化威慑力与执行力度。比如,不给抄袭者留有过多的选择余地,一旦抄袭行为被判决,就一定要按照判决结果严格执行。

在行业内,不但行业组织与协会,要对抄袭者有“拒入”的约定,其他如资方、平台、渠道等,也应视与抄袭者合作为耻,不给抄袭者以更活跃的空间。

此外,也要警惕舆论当中为抄袭者辩护的成分,不给抄袭找任何理由与借口,让潜在的抄袭者产生真正的顾忌,从而彻底杜绝抄袭念头,老老实实地进行原创。

原创有水平高低,但抄袭绝无对错之辩。只要抄了,就是错了,这应该是一项共识。之所以部分抄袭者,在被发现之后仍然能混得风生水起,根本原因就在于,“抄袭有理”这一荒谬想法的变种,还根深蒂固地存在。

从郭敬明、于正道歉来看,来自各方有形无形的压力,还是起到了足够大的作用。在他们道歉之后,更迫切要做的事情是,进一步扎紧原创保护的缺口与空子,进一步地压缩抄袭者的生存空间。唯有如此,我们的原创环境才能真正地走向清朗。

责任编辑:卢书敏 CN069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