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云南向伴侣隐瞒艾滋将被追究刑责 疑与民法典冲突

新京报 2020-12-14 09:18:27
A+ A-

原标题:云南省出新规:向伴侣隐瞒艾滋病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消息,近日,在云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通过《云南省艾滋病防治条例》(以下简称《条例》)。

明年(2021年)3月1日起,云南将施行新的艾滋病防治条例。

云南向伴侣隐瞒艾滋将被追究刑责 疑与民法典冲突

云南向伴侣隐瞒艾滋将被追究刑责 疑与民法典冲突

《条例》明确:

云南省高等院校、中等职业学校应当将防艾知识和性健康知识等纳入学校教育课程设置、考试内容和学分管理,保证必要课时。

云南省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应当将艾滋病检测纳入体检服务包。

艾滋病流行严重地区的居民,婚前应当进行免费艾滋病筛查检测。

经营性公共场所的服务人员,应当每半年进行一次艾滋病检测。

其中,云南省艾滋病防治条例第二十条规定:感染者和病人应当将艾滋病病毒的事实及时告知其配偶或性伴侣,本人不告知的,医疗卫生机构有权告知;第五十七条规定:感染者不及时将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事实告知其配偶、有性关系者等存在暴露风险的人群,将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云南艾滋病防治条例向配偶告知病情与民法典冲突,应适用民法典

《云南省艾滋病防治条例》首次提出,在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拒绝将其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事实告知其配偶或性伴侣的情况下,医疗卫生机构有权进行“告知”,开创了医疗卫生机构未经艾滋病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同意,向第三方泄露艾滋病感染者、艾滋病病人隐私的先河。

云南向伴侣隐瞒艾滋将被追究刑责 疑与民法典冲突

云南向伴侣隐瞒艾滋将被追究刑责 疑与民法典冲突

我认为:《云南省艾滋病防治条例》规定艾滋病感染者或者病人不向配偶或者性伴侣告知艾滋病病情的,医疗卫生机构有权向配偶或者性伴侣告知病情的规定,与国务院制定《艾滋病防治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的规定相冲突,不应执行!

理由是:

1、《云南省艾滋病防治条例》规定医疗卫生机构有权向配偶或者性伴侣告知病情与《艾滋病防治条例》的规定相冲突。

国务院制定的《艾滋病防治条例》第四十二条规定:“对确诊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医疗卫生机构的工作人员应当将其感染或者发病的事实告知本人;本人为无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行为能力人的,应当告知其监护人。”

根据该条规定,医疗卫生机构对于确诊的艾滋病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医疗卫生机构首先应当向本人告知,该条没有规定医疗卫生机构有权向确诊的艾滋病感染者、艾滋病病人以外的告知。

《艾滋病防治条例》第三十九条第二款规定:“未经本人或者其监护人同意,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公开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的姓名、住址、工作单位、肖像、病史资料以及其他可能推断出其具体身份的信息。”

本人对该条中的“任何单位”的理解是,“任何单位”应当包括任何国家政府部门、企业、事业单位,也就是说,任何政府部门、企业、事业单位、个人未经艾滋病感染者、艾滋病病人本人或者监护人同意,不得泄露艾滋病感染者、艾滋病病人的身份信息。

2、《云南省艾滋病防治条例》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的规定相冲突。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于2021年1月1日起施行,《云南省艾滋病防治条例》于2021年3月1日起施行,《民法典》生效在前,《云南省艾滋病防治条例》生效在后。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具体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明确同意;不能或者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明确同意。”

按该条规定,医疗机构首先要向患者说明病情,只有在不能或者不宜向患者说明病情的情况下,医疗机构才可以向患者近亲属说明病情。该条没有规定,患者没有“不能”或者“不宜”的情形,医疗机构可以首先向患者近亲属告知病情。对于艾滋病感染者或者艾滋病病人,按该条规定,医疗卫生机构首先应当告知艾滋病感染者或者艾滋病病人本人,只有在不能或者不宜告知艾滋病感染者或者艾滋病病人本人的情况下,才能告知艾滋病感染者或者艾滋病病人的近亲属。

我认为,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九条规定中的“不能”的理解,应该有两层意思,其一,医务人员在患者不能正确表达自己意思的情况下,不能向患者说明病情,向患者说明病情是不允许的,禁止的。其二,是由于患者不能正确表达自己意思,从患者处得不到明确的意见。

患者因年幼、属于精神病人、植物人等情况,没有同意能力,无法理解诊疗行为的性质和接受的相应后果时,医务人员不能向患者说明病情,而应向患者近亲属说明患者病情。若有关病情或治疗方案可能将会造成患者悲观、恐惧、心理负担沉重,不利于治疗,不宜向患者说明病情,此类情况应向患者亲属说明病情并取得亲属同意。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医务人员未尽到前款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按该款规定,医疗机构不是在“不能”或者“不宜”情况下,不向患者本人告知病情,而是直接告知患者近亲属,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也就说,医疗机构不是在不能或者不宜告知艾滋病感染者或艾滋病病人本人病情的情况下,向艾滋病感染者或者艾滋病病人近亲属告知病情,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如果造成艾滋病感染者或者艾滋病病人自杀或者其他严重后果,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3、《云南省艾滋病防治条例》规定医疗卫生机构有权向配偶或者性伴侣告知病情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相冲突,应适用《民法典》的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七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行使国家立法权。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和修改刑事、民事、国家机构的和其他的基本法律。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制定和修改除应当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法律以外的其他法律;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对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法律进行部分补充和修改,但是不得同该法律的基本原则相抵触。”

第九十二条规定:“同一机关制定的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特别规定与一般规定不一致的,适用特别规定;新的规定与旧的规定不一致的,适用新的规定。”

按立法法的上述规定,民法典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基本法律,《云南省艾滋病防治条例》是云南省人大制定的地方性法规,从效力层次上看,民法典的效力高于云南省艾滋病防治条例》的效力,当两者规定相冲突时,适用《民法典》的规定。

即:艾滋病感染者或艾滋病病人没有“不能”或者“不宜”告知的情形,医疗卫生机构首先向艾滋病感染者或者艾滋病病人近亲属告知病情,违反《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九条的规定,侵犯艾滋病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隐私权,《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二十六条规定:“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应当对患者的隐私和个人信息保密。

泄露患者的隐私和个人信息,或者未经患者同意公开其病历资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根据该条规定,医疗卫生机构应当对艾滋病感染者或艾滋病病人承担侵权责任。

责任编辑:周晶晶 CN03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