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想起他来了!这对拜登还真是一个狠招……

环球时报 2020-12-15 00:02:00
A+ A-

原标题:想起他来了!这对拜登还真是一个狠招……

近日,有美国媒体爆料称,随着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任期内的最后一个圣诞节的来临,特朗普本人正打算像“发圣诞礼物”一般,给予一大批被美国法律裁定为“有罪”的人“总统特赦”。

于是,一个被美国政府追捕了近8年的人,便再次在美国的社交网络上成为了人们探讨的焦点。

他就是因为在2012年时向全世界曝光了美国政府监听本国公民以及美国盟国的政府政要的“棱镜项目”,而被美国政府全球通缉,不得不躲在俄罗斯避难的爱德华·斯诺登。

从美国流行社交网站“推特”上的热门贴文来看,将特赦斯诺登这一话题在这两天炒热的并不是什么普通人,而是特朗普所属的美国共和党的资深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

如下图所示,保罗今天早上就发帖说,他认为斯诺登揭露了美国的“深层政府”监控美国民众的事实,所以斯诺登值得被特朗普特赦。

想起他来了!这对拜登还真是一个狠招……

这里需要给大家简单说明一下的是,保罗口中的这个“深层政府”,源自近年来美国政坛中一个经久不衰的阴谋论,即认为美国其实是被一群以克林顿、比尔盖茨等美国民主党的政客和支持者为主的精英所组成的“深层政府”所操控了,所以不论民众选谁上台,都是他们这群人的提线木偶。

这个阴谋论的背后,反映出的则是一部分在全球化时代利益受到冲击的保守派美国人,对于支持全球化的美国建制派政治势力的不满。这些美国人如今也大多成为了特朗普这个反全球化的“非主流”总统的支持者。

所以,除了保罗外,其他一些支持特朗普的美国政客和保守派公知,也在纷纷呼唤特朗普特赦斯诺登,以“打脸”那个他们口中的“深层政府”。这背后的用意,自然是想在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和他所代表的民主党上台之前,好好地恶心他们一下。毕竟斯诺登可是在美国前民主党籍总统奥巴马当政时期爆出来的丑闻,而且奥巴马一直在坚持要求追捕他。

换言之,这些如今呼吁特赦斯诺登的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共和党政客,他们关心的其实并不是什么给“吹哨人”伸张正义,不过是想利用斯诺登的情况去攻击自己的政敌罢了。

想起他来了!这对拜登还真是一个狠招……

而且,从美国媒体的报道来看,这些高呼特赦斯诺登的共和党政客和特朗普支持者,确实相当“双标”,因为他们在面对曝光特朗普政府丑闻的“吹哨人”时,拿出的却是另一番面孔。

就拿保罗来说吧。美国媒体《每日野兽》就曾在去年揭露说,虽然在斯诺登的事情于2012年曝光后,这个保罗一直表现得很“同情”以及“支持”斯诺登的“吹哨”行为,还曾在2013年和2015年美国民主党籍总统奥巴马当政时推动过保护“吹哨人”的法律草案。可在特朗普执政后,他却对一名曝光特朗普“想通过施压乌克兰政府,以换取总统竞选对手拜登黑料”的“吹哨人”变换了态度,威胁要将这名举报人的名字公之于众。

想起他来了!这对拜登还真是一个狠招……

至于其他呼吁特赦斯诺登的特朗普支持者吃相就更难看了。比如在此次疫情期间,他们就不断对曝光特朗普政府防疫问题的“吹哨人”恶语相加,甚至还多次散播虚假信息,谎称新冠疫情并不严重,指控是美国的“深层政府”在夸大疫情,以进一步“掌控”美国。

其中,如今叫嚷着要特赦斯诺登美国共和党政客马特·盖茨,就为了帮特朗普推卸防疫失职的责任,编造出了一个极为恶劣的阴谋论,称新冠病毒是美国备受尊敬的传染病学专家福奇拨款给中国武汉的病毒实验室制造出来的。

(图为马特·盖茨今天呼吁特赦斯诺登的贴文)

(图为马特·盖茨今天呼吁特赦斯诺登的贴文)

(图为马特·盖茨今年5月为帮特朗普当局推卸防疫失职的责任而编造谣言攻击中国和福奇的内容)

(图为马特·盖茨今年5月为帮特朗普当局推卸防疫失职的责任而编造谣言攻击中国和福奇的内容)

当然,要说对斯诺登态度变化最“剧烈”的,还是特朗普自己。有美国网民就发现,在成为美国总统之前,特朗普曾经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对斯诺登发起过大量的攻击,不仅将他说成是美国的“叛徒”乃至“垃圾”,还多次抨击奥巴马政府对他的打击太过软弱。可自从他成为美国总统后,他却很快松口,甚至在今年8月时还曾公开表示自己“正在考虑”特赦斯诺登这件事。

看来,为了政治,过去的敌人真就可以成为今天的“小甜甜”啊…。。

(图为特朗普当年辱骂斯诺登是叛徒和垃圾的贴文)

(图为特朗普当年辱骂斯诺登是叛徒和垃圾的贴文)

(图为英国路透社报道称特朗普在今年8月时改口,表示他正在考虑特赦斯诺登事情)

(图为英国路透社报道称特朗普在今年8月时改口,表示他正在考虑特赦斯诺登事情)

当然,这并不是说美国所有呼吁斯诺登应该无罪的人都是虚伪的,也有一些美国人从始至终都认为不论是斯诺登还是曝光特朗普政府丑闻的“吹哨人”,都应该得到保护的。

同时,也有另一批美国人也从始至终都认为斯诺登是美国的“罪人”和“叛徒”,应该被绳之以法的。他们的理由是,斯诺登不仅泄露了国家机密,还帮助到了俄罗斯和中国这两个美国的“敌人”,属于里通国外。

持这种观点的人包括曾在奥巴马时期担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并将在拜登的新政府中继续任职的苏珊·赖斯,以及一直厌烦特朗普的共和党建制派政客、前副总统迪克·切尼的女儿、现任联邦众议员利兹·切尼。

想起他来了!这对拜登还真是一个狠招……

想起他来了!这对拜登还真是一个狠招……

至于斯诺登本人,他倒是很享受那些来自“敌人的敌人”的支持,并在他的社交账号上将依次转发了这些来自特朗普支持者的言论,哪怕这些人的偶像几年前还天天要求美国政府消灭他。

这或许是因为,不论这些特朗普的支持者如今到底出于什么目的支持特赦他,一旦特朗普真做出这个决定,他就能“回家”了。

想起他来了!这对拜登还真是一个狠招……

想起他来了!这对拜登还真是一个狠招……

实际上,倘若特朗普真特赦了他,岂止是他能回家,就连美国的国家形象,也能在其国内这种卑鄙的政治内斗下“因祸得福”,把斯诺登这么一个国家级负资产,一下子洗成了美国“包容吹哨人”的又一个“光荣牌坊”了。

这也是美国常常能在国际舆论场上把自己塑造得“伟光正”,并对其他国家“指手画脚”的一个重要原因:虽然这个国家的种族主义仍然十分严重、对民众和盟友的监听更是不会停止,但在一个很鼓励“表演”的政治制度下,一群很会“演戏”的政客,还真能将那些并不怎么关心政治、对于历史的记忆更如同金鱼一般的观众,给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责任编辑:苖玉轩 CN07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