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劳荣枝案一审庭审结束 将择期宣判 劳称自己是“赚钱”“性侵”工具

封面新闻 2020-12-22 18:33:19
A+ A-

“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微信公众号12月22日消息,劳荣枝案一审庭审结束,将择期宣判。

劳荣枝案一审庭审结束 将择期宣判 劳称自己是“赚钱”“性侵”工具

链接:

劳荣枝再次当庭翻供 称杀人时自己“一直躲在卧室”留“爱你”字条为了感化法子英

封面新闻消息,12月22日上午9点,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罪一案在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继续开庭审理。上午庭审部分主要就1999年法子英与劳荣枝窜至安徽省合肥市,杀害殷某和木匠陆某一案,进行法庭质证。

在质证环节中,劳荣枝再次否认了参与杀害两人,称自己只是把殷某叫来,法子英行凶时自己一直躲在卧室,称法子英说“杀个人给你看”只是说着威胁的话,“我完全没有预料到案件会恶化到这种地步,有人会死亡,他以前也经常放狠话,但从来没发生过。”劳荣枝说。

劳荣枝案一审庭审结束 将择期宣判 劳称自己是“赚钱”“性侵”工具

劳荣枝庭审现场

为逼绑架对象交出财物

骗木匠到住所后杀害

据媒体报道,1999年6月底,法子英与劳荣枝窜至安徽省合肥市,7月1日二人租住合肥市后即预谋准备工具绑架杀人,法子英在白水坝一电焊门市部以“关狗”为名定制钢筋笼一只,劳荣枝到附近一旧货市场购买冰柜一台。劳荣枝化名“沈凌秋”在合肥一歌舞厅坐台,物色到绑架对象,35岁的殷某,7月22日上午,劳荣枝打电话诱骗殷某至其出租房,法子英手持尖刀逼住殷某,将其手脚捆绑锁进钢筋笼。

为使殷某相信其是绑匪并逼殷尽快交出财物,法子英在合肥市六安路以有木工活要做为名,将22岁的木匠陆某骗至其出租房处捆绑后残忍杀害。在法子英的恐吓下,殷某按法的意思写了二张字条给其妻刘某,要刘交钱赎人。当晚11时,法子英打电话与刘某约定次日上午9时见面。7月23日上午10时左右,法子英将铁丝绕于殷某颈部将殷勒死。之后,法子英携带自制手枪及字条来到殷家,向殷妻刘某索要一万元,刘以筹钱为由让其在家中等待,随后向警方报案,法子英当场被警方抓捕归案。

对于此案,12月21日第一天庭审中,劳荣枝曾称,法子英在杀害陆某的时候,她在出租屋内的另一个房间,她听到陆某的惨叫,也非常害怕。

劳荣枝案一审庭审结束 将择期宣判 劳称自己是“赚钱”“性侵”工具

劳荣枝庭审现场

劳荣枝称自己被动参与作案

留“爱你”字条为了感化法子英

劳荣枝除了认可自己将殷某叫来这一事实,对自己帮法子英买冰箱藏尸、看守被害者,以及在作案后帮忙推冰箱均予以否认,称自己“害怕恐惧”,所以“一直躲在卧室”,也没有听过法子英说“杀个人给你看”这种话。

劳荣枝称,自己当时在接受警方讯问时,觉得死是一种解脱,所以就认了,现在在庭审中想还原真相。“我只是被动参与,不是计划实施,当时没有刑讯逼供但话都是办案人员说的,我只是为了配合办案人员完成任务,不知道犯罪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劳荣枝说。

对此公诉方回应称,劳荣枝在此前多次供述中均承认了听过法子英说“杀个人给你看”,通过调取讯问监控,可以确认没有疲劳审讯、诱供、逼供等行为。

劳荣枝在庭审中再次强调了当时一直想逃离法子英的控制,但自己很害怕被看见收拾东西,只能等法子英允许自己离开视线的时候,才敢偷偷收拾。在劳荣枝离开时,还给法子英留下了“亲爱的我走了,爱你”的字条,劳荣枝称:“贴纸条是为了获取他的信任,为了感化他,怕他继续伤害我的家人。”

最后,劳荣枝称:“请原谅我的自私”,并回忆自己在逃离法子英后“连小偷小摸都是不耻的,没做过违法的事情,一直想帮助别人,传递正能量。”

劳荣枝案一审庭审结束 将择期宣判 劳称自己是“赚钱”“性侵”工具

劳荣枝逃亡期间

在劳荣枝逃亡期间男友印象里,劳荣枝穿着很讲究的,生活有品位,家里养了2条狗,自己喜欢弹钢琴,也喜欢去画廊画画,还专门学过小提琴。此前,当朋友问到她过去的事情的时候,她往往一带而过。在帮男朋友看店的时候,由于男朋友店铺生意不太好,所以劳荣枝宁愿自己每天多辛苦点,也不愿意再增加开支聘请员工,所以到现在她男朋友还非常想念她。

劳荣枝案一审庭审结束 将择期宣判 劳称自己是“赚钱”“性侵”工具

劳荣枝庭审法院

劳荣枝认为自己是“赚钱”“性侵”工具

家属道歉称愿意“砸锅卖铁”赔钱

封面新闻此前报道,在12月22日庭审中,公诉人指控了四起案件,在到达合肥之前,劳荣枝和法子英在常州生活过一段时间,其间,两人向刘某夫妻抢劫7.5万元,但没有杀人。

庭审中,公诉方指控,被告人劳荣枝与法子英(另案处理)系情侣关系,两人在1996年至1999年间,分别在南昌市、温州市、常州市、合肥市共同作案,劳荣枝涉嫌犯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罪。

劳荣枝表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并不认可,自己在案件中没有参与辅助杀人、绑架,也没有合谋行为。她多次称自己极度厌恶法子英,是被其诱骗并以家人做威胁,自己没有蓄意谋害他人。

在庭审中,劳荣枝供述其在朋友婚礼认识了法子英,被法子英诱骗外出赚钱。“法子英是个非常凶险的人,他就是个魔鬼。”她提到,1996年到1998年期间,自己有二次流产,还遭到法子英的侵犯和控制,和他在一起时,身上从来不超过100块钱。之所以没有报警或离开法子英,是因为怕家人遭到报复。

劳荣枝说,逃亡期间从新闻上得知法子英被枪毙后,她心里感到开心,感觉是为民除害。

对于合肥被害人小木匠家属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赔偿约135万元,劳荣枝表示愿意赔偿,但其全部家产仅有3万多元。法庭上,劳荣枝对被害人家属表示了歉意,表达了20多年来内心的煎熬,“去了看守所以后,才感觉真正可以安稳地睡一觉了。”

劳荣枝案一审庭审结束 将择期宣判 劳称自己是“赚钱”“性侵”工具

劳荣枝家属手持道歉信

劳荣枝家属委托辩护律师周兆成介绍,开庭前,劳荣枝二哥向法院提交了《道歉忏悔,积极赔偿,恳请法院依法保障被告人劳荣枝辩护权申请书》。表达了向7名被害人道歉忏悔,愿意积极赔偿的想法。

申请书提到:我们对劳荣枝涉嫌的犯罪都是深恶痛绝的,对于因为劳荣枝参与的犯罪导致7名无辜的生命离我们远去,也是无比心痛与惋惜的......全家也愿意砸锅卖铁,做牛做马全力帮劳荣枝积极赔偿。

1996年至1999年,劳荣枝与男友法子英曾在多地流窜作案,先后杀害7人,之后法子英被执行枪决,劳荣枝逃亡。2019年12月5日,劳荣枝被厦门警方控制,后移交给江西省南昌市公安局,江西警方当日将劳荣枝押解回南昌。2020年8月31日,江西省南昌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罪一案向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image.pngimage.png

责任编辑:李平书 CN080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