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这或许是最晚呼吁民众戴口罩的国家

新京报 2020-12-20 21:41:05
A+ A-

据BBC报道,为防止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恶化,当地时间12月18日,瑞典首相勒文公布了一系列防疫举措,其中包括“佩戴口罩”。这是自疫情暴发以来,瑞典政府第一次呼吁民众佩戴口罩。

与许多欧洲国家不同,瑞典此前一直拒绝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严格的防疫举措,也没有推出过强制“居家令”。当世界卫生组织强烈建议民众佩戴口罩的时候,瑞典仍然没有改变防疫政策,仅仅呼吁人们承担责任并履行一些义务。

当地时间12月17日,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对瑞典采取的防疫策略进行了“批评”,并称该国试图减缓新冠病毒传播速度的策略已经失败。

目前,随着确诊病例数量的迅速增加,瑞典政府开始转变“防疫态度”。

瑞典首次呼吁民众佩戴口罩

据BBC报道,当地时间12月18日,勒文在疫情发布会上表示,希望瑞典民众能够意识到疫情的严重,如果最新举措无法取得预期防疫效果,政府将关闭更多的公共场所。

根据瑞典政府公布的最新防疫措施,当地时间12月24日起,在餐厅聚餐的人数限制将由此前的8人降至4人;禁止餐厅、酒吧在每晚8点以后售卖酒精类饮品;商店、购物中心和体育馆也需要设定人数上限。

这或许是最晚呼吁民众戴口罩的国家

瑞典政府对于是否佩戴口罩的态度发生了变化。/BBC报道截图

与此同时,高中及以上的教育机构将改为线上授课,所有非必需的市政服务机构、游泳馆、体育馆和博物馆都将关闭,直至2021年1月24日。

勒文强调,“不幸的是,新冠疫情蔓延的速度很快,医院情况非常紧张,今年圣诞节肯定会有所不同。”

据瑞典媒体“The Local Se”报道,公共卫生局还将从2021年1月7日起提出新的佩戴口罩的建议,即民众应该在“高度拥挤且无法保持社交距离的情况下”佩戴口罩。

这或许是最晚呼吁民众戴口罩的国家

瑞典推出了一系列的防疫措施,其中包括佩戴口罩。/The Local Se报道截图

自疫情暴发至今,瑞典政府一直采取较为宽松的防疫措施,并拒绝提出在医院外佩戴口罩的防疫建议,此次是瑞典政府首次呼吁民众佩戴口罩。公共卫生局局长约翰·卡尔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认为,佩戴口罩对于避免感染新冠病毒来说可能不会产生非常决定性的影响,但在某些特定情况下,它会对抗击疫情起到一些积极的作用。”

实际上,民众对佩戴口罩并不抵触。根据“The Local Se”11月进行的民意调查,在152名受访者中,超过一半的民众对强制或建议佩戴口罩的防疫举措表示“赞赏”。

瑞典国王承认抗击疫情失败

据BBC报道,当地时间12月17日,在王室一年一度的圣诞电视节目中,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表示,随着死亡病例数量的持续上升,瑞典试图减缓新冠病毒传播的策略已经失败,“我认为我们失败了,说得直白一点,有很多人死了,这太可怕了”。

这或许是最晚呼吁民众戴口罩的国家

瑞典国王称该国应对疫情的策略“失败了”。/BBC报道截图

古斯塔夫指出,在疫情大流行期间,瑞典遭受了“巨大损失”,这是“创伤性的”,大约8000人死于新冠病毒,他们甚至无法与自己的家人道别,“人们可能会想到那些没有和他们道别的家庭成员,我认为,不能道别是一个沉重而痛苦的经历”。

当被问及是否害怕感染新冠病毒时,现年74岁的古斯塔夫回答称,“最近这种感觉变得更加明显,新冠病毒好像越来越近了,那不是人们想要的。”

据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古斯塔夫发出的“罕见声明”,已被视为是对现任政府的批评。

这或许是最晚呼吁民众戴口罩的国家

瑞典国王:国家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的问题上失败了。/politico报道截图

隆德大学公共法学教授亨里克·温南德表示,“一般情况下,瑞典国王扮演的是一个‘团结国家’的角色,他不应该对现任政府表现出不同的意见。根据宪法,国王是一个象征人物,而不是政治人物。”

“群体免疫”未能发挥作用

4月,瑞典首席流行病学家特格内尔曾表示,“在瑞典主要地区,即首都斯德哥尔摩附近,我们已经看到了‘群体免疫’产生的影响,几周后,我们将看到更多的影响”。

然而,特格内尔未能如愿。

据彭博社报道,长期以来,瑞典政府都坚信“最少的预防就是最好的预防”,但是,没有采取严格的防疫措施,让疫情在春天的时候“横扫”瑞典,到了秋天,“群体免疫”仍未在瑞典发挥任何作用,现在疫情已经十分严峻,瑞典政府才开始重新考虑防疫举措。

根据“The Local Se”发布的统计数据,截至目前,瑞典累计确诊病例达367120例,累计死亡病例达7993例,其确诊病例数和死亡病例数目前均居北欧五国之首。

与此同时,因感染新冠病毒而住院的患者人数已超过4月份的峰值,目前,大约2500人正在医院接受治疗。

据BBC报道,负责调查瑞典应对新冠病毒情况的独立委员会发布的报告显示,在疫情背景下,瑞典政府未能很好地保护老年人,致使高达90%的死亡病例是老年人,而在所有死亡病例中,大约一半来自于养老院。

该委员会负责人马茨·梅林表示,“瑞典医疗保健体系存在结构性缺陷,这可以归咎于多个政府机构和组织,但我们认为是政府领导的国家。因此,瑞典政府应该为失败的保护老人策略承担责任。”

新京报记者钱雅卓

责任编辑:孙启浩 CN037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