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美或迎首位非裔国防部长 被称伊拉克战争隐形将军

新京报 2020-12-09 13:32:59
A+ A-

美或迎首位非裔国防部长 被称伊拉克战争隐形将军

▲视频截图。

当地时间12月8日,据媒体报道,拜登提名劳埃德·奥斯汀担任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有着41年的军队服役经历。若提名在国会参院获得批准,他将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非洲裔国防部长。

戎马大半生拜登老搭档

奥斯汀早年毕业于著名的西点军校。毕业后被派往驻德国的机械化步兵第三师担任排长,此后逐级提升并拥有完美的“螺旋履历”(即不断重复“一线部队-五角大楼或本土高级机关”的循环并进修深造)。

他曾是首个指挥陆军师的非裔将军,是陆军第一个非裔副参谋长,也是第一个监督整个战区作战的非裔将军。

从2003年开始,他参与了整个伊拉克战争。2010年9月,他被任命为驻伊拉克美军暨盟军总司令,也是担负这一职务的最后一人,忠实履行了时任总统奥巴马“从伊拉克撤出美国战斗部队”的指令,并于2011年12月18日撤离伊拉克。

2013年3月22日,他出任中央司令部(CENTCOM)司令,这一部门主要负责协调、指挥美国在中东的军事行动,美军在伊拉克、叙利亚境内打击“伊斯兰国”(IS)等军事行动都由他负责指挥。

2016年4月5日,奥斯汀从军队中退役。

在退役之前,奥斯汀一直服役于军中,是典型的职业军人。他忠实执行上级命令,深受上司、同僚、部下和行政当局信任,却非常不愿意在媒体和公众面前公开谈论军事问题,因此在任职伊拉克期间得了个“隐形将军”的绰号。

尽管他的一线履历不乏战场经历,且在阿富汗、伊拉克任职期间都曾因兵力不足向上级和国会要求短期增兵,但总体上他不太支持美国在海外投入过多军事力量。当“伊斯兰国”崛起后,他极力主张“将打击重点放在伊拉克境内,而不是放在叙利亚境内”。

他也曾在2015年出席参院防务委员会听证会时坦承,当时美国政府、军方“训练叙利亚‘温和反对派’打击‘伊斯兰国’”的努力“一败涂地”。

尽管不擅长和行政长官打交道,但奥斯汀和拜登却是老相识。

奥斯汀的军旅高级将领生涯几乎与“奥巴马时代”相始终,而拜登正是那时的副总统。许多知情者称,两人在奥斯汀出任中央司令部司令时互动频繁,且彼此间十分投缘且相互信任。

美或迎首位非裔国防部长 被称伊拉克战争隐形将军

入阁三原则提名一冷门

事实上,在12月8日之前,新内阁国防部长提名热门并非奥斯汀,而是59岁的前国防部副部长米歇尔·弗卢努瓦。

弗卢努瓦现年仅59岁,曾长期在防务领域工作,却从未服过现役,非常符合美国“国防部长必须是熟悉国防事务的平民”的传统。

她富有在民主党政府防务团队内工作的经验,且和包括当选副总统哈里斯、众院防务委员会负责人史密斯等府院民主党高层关系密切,史密斯更在近日称弗卢努瓦是“担任国防部长一职的最合适人选”。

自拜登开始组建新政府班子以来,虽屡屡表示“不打算组建一个‘奥巴马第三任期内阁’,而要组建一个‘更能代表美国的内阁’”,但人们普遍的印象,是他迄今绝大多数提名都符合“三原则”:曾在民主党政府“同专业”部门担任过高层职务;和拜登有过合作;女性或非洲裔优先。

弗卢努瓦无疑三项都符合,一度被传为“头号热门”不足为奇。

然而最终却是“隐形将军”不动声色笑到最后,个中奥妙何在?

弗卢努瓦虽从未当过兵,却是典型的冒险家和好战分子。

她在克林顿时代就是著名的“美军需具备同时在两个主要战场打赢能力论”提出者;进入防务研究领域后,又公开支持伊拉克战争,主张“不惜动用包括核武器在内一切手段先发制人”。

在CNAS(新美国安全中心)极力鼓吹“现实主义外交”,支持大幅增加军事预算,主张和俄罗斯全面对抗,对伊朗采取强硬措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升级军事干预;在任职国防部副部长期间,她坚决反对从阿富汗撤军,还是美国极富争议的2011年利比亚军事干预行动最主要倡导者。

这些措施、尤其在“阿拉伯之春”中极力主张干预、扩大和扶持“温和反对派”,不仅被许多美国政治家和军事评论家评价为“愚蠢”、“冒失狂妄”、“乱捅马蜂窝”,而且在民主党内也有很多人不以为然,其中包括时任副总统拜登。

不仅如此,不少资深民主党人也指出,她之所以“沉迷到处开战”,是因为和美国各军工集团的代言人关系密切,如果让她入主五角大楼,日后“势必多事”,且很难和拜登在许多重大战略问题上合拍。

与之相比,奥斯汀这个参加过多次实战的职业军人反倒并不甚好战,且在大政方针方面和拜登及大多数民主党政要分歧不大,更重要的是,他“隐形将军”的个性也比较容易合作。

何况单论“三原则”,奥斯汀也样样不差:尽管“第一条件”不及弗卢努瓦(他以前从未担任过文职阁员),但“第二条件”却胜出对手许多,至于“或黑人或女人”的第三条件,两人至少也是差堪比拟。

美或迎首位非裔国防部长 被称伊拉克战争隐形将军

提名有争议闯关有把握

当然,奥斯汀的提名并非没有争议,最关键的是所谓“七年之痒”。

如前所述,美国国防部长必须是有防务经验的文职人员,且照不成文惯例,这个文职人员如果曾任军职,至少应退役满7年。奥斯汀是2016年退役的,如果2021年1月20日出任国防部长,则尚距退役还不满5年。

要知道,此前唯一打破这一惯例的只有他在中央司令部的前任马蒂斯,而提名他的,则是行将卸任的特朗普。

拜登和民主党人口口声声指责特朗普“不守规矩”,声称要建立一个更“正常”的政府,如果在国防部长人选提名上亦步亦趋,也令人尴尬。

此外,奥斯汀缺乏文职行政履历、对“庙堂政治”缺乏经验,也成为不少人质疑的方面。

但总体上看,奥斯汀“闯关”还是很有把握的。

“七年之痒”固然关键,但此前唯一的先例马蒂斯,却被包括两党重要人士公认是个称职的国防部长人选。且正因前一次“破例”是共和党和特朗普时代的事,而奥斯汀的党派色彩又不甚明显,参院共和党人也应不会卖力阻击。

至于民主党方面,最热心支持弗卢努瓦的是女性居多的“进步派”,但这种支持更多基于“都是女性”,而非基于政治观点——狂热好战的弗卢努瓦和这些“进步派”在这方面,就几乎没有什么共同语言。

□陶短房

责任编辑:周晶晶 CN03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