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90后涉黑女疑犯:由购车贷款担保到暴力催收

新京报 2020-12-31 17:29:12
A+ A-

“你想找李桂圆,我也想找她,30万,一套房子的首付呢。”一位东营出租车司机说。

12月8日,一则东营警方悬赏30万元通缉90后涉黑女头目李桂圆的消息在社交媒体广为流传。

90后涉黑女疑犯:由购车贷款担保到暴力催收

东营警方悬赏30万元通缉90后涉黑女头目李桂圆的通告。

“90后、涉黑、30万悬赏”,诸多关键词让李桂圆迅速登上各大社交平台的热搜榜。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李桂圆出身农家,高一辍学后开过短期服装店,后涉足汽车销售和分期付款担保行业,其创立的公司短短两三年内就成为东营汽车分期担保行业里的领头羊。“业务能力强、圆滑老到、会办事儿”是当地汽车行业人士对李桂圆的普遍评价。

然而,其光鲜外表的背后,是靠“暴力催收”迅速起家的创业史。东营警方披露,2016年10月至2018年3月期间,李桂圆创立的润成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下简称“润成”)通过开展汽车分期付款担保业务,以暴力、软暴力为催收手段,多次实施非法拘禁、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行为,“为非作歹、欺压群众,严重破坏当地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社会危害极大”。

2018年7月,李桂圆首次被警方抓捕,不久以怀孕为由取保候审,自2019年上半年潜逃至今。

汽车圈人眼中的李桂圆:圆滑城府深

离家多年后,李桂圆以一种特殊方式在曹家村“走红”了。

12月7日以来,一则敦促李桂圆投案自首的警方通告在曹家村村民的微信群里被频繁转发,30万元的悬赏额被加粗加红标出。曹家村是个典型的空心村,全村300余户人家,白天,在村里能看到的大多是60岁以上的老人,年轻人要么外出打工,要么在东营市区安家立业。如果不是这次高额悬赏,村里已经很少有人记得:原来曹家村还走出过这么个女娃。

李桂圆的三叔李青田告诉记者,今年以来,警方已经两次来他家了解李桂圆的事情,但他表示,对这个侄女,自己所知甚少,至于她近几年生意上的事情和最新动向,更是无从知晓。

记者了解到,至少2010年前后,李桂圆已开始涉足汽车分期付款担保业务。

蒋林(化名)是一名汽车经销商,在东营汽车圈打拼多年,据他介绍,“新驰”曾是东营汽车分期付款担保行业内一家实力颇强的公司,李桂圆和公司老板有亲戚关系,加之个人能力较强,一度在公司内升到了业务经理的职位,并持有股份。

李青田说,李桂圆曾结过一次婚,离婚后,李桂圆和同村的李辉走到了一起。

2015年,李桂圆从新驰辞职,和李辉成立了东营市润成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对外开展汽车分期担保业务。

90后涉黑女疑犯:由购车贷款担保到暴力催收

李桂圆生活照。图源自东营区警方。

蒋林说,2016年,他刚来到国内某自主汽车品牌公司负责销售工作,他第一次见李桂圆,即是对方来找他洽谈合作时。

“她给我的印象是城府很深,不像一个20多岁的姑娘。”蒋林说,彼时,润成和新驰已成为东营最大的两家汽车分期担保公司,竞争激烈。为了抢业务,李桂圆跟经销商承诺可以帮购车人当天办下贷款,“一般分期批款的话大约需要两三天,但是她就可以当天放款,从我们的角度说,我们希望购车人更早提车,所以也更愿意跟客户推荐润成。”

李达(化名)是某自主品牌汽车4S店负责人,他记得,2015年,李桂圆曾带了两三名员工来找他,希望他可以帮忙引流一些不好办贷款的人,“比如有人想买10万元的车,一下子想贷9万,这种客户,我们自己的金融机构也不愿接受,她就希望我们推荐给润成。”

“圆滑、会办事”是东营汽车圈人对李桂圆的另一个评价。蒋林记得,东营开车展时,她会派人给你公司员工赠送矿泉水和盒饭,“而且不是那种便宜盒饭,至少一荤两素一汤,一些个体老板很看重这个”。

为扩大公司业务,涉嫌暴力催收贷款

短短两三年内,李桂圆的润成公司在东营汽车分期付款担保圈内迅速做大。知情人士透露,到2017年前后,润成公司的业务量已经超过李桂圆的老东家——新驰公司。润成一度占据二手车分期担保市场七八成的业务量。

蒋林告诉记者,李桂圆在对待员工方面也有自己的一套“驭人之道”。比如她每周至少跟员工吃一次饭,这让她的员工“凝聚力很强,都很卖命,对她很认可”。

多位汽车经销商证实,2017年的一次车展上,润成和新驰的业务员因为争抢一笔单子起了冲突,争吵中,李桂圆被对方老板打了一巴掌,一怒之下她开始打电话叫人,随后双方各叫来20多人助阵,最终群殴以“新驰吃点儿亏”而告终。

蒋林说,润成作为担保公司,理论上不为购车人提供贷款,但为了和其它担保公司竞争,润成会为资金不足的客户垫付购车款,帮他们尽早提车,“就她一家敢这么干”。

此外,为了能帮购车人从银行顺利申请到贷款,润成需要向银行缴纳一笔高额担保金。随着客户越来越多,雪球越滚越大,购车人的还款压力会转移到润成身上。

90后涉黑女疑犯:由购车贷款担保到暴力催收

“润成”公司涉案人员抓捕现场/图源自东营区警方。

“如果有人逾期还款,银行就会识别出这些人,它不会找车主,而是找担保公司。这时润成就成立了催收部。”蒋林表示。

据东营区法院消息,2016年10月份,李辉出面将具有暴力催收经验的曹令令召入润成公司,任命曹令令为催收部(后更名为风控部)负责人,负责贷款逾期催收工作,后通过他人介绍、成员相互拉拢、招聘面试等手段先后吸纳20余人为风控部成员。

曹令令的父亲告诉记者,曹令令今年33岁,曹家村人,曾跟随本村一名靠放贷为生的“老大”干过几年。风控部20余人中,至少有4人都是曹家村人,年龄均在30岁上下。

蒋林记得,润成曾给他的客户做过一次担保,过了一段时间,车主找他投诉说自己因为逾期还款几天,润成就向他索要高额滞纳金,还把他的车强行扣押,“那个客户逾期时间不长,但被索要上万滞纳金,这在业内是相当高的数额。”

蒋林听说,润成曾租用了一片上千平方米的场地,专门用来存放从逾期还款车主那里扣押的车。

多人讲述曾有被暴力催收经历

赵霞(化名)今年50岁,2018年,她为朋友从李桂圆处贷款做了担保人,双方签订了担保合同。赵霞回忆,没过多久,她就接到了李辉的催收电话。对方告诉她:由于贷款人逾期还款,她作为担保人需要承担连带担保责任,“他说自己手下人很多,我是有家有孩子的人,他到哪儿都能找到我,”赵霞觉得,自己受到了“威胁、恐吓”。随后,她也接到了李桂圆的电话,与李辉的强硬不同,李桂圆在电话里语气温和,让她“帮帮忙”,但同时也表示“李辉脾气暴躁,手下人没轻没重”。

“他(她)们两人常常交替打电话。”赵霞说,李桂圆跟她要20万,她最终“迫于压力”打给了润成公司19万。

刘强(化名)也曾因逾期还款被扣押过车辆,据他回忆,当时自己逾期还款一天,润成公司人员以“车辆GPS异常,要为其检修”为借口,把车辆骗走扣押,后来,他还清尾款,对方才将车返还,“但是1万3千元的保证金没要回来。”

据媒体报道,有车主表示,其曾在润成公司贷款10万元购入一辆汽车,几个月后,因资金暂时出现问题,便想申请延期几天还款,结果很快被5个人上门催债,催收人员言语粗鲁、举止暴力,要求他立刻还款,还将他推倒在地。该车主自述,催收人员威胁他说,若再拖欠一天就将其车辆没收,给他点颜色看看。

另一名受害人说,他通过李桂圆名下的公司贷款购买了一辆二手本田,按期还贷,但还完全部贷款后,公司扣押了他的保证金2万元,至今未归还。他曾多次上门讨要,却遭到辱骂。

90后涉黑女疑犯:由购车贷款担保到暴力催收

警方讯问嫌疑人场景。/图源自东营区警方

2018年3月1日,东营市东营区警方接到一起突发警情:某男子在分期付款购车过程中,找了润成公司做担保公司,但因自己未及时还款,自己的担保人被润成人员非法拘禁。

东营警方相关人士告诉记者,接警后,民警在当晚就将受害人解救,润成公司自此进入了警方的调查视野。“东营公安分局对近期相关案件进行串并案调查,随着侦查工作的逐步深入,涉及润成公司庞大复杂的犯罪体系逐步被撕开。”

警方侦查发现,李桂圆、李辉等人领导的公司,以合法公司为外衣,通过办理信用卡购车分期付款业务的形式,以暴力、软暴力为催收手段,短期内聚敛了巨额财富。

除了以“暴力、软暴力”方式催收,警方还发现润成公司员工田金达等人通过银行贷款套现、更改购车人车辆贷款合同手续费率、骗取、截取银行既得利益等方式获取经济利益。

多位受访者向记者证实,2018年初,李桂圆在东营某高档酒店举办了一场公司年会,年会上,田金达被奖励了一辆奥迪。

今年6月,东营区法院公布的一份判决书显示:为帮不符合贷款条件的购车人顺利获取贷款,李桂圆曾指使田金达伪造国家机关证件、印章和公司企业的印章,帮购车人伪造银行流水、个人薪金收入证明等资料。警方从涉事刻印店查获的6枚国家机关印章、109枚公司、企业印章、9枚事业单位印章,以及若干离婚证、房屋所有权证、房屋租赁登记备案证明均系伪造。

团伙中多人一审被判刑

2018年7月,历经近4个月的侦查,东营警方决定对李桂圆、李辉等润成公司人员实施抓捕,先后控制了20多名涉案人员,追缴涉案资金人民币500余万元,扣押涉案汽车28辆,查封企业2家及其他大宗涉案资产。

90后涉黑女疑犯:由购车贷款担保到暴力催收

东营警方从“润成”公司扣押的涉案汽车/图源自东营区警方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被抓获当月,李桂圆即因怀孕办理了取保候审,2019年上半年,警方发现李桂圆分娩后已经潜逃。警方人士表示,网络上有说法称李桂圆曾被抓捕过两次,实为谣传,“她只被抓捕过一次”,发现李桂圆潜逃后警方立即成立了工作专班,抽调精干力量,对其全力缉捕。

去年11月,东营区法院先行审理润成公司包括李辉在内的24名到案人员,庭审进行了10余天。东营区法院一审认定:2016年10月至2018年3月期间,李桂圆、李辉安排曹令令指挥催收人员以事先签订的车辆买卖担保协议为借口,通过编造安装、更换、升级车辆GPS,办理逾期手续,续签协议,处理违章,缴纳罚款的手段,到购车人、担保人、中介者家中或将前述人员带至指定地点,以扣押车辆、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殴打、跟踪、滋扰等方式强行索要高额违约金、保证金、拖车费等,涉嫌非法拘禁16起,寻衅滋事6起,敲诈勒索214起。

今年11月20日,东营区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骗取贷款罪、合同诈骗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对李辉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三年,并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其他被告人则被分别判处了十六年到一年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据悉,李辉不服一审判决,已经提起上诉。

对于依旧在逃的李桂圆,一位警方人士表示,“希望她认清形势,早日投案,争取宽大处理。”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