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金星:上热搜,对我而言简直就是讽刺

新京报 2020-12-30 13:56:55
A+ A-

原标题:金星:上热搜,对我而言简直就是讽刺丨2020娱乐年度人物

2020年,被金星誉为“收获”的一年,虽然新冠疫情肆虐全球,但从生活上并没有扰乱她原有的节奏,只是少了陪伴孩子的机会,而这些因牵绊多出来的时间,也让她踏进了全新的直播领域。金星说,看中“直播”,是因为她可以通过这种形式无时差地和观众交流,在帮助农民卖货的同时,自身也学到了很多知识。

金星:上热搜,对我而言简直就是讽刺

此外,她主持了舞蹈类综艺节目《舞者》,年末在混龄男性艺人竞演综艺《追光吧!哥哥》中担任“教导主任”,因其对21位哥哥的犀利点评,再度成为娱乐话题人物之一。而被金星比作自己“心灵归属地”的金星舞蹈团,也在年末推出了由舞团里的八位舞者,在疫情期间分别创作的四部舞蹈作品,将在2021年开启的“4G UP 舞G”金星舞蹈团演出周中与观众见面。

所有的一切,都在金星有条不紊的安排之中有序进行,面对即将到来的2021年,新京报记者与金星从回顾这一年开始,直击女性、行业等诸多热点话题。

买东西也要学会思考,别什么都买

新京报:2020年可能对所有人来说都是特殊的一年,你有哪些比较值得回忆与难忘的瞬间?

金星:今年,确实全世界人类都要面对新的考题。个人而言,从我平时的生活习惯,与人之间接触的态度来讲,没受太大的影响。只是在家庭上,源于全世界疫情的暴发,不能到国外看孩子们,国际旅行方面稍微有点不方便,其他没发生任何变化。

虽然对我所从事的舞蹈行业会有所影响,但对我个人也没有什么影响,反而给我们每个人一段集中思考的时间,所以今年舞团推出了八位中青年编导,也是源于疫情激发出来的创作灵感。以前舞团是邀请外国的编导,这些演员基本没有独立思考的空间。疫情期间外国编导进不来,只能编自己的东西,反而找到了新契机。

金星:上热搜,对我而言简直就是讽刺

不久前,金星舞蹈团举行发布会,推出八位中青年编导的新作品。摄影:王静若

新京报:今年入了被你誉为“局”的“直播带货”,做这件事的初衷是什么?

金星:我儿子也曾问过我,“妈,你不是个艺术家吗?怎么去做直播了呢?”这不矛盾呀!我为什么要做直播带货,我看中的是“直播”两个字。做了这么多年节目,中国的节目很少有直播的,除了春节晚会,都是录播的。而直接交流是金星最大的魅力,当然我有自己的语言底线。

从《金星秀》下来三年了,我身边很多朋友,依然想找个平台和我交流。无论通过货品,还是文化认知,告诉大家买东西要学会最基本的选择,不要什么东西都买,乱花钱。如果你在买东西当中,学会思考,那你做别的事情也会有思考,这是我做直播的初衷。

新京报:既然你已经走进这个“局”,作为“局”内人如何看待全民直播的新趋势?

金星:这绝不是一个趋势,直播带货未来肯定要削减淘汰一大批人,最终只会剩下几个高端的,估计我属于高端的那种。因为中国从现在开始面临所谓的经济“内循环”,实体店还是要浮出水面的,咱们人口众多,没有实体店很多人是活不下去的,目前只是一个过程,电商直播绝不是未来的大方向。

别看我做电商直播带货,我个人依然推崇在实体店买东西,我自己从来不在网上购物,连支付软件都没有。我们不能把中国人的消费观念与西方人并存。美国人可以透支未来,中国不是透支的民族,中国是储蓄的民族,谨慎的民族,不会无限制地消费未来,这是绝对不对的。

新京报:做直播后,也开辟了很多过去你不会触碰的领域,比如拍各类短视频记录生活。

金星:我以前从不关注短视频,总觉得质量不高,突然有天我发现,其实一旦出现好内容,传播量还是很大很快的。因此这种东西对我来说,哪怕能在其中传播点儿价值观,也挺好。而且这里的幽默感也符合我,我不需要去重新适应,拿来就可以用,这是我的强项。

新京报:短视频里的金星,多多少少和我们认知的金星不大一样。

金星:这很正常,虽然我拥有在国际上各方面的地位,包括社会地位,但是大部分人不了解,你不要怪别人。你又没有通过你的嘴介绍出来,这是你的问题。例如,我为什么做金星舞蹈团?舞蹈团对我有多大的意义?包括介绍自己的生活,谈一些社会观点,通过这种最简约的方式,通过不同的渠道,与社会、年轻人搭建沟通的桥梁。无论直播、短视频、微博,包括我做的电视节目、脱口秀,打通了所有对外的交流渠道,虽然每一条通道上与我交流的人群是不一样的,但金星在这些领域完全是释放的。

这个社会,始终都对女人更苛刻

新京报:今年,女性话题充斥在各行各业中,“她力量”似乎形成了一股不小的势力,你有感受到这种变化吗?

金星:我觉得没有特别大的变化,唯独《乘风破浪的姐姐》出圈了,被大家所关注,其他都没什么感觉。

新京报:《乘风破浪的姐姐》和你正在参与的一档以男性为主角的真人秀节目《追光吧!哥哥》其实有对标的意思,但我们也发现了两档节目中的一些不同。比如“姐姐们”好像更努力、更拼,而男艺人则淡然许多。

金星:上热搜,对我而言简直就是讽刺

在《追光吧!哥哥》中担任教导主任。

金星:我以前说过,在我们的社会里,一直以来都是女人对女人更苛刻,粉丝群对女人更苛刻。纵观和女演员有关的新闻谁都能对她品头论足,而换到男明星身上,都是谈的外在,因为粉丝群基础是以女性为主的,所以对男人更包容。

《追光吧!哥哥》和《乘风破浪的姐姐》相比,最大的不同是这里的男人几乎没有所谓的事业瓶颈期,不像女演员,更新换代太快了。作为男艺人,只要自己有扎实的实力,就看怎么表达了。《追光吧!哥哥》没有淘汰制,给所有人搭建个平台,就看你自己发不发光。如果你能做到,让我们觉得你在这里真的屈才,应该得到更好的发展,节目目的就达到了。反之,你的价值就那么少,这是你做艺人的失败。

新京报:“如何平衡你的事业与家庭”,这是一个会频繁抛给行业内女性的问题,对男演员来说好像并没有这样的困扰,女性似乎在行业中始终处在弱势的一面。

金星:每个人的平衡方式和能力都不一样。男人也不是没有,有责任感的男人也会去平衡家庭和事业。可能全社会把这种关注度更多地放在了女性身上。我觉得,工作和家庭平衡还是在于每个人的选择不同,如果你觉得家庭是最重要的,工作认真做好就可以了,保持正常收入。若你觉得通过工作和事业才能体现出你的女性价值,就努力把事业做好。

就我个人而言,60%给家庭,20%给舞蹈,剩下20%留给社会交流。社会交流里,包括综艺、直播、脱口秀,即使现在做这么多事情,我的心里分分钟为了家庭,可以放掉任何事情,而并不是为了我的事业放弃我的家庭,我绝对不会的。

新京报:作为一个过来人,请送给这个行业中的女性一句忠告。

金星:花无百日红。无论男艺人还是女艺人,该你红的时候,就肆意地绽放。舞台不属于你的时候,养精蓄锐也不是什么坏事。尤其演员这行,不是所有人都能一红到底。这个时候,作为艺人更要有良好的心态,该我发光的时候,谁也抢不过我的风头,不该我的时候,我也不要强求。

有些娱乐节目,坑害了年轻人

新京报:这几年,娱乐行业有了很多微妙的变化,“演技好不好”“歌唱得好听不好听”已经不再是衡量一个艺人热度的标准,“有没有话题”“能不能博眼球”才是关键,这个问题你怎么看?

金星:这是我们娱乐产业的悲哀,粉丝改变了整个娱乐产业的导向。粉丝文化、流量操纵、资本绑架三个捆绑在一起,哪有什么真正健康的影视环境、艺术环境。

曾几何时,演员不看演技了,就看长相。曾几何时,唱歌的不好好唱歌,先看你有没有什么新闻、热搜,太悲哀了。现在的演员真不容易,但也挺可怜的,刘敏涛那么好的女演员,翻个白眼火了,她自己都觉得郁闷,演戏没人看,大家记不住,太不正常了。倪大红演了一辈子戏,那么多好话剧、影视作品,结果演个“苏大强”火了,那个角色他自己演的时候都没费劲。最不用心演的角色火了,最用心的没人看,这是悲哀。

新京报:娱乐行业渐渐陷入了一个怪圈或者说恶性循环,没有人关注作品的好与坏,全民都成了“吃瓜群众”,你觉得是什么造成了这种现状?是因为互联网的盛行?

金星:不要责怪互联网的盛行,它给你提供了很多方便,最重要的是行业人员的职业操守,你到底想传达什么样的价值观?我只想说一个价值观的扭曲。这些年有些娱乐节目,把中国年轻人的神经都弱智化了,没有启发民智。如果它是个儿童台无可厚非,你只针对12岁以下的孩子,但你作为一个文化导向,坑害的是一代人甚至几代人。

金星:上热搜,对我而言简直就是讽刺

上热搜不开心,第一反应就是无聊

新京报:作为一个具有热搜体质的人,你觉得上热搜的频率与“红不红”有关系吗?

金星:非常无聊。有啥可上的?如果热搜新闻前15个都和我们每个人生活有关系的话,哪怕和国家有关系,这都是非常好的事情。永远都是明星生个孩子、离个婚上热搜了,太无聊了。

所以每次我上热搜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真的很无聊。我从来没觉得,把我弄上热搜,是一件开心的事,别人跟我说,姐!你又上热搜了,我第一反应就是,X(语气词)!对我来讲,简直就是个讽刺。

上热搜开心吗,不!我一点儿也不开心,最好热搜跟我没什么关系,你们永远不要在热搜上看到我的名字。别人不是“乘风破浪”吗,我说金姐永远是在浪尖上,我准备以后做个节目就叫《金姐浪打浪》,前浪后浪我一起打。但没办法,我在这个环境里,就要接受这种东西,有多少人哭着喊着花着钱想上热搜呢。

我不是毒舌,是“独”舌

新京报:介意别人用“毒舌”来形容你吗?

金星:我不在乎那些东西。我只是总在纠正他们,我不是“毒舌”,恶毒的“毒”,我的“独”是独到的意思,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毒舌”,我一点儿都不恶毒,只是有独立见解,独立的态度。如果你非要说我恶毒的话,我只有一个功效,就是以毒攻毒。

新京报:你一贯以真性情著称,不掩饰自己的想法,但往往作为一个社会人,大胆地说出自己的想法、说真话是件很难的事。

金星:首先我没有被任何利益所绑架,背后没有利益集团。我最骄傲的是,从我19岁走出国门第一天在国外留学起,到现在我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的,哪怕很艰难,一切是我自己的选择。你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责任,并且你的欲望和你的实力要成正比。现在多少人的欲望和他的实力与能力是不成正比的,如果你的实力超出你的欲望,你会过得很好,但大部分人是欲望大于他们的能力和实力,甚至他们的教育,这是很可怕的。

我一直在说36岁以前吃的苦都不叫苦,如果36岁还没吃过苦,那才叫真的苦。我从小就分得很清楚,所以我一直不吝惜自己。我现在能够得到很多,是因为我清楚曾经付出了多少,并没有什么受宠若惊。所以在《追光吧!哥哥》那些哥哥面前,我都敢说话,因为我内心无愧,光明磊落,而且我也不是站在一个高度上指点江山,只是把我的感受说出来。

只把“油腻”当调侃,没当贬义词

新京报:这两年,大家喜欢用“油腻”来形容三四十岁的男人,你对这个词怎么理解?

金星:男人油腻,先理解这个“油”字。男人说话狡猾得一塌糊涂,就是油。男人油滑,说明他有点儿情商,知道怎么在人群当中去表达自己。当“油腻”这两个字放在一起时,就感觉腻腻歪歪了,我一直把这个词当作一个调侃,并没有完全把它当成一个贬义词。其实有些油腻的男人,你得看他针对谁油腻,他并不是对每个人都油腻。

从女性角度来讲,这个男人的有些行为只是某个女性不喜欢,便全归到了油腻的范畴里,其实还是要从性别的角度来判断油腻。反过来,女人的举止在男人这边,就会被归纳为风骚,女人觉得自己风情万种,没有风骚,但在男人眼中就是风骚,我觉得,这种判断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没有什么评判的标准。

真正的脱口秀演员,不是在背作文

新京报:今年脱口秀火了一把,有没有比较关注的脱口秀演员或者节目?

金星:其实脱口秀演员就是把稿子写好了,除了现场发挥,好的脱口秀演员有一个整体的逻辑思维系统,能上台脱口而出。《脱口秀大会》今年出来的李雪琴、王建国,他们的思维逻辑都很清晰,有自己的表达方式与特点,但是我觉得要给一段时间,一到两年,他的整个语言结构形成风格时,才是真正的脱口秀演员,而不是写完了底稿背一下,那叫背作文,只是这种作文你也得背得绘声绘色。

金星:上热搜,对我而言简直就是讽刺

在金星看来,幽默的语言结构是说好脱口秀的关键。图/视觉中国

新京报:如果把脱口秀节目看做是一个孩子,先天的优势和后天的培养,哪一个才是它真正需要的?

金星:先天,一定要有先天的语言表达方式,语言结构是幽默的,同样一件事通过他嘴说出来就是好听好玩的。别人为什么喜欢听金姐说话,因为我说话有魅力有吸引力。我做直播带货也是如此,观众就想听听金姐说话。说啥都行,哪怕是介绍产品,这就是你的语言魅力,是有感染力的,这是先天的。

我也没有上过一天语言课,唯一的专业就是舞蹈,这些语言表达能力是爹妈给的,我从小喜欢交流,不惧怕交流,最后做脱口秀一点儿都不奇怪,因为我从小在人堆里就是中心点,永远是最吸引人的。

年度人物同题问答

新京报:今年哪一部影视作品、综艺或演出让你印象深刻?

金星:国产电影一部没看,剧场全封掉,话剧也没看。看了意大利作家埃琳娜·费兰特的小说《那不勒斯四部曲》,因为在意大利生活过,看这女人怎么写的。综艺节目就关注我的舞蹈节目《舞者》。

新京报:有没有你很看好的年轻演员、歌手、导演。

金星:没有。

新京报:工作中,什么事会让你觉得自己和年轻人之间出现了代沟?

金星:工作中还没有和年轻人出现什么代沟,只是我觉得有些年轻人特别急于要结果,这个是我跟他们不一样的地方。我欣赏他们的快速反应,欣赏他们哪怕是青春的无厘头,这是创造力的一部分,但是他们太急于要结果。

新京报:“敢说敢言”似乎已经成了你们这一代人的专利,你认为是什么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金星:来自文化历史的基础,跟我们那代人成长的背景有关。因为我经历过最艰苦、最动荡、最变幻莫测的时代,同时,我们那代又遇到了一个最大的机遇,就看每个人怎么去调整,怎么去适应时代的变化,所以说敢言是有一定基础的。

我觉得这种敢说敢言,是要站在一定的实力和基础以及文化历史背景上,我才敢说敢言,而并不是说的那些东西都是空穴来风。

新京报:年轻时做过最后悔的一件事是?

金星:我没后悔的,只是因为你选择了舞蹈,首先你学会了忍受皮肉之苦,身心得到最大的锻炼,你就知道了自己的承受力有多大。通过这一点又给你送到了现在所处的圈子里,从小就在锻炼自己的心态,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金星:上热搜,对我而言简直就是讽刺

金星代表作《半梦》。金星舞蹈团供图

新京报:你同意“活到老学到老”吗?最近新掌握了什么技能?

金星:直播呀,我通过直播学到新农人的知识,农民的生活方式,他们的生存状态我现在全知道了,以前哪知道这些。第一个月卖货觉得挺累的,真辛苦,做主持人、做脱口秀比跳舞累,做直播比做脱口秀还累,因为四个小时要不停地说,保持最好的状态,每个产品都背下来。但一个月以后突然发现,疲劳很容易恢复过来,可知识留在了我的身体里,而这个领域跟我以前是完全没关系的,那个时候我突然就意识到了,我又收获了。

新京报:哪一件事让你觉得自己“老”了。

金星:今年不出去“玩”了,不出去蹦迪了,不爱凑热闹,喜欢安静了,喜欢和趣味相同的人在一起。但也不见得是觉得自己“老”,可能是一种生活方式。我现在开始甄选自己的朋友圈子,不是朋友的人就到此为止,不需要一大堆人簇拥着你。

新京报:你一直坚守的一个信念是什么?

金星:不要骗自己。不骗自己才能不骗社会,你对自己真实,才会对社会真实。现在别骗你自己,我做任何东西,先对得起自己。

新京报:如何看待“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句话?

金星:这句话相对而言,我觉得作为经验之谈是有价值的,但经验不一定是一成不变的。如果老人言顺势而为,随着时代的变化,作为一个提醒的声音,那没有问题。如果作为后辈行事中的阻碍,这是不可理喻的。

新京报:最后,请送给广大年轻人一句忠告。

金星:关注自己,多学多看对自己有用的东西,在不断学习与社会实践中让自己更加强大,因为将来,这个世界还是有实力的人来主导。

新京报记者刘臻

责任编辑:卢书敏 CN069、闫宪宝 CN066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