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网球培养模式演进,下一个大满贯冠军还远吗?

新京报 2020-12-30 11:05:31
A+ A-

作为日趋成熟的亚洲网球中心,中国网球从初试职业化到全面拥抱职业化只用了不到二十年时间。这段时间,中国网球人才培养出现多元化模式,青少年人才发掘、培养不再单纯依赖省市专业队,职业网球俱乐部已成为有力补充。2018年,一手打造出“天津时代”的刘树华南下出任弘金地国际网球学院总教练,在体制内获得巨大成功的他如今正在探索一条体制外的新路。作为国内目前做职业网球赛事的唯一民营企业,弘金地已建立起一套有别于体制内的运动员培养和经营体系,且初见成效。

刘树华和网球学院的球员们。弘金地供图

丨刘树华

为中国网球职业化打下基础

2016年里约奥运会,代表中国队出战网球比赛的王蔷、张帅、彭帅、郑赛赛和徐一璠5人均来自天津队,这在历届中国奥运代表团中还是首次。很长时间,天津女队就是大半支国家队,这得益于掌舵人刘树华对举国体制和职业化内外协作模式的解读和把控。

对大多数年轻球迷来说,“刘树华”这个名字有些陌生。但在中国网球史上,刘树华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他是首位获得亚锦赛冠军的中国男球员。1983年加法尔杯决赛、1987年戴维斯杯亚大区半决赛,刘树华率队先后战胜印度和日本队,帮助中国男网确立了亚洲霸主地位。

上世纪八十年代,正值新中国体育高举“举国体制”大旗。那个年代,职业化赛事多集中在欧美,包括中国在内的整个亚洲网球不在世界网球主流体系内,刘树华等人也鲜有亮相国际舞台的机会。退役后,他们分赴各地方队悉心育人,为中国网球职业化打下坚实基础。

2002年兵败釜山亚运会后,中国网球迈出历史性一步,“以双打带单打”逐步向职业化转变,依靠的正是刘树华这一代人培养出的运动员。“在我看来,体制的独特优势曾助力过中国网球腾飞,但现在已落后于职业网球发展。”刘树华说。

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中国网球正式步入职业化快轨,李娜、郑洁、彭帅等人相继“单飞”,签约经纪公司成为职业球员。她们虽不是第一代纯粹意义上的职业球员,但却是最勇敢的一代,为自己也为中国网球的未来在探路。

有师姐们带路,年轻球员的成长要顺利得多。2017年,王蔷签约金地集团,转年便收获两个WTA单打冠军以及雅加达亚运会冠军,世界排名一度冲到第12位,这是中国网球继李娜之后的最高排名。

12月24日,“金花一姐”王蔷飞赴迪拜,之后将赶赴墨尔本备战首个在明年2月份进行的澳网公开赛。新年未到,金花们已经在为新赛季做准备了。

白卓璇目标打进世界前十和WTA年终总决赛。弘金地供图

丨白卓璇

全新培养模式下的新生力量

2018年,56岁的刘树华卸任天津市体育局副局长一职,南下弘金地国际网球学院出任总教练。一个体制内获得巨大成功的人,如今要在体制外再探寻一条新路。

认准方向、踏实努力,收获只是时间问题。11月16日,弘金地球员白卓璇在18岁生日前两天背靠背拿到两站CTA中巡赛分站赛女单冠军,给自己送了一份成年大礼。

白卓璇是刘树华的又一得意之作。其实两三年前,白卓璇在同年龄段中的表现并不算优秀,但刘树华看中了她身上的几个特质,“身体素质好,力量上和欧美球员抗衡不吃亏。内在也很有天赋,对网球有自己的解读,欲望也比很多孩子强烈。专注力非常集中,不像很多球员在关键比赛之前会有很多杂念。”

刘树华一辈子崇尚吃苦,选的队员也必须要能吃苦。白卓璇说每天训练感觉球怎么都打不完,只能一直打,很多球员下场后累得直接坐地上了。白卓璇说小时候会抱怨,但现在不会了,“因为我发现这么练能让我赢球,我必须承受。”

2019年初到弘金地时,白卓璇的ITF青少年排名仅在300位左右,两年不到已进入到青少年世界前10和澳网青少年女单4强。如果不是因为疫情影响,白卓璇的青少年世界排名本有望攀得更高。

去年在深圳WTA年终总决赛看过大坂直美比赛后,白卓璇找到了发展方向,也暗自定下了打进世界前十和WTA年终总决赛的终极目标。

大坂直美有着女球员少有的进攻和力量,发球时速基本稳定在180公里以上,这些都是白卓璇希望向大坂直美靠拢的。这一点,刘树华非常看好白卓璇,“她的肌肉类型和大多数亚洲球员不一样,非常强壮,和欧美选手对抗不落下风。肌肉类型是天生的,后天无法培养。”年初在澳网打进青少年组女单4强时,白卓璇战胜的5名对手都是欧美球员。

与李娜、王蔷等两代师姐相比,白卓璇是中国网球全新培养模式下的新生力量,她们这一代球员身上有着无限可能。

弘小苗第一批基金生。弘金地供图

丨弘金地

未来还将启动“1010计划”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刘树华选择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间点南下深圳二次创业。在弘金地摸索了两年多时间,刘树华心里基本有底了,“几年之内,这里就会走出WTA前100甚至前50位的球员。”

如今,弘金地职业组各年龄段有30多个孩子。全国14岁年龄组最好的女球员基本都在这里,12岁组的几个孩子也很有前途。CTA广州站女单16强中,弘金地的球员便占据了4席。

这一系列成绩得益于2011年启动的“弘小苗”慈善基金学员选拔活动,这项活动以公益的方式在全国进行选拔,网罗全球顶尖教练,发掘有潜力的孩子,培养也不拘泥于某一种形式。

2008年中国网球初尝职业化后,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把孩子送往网球俱乐部,而非传统意义上的省市专业队,中国网球人才培养呈多样化趋势。前体育总局网管中心主任孙晋芳曾表示,未来十几年举国体制外培养的运动员将可能占到中国网球运动员的50%。

作为国内目前做职业网球赛事的唯一一家民营企业,弘金地已建立起一套有别于体制内的运动员培养体系和经营体系。几年时间,弘金地已从青训梯队中培养出多名精英球员,并正向职业化转型。未来,弘金地还将启动“1010计划”,即用10年时间在10个城市培育出世界Top10球员。

作为一项商业化和职业化程度很高的运动,长期的投入、体系化的教育是网球人才培养的关键。在弘金地体育产业公司CEO刘丰宁看来,运动员的培养一定是金字塔式,只有底层基础打牢了,塔尖的人出现的概率才高,“李娜的成功具有偶然性,只有不断投入,才能变成一个体系化的必然。”

如今,弘金地已创建了训练、体能、技术、科研、康复、心理、营养等体系,大数据分析职业培养模式也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这里已经搭建起了非常完善的职业化青训体系,可以源源不断产出未来的职业球员。”刘树华坚信一批一批球员往上“拱”,尖子一定会冒出来。

新京报首席记者孙海光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