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官网部分产品出现标价错误的问题 苹果称价格乌龙订单将被取消

IT之家 2020-12-26 10:48:44
A+ A-

原标题:苹果给用户发邮件:价格乌龙订单将被取消

IT之家12月25日消息近日苹果官网部分产品出现了标价错误的问题,上千元的产品只卖一两百,不少用户趁机“薅羊毛”,然而,根据苹果给下单的用户发送的一封邮件显示,这些订单将被取消。

官网部分产品出现标价错误的问题 苹果称价格乌龙订单将被取消

邮件内容如上图,苹果称“我们在处理你的订单时意外发现其中商品价格存在问题。这些商品并没有进行任何的促销活动,但价格不准确,因此我们将取消这个订单。对于由此可能造成的任何不便,我们深表歉意。如果你已经完成付款,我们将退款至你的原支付方式。”

从用户反馈,苹果这款产品也出现了超卖的情况,下单成功的订单信息还出现了售完的状态。

IT之家了解到,23 日下午,Apple Store 中国官网商城多个第三方配件商品出现 Bug 价格,一千多元的儿童积木套件被标价不足 150 元,消息传开后,很多人开始购买 公开信息显示:比如,Shure MOTIV MV88 Digital 立体声电容式麦克风配件,正常售价 1288 元,而 Bug 价格是 235 元;UBTECH Jimu Astrobot Cosmos 机器人套件,正常售价 1499 元,Bug 价格是 149 元等等。

据苹果 Apple Store 条款与条件显示,网站上的产品和定价信息在公布前已经过核实。但是,在极少数的情形下可能有误。如果 Apple 发现定价错误,将会通知用户,取消该订单,并对订单进行全额退款。

延伸阅读:苹果代工厂遭打砸,印度市场不是想象得那么“美好”

苹果代工厂遭打砸,印度市场不是想象得那么“美好”

▲网传视频截图。

12月12日,台资企业纬创资通(Wistron)在印度一家专门生产苹果公司电子产品的工厂,遭到当地员工的打砸。此事惊动了包括当地政府、苹果和投资者在内的多方。

火爆场面网上流传

据当地媒体援引部分参与者及旁观者的说法,事发地是位于印度电子工业重镇班加罗尔市郊(距市中心52公里)科拉尔区纳萨普拉工业园的纬创资通工厂。

该工厂占地43英亩,总投资号称2900亿卢比,但当地知情者称实际只有300亿卢比;其宣传册上宣称额定雇员10000人,但当地人士称实际雇员只有两三千人;负责生产苹果、联想、微软等多个国际品牌的电子产品及生化产品,今年8月才高调投产。

科拉尔区警署称,事发时部分工人刚下早班,他们中数百人情绪激动地试图与工厂人力资源部管理层进行交涉,但很快发生暴力冲突——情绪激动的雇员一边大声辱骂,一边捣毁了前台区域部分家具、电脑和一些设备,损毁多辆汽车,还冲砸了工厂高管办公室所在的独立小屋。相关视频在社交平台广为流传。

班加罗尔所在的卡纳塔克邦中区警察总监库马尔-辛格称,已逮捕大约130名参与肇事的工人,目前纬创资通方面正评估损失,警方则已启动调查,以确定事件起因并判明各方责任。

不是每个童话都有美好结局

早在2017年,苹果就在印度开设了App Accelerator运营部门,并高调宣布其“将产能从中国大陆向印度转移”的战略大计。究其理由,除了“不能形成对中国大陆的过度依赖”外,还包括“印度劳动力成本更低廉”、“印度市场潜力巨大必须抢占身位”等。

苹果当然不会“一个人在战斗”,而是呼朋引类,拉了许多上下游伙伴同往。台资企业是其中积极性最高的企业,纬创资通在“落地”时还以“一个快乐的纬创资通印度员工”为主题发布了巨幅夏季招聘广告。

苹果方对这种“出色成就”自然十分满意,在面向全球合作者和用户的官网上,该公司今年8月特别为此发了个图文并茂的醒目号外。

积极鼓励“向印度转移产能”的,还有台湾当局。连月来,驻钦奈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处长王北平多次到两家纬创资通在印工厂活动,密集接触当地高级官员,并借此向台北“表功”。就在事发前一天,王北平还和卡纳塔克邦首席部长耶迪育拉帕进行了“亲切友好会谈”。

然而,这一切或许都只是表象。据工人们称,不满实际上从工厂开工后不久就开始郁积了。

他们称,当初招聘时纬创资通信誓旦旦,称工程专业毕业生每月底薪21000卢比,非工程专业17000卢比,但入厂后却分别降至16000卢比和11000卢比,且拖欠达两月之久。

不仅如此,员工们还抱怨工厂管理层动辄逼迫他们超时工作、加班加点,且不给加班费,更曾“采取体罚和暴力强迫措施”。12月11日,员工们在银行卡中收到久违的工资,却发现再次“缩水”——工程专业毕业生月薪12000卢比,非专业则更只有8000。积郁已久的愤怒瞬时迸发,并迅速升级为暴力。

当然,这是肇事工人的一面之词。迄今为止,不论纬创资通还是把他们拉来的“战略伙伴”苹果公司,都尚未就此事发表任何评论。对工人方面所陈述的肇事原因则是不置可否,或干脆说不置一词。

进退维谷,左右为难

事实上,这些肇事工人陈述的“待遇”,对部分海外台资企业而言,并不稀奇。通过压低员工薪水、提高劳动强度、延长工时等手段增收节支,原本也正是某些海外台企的“经管法宝”,而电子加工行业恰是重灾区。

但肇事员工的陈述也未必没掺水分:自甘地“手纺车运动”以来,印度国内市场长期存在封闭、保守、善变、排外的倾向,对外资、外企并不友好。

印度工会势力强大,很多员工的“怒气槽”也比其他许多发展中国家员工更容易“突破临界值”,劳资纠纷更易触发。且一旦触发,很容易引发连锁反应和连带效应,令外资、外企在当地的生存与经营成本变得难以估算。

尽管莫迪政府上台后极力吸引外资、外企入驻,但各邦却大多自行其是,政令不一,令外资、外企无所适从。

班加罗尔号称“印度硅谷”,卡纳塔克邦一向被认为是印度境内对外资较友好、海外投资监管政策和市场环境相对稳定的地区之一。此次“纬创资通事件”的发生,让更多人意识到,所谓“友好、稳定”只是相对印度“大环境”而言的。

出现恶性劳资纠纷的在印外资企业,其实远不止纬创资通一家:11月10日,卡纳塔克邦境内最重要的大型外资企业——丰田印度科洛斯卡汽车公司(TKM)就因劳资矛盾恶化导致停工。

尽管邦政府介入,一度迫使工会宣布复工,但复工后仅5%员工到岗,短短4天后又再度“事实瘫痪”。TKM方绕过工会,试图招募短工替代固定工恢复生产,结果导致劳资关系更加恶化,至今这种互不相让的僵局仍未能打破。

卡纳塔克邦当局则进退维谷、左右为难。员工尤其工会,他们当然得罪不起,否则输掉邦选举可不是闹着玩的;但作为印度“新经济火车头”和“吸引外企、外资的排头兵”,他们又不能一切服从民粹,真把外资、外企都折腾跑了可就糟了。

问题是,类似于纬创资通这样的外企,无论如何对待,都是牵一发动全身。他们之所以能拿到纳萨普拉工业园的那43英亩地,靠的是双方共同画下的那张“2900亿卢比、10000就业机会”大饼。如今非但饼没有画得那么大,还可能只是个掺糠饼。

12月12日,当地官方一方面附和工人“工厂拖欠工资导致暴力发生”的说法,另一方面又要求“尽快恢复生产秩序”、“合法维权”,更强调“合法沟通渠道的必要性”。问题是,怎么做到?

“低成本、稳定生产、广阔市场前景”,原本就是“苹果们”挈妇将雏“投奔”印度的源动力。现在看,这些还能确保吗?

□陶短房

责任编辑:卢书敏 CN069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