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际 社会 文史 经济 滚动

遭继母虐待致死女童做梦喊别打我 生母:判她死刑

千龙网 2020-12-06 14:24:06
A+ A-

原标题:遭继母虐待致死女童做梦喊别打我 生母:判她死刑都不解气

12月4日,备受关注的四川3岁女童杜某浩遭继母虐待案在彭州市法院开庭审理。

“毕竟是一条人命,我们希望量刑从重,站在我这个生母的角度就是判她死刑都不解气……”

杜某浩的生母刘女士在庭审结束后向华商报记者表示,今天没有宣判,这是彭州市检察院提起的公诉案件,法庭是第一次开庭审理,未当庭宣判。

>>>记忆犹新

看到孩子身上的伤痕,第一直觉是人打的

2020年4月29日凌晨,四川彭州3岁女童杜某浩在被送医抢救前已经死亡,彭州市人民医院出具的病历显示,其颅骨多发骨折,双侧脑实质大片梗死改变,双肺渗出改变。

遭继母虐待致死女童做梦喊别打我

遭继母虐待致死女童做梦喊别打我

对于小女儿的突然死亡,生母刘女士至今记忆犹新。“我当时第一眼看到孩子是在医院我前夫的私家车上,他给我打电话说医生检查孩子已经死亡,催着我说要把孩子带回去,我当时人在乐山,我给他说,在我没有到之前不能把孩子弄出医院。”刘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孩子送到医院去的时候,已经是死亡的状态,我第一眼就看到孩子身上的伤痕,非常气愤,第一直觉是人打的,肯定不是孩子自己不小心碰的,她的鼻梁骨折,后来鉴定是碰撞造成的。”

刘女士介绍,2018年与前夫离婚,她抚养大女儿,前夫带着小女儿杜某浩,与大女儿的幼儿园老师廖某结婚。

刘女士质疑小女儿生前遭继母廖某虐待, 5月27日,廖某被彭州市公安局以涉嫌虐待罪执行逮捕,并被幼儿园开除。

7月7日,彭州市公安局聘请相关人士所做的尸检报告证实,女童死因为颅脑损伤致急性中枢神经功能障碍。

遭继母虐待致死女童做梦喊别打我

遭继母虐待致死女童做梦喊别打我

彭州市公安局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女童死因为颅脑损伤致急性中枢神经功能障碍

尸检报告显示,女童全身多发性机械损伤一次暴力作用难以形成,前额部、鼻部损伤形成时间约3天左右,枕颞顶部颅脑损伤以及腹部损伤形成时间约1天左右,正面碰击相应面积质硬钝性致伤物可以形成前额部、鼻部皮肤软组织伤以及鼻骨粉碎性骨折,顶枕部遭受强大钝性暴力颅骨严重整体形变崩裂条件下,可导致枕颞顶部皮肤软组织伤、颅骨骨折以及颅内损伤。

>>>涉嫌虐待

因孩子吃东西时不听话,就拉着往墙上撞

刘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公诉人当庭指控廖某涉嫌虐待罪,“她当庭也认罪,承认她推了娃娃,这和她以前的口供说法前后不一样,和她以前协助调查和被逮捕时的说法不相符,她以前说她是抱娃娃手麻没抱稳把娃娃摔下去的,没有说把孩子往墙上撞。”

此前,廖某一直不承认其有伤害女童,后来在证据面前才承认,事发当天,她因杜某浩吃东西时不听话生了气,就拉着杜某浩往边上甩,撞到了墙上。

3岁女童杜某浩就在继母廖某所带的小班上学,被虐打的孩子身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的

“我和前夫还没离婚,他们就有染,他们结婚时她带了一个10岁左右的儿子,我前夫知道她平时打娃,案发当天只有她和我女儿在家,她干了什么只有她清楚,前夫当时不在家,所以不知情,她儿子当时也不在家。”

>>>拒不交代

她说打过三次,儿子证词说她打过十多次

刘女士认为,廖某一直在试图为自己狡辩。“公诉人指控时说,她儿子的证词里说她经常打骂孩子,她口供说她只打过三次,但她儿子证词里说她打过十多次。”

刘女士对公诉人和辩护律师说廖某有自首情节感觉不理解。“4月29日她协助调查,关了24个小时后,她都没有交代,后来媒体曝出来,她还是没有交代,到7月份尸检报告出来后才交代,这也算自首吗?我们不接受。”

>>>推脱责任

她所有的事情都怪在已经死去的孩子身上

“今天在庭上,她说得最多的就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怪在已经死去的孩子身上,说孩子经常尿床,把大便拉在裤子里,她一个3岁的孩子怎么可能经常把屎尿屙在裤子里,她想把责任都推给孩子。”刘女士表示,“今天我父母和亲戚、我前夫和他父母都参加了庭审,庭上我父母差点吵起来……”

因女童吃东西时不听话,廖某就拉着往墙上撞,廖某辩解称女童经常尿床,把大便拉在裤子里

刘女士表示:“她体罚娃娃,前夫今天在庭上也是这么说的,他说她是以教育方式体罚娃娃,但是我不能接受,她作为幼儿园的老师,孩子不听话就要体罚吗?她用晾衣架抽打,用手掐,孩子身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的。”

>>>找不到人

生母称很少见孩子,是因为被前夫拉黑

刘女士表示,廖某在法庭上说的不实,对廖某辩护律师当庭指出她看孩子少的说辞不能接受。“她的律师说我3年看三次孩子,平均一年才看一次,说我是有事没事要钱的时候才看孩子,今天这样说,我真的很气愤。”

刘女士承认,之前很少见孩子,是因为被前夫拉黑。“我确实3年里只看过三次孩子,孩子住院什么的都是他们亲戚给我说的,我才知道,我买些牛奶什么的还有衣服去看孩子。我自己带着大女儿,每次她父亲给女儿打生活费都是我跟他亲戚说,每月300元的抚养费,说要按季度给,我都没说什么,都不是很利索地给,也不准时给,都是让亲戚用现金给我,我都找不到人,见不到孩子的面。” 刘女士说,自从离婚后,父亲生病住院,母亲也在医院等着她签字做手术,“今天在法庭上听她律师这么说,我们都感觉很气愤。”

遭继母虐待致死女童做梦喊别打我

遭继母虐待致死女童做梦喊别打我

>>>心有亏欠

想到孩子一直生活在恐惧中,心里感觉欠孩子太多

刘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当初离婚时我一个孩子都不想给他,考虑到我父母和我的身体,毕竟还有一个大女儿嘛,没办法才给了小女儿,我现在高血压一直在吃药,我生孩子坐月子时就因为生气落得一身病,我离婚当然有我自身的原因,但主要是因为他们俩的婚外情,我当时整个人都变了。”

刘女士说:“虽然离婚了,我只是把娃娃的抚养权给他了,娃娃的户口并没有迁走,还保留在我这儿,我想孩子大了,如果过得不好还可以落在我这里。”

“孩子之前在我家,我父母带的时候,不调皮,很听话,孩子性格开朗,但是跟她之后真的就是两个人,变得很内向。”提起离世的小女儿,刘女士有很强烈的负疚感。“她才3岁多,她走那天离她满4岁还差一个礼拜。想到孩子这几年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我心里感觉欠孩子太多了,这里当然也有我的错。”

刘女士和小女儿的生活照,刘女士说孩子性格开朗,但是跟继母之后变得很内向

>>>希望重判

“判她死刑都不解气” 暂时不考虑民事赔偿

刘女士表示,廖某30多岁,她对廖某的印象不是很好,“如果他(前夫)找一个踏踏实实过日子的人,我还可以放心,她作为一个幼儿园老师插足别人的家庭,先不说我和他的感情怎么样,作为教师职业操守应该有吧?”

刘女士证实,3岁小女儿就在廖某带的小班上学,“她就是班主任,孩子很怕她,有时孩子有事很想跟我说,但她害怕不敢跟我说,今天在法庭上,幼儿园老师证言说,孩子做梦都在叫:‘妈妈,别打我!’”

“毕竟是一条人命,我们希望量刑从重,站在我这个生母的角度就是判她死刑都不解气……”刘女士表示,暂时不考虑民事赔偿,“法院跟我们家属说,主要是医疗救治和丧葬费,但孩子送到医院就死了,救治没有产生多少实际费用,丧葬费是孩子他父亲出了。”

责任编辑:周晶晶 CN032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