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奔跑吧黄河篇》如何让“跑男”不只是娱乐综艺

新京报 2021-01-01 11:42:51
A+ A-

《奔跑吧·黄河篇》(下文简称《黄河篇》)是《奔跑吧》这档七年常青的系列节目,第一次推出特别篇,也是浙江卫视节目中心副主任、《奔跑吧》系列总导演姚译添第一次面对“主题演绎”。

2020年是国家脱贫攻坚的决胜之年,曾打造“黄河大合唱”、“垃圾分类”、“鞍钢父子”等社会选题的《奔跑吧》,再次承担起综艺媒介的社会责任,将一众团队带到“黄河生态经济带”沿线地区,从青海的“黄河第一坝”龙羊峡,一路向西溯源至巴颜喀拉山,领略当地人文风光,展现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

在这档只有六期的特别节目中,观众或许不一定得到以往《奔跑吧》中或娱乐、或烧脑、或紧张刺激的感官体验,但在姚译添看来,综艺仅仅是快乐,这只是浅层认知。综艺应当带来更多精神层面的获得感。而《黄河篇》对温暖故事挖掘,以及黄河生态知识的输出,都让姚译添看到了《奔跑吧》的更多可能性。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他表示,“做节目不能有‘爆款’的功利心,让观众在看节目时得到温暖或感动的精神需求,这也符合我们对《奔跑吧》一直以来的定位。”

《奔跑吧黄河篇》如何让“跑男”不只是娱乐综艺

用综艺手法讲非综艺的内容

脱贫攻坚、生态经济、乡村振兴……这些词看似都与“综艺”处于迥然不同的语境。如何用综艺手法讲述宏观的国家主题,是姚译添面临的第一个挑战。

“‘主题演绎’好的方面是可以在创作时更加集中火力,把选题做好、做深入。但怎么用观众喜欢的方式,或者打破传统综艺的规律和手段去表达,我们也很怕做成‘四不像’——承载了很多内容,但大家不愿意看。”

因此在主题设计上,姚译添更多集中于黄河生态经济带上“有趣的人”和“感动的事”。节目第一期来到龙羊峡大坝,选择了水电站工作人员的切口,意在以此反映黄河生态、水患正在得到治理,“如果你单讲水电站,内容是空的。但如果以这样一群人,默默奉献建造大坝,以此揭开一段历史故事,大家就会觉得可看性更强了。”

《奔跑吧黄河篇》如何让“跑男”不只是娱乐综艺

第三期跑男团跟随造林人登上了悬崖峭壁,在陡峭的山崖边,他们种下了代表节目组的绿色希望——侧柏。姚译添表示,当下黄河中游水土流失严重的情况,是大家普遍认知的,但节目组挑选了“悬崖边上种树人”的主题,通过嘉宾的亲身参与,观众可以更深入了解这些人为什么在这里种树,为什么一定要治理黄河泥沙,到底又是怎么治理的。

第二期嘉宾“媒体人”完成新闻报道的任务线,讲述龙羊湖渔民致富、化隆拉面小镇等产业脱贫故事;第三期嘉宾化身直播推荐官,精致的手工花馍、“甜过初恋”的延安苹果,将黄河沿岸特色农产品带入千家万户;第四期的说唱黄河,以限时挑战的方式让嘉宾改编演绎黄河主题歌曲……

在姚译添看来,无论是电影、电视剧还是综艺节目,实际上都是通过故事的讲述,以温情和共情,引起观众共鸣。“这一季,很多观众都觉得很新鲜。在主题演绎的背景下,我们认为当前的节目还是实现了比较理想的播出效果。”

转场就要三四个小时

在黄河流域录制的难度,超乎姚译添的想象。“我们本以为会比以前轻松一点,因为内容比较有针对性,但拍下来比常规季还要更累。”

首先是交通限制。为了更好反应生态保护和人文风光,《黄河篇》所到之处大多是不被外界熟知的,曾是贫困或尚未完全脱贫的地区,例如龙羊峡、“拉面之乡”化隆县、“中国民族射箭运动之乡”尖扎县等。反映到交通上,节目组和嘉宾需要先从四面八方汇集到省会城市,再一起坐火车或几个小时的汽车,辗转多地,才能到达最终录制点。然而,每个录制地又很难满足一期的体量,于是节目组偶尔还要一天横跨两个市,甚至多个村,才可以保证一个半小时成片的拍摄素材。

以往《奔跑吧》都是三天拍两期,中间一天休息,但此次节目组和嘉宾不得不两天连轴拍,有时一天内仅转场就要耗费三四个小时,所有工作人员也不得不分布在四五家不同的酒店才住得下。

不仅如此,黄河流域交通与地理环境限制,也让《奔跑吧》常用的搭建类游戏难以实现;且《黄河篇》的风格以旅行与体验为主,设置感较强的游戏也略显突兀。因此节目组只能因地制宜,设计、创新一些道具轻巧、又符合旅途拍摄的新游戏。例如结合藏族美食的“美食消消乐”、化隆拉面体验、猜号游戏的“保卫牛肉”、射箭比赛等。

“虽然有难度,但我们不能因为客观因素,在质量和精彩程度上就打折扣,或者主题呈现上有所缺失。”姚译添坦言。

为了适应环境限制,且更好地打造《黄河篇》的特色,姚译添首先保留了公路行进的画面,解决转场导致的素材量不足,同时也可以此反映黄河流域的自然风光与生态保护。“距离黄河边很近的地区,确实不是大家常去的,风景也相对比较猎奇。加上2020年疫情(观众)也不太能出去旅行,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大家感受到黄河的美。”

在游戏设计上,考虑到与当地素人互动的增加,姚译添也加入更多传统游戏,并将其深入结合当地文化与风土人情,例如藏语传声筒、花椒称体重、射箭比拼等。看似还是熟悉的游戏套路,但实际上姚译添想要讲述的是黄河流域的蓬勃发展,“比如第二期的射箭,拉面,其实我们讲的是当地的产业脱贫方式。通过游戏大家知道了,原来拉面也可以脱贫,这种方式让节目具有可看性。”

《奔跑吧黄河篇》如何让“跑男”不只是娱乐综艺

《奔跑吧·黄河篇》剧照

以潮流文化带动传统文化

在黄河延安的宜川县,一场特别的演出正在上演:“跑男团”的成员们与专业说唱歌手,一起在延安宜川中学举办了“说唱黄河晚会”。艺人们通过流行音乐、说唱音乐与传统古典乐的碰撞,重新为“保卫黄河”等选段注入新时代的力量。

2017年,《奔跑吧》曾来到黄河边,与乐团一同唱响《黄河大合唱》。该环节也成为观众津津乐道的经典桥段。在姚译添看来,过往的“保卫黄河”更多强调的是民族团结一致对外,符合创作年代的时代背景,而此次“说唱黄河”更希望以时尚、新潮的方式,唱响新时代的“保卫黄河”。因此在“说唱黄河”的歌词中,包含了脱贫的幸福生活、生态环境保护、炎黄子孙寻根的精神、身在它乡对祖国的思念等等。

“年轻态”是《黄河篇》给观众最直观的感受,无论是“说唱黄河”还是大量年轻嘉宾的注入,似乎都试图以年轻人喜欢的表达,诠释“主题演绎”的宏大主题。

姚译添并不否认对年轻观众的渴望。在他看来,一个好的作品,价值都来源于“大家愿意看”。如果节目内容不能以大众接受的方式,就失去了其传播意义。而当下综艺受众大多是年轻人,姚译添希望通过年轻的内容、年轻的嘉宾,让看似“枯燥”的知识点变得更吸引人,“我们希望让年轻观众更具代入感,也希望让年轻人与传统文化碰撞出新的火花。”

新京报记者张赫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