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北京一男子被外卖骑手撞伤 法院判饿了么先行赔付

新京报 2020-12-22 15:54:33
A+ A-

新京报讯(记者 吴淋姝)2017年3月,北京市民于先生被一名正在送餐的“饿了么”骑手驾驶的电动车撞伤,导致其右踝关节粉碎性骨折,经鉴定构成十级伤残。

12月22日,新京报记者从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获悉,朝阳法院判决“饿了么”运营平台拉扎斯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简称“拉扎斯公司”)赔偿于先生经济损失共计27万余元。

“饿了么”运营平台公司:该骑手系“外包商”雇佣

据朝阳法院介绍,2017年3月6日,时年45岁的于先生在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里京城大厦西门口被正在送餐的“饿了么”骑手杜某(时年23岁)驾驶电动车撞伤。

经交管部门认定,杜某应负事故的全部责任。

经北京市丰盛中医骨伤专科医院诊断,确认于先生右踝内外踝粉碎性骨折,后其接受了右踝关节骨折切开复位内固定手术,共住院31天。

另经司法鉴定机构鉴定,于先生的伤残程度为十级。

在于先生与杜某协商赔偿事宜的过程中,杜某带于先生找到其所在配送站点的相关负责人,双方协商未果后,于先生将杜某以及“饿了么”的运营公司拉扎斯公司起诉至法院。

庭审中,拉扎斯公司称,“饿了么”及“蜂鸟配送”平台皆是其所运营的业务板块,“饿了么”是网上的订餐平台,“蜂鸟配送”是送餐平台。

而杜某是以北京某电子商务公司的名义在平台上注册,拉扎斯公司仅负责对“相关注册信息是否与公司所授权的外包商提供的信息一致”进行审核,至于外包商与骑手签订何种合同、如何雇佣员工等,其均不参与审核。

拉扎斯公司还表示,所有骑手均是由平台系统直接派单。

有一部分是与公司直接存在劳动关系,并签订了劳动合同;另有一部分则是外包商所雇佣的骑手,公司会向外包商收取履约保证金,并为骑手提供统一的工服及送餐箱。

杜某称,其在“饿了么”平台注册时,是通过手机下载“蜂鸟配送”App注册的账号。

其将健康证、身份证、银行卡卡号上传至平台进行验证,审核通过后上岗。

工作时身穿“饿了么”的工服,工作证显示“蜂鸟配送”,电瓶车系配送点站长提供。

杜某提到,其不知北京某电子商务公司,配送点的站长未提供过劳动合同,杜某听配送站的人说某信息技术公司是分包送餐业务的公司,但自己并不知道具体与哪家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也不清楚是哪家公司发放工资,“平时送餐就是通过系统派单,穿‘饿了么’的工服去送餐。”

法院:平台运营公司需承担相应责任

朝阳法院表示,此案争议的焦点在于杜某造成于先生受伤的损害赔偿责任应由哪方承担。

杜某向法院表示,其不清楚自己与哪家单位建立了劳动关系,拉扎斯公司则主张其授权的北京某电子商务公司在北京市范围内经营送餐业务,因此杜某与北京某电子商务公司存在劳动关系。

然而,拉扎斯公司提交的《蜂鸟配送代理合作协议》仅显示其与北京某电子商务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并无法证明杜某系北京某电子商务公司的员工,亦无法证明杜某与其他公司存在劳动关系。

法院经审理认为,杜某系因执行职务的行为造成了于先生受伤,由于“饿了么”及“蜂鸟配送”App均由拉扎斯公司运营,配送餐业务属于拉扎斯公司所经营的日常业务。

杜某在送餐过程中身着“饿了么”的工服并且携带由拉扎斯公司统一配备的“饿了么”送餐箱,由“饿了么”平台进行派单,对于先生而言,其仅知晓自己是被“饿了么”骑手所撞伤,若要求其个人去追究杜某到底与哪家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再去追偿,显然加重其诉讼负担。

综上,法院认为,对于骑手杜某在送餐过程中造成他人损害,不论是否为“外包人员”,拉扎斯公司均需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2020年11月30日,朝阳法院一审判决拉扎斯公司先行赔偿于先生医药费及伤残赔偿金等费用共计27万余元。该判决现已生效。

校对卢茜

责任编辑:周晶晶 CN03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