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对短视频从业者来说,新《著作权法》这点不得不看

新京报 2020-12-19 15:59:00
A+ A-

对短视频从业者来说,新《著作权法》这点不得不看

▲图/新京报网。

文|张洪波

2020年11月11日,最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以下简称“新《著作权法》”)正式发布,并将于2021年6月1日起实施。

作为法律关系最为复杂、调整主体众多、社会牵扯面最广的一部知识产权专门法,著作权法的修订备受社会关注。

新修订的著作权法,根据我国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现实需要,新技术发展、新兴产业、新兴业态反映出来的新问题、新困惑,长期困扰媒体和权利人的取证难、维权难、维权成本高、侵权赔偿低等问题,回应社会关切,进行了一些新设计、新安排,凸显了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理念的进步。

新法完善了“作品”定义

近年来,短视频迅猛发展,但是对于其是否属于现行著作权法的保护范畴,社会各界争论不已。类似的情形也发生在体育赛事节目转播、音乐喷泉、实景山水表演、人工智能生成物等新生事物的知识产权保护上。

追根溯源,是因为现行著作权法对作品采用列举式,规定了八种作品类型,同时设定了一个兜底或开放式条款即“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作品”。

但是,列举式无法穷尽当前和今后的所有作品类型,而且《著作权法实施条例》对作品定义“以某种有形式复制”的规定归于狭窄,开放性条款的表述不严谨,这就了现实中作品界定标准不统一的问题。

新出现的一些作品类型无法划入八种法定作品类型,法官对是否应该进入“兜底条款”进而受到法律保护,还是不能进入“兜底条款”不应予以保护,经常发生争议,在司法审判实践中往往会出现截然不同的裁判结果。

因此,新法完善了“作品”定义,即“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一定形式表现的智力成果”,同时将“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作品”修改为“符合作品特征的其他智力成果”。

这样的设计更精准、更科学、更合理,具有灵活的操作性,也有很强的前瞻性和预见性,可以将现行法无法囊括的作品类型、未来可能出现的新作品类型,都纳入调整的范畴。

只要符合法中作品的定义,就应该依法受到保护,这也体现了新《著作权法》鼓励作品的创作与传播的宗旨,能避免法官在审理新型作品案件时随意解释扩大或缩小作品的范围。

给权利人主张赔偿损失提供了更多维权便利

长期以来,著作权侵权赔偿低、法定赔偿额上限50万元30年不变和填平原则饱受诟病。这次修法在确定侵权损害赔偿时,当权利人的实际损失和侵权人的违法所得都难以计算的情况下,改变了现行法直接适用法定赔偿的规定,而是规定可以参照权利人的“权利使用费”给予赔偿。

这给权利人主张赔偿损失提供了更多的维权便利。与此同时规定,对于故意侵权、情节严重的情况,法院可以判决给予权利人的实际损失、侵权人的违法所得、权利人的权利使用费1-5倍的赔偿。

另外规定,在适用法定赔偿时,不但将法定赔偿额的上限提高到500万元,还设定了下限500元。这是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建立惩罚性赔偿制度、提高侵权违法成本的重要举措。

可以预见,这将产生良好的社会效果:

首先,对可能产生的侵权盗版具有强大的震慑作用,有效遏制侵权盗版行为的发生。

其次,权利人的主动维权意识将进一步增强;很多侵权人会主动寻求调解、和解、仲裁等比较和平的方式解决纠纷。

再次,也有助于化解版权纠纷引发的大量社会矛盾,分解司法机关面临的案件审理数量大的压力。

更重要的是,能同时与商标法、专利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其他知识产权法律步调一致,形成全社会对知识产权侵权盗版的统一打击态势。

为媒体和权利人维权“撑腰”

新《著作权法》将电影和类电影作品修改为“视听作品”,保留电影、电视剧著作权归“制作者”享有,同时保障编剧、导演、摄影、词曲作者的署名权,和通过合同约定享有的获酬权。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明确规定,除影视剧外的视听作品著作权归属由当事人约定,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的,由制作者享有,视听作品中剧本、音乐等可以单独使用的作品的作者有权单独行使著作权。

既与在我国缔结并生效的《视听表演北京条约》的规定相一致、相衔接,也充分考虑到了我国影视行业繁荣发展产生的权属约定新趋势,尊重意思自治、约定优先的民法理论。

新《著作权法》将现行法中不受保护的“时事新闻”限缩为“单纯事实消息”,明确了不适用著作权法、不受版权保护的仅仅是“单纯事实消息”,而不是所有“时事新闻”,同时增加了新闻单位职务作品的规定。这将对我国新闻事业的发展和深度媒体融合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新法对广播电台、电视台行使禁止权时设定了“紧箍咒”,即“不得影响、限制或侵害他人行使著作权或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

明确了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非营利法人性质,增加了调解权能和公示义务,规定了费率争议解决机制,明确国家著作权主管部门对集体管理组织的监督管理职责。同时,强化技术保护措施,增强著作权主管部门的执法权限,强化了执法手段与力度。

明年“六一”新著作权法开始实施,媒体和广大权利人可以理直气壮地利用新法进行维权,追究侵权人的民事、行政甚至刑事责任。

□张洪波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