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高调寻子后却不认回,生父回应:希望可以做血液亲子鉴定

正观新闻 2020-12-24 15:24:54
A+ A-

原标题:高调寻亲不相认父亲回应:不是不认,要做血液亲子鉴定

韩全新的养父称,孩子的亲生父母高调寻子后,疑似因孩子是聋哑人不认孩子。亲生父母刘义功夫妇表示,不相信使用烟头上提取的唾液做的亲子鉴定,希望可以做血液亲子鉴定。

近日,韩平军告诉媒体,自己养子韩全新的亲生父母刘义功夫妇高调寻子后,却不来认。

刘义功夫妇19年前丢失了孩子,今年九月,他们寻子的信息被媒体报道后,孩子的养父韩平军联系了他们,并且通过DNA鉴定显示韩全新确实是他们的孩子。但两个多月过去了,夫妇两人却迟迟未与孩子相认。养父韩平军怀疑刘义功夫妇嫌弃孩子是聋哑人。

12月23日,正观新闻记者就此事联系了寻子的刘义功夫妇,他们告诉记者,他们寻子多年,能找到孩子很开心,听到孩子是聋哑人那晚两夫妻还抱头痛哭,很愧疚。“不是不相认,没有见孩子是因为自己在上海浦东机场工作,前一段时间机场出现疫情,无法外出。”另一方面目前收到的鉴定结果只是提取了孩子烟头上的唾液,他希望和孩子做血液亲子鉴定。目前刘义功夫妇提出希望双方可以在郑州见面,当面做一次亲子鉴定。

养父韩平军则表示养子韩全新得知自己是收养的以后,两个月来一直闹着找自己的亲生父母,但是孩子的亲生父母始终没有出现“希望他们可以道一声谢,两家人见面,告诉我他们认还是不认孩子。”关于刘义功夫妇的其他要求和想法,他表示见面以后再谈。

高调寻子后却不认回,生父回应:希望可以做血液亲子鉴定

以下是刘义功夫妇就此次事件的几个疑点做出了回应。

是否因为孩子为聋哑人而心生嫌弃,不愿相认?

不是不愿相认,怀疑烟头的鉴定结果,要求做血液亲子鉴定。

刘义功夫妇告诉正观新闻记者,他们多年寻子,多次往返济源,并且在济源本地找了很多人帮忙打听。今年九月,报纸上刊登了他们寻子的新闻,第二天上午韩全新的养父韩平军联系了他,收到消息后他们也很开心。

在新闻报道前,刘义功夫妇已经在济源市扫黑除恶办留下了自己的血液样本。之后济源市公安局将刘义功夫妇的血液样本和韩全新烟头上的唾液进行比对,鉴定结果显示三人是“生物学父亲、母亲。”

但是刘义功在网上查阅资料后得知烟头的鉴定结果不一定准确,他想和孩子做血液亲子鉴定,“我们没有亲眼看到,这让我们怎么认!”。

目前上海市公安局已经联系他们做血液样本的采集,他们想和孩子在上海做一次亲子鉴定。正观新闻记者联系了负责给刘义功做血液采集的上海公安局松江分局的顾警官,他告诉正观新闻记者,他们确实在今年10月中旬接到公安系统下发的工作要求,通知了刘义功做血液采集。至于有没有采集韩全欣的血液,他就不清楚了。

为什么没有和孩子相见?

机场出现疫情,无法外出,邀请孩子到上海被拒。

刘义功从事的是国际快递工作,前段时间上海机场出现了疫情,他无法外出。他曾经和孩子养父提过,邀请孩子到上海来玩,两个人在上海做一次亲子鉴定,但是被孩子的养父拒绝了,要求面谈签协议。刘义功夫妇表示他们不知道要签协议的内容。

为什么把孩子留在医院,是否是遗弃?

被人误导以为孩子“活不了”,并非遗弃

刘义功夫妇在济源克井煤矿打工时生下了孩子,孩子出生7天后便患上感冒,后发烧升级为肺炎转到济源市人民医院治疗。当时医院的医生告诉他孩子“治疗希望不是很大”。他们不得不放弃孩子离开了济源。

问及为什么没有让孩子“入土为安”而是留在了医院?妻子时红莲告诉正观新闻记者,她当时只有19岁,两人没领结婚证,得知孩子“希望不是很大”以后,完全慌了,也不懂这些。

离开济源后没过多久,有熟人通知刘义功夫妇,在报纸上看到他们的孩子还活着而且被送人了的报道。之后他们就踏上了漫漫寻子路。他们多次给当年治疗的医生打电话,但是都没有接通。

如果鉴定结果是亲生孩子,后续准备怎么办?

不想拆散孩子与养父母,愿意以叔叔阿姨的身份对待孩子。

刘义功夫妇告诉正观新闻记者,他们也听取了身边人的建议,不打算强迫认回孩子,

“不管他过的好与不好,健全还是不健全,孩子已经是人家的孩子。我们想做孩子的叔叔阿姨,和他们像亲戚一样经常走动。我们会征求孩子养父的意见,首先想让孩子学个技术,可以在济源,也能来上海”

妻子时红莲已经加了韩全新的QQ,两个人还会聊天。有一天时红莲发了自己在医院晕倒的消息,韩全新问她怎么了,告诉她“你不要太伤心了。”

“我没有想到孩子没有抱怨我。”

正观记者陈亚杰

责任编辑:卢书敏 CN069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